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九十七章:发达了
    “不过什么?”天启皇帝也算是服了。

    先前说不过,后面又来一个不过,治个病而已,怎么如此的一波三折呢?

    只见张静一叹口气道:“陛下,此药炼制,很是不容易啊。哎……卑下……卑下这是费了无数的心血,花费了无数的苦功……”

    天启皇帝总算松了口气。

    魏忠贤也松了口气。

    天启皇帝随即乐呵呵地道:“就这?小意思,不就是钱吗?你想要三千两还是五千两,你说个数,朕能亏待得了你吗?”

    三千两……

    五千两……

    张静一很想说,你这不是打发叫花子吗?

    当然,他是没胆子说这话的。

    “怎么,你怎么不说话?三五千两还不够,什么药这样贵?”

    “咳咳……”张静一道:“这药,乃是提取日月之精华……”

    “日月精华?”天启皇帝道:“怎么个精华法?”

    张静一道:“精华,得有地,有地才能练出很多药。”

    天启皇帝感觉张静一在逗自己。

    当然,张静一这说法,是无法证伪的,提炼青霉素,太超前了,这世上只有张静一一人知道,反正都是由着张静一胡说。

    天启皇帝有些不相信。

    可是魏忠贤信啊,他眼睛一亮:“这个咱懂,这个咱懂,日月精华嘛,这土地,风吹日晒,不就是享日月精华嘛?哎呀呀……咱在戏文里听说过。还有一些日子,有一个仙人,是真仙人,陛下,奴婢不敢隐瞒,那仙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只到奴婢的府上走了一遭,他还和奴婢说过几句话呢,大抵就是说,奴婢的府邸,享日月精华……奴婢送了他三千两的盘缠……”

    卧槽……

    这一回轮到张静一震惊了。

    我还以为这世上只有我一个人会忽悠,没想到是人是鬼都去忽悠魏忠贤?

    不过仔细想想,以魏忠贤的出身,还有他对事物的认知,可能在人情练达以及怎么整人算计方面,魏忠贤是宗师级别的人物。

    可要说起这种封建迷信,还有各种瞎扯淡的玩意,魏忠贤可能还真是弱智儿童,人家说啥他信啥。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嘉靖皇帝聪明绝顶,简直就是人精中的人精了,把全天下的人当做傻子一样耍,将权术运用到了极致。

    可又怎么样呢,不照样被各种术士们骗得团团转?

    天启皇帝本来还有些不信的,可现在身边两个最令他信服的人都言之凿凿。

    却在此时,客氏也道:“夫婿说的没有错,那仙人,我也见过,他能变出狐狸来,真正是得了真道的,陛下,张百户所言,看上去也不无道理。”

    这一下子,天启皇帝信了。

    毕竟,没理由全世界的人都骗他。

    就好像当你开着车走在高速路上,看到所有的车都在逆行,那么自然你还能坚信逆行的是全世界,不是你自己吗?

    得从自身找问题啊!

    于是天启皇帝点点头道:“也就是说,得有土地?”

    张静一立马道:“对,这地可能比较多,说出来,卑下有些难以启齿。”

    “你说个数。”

    “一百……一百顷。”张静一有些难为情地道。

    一百顷啊,在明朝一百亩才一顷地啊,这就是一万亩,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了。

    天启皇帝也显得为难,皱着眉头道:“这些年,皇庄子都分发出去了。要不找个人,将地租给你,你拿着用?”

    张静一摇头:“若是租的地,只怕不稳妥,这里头……有太多忌讳莫深的东西。”

    就在天启皇帝为难之际。

    魏忠贤却是额上冷汗淋漓。

    张静一当然知道天启皇帝没有土地了,从明初到现在,每一任皇帝都大方的将土地赐予各种宗亲,而到了万历这个败家玩意,更是将皇家的土地折腾一空。

    当他提出这个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就在观察着魏忠贤。

    魏忠贤很尴尬,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好像有人要准备吃他的肉似的。

    却在此时,他感受到什么似的,下意识地抬不起了头。

    而另一边,客氏正用杀人的目光盯着魏忠贤。

    魏忠贤分明感受到了客氏对他散发的巨大压力。

    陛下没有地,病又要治,张静一开了口,不给地,以后他若说没有药了,这怎么办?

    客氏的心思很简单,我得治病,我要活!

    皇帝没有地,可这些年,你老魏家搜刮了不知多少土地啊,这几年来,你……还有你那侄子,你们那些魏家人……置办了多少的土地,我会不知道吗?

    这时候……客氏就生出了所有女人都会生出来的疑问。

    你到底是要我的人,还是要你的地。

    而魏忠贤……想要地!

    一百顷啊,这得花费多少心思,才搜刮得来?

    张静一见气氛很尴尬也很诡秘。

    其实他一开口,他就有点怂了,这么明显的狮子大开口,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要求好像有点过分了,于是他连忙道:“要不,我另想办法?”

    天启皇帝松了口气,这敢情好啊,省钱了,张卿家一定有办法的。

    “不成!”一个泼辣的不能再泼辣的声音,骤然在这殿中响起。

    以至于天启皇帝和张静一都吓了一跳。

    魏忠贤更是打了个哆嗦,差一点双膝要跪下。

    这声音是客氏发出的。

    客氏虽说还没有完全病愈,如今身子骨还有些虚,可此时散发出的气势却是杀气腾腾!

    她不是吃素的。

    现在已经不是地不地的问题了。

    你姓魏的一直在旁哑口不言,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心疼地吗?

    想当初,你若不是攀上老娘,怎么会有你魏忠贤的今日?

    好啊,现在想要过河拆桥,指不定她在病入膏肓的时候,你还在窃喜呢。

    咱们自结为了夫妇,在这宫中对食以来,多少事是我来摆平的?

    这时候你倒是心疼了?

    这没卵子的东西!

    这客氏是从来不肯吃亏的人。

    此时看着一直毫无表示的魏忠贤是越看越气,于是怒气冲冲地道:“皇家没有,可是我知道,我们魏家有。”

    张静一:“……”

    天启皇帝连忙道:“乳娘,你不要动怒,你身子才刚刚好些……”

    客氏开始进入暴怒模式,只死死地盯着魏忠贤道:“老魏,你说个话,是不是?”

    魏忠贤只觉得头晕目眩,方才的选择题是,选地还是选人,结果他答错了。

    而现在,却不得不面临一个新的选择题:要地还是要命。

    几乎可以想象,若是夫妻反目,必定要后院着火,客氏在宫中的影响,是绝对不可以小看的。

    在求生欲的趋势下,他立即垂头,期期艾艾地道:“有……有一些……”

    天启皇帝顿时诧异道:“魏伴伴居然有百顷土地?”

    魏忠贤流泪了:“陛下,都是平日里……省吃俭用,又运气好,恰好和人打赌,辛辛苦苦,挣来的……”

    他挎着脸,像是重新被阉割了一次。

    客氏这头已是道:“这样罢,关系着治病救人的事,那就从我们魏家挪百顷地来,这不打紧吧,老魏。”

    魏忠贤哭丧着脸。

    张静一第一次看到魏忠贤这痛苦不堪的样子,哪怕是当时打他东厂的脸时,他也不曾这样失态。

    一时之间……张静一心里不禁道,佩服,佩服,果然不愧是客氏……见识了,以后还是躲得远一点。

    魏忠贤还是有些拿不下决心,这是地啊,还是那么多的地……是打算留着给自己侄子的……

    客氏见他如此,更是大怒:“那就一百五十顷好了,地而已,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魏家的事……我做主。”

    一百五十……

    魏忠贤一下子无法呼吸了。

    天启皇帝瞠目结舌。

    气氛很尴尬。

    天启皇帝还是决定先看看魏忠贤怎么说。

    这稍一迟疑,便又多没了五十顷,魏忠贤要窒息了。

    若是再迟疑……

    这个时候……还能咋说,他深吸一口气,勉强摆出一副死了娘却还要笑的笑容,口里道:“好,好,就一百五十顷,为了治我夫人的病,什么都好说。”

    客氏的脸色,才稍稍的好转。

    天启皇帝拼命咳嗽,仔细一琢磨,这事居然还很圆满。于是喜滋滋地道:“既如此,那么朕就恩准啦,魏家出地,张家出药,噢,到时候可要记得,这样的神药,多炼制一些,要以备不时之需,将来或许……还要用上。”

    张静一只觉得整个人晕乎乎的。

    总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些不真实。

    他妈的……抢魏忠贤的,真爽啊!

    可仔细一想,魏忠贤的抢劫速度,只怕比他抢魏忠贤的要快得多,也不想想,人家身后有着无数的爪牙和徒子徒孙,每天都在为他流血流汗,然后将无数的孝敬送到魏家去呢!

    我这点算什么呢?

    张静一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客气一下的,便道:“陛下,要不……这地不要了,我……我……”

    天启皇帝便看向魏忠贤。

    魏忠贤则看向客氏。

    客氏气定神闲地道:“说了给就给,没什么可商量的,这世上没什么比炼药要紧的。”

    …………

    第五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