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八十九章:今日我把话放在这里
    张静一在魏家吃了一点水酒。

    随即便准备打道回府。

    不得不说,这算是一个愉快的洽谈。

    魏忠贤虽然没有真正和张静一亲密起来,而事实上,张静一也确实没办法和他亲密,毕竟都是陛下身边的腹心之人,同行终究是个冤家。

    可至少张静一这趟而来的目的达到了,相当一段时间之内,魏忠贤绝不会和他为难了。

    张静一非常的清楚,双方地位还很悬殊,不被魏忠贤打击,这很重要。

    张静一打马而回,出了魏家,眼看这一片区域黑乎乎的,此时还未到子时,相比于京城其他街坊的热闹和喧嚣,这里却显得清幽。

    当然……这绝不表示魏家处在偏僻的地方,恰恰相反,这地方靠近紫禁城的钟鼓楼,乃是天下最核心的地段。

    这里绝大多数,都是达官贵人的所在,动辄一个宅子,占地就是十几亩甚至上百亩,院墙如堡垒一般,这才显得幽静。

    张静一只偶尔听到犬吠声,心里忍不住想,这才是真正大明的核心圈,却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挤进来。

    要知道,这里随便一个宅子,就算是有钱,人家也不一定肯卖啊。

    这样一想,心里便酸溜溜的,等行到了几处宅院,猛地,却见前方一个大宅,认真一看,只见那门前的匾额上明晃晃地写着南和伯府四个大字。

    南和伯府……

    张静一直直地看着这宅邸,虽不及魏忠贤的,却也称得上是恢弘,占地也不小了。

    这越看越……

    卧槽……

    这么大。

    还是这样的地段。

    难怪身体的原主人,上赶着要来入赘呢!

    起初还以为这狗东西猪狗不如。

    可在刹那之间,张静一竟也不争气的升出了一丝不争气的想法。

    张静一默默地下了马,随即上前去拍门。

    啪啪啪。

    没一会的功夫,里头的门房将门打开了一点,狐疑地看着张静一:“找谁?”

    “拜见方世伯。”

    “门贴呢?”

    张静一心里想,我身上的钦赐麒麟服就不是门贴吗?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张静一便道:“就说是他最爱的侄子张静一来了。”

    门房犹豫了一下,终究留了一句稍等,便转身而去。

    过了一会儿,门房终于去而复返,将张静一领入了一处小厅。

    方建业此时正坐在这里的主位上,手上抱着茶盏,施施然地翘着脚,看了一眼刚徐步进来的张静一,才道:“张百户怎么来了。”

    张静一露出笑容,道:“世伯不要这样见外,叫静一就好。”

    方建业嗯了一声:“来,坐下说话。”

    张静一依言坐下:“方世伯不是说要去南京吗,不知什么时候动身,到时小侄去送送。”

    方建业叹口气道:“得下个月,这个月,京里也有许多事要处理,杂事和俗务太多了。”

    “啊……能问一下还有什么杂事吗?或许小侄可以代劳。”莫名其妙的……就脱口而出地说出这些话。

    方建业倒是随意地道:“这个你代劳不了,这不是又添了一个新宅嘛,得花功夫修饰一番,老夫若是不盯着,只怕到时不太满意。”

    张静一惊讶地道:“世伯,这里住的不是很好吗?怎么还添新宅?”

    方建业好整以暇地道:“这里太狭小,憋屈。”

    “……”

    张静一不禁回想,他记得他从中门进来的时候,可是足足走了七八分钟,七八分钟啊……他妈的。

    你居然……还憋屈?

    方建业却看了看他道:“世侄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张静一的思绪一下子的被拉了回来,咳嗽一声道:“其实……其实……”

    方建业没有昨日和张静一面红耳赤的激动,今日显得异常的有礼:“没关系,有什么就说,但说无妨。”

    张静一便道:“小侄考虑了一下昨日世伯的提议,思来想去,小侄和方家确实有缘,这婚姻大事,父母做主,媒妁为凭……”

    这不是想不想努力的问题。

    这个时代,想找个好妻子,很难的。

    毕竟娶妻之前,男子不可能见到未出嫁的女子。

    你能见到的年轻女子,不是为奴为婢的,就是青楼里的小姐姐。

    张静一算想明白了,横竖都见不着,都在赌概率,那方家就很好嘛,当然,主要是他觉得自己和方建业性格相投。

    可以试着接触一下。

    方建业听了张静一的话,眉头轻轻一挑,道:“是想求亲是吧?”

    张静一没有多想便道:“求亲是我爹的事,我呢,只是想来说……我倾慕令爱已久。”

    方建业:“……”

    这话说的。

    在这个时代,其实是有些不合时宜的。

    基本上是在耍流氓这条红线上左右横跳了。

    若是放在后世风气更开放一些的时候,这话的意思大抵就像先生笔下的阿Q对吴妈说:吴妈,我想和你困觉。

    方建业的脸果然一下子就拉下来了:“你这孩子,怎么说这样的话。”

    张静一道:“可是昨日……”

    “昨日之我,非今日之我。”方建业道:“我改主意啦。毕竟我们方家世袭罔替,家大业大,我女儿虽也大了,却还想侍奉她爹娘两年,至于出嫁的事,可以再等等。”

    张静一没想到一个人变卦起来,居然可以这样的让人讨厌。

    “世袭罔替……我也可以世袭罔替的。”张静一道。

    方建业却是笑了:“是吗,我方家是从太祖起兵,再到靖难之役,才有今日伯爵,你至多不过是个世袭千户,话都是这样说,却是千差万别。”

    这就有点被瞧不起的意味了。

    于是张静一道:“我也可以做伯爵。”

    方建业忍不住又笑,道:“好吧,那么老夫等你成了伯爵,我们再谈。”

    “那你等着,十天之内,我们来谈。”

    方建业:“……”

    这时,方建业已觉得张静一和疯子差不多了。

    十天之内得伯爵,就算陛下再如何信重你,这伯爵有这样好当吗?

    你以为随便就能捡一个的事?

    要知道,大明朝的爵位都是有数的,即便是皇帝多看得上你,若你没有泼天大功,也不是说给就给的。

    就说那位九千岁魏忠贤,跟了陛下这么多年,给陛下干了这么多的脏事,如今权倾朝野,可到现在,他的侄子还在为得一个爵位而谋划呢。

    你说十天?

    “时候不早,小侄告辞。”张静一居然没有再多话,直接站了起来告辞。

    张静一的心情说不憋屈是骗人的,话不投机半句多,终究还是失策了,早晓得方建业变卦这么快,就不该来了。

    不过……我还就盯上你们方家了,我要得伯爵,再来和你好好谈谈。

    方建业却只是苦笑,这个少年人……口气很大,脾气也很怪,可惜了……就是爱吹嘘,这样的人……走不长远。

    将张静一送走,方建业便回到了后宅。

    此时,正好见女儿的闺阁里亮着灯,便到了门前,也不进去,只是咳嗽一声,在长廊下道:“姝儿,睡了吗?”

    窗上的剪影里便出现一个倒影,从里头传出一道温雅的声音:“马上睡了。”

    “有一件事,和你说,那张静一,又来啦。”

    闺阁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道:“这两年不是不来了吗?”

    “是为父的错,为父昨日又去招了他。”

    “父亲,父亲……”

    “哎……为父想通啦,我们方家家大业大,老夫还怕找不到东床快婿吗?这事急不得……”

    “父亲请不要和我说这些。”

    还害羞……

    方建业笑了笑:“为父已将张家的小子打发走了。”

    “父亲就算拒绝,也不必将人吓走。”

    “倒也没吓他,是这个小子自己犯浑,为父故意激了他一下,他便失态,大抵的意思是,我们方家也没什么了不起,他也要做伯爵,说十天之后,做了伯爵再来和为父谈。”

    闺阁里便又沉默了。

    方建业便道:“你看……这小子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和当初的时候一模一样,不过这样也好,他没得伯爵,也不好意思来。”

    闺阁里的人道:“父亲,早些去歇了吧。”

    方建业心里知道,跟女儿谈这些,难免让人害羞,想了想,点头道:“那我去歇啦,你也早睡下,多盖被子,让丫头多起夜几次,帮你掖一掖,为父明日要出门,给你买一些好东西回来。”

    说罢,方建业便转身,一步一摇地朝庭院更深处去了。

    …………

    从方家走出来后的张静一,觉得自己真是昏头了,两世为人,还这样争强好胜。

    不过……

    牛已吹出去了,真男人……就要将吹过的牛变成现实。

    他倒一点也不急,当日睡下,睡觉之前,吩咐家里的张福道:“这几日,请父亲去采买一些礼物,不必太破费,但是要有心的那种,我十天之内要用。”

    张福道:“不知送给哪个。”

    “送给未来的泰山。”

    张福咋舌,惊讶地道:“少爷找着媳妇啦。”

    “嘘,低调。”张静一一溜烟,躲进了屋。

    ………………

    第二章送到。想求点什么,最后还是决定放弃,毕竟,我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