笔趣阁 > 锦衣 > 第八十三章:谋国之臣
    张静一已是满心的忐忑不安。

    可天启皇帝却是饶有兴趣,魏忠贤又极力怂恿。

    甚至……这魏忠贤对他的态度,竟都热络了许多。

    当然,张静一无法预测,这到底是不是因为当着皇帝面的缘故。

    于是被这主奴二人,连拉带扯的,一道回了张家。

    其实这个时候,张家的男人都去当值了,留下的,除了一个张素华,便是一个新买来的小丫头。

    这小丫头是从牙行里买来的,是专门为了照顾张素华的,买来的时候,饿的皮包骨,双目也无神,倒是张素华见她可怜,便买了来。

    这小丫头年纪小,却很懂事,乖巧地来开了门,便默默地退到了一边去。

    天启皇帝走进去,打量着张家的庭院,不由道:“怎么,你家这样有钱,居然住这样的地方?”

    这话说的……好像他有多少钱,天启皇帝都知道一样。

    张静一咳嗽道:“卑下很穷的,卑下……的钱来的快,散的也快,已经快要连饭都吃不起了。”

    说着,举起袖子,故意抹眼泪。

    他心里倒是在默默地对自己道,不怕的,张素华是女眷,想来是不便出来相见的,只要不撞见便好。

    看着张静一哭穷的样子,天启皇帝都有点冲动的想掏出几个子儿打发他了,随即,他在庭院走了几步,便道:“你家厅堂在哪里,朕有话与你说。”

    张静一便领着天启皇帝往厅堂而去。

    却冷不防的……张素华听到了动静,心里想着,怎么三哥这么快回家了。

    于是她挺着肚子,走出了厢房。

    她一出来,见到了生人,登时愣住,而后仔细辨认,为首的乃是天启皇帝,其后的不是魏忠贤是谁。

    张素华一见如此,已是吓得魂飞魄散。

    张静一也忙低下头,想哭了,悲剧啊!

    “咦,静一,这是谁?”天启皇帝面带微笑,见是张家有女眷,便努力的想显得自己是个慈和的人,声音也温柔了很多。

    张静一:“……”

    张素华:“……”

    魏忠贤也笑吟吟地道:“是呀,张百户原来还金屋藏娇,从前怎么不知你成过亲?”

    张静一:“……”

    张素华:“……”

    心儿在狂跳。

    张素华也变得不自然,她是认得天启皇帝和魏忠贤的。

    此时……她脑海已一片空白,这下糟了,不但自己糟了,还连累了父亲和几个兄弟。

    不过……她的失魂表现,似乎并没有让天启皇帝觉得异样。

    女眷嘛,见到了生人都这样的,朕阅女无数,习惯了。

    见张素华不说话。

    天启皇帝温和地道:“静一,这是你的妻子吗?”

    张静一惊魂未定,心里却是升腾起无数个卧槽,然后忍不住痛骂,这狗皇帝。

    好不容易的恢复了冷静,现在见天启皇帝还是如此融洽的样子,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天启皇帝已经将当初临幸的这个小宫女……忘了。

    你大爷的,这不就是提起裤子不认人吗?

    而魏忠贤,显然也绝不会在意区区一个打杂的小宫女,甚至多看十眼,也绝记不起来。

    这时候,张静一对天启皇帝是又嫉又恨又气愤,看来……御女无数,真的不是吹牛的,这天启皇帝分明一丁点印象都没有的样子,可见这厮……平日里……到底是何等的拔X无情。

    张静一深吸一口气,他镇定下来,此后怎么走,他暂时还没想过,人生就是如此,有太多的意外。

    张静一尽量平静地道:“陛下,这是卑下的妹子。”

    “妹子?”天启皇帝嚅嗫,随即深看了张素华一眼,觉得张素华生的竟颇有几分味道。

    于是便道:“汝妹有身孕,为何不在夫家?”

    张静一一时失语。

    须知往往一个谎言,就需得无数个谎言去掩盖。

    天启皇帝大抵看出了点什么,便道:“他男人死了?”

    这可不敢胡说的。

    张静一连忙摇头道:“尚在人世。”

    天启皇帝便皱眉起来:“莫非是遇到了负心的男子?”

    张静一:“……”

    见张静一不回话,这显然不是张静一的风格,尤其是张静一失措的样子,天启皇帝便明白了,朕还真猜对了。

    天启皇帝顿时露出了怒容:“有了身孕,竟做这等事,这腹中之子的爹,真是禽兽不如,此等禽兽,当千刀万剐。”

    张静一:“……”

    请问他该怎么说?

    张素华只凝视了天启皇帝一眼,随即微微缳首,恢复了镇定。

    天启皇帝却是怒不可遏,口里还是喋喋不休的骂。

    这是可以理解的,朕还没有孩子呢,可那杀千刀的畜生呢?竟将有身孕的女子拒之门外。

    一念至此,天启皇帝又生出了同情之心,忍不住地对张素华道:“好好将养,无碍的,不过是少了一个男子依靠而已,你的父兄,都是有本事的人,将来孩子不愁没人抚养。至于那负心的畜生……”

    他本想说朕定要治罪,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干涉太多,毕竟是张家家事,还是张家父子去解决更为妥当。

    于是默了默,才接着道:“好好养胎。”

    张素华便行了礼,她心有些慌,便躲回了厢房。

    天启皇帝凝视张素华的背影,却发现……这妇人……更有几分味道了。

    天启皇帝收回了目光,随张静一至厅中落座,随即眉一扬:“百户所短短两个月,就有如此绩效,这令朕真没有想到,倘若边镇和京营都能如此,朕还愁大事不平吗?来,你来和朕好好说说看……”

    显然,一个机会摆在了张静一的面前。

    天启皇帝现在开始真正摆出了认真的态度,向张静一问策了。

    甚至可以说,张静一的表明出来的任何态度,都有影响整个国家大政的可能。

    此时,魏忠贤给他端了茶盏来,天启皇帝一面喝,一面抬眼凝视张静一,等待张静一回答。

    张静一深吸一口气,随即回答:“军过大事,不敢妄议。”

    “你不必谦虚。”

    张静一摇头道:“卑下所言,句句发自肺腑。”

    本是端坐的天启皇帝,不禁奇怪起来:“莫非是卿心有疑虑?”

    张静一道:“陛下的信重,令卑下感激涕零,只是在卑下看来,军国大事,一言而决万民之本,这是天大的事,卑下对此,尝怀敬畏之心,所以才谨言慎行,不敢夸夸其谈。在卑下看来,卑下对这天下,所知的并不多,也见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怎么敢随意提什么建言呢?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卑下其实也在学,在听,在看,现在想做的,就是先将自家的屋子扫一扫。”

    天启皇帝听了这番话,心头竟有几分震撼。

    他是极聪明的人,当政七年,虽被朝野骂个狗血淋头,就怕被人指着鼻子骂他无道昏君了。

    可事实上,天启皇帝虽一直居于深宫,对这天下却是极有见识的。

    他本是想听一听张静一的高见,当然,他虽听张静一的高见,却也有自己的想法。

    可现在,张静一这番话,却让他大喜:“这才是真正的见识啊,对国家大事有敬畏之心,这才是栋梁之臣应有的见识。”

    随后,天启皇帝道:“朕自登基以来,所见的大臣,一个个好像满腹韬略,朕询问他们国家大计,他们总是能侃侃而谈,有的全然没有道理,可有的……听上去很有道理,可终究还是书生之见!朕见他们苦口婆心说爱民,可怎么爱民呢?无非还是怎么实行仁政那一套,却都是空谈,没几个真正实际的,朕便不理他们,他们于是勃然大怒,便腹诽朕亲小人,远贤臣!”

    “朕一直都在想,这些平日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那几本书的人,怎么考中了一个进士,在翰林里当了几年清贵的人,张口闭口就是谋国之言,倒像是,这天底下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朕对此匪夷所思,今日听张卿之言,算是明白了,这些人的问题就出在此,他们对于国家大政,全无敬畏之心,真以为凭借半部论语,空谈几句,就可以大治天下。”

    张静一:“……”

    天启皇帝则是越说越激动:“张卿说的不错,先要扫自己的屋子,积攒了经验,长了见识,了解了更多的实情,才可以慢慢结合自己的心中所想,眼中所见慢慢的提出自己的看法。不似有的人,人人都将自己当做诸葛亮了,须知我大明天下,从不缺这些自诩为诸葛孔明的人,缺的恰恰是张卿这样的人。”

    张静一便咳嗽道:“其实卑下从前的时候,也是夸夸其谈,觉得自己懂很多道理,可见识的越多,反而越是心怯了。”

    这是实话,他是两世为人,好像啥都懂,而他所懂的,可能是未来的方向和趋势,可是,怎么样才可以将这天下慢慢步入这方向和趋势呢?

    说难听一点,没有实际的治理和管理经验,提出再高大上的口号,再先进的体系,也不过是第二个王莽而已!噢,对了,崇祯皇帝也很擅长这个。

    ……

    大清早起来码字,第一更,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