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九十一章:灵丹妙药
    既然如此,那么张静一在这里折腾的‘药’就有了用场。

    鼓捣这药出来,其实也是张静一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

    因为,即便来到的是明末,可就算真如历史一般建奴入关,那他至少还可以蹦跶接近二十年呢。

    可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却是要人命的。

    想想看,任何一个小病,都可能是绝症,便是皇帝和那些达官贵人们,都不能确保自己的孩子有八成的成活率,他若是在这个时代,何况,又没有任何的疫苗,也就是说,任何一次病痛,对于他而言,都是一次鬼门关。

    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有着巨大的危机感。

    因此,张静一一直都在鼓捣制药。

    而眼下,有这有限的条件下,唯一能尝试的,便是用土法提炼青霉素。

    要知道,青霉素刚刚诞生的时候,几乎等同于是万能药,而在后世,这种药至少可以解决七八成的疾病。

    若是能折腾出这个,张静一在这个时代,除非碰到了疑难杂症,或者是让人谈虎色变的癌症之外,就几乎有了一重保障。

    不过土法提炼青霉素,其实是个风险很高的事,虽然原理很简单。

    首先对寻常发霉的东西,比如水果、蔬菜等,当然,这玩意不可靠,张静一先尝试着,将橘子皮放到较为湿润的地方,等橘子皮慢慢的腐烂,生出了绿毛,这所谓的绿毛,其实就是传说中的青霉了。

    当然,直接指望这么个东西能治病,显然是痴心妄想。

    那接下来所需做的,便是小心翼翼地将这青霉收集起来,还得确保青霉不会受到污染。

    最好的办法,就是花天价去买水晶的容器,水晶很贵,而要用水晶打制成像玻璃一样透明的器皿,那价格就更是贵到了天上。

    当然,如今的张静一还是有一些财力的。

    此后,便是要搭建一个培养基了,培养基是用芋煮成的汁水混合米汁而成,随后将搜集来的青霉种上。

    如此,这些青霉便等于老鼠掉进了米缸里,只等着它们繁殖了。

    过了一周之后,在培养基中大量繁殖的青霉已经越来越多。

    而接着最难的,就是青霉的抽取工作了。

    毕竟,这青霉混杂在汁水之中,怎么提纯,却不是容易的事。

    因而,首先要做的,就是先用漏斗过滤掉培养液中的米渣,之后再将液体里倒是菜油,此后搅拌均匀,此后再添加碳粉,继续搅拌。

    这些碳粉会被青霉吸收,吸收了青霉的碳粉再丢入蒸馏水里,此后将醋做成的酸性水,这青霉素乃是弱酸物质,不会溶解于酸性水,因而,青霉便会被碳粉中溶解出来。

    理论上是这么一回事的。

    当然,做起来很难。

    每一道工序,都要小心再小心。

    就在半个月前,经过一系列的倒腾,张静一终于得到了一些青霉素。

    当然……通过这种办法弄出了青霉素还不是最难的。

    最难的是怎样确保这些青霉素的安全性。

    因为这种土法提取的青霉素,你没法确定它们在提炼的过程中是否受过污染。

    甚至张静一都无法确认,这里头到底是不是能治病的青霉。

    毕竟……没有显微镜。

    天知道这里头含有多少杂质,青霉素可是需要注射的啊,就这么个来历不明的玩意,注射进人体,只怕病痛还没将人折磨死,这玩意就已将人杀了几遍了。

    那么……真正最难的,就是用土法来实验了。

    于是,这些年轻的大夫们便登场了。

    张静一让他们只干一件事。

    那便是找兔子。

    先让兔子受伤,此后引发它们的炎症。

    最后制作出一种针筒来,将青霉素少剂量的注射入兔子的体内。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若是药有效,那么就可以测试不同剂量带来的疗效。

    如果这药物坑爹,至少晚上有炖兔子肉吃。

    事实证明,张静一是幸运的,提取的青霉素,有效。

    至少……炎症快速地愈合,而且副作用并不明显。

    当然,这主要还是得益于张静一尽力将剂量减到最低,否则若是用后世那样的剂量,张静一保证大家每天有四顿兔子肉吃。

    在确定了药性对兔子有效之后,便是开始找人来尝试了。

    张静一不喜欢这样的实验,因为人是人,兔子是兔子,兔子可以炖汤,而人是无价的。

    京城里有许多得了重病却没有办法医治的人,这几日,便有这样的病人,在许诺了用药免费,并且若是有任何意外情况,都会做出大额赔偿之后,似乎也有人主动请缨。

    毕竟,他们原本就可能要死的。

    至少现在还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即便死了,还可给家人留下一笔不菲的赔偿。

    这些小大夫们,起初被招募过来,是很无语的。

    大夫们最需要的是找人来看病,看的病人越多,等他们的胡子再长出来,将来甚至胡子慢慢变白,从此之后,他们也就可以独立门户了。

    可张静一却每日将他们关在医馆里,一次次的试药,这令他们怀疑,这位张百户一定是在做什么邪恶的事。

    直到当一剂青霉素如当初用在兔子上一般,给一个严重肺病的病人注射之后,过了几日,这原本几乎要死的病人,竟是能开始活蹦乱跳起来,一下子的……年轻的大夫们激动起来了。

    真是……神药啊。

    要知道……这样的病,多少人要嘛就是靠身体扛过去,若是抗不过去,病情恶化,便只能等死了。

    可这药,却是起了极大的效果。

    大夫们开始变得情绪高昂起来。

    哪一个大夫,不希望自己的身上能揣着神药去给人看病呢?

    于是他们一次次地给许多的病人用药,而后按着张静一的方法记录各种的数据,根据不同的剂量,来观测病人不同的反应。

    直到张静一这一次上门,随即带着一些青霉素走了。

    其实每一次张静一来,都是年轻大夫们的机会。

    起初的时候,他一来,大家都很紧张,彼此默不吭声,就好像大家是路人一样。

    可现在,却有许多年轻大夫扑过来,有汇报数据的,也有打探这药能不能治什么什么病的,在他们看来,制出这药来的张百户,简直就是神医在世,如此特效的药,只有在传说中才见过。

    张静一则是懒得理他们。

    什么都告诉你们,那我以后吃什么?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真以为我张静一是二,不留一手?

    其实只是把你们当工具人而已,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揣着青霉素,再提着一个大夫所用的标配药箱,噢,对啦,还有揭下来的皇榜。

    张静一抵达了午门,接着便请求觐见。

    随即,张静一被送到了暖阁。

    天启皇帝其实平时不太爱来暖阁,这里早就年久失修了,他更爱在西苑的勤政殿呆着。

    而现在,魏忠贤早已跑到了天启皇帝这里,开始添油加醋了。

    随来的还有一人,乃是兵部右侍郎霍维华。

    霍维华就是当初给魏忠贤进献了“灵露饮”那一味仙药的家伙,他虽是兵部侍郎,但是自称自己有家学渊源,家里有医书整整一个屋子,又有祖传的秘方。

    其实历史上的霍维华,在天启皇帝生病的时候,他也上了这一味‘灵露饮’,然后……然后这位霍侍郎把落水得病之后的天启皇帝治死了。

    只是现在,他治的乃是奉圣夫人客氏。

    从某种意义来说,客氏现在病成这个样子,张静一是有责任的。就是因为当初张静一的及时救驾,天启皇帝才没有因为落水而生病,霍维华的仙药自然也就没有给天启皇帝吃,他没有治死天启皇帝,自然而然还是维持了手持仙药的人设,若不是这样,他也就不会有机会,在这一次客氏生病之后进献仙药了。

    现在霍维华听说客氏病情加重,很着急,原本还想借着仙药好好的立一桩功劳,哪里想到,还可能要背黑锅!

    所以他又找上了魏忠贤,表示这一定是仙药的剂量还不够,需要加大剂量,公公一定不要找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乱治病啊。

    魏忠贤也有些犹豫了,于是便向天启皇帝禀报了这件事。

    “张卿家揭了榜?”天启皇帝很是惊讶,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这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陛下,这张静一是锦衣卫,他懂什么救人呢?他们张家,更没有什么家学渊源,陛下切切不可误信人言啊。”霍维华趁机道。

    天启皇帝本就烦躁,清早的时候,奉圣夫人都咳出血了,这样下去,只怕命不久矣。

    原本以为张榜求贤,可以找个靠谱的人来,哪里知道,正儿八经的大夫没招到,张静一居然来凑热闹了,这治病的事,他只怕还没有朕懂呢!

    就在此时,一个小宦官小心翼翼地进来禀报道:“禀陛下,张百户觐见。”

    “正好说到了他,叫他来。”天启皇帝听到张静一来,虽是焦急,却也心情平和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