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九十二章:妙手回春
    张静一随即至暖阁。

    相比于西苑,这儿给人一种陈腐的气息。

    这就很能理解为何天启皇帝天天往勤政殿跑了。

    张静一行了个礼:“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见了他,勉强笑了笑:“朕听说……卿家揭了皇榜?”

    “是。卑下揭了皇榜,来看病了。”张静一镇定自若,笑呵呵地道。

    天启皇帝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静一:“你还会看病?”

    “何止是看病。”张静一道:“背地里,大家都叫卑下张神医。”

    魏忠贤一直绷着脸,在旁咬牙道:“咱没有听说过。”

    这霍维华也打量着张静一,显然……他心里打着其他的主意。

    张静一无视了魏忠贤眼中的怒意,不疾不徐地道:“总而言之,卑下揭了皇榜,照规矩,揭了皇榜的人就要治病,至于魏哥听没听说,这是另外一回事。”

    天启皇帝听罢,看了一眼魏忠贤,又看一眼张静一。

    很明显,魏忠贤有些生气了。

    可想了想,天启皇帝叹道:“现如今夫人身子变成了这个样子,朕心里实在不是滋味,如今……求医无门,既然静一想要献药,那么就将药取出来吧。”

    张静一认真地道:“陛下,这药……并不是用一般的法子进用的,得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所以……卑下一定要亲自来。”

    天启皇帝皱眉起来:“是吗?”

    他抚着御案,犹豫起来。

    这就意味着,张静一将要入后宫了。

    而张静一的面上却是人畜无害的样子,这天底下,寻常的男子,是绝不可能入后宫的。

    可张静一一定要进去一次,因为……他想见一个人。

    良久……

    天启皇帝道:“霍卿家,你不是说……张卿家不懂救人吗?这件事,你怎么说?”

    霍维华道:“陛下,既然张百户主动请缨,臣无话可说。”

    “……”

    显然霍维华的小心思却是不同的。

    他进了仙药,现在仙药没作用,甚至可能还有危害,他肯定是心慌的。

    当着皇帝的面,他一定要说自己的药有奇效,只是没有加大药量而已。

    可本心而言,对于张静一去治病的问题,他当然也不会愚蠢到去制止。

    制止干什么?现在客氏快不行了,若是张静一去治,到时死了,自然就不再是他的责任,而是张静一的责任了。

    到时他大可以跳出来,指责是张静一害死了客氏。

    天启皇帝犹豫片刻,想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终究道:“罢罢罢,眼前也只能如此了。”

    说着,天启皇帝起身:“霍卿留在这里,其他人随朕来。”

    张静一再不犹豫,提着药箱,匆匆跟着天启皇帝出了暖阁。

    銮驾过来,天启皇帝上了乘舆,而魏忠贤和张静一只能步行。

    魏忠贤显然心思很混乱,霍维华那家伙的仙药不行也就罢了,现在又杀出来一个更不靠谱的。

    于是他一直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只是走到了半道上,突然,魏忠贤一面走,一面凑到张静一的面前道:“张百户,昨日你要张榜,今日又来揭榜,若你当真想要来此胡……治病,为何要多费一番功夫?”

    他还是问出了心里纠结的这个问题。

    想不透啊。

    张静一倒是实诚,道:“我想要爵位。”

    这句话,干脆利落。

    魏忠贤:“……”

    魏忠贤忍不住道:“那你昨日也可以直接跟咱说,何必要脱裤子放屁?”

    张静一朝魏忠贤笑了笑:“魏哥真有能耐给我爵位吗?”

    这话……倒是将魏忠贤问倒了。

    实际上……他真没资格,虽然人人都称他为九千岁,可是大明对于爵位向来吝啬,即便天启皇帝和魏忠贤这样的关系,而魏忠贤也是权倾朝野,这魏忠贤的侄子至今想要求爵也不可得。

    只有在历史上,天启皇帝眼看自己要病死了,这才下了一道旨意,封了魏忠贤的侄子为侯。

    若是天启皇帝还健康的时候,是绝不可能册封的,归根到底,是皇帝要死了,百官们心思都在即将谁来继承天启皇帝的大统上,谁还有心思去管这些。何况,人都要死了,还纠缠这个干吗,反正新皇登基,是要反攻倒算的。

    魏忠贤咬牙,忍不住道:“那也可以先求,何必要多此一举。”

    “这不一样。”张静一很认真地回答道:“我若是求爵,这就显得我这个人利益熏心,叫动机不纯。可若是请魏哥张榜,这叫献言献策。而我揭榜来治病,则是我为君分忧,至于榜上许诺的赏赐,这是我应得的。你看,魏哥,我并不是利益熏心的人,所以……”

    魏忠贤:“……”

    魏忠贤算是明白了。

    敢情这天下的人,无论是霍维华,还是张静一这些狗东西,个个都将他家夫人当做他们的谋求好处的工具人,都拿夫人来当经验包了。

    魏忠贤阴沉着脸,便不说话了。

    没多久,便到了慈宁宫。

    这慈宁宫的前身,乃是仁寿宫,嘉靖皇帝登基之后,在仁寿宫的基础上进行了扩建,用于安置太妃。

    而奉圣夫人客氏便在这里也有一处小殿居住。

    乳母享受着太妃一样的待遇,这在历朝历代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张静一没有多想,到了殿中,这里早已有许多的御医和宦官在伺候。

    天启皇帝直接一挥手,命众人退散。

    张静一甚至还在长廊之下,看到了许多的太妃。

    太妃们众星捧月的……围在一个少妇身边,这少妇没有穿礼服,只是一套素服,却是贵气逼人。

    张静一眼睛一抬之后,随即目光立即落到其他地方,他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正是当今的皇后张嫣。

    张嫣是个可怜的女人,曾经有过身孕,却很快流了产,后来便不再有生育。

    民间流传,这是客氏等人的密谋,给她下了药,却也不知是真是假。

    张静一微微低垂着头,跟随着天启皇帝入殿,刚走去,便见一贯强势的客氏现在躺在榻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张静一对这个老妇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其实张静一和霍维华那狗东西的心情是一样的,都想将这老妇人当做敲门砖,同时也当自己的经验大礼包。

    张静一这时抬头道:“陛下也要留在这里吗?接下来,只怕会比较血腥。”

    天启皇帝却是目光坚定地道:“那朕更该留在这里。”

    天启皇帝的心里其实已捏了一把汗,看着客氏如此,很是忧心忡忡,眼睛也不禁红了。

    张静一复杂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作为朋友,他对天启皇帝是很欣慰的,这是一个很好的人,好到连他都觉得这人有点二。

    可作为一个臣子,张静一却只能摇头了。

    他打开了药箱,随即道:“找个人来帮忙,有谁有过杀猪、杀鸡之类的经验?”

    “……”

    原本想要上来帮忙的御医们,一个个脸色骤变,然后脚步不经意地开始后退。

    天启皇帝也觉得这……有点儿……说不清的感觉,却自告奋勇,道:“朕来吧。”

    张静一居然也没有反对,淡定地道:“很好。”

    随即张静一便开始忙碌起来了,他先是从药箱里取出了一个水晶瓶,水晶瓶晶莹剔透,里头自是张静一调配好的药水。

    当前的条件,是没有办法直接打针的,只能采取输液处理。

    里头的青霉素纯度高,所以必须得加入大量的蒸馏水来溶解,其实按理来说,用葡萄糖液最佳,然而张静一并没有这东西。

    当然,里头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虽然已经十分小心,极力的隔绝细菌,可和后世的医用条件相比,当下的输液,环境还是差了很多。

    不过不要紧,本来青霉素就有杀菌的作用,而且张静一认为,这位皇帝的奶娘客氏,一定很坚强。

    张静一准备妥当,这水晶瓶,已用一层层的布条封死了。

    他小心翼翼地又取出了一根很长的细竹,细竹里头是中空的,两头都削尖,再用酒精浸泡过,当然,它毕竟不是针,所以口子可能会比较大一些。

    为了防止水晶瓶里的药物流量过大,张静一又在细竹的管子里,放入了一枚小球,这小球进去,恰好堵住了竹管,可毕竟没办法做到密不透风,所以张静一实验过,差不多隔一会儿,便会有药液流淌出一两滴出来。

    张静一先用细竹接上水晶瓶,手上则拿着另一头更尖锐的位置,到了客氏身边。

    这时,他对天启皇帝道:“陛下,取夫人的手来,按稳了,可能会有些血腥。”

    天启皇帝脸色已变了。

    他虽然不知道张静一要干什么,却也看得出……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妙的事。

    站在一旁一直默默看着的魏忠贤,却已是懵了。

    倒是天启皇帝还算靠谱,他轻轻地从被子下将客氏的手腕取了出来。

    张静一这时候也不免有些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

    要知道,这竹阵可不比后世的针,这竹管虽已削尖,尖锐无比,可若是放在后世,只怕这种针,一般是用来给大象叔叔用的。

    用在人身上的话……可能会比较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