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九十三章:救治
    所以,此时的张静一捏着竹尖,手有点颤抖,这玩意刺入人体,有点狠。

    当然,还需擦拭一点消毒的药水,不过这里条件有限,倒一点烈酒便是了。

    天启皇帝还在抓着客氏的手,见张静一如此,心里有点慌,可是在下一刻,张静一已是狠狠地将竹尖刺了进去。

    紧接着,血水便流淌出来。

    关于这一点,张静一很有经验,立即给她捂上棉花。

    竹尖刺入之后,开始有药水流淌进入客氏的体内。

    而客氏也猛地发出了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

    这惨叫立即惊动了所有的人。

    天启皇帝慌了。

    魏忠贤也慌了。

    一群御医,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他们终于知道,为啥张静一要找杀猪的了。

    张静一在确定了有药水流入客氏的体内之后。

    却又开始猛地捏住竹尖,狠狠将竹尖抽出来。

    随即……鲜血喷溅。

    天启皇帝:“……”

    魏忠贤急了:“这……这是做什么?”

    张静一显得很冷静,其实给人打针的感觉挺爽的,尤其是用这么粗的针头。

    他耐心地道:“这叫皮试,不能一下子将药水输入进去,前期只输入一点点,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来,大家帮忙捂着,先止血。”

    天启皇帝和魏忠贤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这简直就是在杀人,可现在……他们都有点慌得乱了心神,尤其是见了血之后。

    张静一则淡定地在另一边,继续对针头进行消毒。

    他需要等一等,看看药水进入了客氏的体内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魏忠贤口里已开始在不安地嘀咕:“这……这是杀人,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治病的……”

    张静一不理他,也不稀罕解释。

    魏忠贤一面捂着客氏的伤口,一面继续道:“赵御医,你见过这样治病的吗?”

    那被叫到的赵御医,连忙道:“没,没见过……”

    张静一继续不搭理他。

    这个时候,沉默是最好的方法,你爱瞎嚷嚷就瞎嚷嚷,我只管做好我的就行!

    过了一会儿,见客氏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

    张静一大抵觉得靠谱了,便又捏着针:“来,可以输液了,取她另一个胳膊来。”

    这个过程,折腾了很久。

    客氏的两个手腕已是千疮百孔。

    总算竹尖刺了进去。

    随即便是开始输液。

    这样的治疗方法,若是换了其他人,只怕还没开始折腾,就已被拉出去砍了脑袋了。

    也亏得是张静一。

    当然,主要还是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已经是打算死马当活马医了。

    毕竟御医们个个都已经在暗示,可以给客氏准备后事了。

    输液的过程倒还算顺利,输完了液,张静一默默地收拾了一番,提着药箱便告辞。

    这个时候,大家也没心思去聊天。

    只是张静一在走出这寝殿的时候,却是突然驻足,然后正儿八经地朝着门前站着的那个少妇行了个礼:“卑下张静一,见过娘娘。”

    站在门前的,正是领着众贵人在此静候的张嫣。

    这就是天启皇帝的正牌皇后。

    张嫣一直表现出雍容的气度,客氏生病,陛下每日来照料,她这做皇后的自然也得来。

    此时,张静一特意朝她行了礼,本来此时乱哄哄的时候,她也没料到这个少年会如此。

    在后宫之中,张嫣是对张静一有过耳闻的,知道陛下很是喜欢这个少年,且这少年还和东厂有些嫌隙,于是她朝张静一微微一笑:“不必多礼。”

    张静一点点头,随即便提着药箱走了。

    张嫣则看着张静一的背影,若有所思。

    ……

    宫中依旧是乱成一团。

    在输液之后,客氏说是遍体鳞伤都不过分,原本身子就孱弱,此时更是糟糕了。

    天启皇帝很担心,只好一直在这陪着。

    宫中的其他贵人,也只能在殿外静候。

    魏忠贤这时候终于忍不住地嘀咕:“陛下,张静一莫非想害……”

    天启皇帝却是立马怒斥道:“这是什么话,乳娘本就命不久矣,他还能害什么?”

    魏忠贤便不敢再说了,只是道:“他这样法子,只怕不能见好。”

    这才是天启皇帝担忧的事,于是天启皇帝又沉默不语。

    而客氏……被折腾的死去活来。

    她不停地咳嗽,又是喊疼,有人试了她的额头,照旧还是高烧不退。

    御医们则凑在一起低声议论。

    这很明显,是某种程度的病毒性感冒引发的肺炎症状。

    这种病在古代最难治愈,因为病情反反复复,不断地高烧,年轻人只能用身体来抗,可年纪大一些的,就只能等死了。

    既焦虑又烦躁的天启皇帝将御医们召到面前来,为首那赵御医朝天启皇帝行了礼。

    天启皇帝道:“你看乳娘现在的情形如何?张卿的法子有效吗?”

    这赵御医苦笑道:“陛下,臣还是坚持昨日的评判。”

    天启皇帝的脸骤然之间阴沉了下去。

    说难听一点,这赵御医的意思是很明确的,就是准备棺材吧,免得到时候准备不及时。

    预备后事对古人而言,是必须要做的,当知道一个人不行了,得预先准备棺椁,还要提早让人去探查一下哪里有风水宝地,免得到时人一死,这边慌慌张张的,毕竟,尸体不能停放太久。

    赵御医见陛下大怒,便不敢再说了,乖乖地退到一边。

    …………

    此时,在出宫路上的张静一,却显得很轻松,在他看来,他见到了皇后张嫣,这次就算是赚到了,就算没有救活客氏,也绝对不亏。

    他希望多在张嫣的面前露露脸,因为他很清楚自己需要在宫中有一个自己人。

    而在宫中,能勉强对抗客氏的,也只有这一位皇后娘娘了。

    当然,现在只是先刷刷脸,给张嫣留一个印象。

    接下来……真正需要的,还是另外一件事。

    刚回到了百户所里,这时,书吏小跑了过来:“张百户,这里有一封书信。”

    张静一随即便取了书信,这是福建长乐的陈家寄来的,陈经纶已经回到了故乡,随即修书来,道明将会带着大量的红薯进京。

    这封书信,当然是希望张静一这边提前做好准备。

    毕竟,一旦大量的红薯进京,就要预备广泛的种植了,如若不然,千里迢迢的将这玩意送到京来吃吗?

    那现在重要的是什么呢,当然是土地了。

    在这里,绝大多数的土地,都在地方的士绅和贵族的手里。

    陈家之所以推广红薯缓慢,一直都只局限于长乐县,一方面是南方的地主和士绅们,对于种植这玩意没有兴趣,毕竟南方有多余的地,种植一些经济作物可谓一本万利。可在北方,且不说陈家人生地不熟,人家也不愿意给你土地种植,毕竟……士绅们又不会挨饿。

    张静一接了书信,便立即回书,表示赶紧将东西送来,不要耽误,其他的事不必陈家操心。

    而后,张静一有些疲倦了,便直接回家休息。

    张家这里,张素华的肚子越发大了,张家已买了隔壁的一个小宅,好好的休憩了一番,将两个宅邸打通!

    令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宫里那边居然送来了三个宫人,说是要来照顾张素华的起居的。

    对于这个,张静一倒是坦然,很干脆地接受了。因此,张家索性让张素华在另一个小宅里住下,三个宫人照料着,这让张静一安心不少。

    不得不说,天启皇帝挺会体贴人的。

    不过这家伙是个海王,但凡是身边的人,他都信任和细心。

    张静一省去了很多心事,当下便回房睡了。

    ……

    可是宫里,就没有这么平静了。

    又折腾了一夜,客氏并没有在所有人的期盼中好转起来,依旧还是高烧不退。

    李太妃便领着贵人们去了明堂,给客氏祈福。

    魏忠贤则留在宫中照料。

    见陛下也不肯走,他便在一旁候着。

    此时,天启皇帝正蜷着身子,在一张椅上,迷迷糊糊。

    魏忠贤便低声道:“陛下,不如……到寝殿去睡吧。”

    天启皇帝沉思了良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魏忠贤便劝道:“不要熬坏了身体,这里有奴婢照料着。”

    天启皇帝却是幽幽地叹道:“朕自幼便丧母,是乳娘这二十余年来精心照料着朕,如今她大病,朕连一夜功夫都待不下去吗?不要总说陛下陛下陛下,朕也是个人。”

    他突然站了起来,背着手,来回踱步,低声道:“风水宝地……选好了吗?”

    “这……正在选定。”魏忠贤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脸色苍白起来,沉痛道:“奴婢让侄儿在京城附近……四处查看呢。”

    天启皇帝叹道:“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啊。”

    魏忠贤突然道:“只是奴婢想到夫人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忍受这样的折磨,心里……便不安。”

    这话……意有所指。

    天启皇帝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白日里连续几声杀猪的惨叫,直到现在,天启皇帝其实还记忆犹新呢。

    他看了看魏忠贤,想了想道:“你别怪他,他也是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