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九十四章:病好了
    客氏一直迷迷糊糊的,处于一种行将就木的恐惧之中。

    她不能死。

    这辈子的福还没享够呢。

    只是……连日的高烧不退,再加上止不住的咳嗽,若是几日倒也罢了,可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了半个多月。

    这个时候……这位算计了半辈子的老太太,其实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她甚至在想,自己在弥留之际,是不是该为自己的儿子和魏忠贤的儿子,向陛下请一道旨意,让陛下给他们封爵。

    她比谁都清楚,这是最好的时机。

    陛下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的。

    除此之外……家里还有这么多的土地,这都是她这么多年,含辛茹苦的‘攒’下来的,如今……却不知收成如何,这些土地以后又该何去何从。

    等到了半夜,她越发觉得自己的呼吸不畅,头沉得厉害,此时连最后一丁点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到方才,好像是有人将什么东西扎进她的手腕里,她疼得几乎要昏死过去。

    竟还扎了两次。

    临死之前,竟还要受这样的折磨和苦痛……

    可她连一丁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

    到了子时,客氏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

    竟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御医们慌得不得了。

    一直折腾到了天光,客氏还是昏迷不醒。

    不过这几日,客氏都是如此反复着,大家其实都已习惯了。

    在这寝殿里,蜷着身子在椅上将就地呆了一宿的天启皇帝,虽依旧很是忧心,却也只得退去。

    耽搁了这么多日,许多奏疏还需皇帝亲自处理,天下的事也都在等着天启皇帝裁决,此时此刻,心情低落的天启皇帝只得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暖阁处置一下军政事务。

    魏忠贤眼看着客氏是真的不能活了。

    只好再去确定一下后事的情况。

    一些御医正在忙碌,现在客氏这样的情况,大家商量着,已经不能吃药了。

    毕竟……用了这么多药,都没有效果,眼下要做的,就是等着料理后事,何苦还要折腾人呢?

    这赵御医与其他几个御医,低声议论着,一面说一面摇头。

    寝殿里好像冷清了许多。

    可就在此时……

    昏厥之后的客氏,却是徐徐地醒来了。

    她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睡了很久很久。

    久到足够回顾自己的一生。

    她清醒的那一刻,有的只是一种出于对死亡的无比恐惧。

    越是经历过生死徘徊的人,越是怕死,为了活着,她甚至想过,自己要不惜一切代价。

    于是……心底的恐惧开始蔓延开来。

    以至于她浑身战栗。

    可就在这个时候……

    她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这咳嗽……

    很奇怪。

    以往的时候,都是那种几乎要将肺都咳出来的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撕拉得疼痛了似的。

    可现在……

    居然只是轻咳。

    客氏生出了奇怪的感觉。

    因为……

    她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因为……那种高烧带来的浑身疼痛,好像也不见了。

    呼吸也变得比从前顺畅了。

    她甚至觉得……身子……挺自在,很舒服……

    客氏的咳嗽声,立即引起了几个御医的注意。

    看来……奉圣夫人还需过两天再死,她又醒过来了。

    这样的情况,很正常,经验丰富的御医们便镇定地走到了客氏的面前。

    客氏张开眼,大概昏睡得久了,反应似乎还有些迟缓。看着这些御医半响,随后,她居然发出了声音:“皇帝呢,皇帝在何处?”

    “呀,这是回光返照了吗?”赵御医心里想着。

    赵御医刚要回应。

    客氏却是道:“饿,饿极了。”

    她说话很轻,还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赵御医和其他几个御医却是面面相觑起来。

    若是回光返照,按理来说,不会只惦记着吃吧?

    “夫人,我等先查一查夫人的病情。”赵御医恪守着自己的职责。

    宫中的御医,托了太祖高皇帝的福气,是世袭的,也就是说,老子干完儿子干,儿子干完孙子干。

    当然,御医的风险还是很高的,毕竟你若是治坏了,指不定就被人宰了呢。

    但凡能活下来,并且还能延续香火和血脉的御医,当然都有祖传的绝活。

    可能他们的医术不怎么样,但是治疗的态度还是很好的,比如治疗的过程中,他们总是如春风拂面,嘘寒问暖,态度往往都是恭恭敬敬。再比如,他们还有祖传的推卸责任的手段。

    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要照例探视一下,也免得到时候少了这道流程,最后被人抓住把柄。

    客氏气喘吁吁的,觉得很疲惫。

    御医们要诊治,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随即,赵御医开始把脉。

    赵御医其实并没有抱有什么期望,前几日,客氏的脉象一直都很乱,现在……大抵也应该是如此吧。

    一群御医们也凑了上来,静候赵御医的诊视。

    “咦。”突的,赵御医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这一句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家纷纷朝着赵御医看来。

    赵御医一双眼眸微微张大了一些,他觉得很惊讶。

    因为……他的手轻轻地搭在客氏手腕的脉搏上,脉象虽然和从前一样的微弱,但是……却不似从前那般的紊乱了。

    怪了。

    看上去……好像是身体恢复的征兆啊。

    他面色越来越古怪,生怕自己诊错了,于是皱着眉头,又凝神感受。

    而后,他有些急了,不对劲,很不对劲,不但脉象不乱了,便连微弱的脉象,竟也有慢慢恢复的迹象。

    下意识地,他忙是起身,直接没规矩地拿手往客氏的额头上去抚摸。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

    显然吓坏了其他的御医。

    大家口里啧啧的声音,然后很果断地纷纷朝后退开。

    眼里的表情,都是:你完了,你要完了。

    原来御医诊视宫里的贵人,都是有流程的,只要流程没错,那么就算人死了,那也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可你若是在流程中让人挑出了错,那么你就死定了,本来大家就等着找个人来背黑锅呢!

    比如这种直接的方式去摸夫人的额头,这就属于……

    御医们立即从善如流地开始和赵御医保持距离。

    可赵御医却完全不以为意的样子,他很是用心的样子,面色却是变得越发的古怪。

    良久之后……

    赵御医突然发出了一个惊讶的声音:“退……退热了……退热了……”

    这一下子……

    原本还有小心思的其他御医,个个表情讶异起来。

    退热了……

    大家都知道,像这样的病,一旦退热,几乎就相当于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征兆。

    以至于……留在这寝殿中伺候的许多宦官也不禁激动起来,有人在外头探头探脑,也有人急切地冲进来,口里问着:“病情如何,如何了?”

    赵御医面露潮红,他这时候是完全已经确定了,于是又激动地道:“已经退热了……夫人……夫人……”

    客氏此时也觉得自己的头脑,没有那样的沉重,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现在见御医们确认,更觉得自己精神了许多。

    或许……是得到了某种精神上的暗示,她这时候张口道:“我也觉得好了许多,咳咳……”

    还是有些咳嗽……

    可这咳嗽……却没有此前那样难受。

    于是御医们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

    一会儿工夫。

    客氏居然道:“来人,搀我起来,一直躺着,腰疼得厉害。”

    于是激动中的御医再不敢耽误,连忙搀扶客氏起来。

    或许是大病初愈,所以客氏的精神居然格外的爽利。

    客氏看了他们一眼,倒是道:“倒是有劳你们了,我要重赏你们……”

    奉圣夫人说重赏,那当然是绝对不会含糊的。

    这客氏虽只是皇帝的乳母,可在宫中能得势,绝不只是靠天启皇帝这样简单,她的手段很厉害,但凡是跟她不是一条心的,便狠狠的打击。可一旦跟从她的人,给与的赏赐,也绝对不会含糊!

    宫里谁不知道,皇帝赏赐,尚且还要讲规矩,可是奉圣夫人的赏赐,都是实打实的。

    也正因为如此,宫里的人都愿为客氏效力。

    现在客氏开了口……

    这原是一件开心的事。

    可几个御医却好像一下子打了个激灵一样。

    他们居然面带难色。

    赏赐……

    好像……这不是我们的功劳……

    客氏此时则又道:“去取一些米粥来,我突然想喝粥了,饥肠辘辘的。”

    猛地……她好像想起来了什么来,于是又道:“昨日,我好像见着了一个穿麒麟服的人,拿竹尖扎我……口里还念念有词,说什么杀猪,这是有的吗?”

    御医们在面面相觑之后。

    有人道:“那是锦衣卫百户张静一……”

    …………

    此时,天启皇帝正在暖阁里,黄立极几个分明能感觉到天启皇帝的心不在焉。

    今日要议的事,还是辽东的问题。

    辽东的问题日益的糜烂,让天启皇帝很是忧心。

    可天启皇帝却依旧还是心不在焉。

    就在黄立极侃侃而谈的时候。

    天启皇帝突然道:“孙师傅……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