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八十七章:礼多人不怪
    呀……

    南京还有山……

    张静一心头火热。

    他突然又有点不想努力了,十几代人的积累啊,太可怕了。

    即便是方家没有铺子和茶山,只那三千顷地,就足以笑傲王侯了。

    这倒不是因为南和伯府的土地多,问题在于收益。

    比如现在赐予藩王的土,面积很大,也不用交税,但实际上收入很少。因为这些赐田并不允许藩王直接管理!

    毕竟,朝廷对于藩王一直都是有所防范的,让他们直接掌握自己大片的土地,再加上他们本身还有一定的卫队,这不是摆明着怂恿藩王们造反吗?

    所以这些田地的收益,实际上是由地方官吏以及朝廷派驻到藩王的长史之类的官员控制和征收的。

    因而,藩王对于田地只有产权,却没有治权,哪怕是表面上是王府的属官管理,可这些属官,也是正儿八经的科举取士,吏部任命,和藩王没有多大的关系。

    这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后世根据有人计算,藩王的土地,每亩地地方官一般可征收得0.3-0.5两银子,但只交给藩王0.015-0.03两,到手的……竟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以至于到了明朝后期出现了皇帝对于即将就藩的儿子们,赏赐的土地越来越多,若说明初的时候,还只给几十几百顷土地,可很快大家发现,只给这些土地,若是给寻常的士绅,那当然也算是有数的大地主,足够过上最奢侈的生活。

    可给了藩王,这些收益就只能吃糠咽菜了,日子根本没法过。

    于是到了万历年间,土地越赐越多,比如万历皇帝的三儿子福王朱常洵有封地2万顷(200万亩),但实际上只能每年得到转交的银子4万两。万历皇帝的弟弟潞王有4万顷(400万亩),是所有藩王中最多的,但每年总共也只能得到6万两银子。

    这可是数百万亩土地啊,收益低得吓人,哪怕将这些土地交给任何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去经营,收益也绝不会低到这种程度。

    而南和伯家方家积攒的是正儿八经的三千顷地,三十万亩地相比于那些藩王而言,可能只是一个零头,可这里头的收益,只怕比福王和潞王家族只多不少。

    再者说了,藩王可是要养一大家子的,要维持一个藩王的体面,还要保持一定的卫队,虽然这个卫队,其实也早被朝廷给控制了,选派的武官,也是朝廷的人,可钱得你出,毕竟……这卫队是属于你的。

    张静一万万没想到,南和伯府居然富有到这个程度。

    他辛辛苦苦地卖铺子,第一期说是得了几万两银子,可若是刨去开支,虽是暴利,却也远不如这种躺着吃的。

    何况,南和伯还有其他的产业呢。

    送别了南和伯。

    张静一便一溜烟地回到了公房。

    这时,他忙碌起来,寻了书吏道:“去打听一下,南和伯家的那位小姐生得如何,性情如何。”

    书吏领命而去。

    卢象升只站在一旁,舔了舔嘴,他震惊了。

    张静一这才注意到了卢象升,道:“卢先生,怎么还在这里?”

    卢象升苦笑道:“学生恭喜张百户。”

    张静一挑眉道:“恭喜我做什么?”

    卢象升认真地道:“当然是因为张百户可能……要……”

    “八字还没一撇呢。”张静一一本正经地道:“就算我瞧得上人家,人家也未必瞧得上我。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何况……他要招我为婿,我便要忍辱负重吗?我张静一七尺男儿……咦,你说,南和伯府家的女子,会不会喜欢读书人的调调?若是我赋诗一首,让人将诗单送去,给人瞧瞧,会不会就芳心暗许了?哎呀,还是不好,不好……”

    张静一说到这里,摇头道:“南和伯府,乃是勋贵之家,靠着功劳才有的今天,这样家族的子女,肯定瞧不上读书人的。卢先生,你别误会,说的不是你。哎……我为了国家,为了苍生……”

    张静一昂首,看着房梁,一副不使自己的眼泪落下来的样子。

    卢象升很是懊恼地想了想,才道:“这个……学生也不懂。”

    张静一便叹息:“好啦,不说这些,儿女之事,先放下。不过我倒是觉得那方世伯,为人大气,说话很直爽,和他打交道,总能觉得春风拂面。噢,还是先说一说宝藏的事吧,到时我给你画一张图,你带着亲信之人,就以出城操练的方式,找到那地方,然后就开始挖掘,除此之外……我需得找我父亲,请他出面……”

    “提亲?”卢象升一脸震撼。

    张静一无语地瞪他一眼,随即摇头道:“不是,我想请他代为收粮。除此之外……”

    张静一踟蹰着,继而想到什么,只是眼睛看着卢象升,显得有些犹豫,最终还是道:“还得准备一笔银子,只怕数量不能少了,三五千两是要的,我说了你别介意,得送去给魏公公。”

    “魏忠贤?”卢象升一下子绷住了脸,皱眉道:“张百户这是何意?”

    张静一便道:“这两次演习,将东厂打疼了,可天下人谁不晓得这打的乃是魏公公的脸?我们占了他这么大便宜,差不多就得了,打两耳光,得给个甜枣嘛,至少……暂时缓和一下关系比较好,否则……我们在这清平坊这屁大的地方,真把人惹恼了,只怕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这一点判断,张静一还是有的。

    你再嚣张,也不能让人狗急跳墙呀,背后有皇帝做靠山是一回事,可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呀。

    张静一真挚地看着卢象升,苦口婆心地继续道:“说到底,我们是要干大事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还请卢先生能够体谅。”

    卢象升点了点头,随即道:“学生去送?”

    看来卢象升也不是迂腐的人,张静一既然坦言相告,他自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的反应让张静一舒了口气。

    不过张静一却是摇头道:“还是我去吧,这个我比较擅长,你就一门心思负责去挖掘宝藏。”

    卢象升便点头,不再多言。

    …………

    此时,在司礼监里。

    魏忠贤长吁短叹,他的心情很糟糕。

    当然,也不是为了东厂的事。

    毕竟,魏忠贤的兼职很多,东厂只是他下头的一条狗而已,这狗没用,难道还要将狗主人气死?

    这两日,不知什么缘故,客氏病了,原本病了也就病了,有病治病嘛。

    于是乎,兵部右侍郎霍维华听了消息,主动请缨,献上了一种名为“灵露饮”的“仙药”。

    说到这个霍维华,从前只是一个小小的兵部给事中,自从攀附上了魏忠贤,便立即平步青云。

    这仙药味道甘甜,再加上此前御医们也没判断出什么病,所以魏忠贤便给客氏用了。

    谁晓得……病情非但没有见好,反而恶化了。

    这一下子的,魏忠贤的心便有些慌了。

    他在宫中和客氏结为了夫妻,某种程度而言,魏忠贤能有今天,客氏的功劳极大!

    毕竟客氏作为皇帝的乳母,而天启皇帝最重感情,年幼时,天启皇帝丧母之后,一直将客氏视做自己的亲母。

    一旦客氏有什么闪失,不说夫妻的情分,便是宫中的地位,也有可能动摇。

    魏忠贤心不在焉地提着笔,却愣愣地看着一份份票拟,久久不动,今日是真的毫无心情啊。

    就在此时,有小宦官匆匆而来:“九千岁……”

    “何事?”魏忠贤有气无力地抬起头,看了小宦官一眼。

    小宦官道:“百户张静一,跑去了九千岁的外宅,备了一份厚礼……”

    “厚礼?”这个时候,魏忠贤突然觉得心里宽慰了一些,精神气也一下子好了一些,口里道:“有多厚?”

    “是几幅字画,好像是真迹,价值不菲,那边的人说,价值只怕在三千两纹银之上。”

    “字他娘个头。”魏忠贤听到这里,直接摔笔。

    小宦官吓得面如土色。

    魏忠贤道:“送字画?学读书人那一套?这张静一送个礼都这样没有诚心,也不打听打听咱的爱好,可见他心不诚。”

    “是是是,要不,送回去?”

    魏忠贤居然慢慢地气定神闲起来,却又道:“不用啦,他能送礼就已很惊喜了,咱还能说啥呢?今晚咱正好出宫,得帮着夫人寻医问药,你叫他来咱的外宅里坐一坐吧,都是给陛下效命的人,关系不能太僵。”

    宦官听罢,连忙道:“是。”

    目送走了宦官,心烦意乱的魏忠贤此时靠在官帽椅的椅背,吁了口气,心里不禁嘀咕起来:“咱等这一份礼,等了太久太久了。现在才想起咱……”

    说着,他又想到了奉圣夫人客氏的事,又不免有几分不安。

    疑虑了很久,终于还是起身,朝着一旁伺候的宦官道:“咱出宫一趟,对啦,命人再去请御医,要照看好夫人,陛下今早去了吗?”

    这宦官连忙道:“去了,陛下见夫人身子不好,今日的脾气也不好。”

    “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