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九十八章:封爵
    炼药攸关着性命,对于客氏而言,当然要紧。

    而且年纪大了,天知道以后还会有什么病痛。

    这一次尝到了死亡的感觉,客氏到现在还觉得后怕。

    一百五十顷地而已。

    客氏还真一丁点也不在乎。

    只要自己还吊着一口气,甚至连费工夫去想着抢占别人的土地都不用,单说这宫中,都不知多少贵人上赶着给她赠送各种厚礼呢。

    这一点,魏忠贤就有点想不明白了。

    可客氏却把理想透了。

    甚至于,客氏根本不在乎张静一是不是在糊弄自己。

    眼下……这个人可以救自己的命就足够了,还纠结其他做什么?

    性命重要,还是土地要紧?

    天启皇帝见客氏发了话,便点点头,背着手对张静一道:“张卿既然肯自告奋勇炼药,那么就再好不过了,嗯……乳娘赐你一百五十顷地,你好生地照料着。”

    张静一瞥了一眼魏忠贤,魏忠贤显然还是有些不高兴的。

    可又如何?

    他现在完全不怕魏忠贤了,若是魏忠贤当真敢对他动手,首先面对的就是和客氏反目。

    张静一默默地舒了口气,便道:“卑下遵旨。”

    此时,天启皇帝心情大好,又道:“你揭了皇榜,如今又将乳娘的病医好了,朕言而有信,当然该敕你一个爵位,就封伯吧,叫什么伯来着。”

    张静一道:“自然是陛下做主。”

    天启皇帝却沉吟着,有点儿踟蹰,接着便看向了魏忠贤,道:“魏伴伴怎么说?”

    魏忠哭笑不得地道:“就予清平伯吧。”

    任何爵位,绝大多数都是按照地名来的。

    比如当下的几个伯爵,如襄城伯、新宁伯等,这都是县城。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刘伯温封的诚意伯,可这是极少数。

    所以理论上,张静一这个伯爵,应该是以某个县城作为封号。

    而魏忠贤随口说出清平……实际上对应的却是清平坊。

    这清平坊只是坊,坊的行政编制,其实是比县城低的,大抵相当于街道办或者乡镇差不多!

    魏忠贤拿清平来做张静一的封号,某种程度是贬低的意思。

    可谁晓得,张静一笑了,显得很高兴的样子:“好,就这个,清平……清贫……陛下,我这人一向以清贫自守,正所谓宁可清贫,不作浊富,这正是卑下的平生写照。”

    心里却在想,将来这清平坊,一定会震动天下,有这样的爵号,再好不过了。

    魏忠贤却是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张静一一眼,他突然发现,自己和这个人好像不在一个频道上。

    可仔细想想,算了,这家伙救了客氏,确实给他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隐患,这些地……心疼是心疼,可一个客氏,还抵不上这些地吗?

    天启皇帝此时亦愉悦地大笑道:“叫清平也不错,清平世道,朕得张卿家,可令天下无忧。”

    他似乎对张静一很是期许起来,只是这里毕竟是后宫,多有不便,便将张静一召至暖阁。

    二人到了暖阁坐下,魏忠贤现在虽被人称之为九千岁,等天启皇帝和张静一落座之后,却不肯闲着,而是像寻常小宦官一样,给天启皇帝斟了茶水,想了想,又给张静一斟了一副。

    关于这一点,张静一还是很钦佩的。

    魏忠贤这种人……别看外头多威风,可在这里,却永远都是一个伺候人的。当然,其实他也可以不伺候,毕竟天启皇帝身边可以使唤的人非常多,以他在天启皇帝心目中的份量,不干也没事。

    可魏忠贤依旧很殷勤,想来,一个人能得到如此的信任,绝不是没有原因的吧。

    张静一就干不来这事。

    此时,天启皇帝呷了口茶道:“这神药,一定要常备,要防范于未然。”

    “卑下知道。”张静一点点头。

    天启皇帝却是话锋一转,又道:“辽东的情形,朕总是担心,尤其是袁崇焕上了几道奏疏,都是志得意满,动辄就是有什么大策,朕觉得他的书生气太重了。”

    张静一没想到天启皇帝会突然提到这个。

    魏忠贤也开始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其实魏忠贤并不喜欢袁崇焕,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希望陛下撤换下袁崇焕。

    眼下能督师辽东的人选就只有这么几个,魏忠贤最害怕的,是皇帝重新启用帝师孙承宗。

    张静一想了想,忍不住插嘴道:“陛下,臣也觉得……袁崇焕非镇守辽东的人选。”

    “哦?”天启皇帝眼前一亮,他没想到张静一也认可自己的主张,于是道:“你不是历来说要扫屋子的吗,怎么也关心起天下大事了,好,你来说说看,是否也觉得袁崇焕骄横。”

    张静一却是很认真地摇了摇头,才道:“问题其实不在于袁崇焕的性情,也不在于……他是否精通军务。陛下,建奴自起于辽东以来,这些年……难道我大明的军队没有建奴多吗?我们的武器和战马,难道比建奴人少吗?我们的将军,难道会不如这饮毛茹血的建奴人吗?可是为何……会屡屡被建奴所乘呢?”

    “根本的原因是……卑下以为,辽东现在当务之急,是没有一个真正能让人信服的人坐镇。辽东有许多的军马,也有无数的统帅!在登州,有我大明的水师。在皮岛,有总兵官毛文龙。在宁远,有巡抚袁崇焕,又有辽东总兵官满桂。更不必说,还有其他各总兵官,以及其他各督帅了。一个辽东,能自己给自己做主的人,便有六七个。这种情况之下,陛下任袁崇焕为总兵官,他一个文臣,到了地方,该怎么办?”

    天启皇帝却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忍不住静听起来。

    张静一随即又道:“他到了辽东,是听下头的总兵官的呢,还是听登莱巡抚的呢?以卑下的愚见,袁崇焕一定会想办法,想要掌控整个辽东的局势。可他要掌握,又凭什么掌握?满桂会服气吗?登莱巡抚会服气吗?毛文龙肯服气吗?那些大大小小的文臣、监军们,他一个辽东巡抚的头衔,压得住?”

    天启皇帝颔首点头。

    张静一道:“我若是袁崇焕,想来只有两种选择,要嘛就是做一个和事老,见了谁都得哄着。还有一种……就是杀人……”

    天启皇帝愕然地道:“杀人?”

    “对。”张静一正色道:“袁崇焕现在一定想杀人,无论是杀满桂也好,还是杀毛文龙。他总想找个人来杀一杀,这个人,必定要有很高的职位,否则……若是杀一个阿猫阿狗,是难以威慑别人的!”

    “这个人,一定位高权重,只有杀了此人,他袁崇焕才会觉得自己这辽东巡抚算是坐稳了位置,其他人就不得不听他调遣了。而至于是不是冤杀,或者是用什么理由杀,袁崇焕就无所谓了。”

    天启皇帝似乎也察觉出了问题。

    他徐徐道:“不错,这些日子,朕收到最多的奏疏,就是袁崇焕奏告满桂和毛文龙,而毛文龙与满桂人等,状告袁崇焕刚愎自用。”

    张静一苦笑道:“数十万的大军,无数的坚城,陛下任用袁崇焕这样的人名义上掌握如此军马,且他的许多策略,有时本就随心所欲,又怎么可能让人信服呢?想来,这也是为何袁崇焕隔三差五给陛下上书,不断吹嘘自己策略的缘故吧。”

    天启皇帝这时也不由得苦笑起来:“你还真猜对了,他好几次上书,都说自己可以五年平辽,你这般一说,朕算是看清他的心思了,他希望朕授予他更多的大权。只是照你这么说,继续任用袁崇焕,只会让整个辽东相互勾结,甚至还可能出现自相残杀的恶果,那该如何才能防范呢?”

    张静一便道:“派遣让所有人都肯服气的人,只要这个人到任,任何人都愿为之效力,那么事情就有转机了。”

    天启皇帝立马就问:“谁是这样的人?”

    张静一一笑:“首推的当然是魏哥。”

    天启皇帝:“……”

    其实这是张静一的实在话,魏忠贤若是去了辽东,那些文臣武将,谁敢不服气?难道不怕这边顶撞,另一边全家被魏忠贤整死?

    何况谁不知道,魏忠贤权势滔天。你若乖乖地听他的话,便能升官发财,那满桂和毛文龙,都在抢着给魏忠贤立生祠呢!

    毕竟,魏忠贤若是看中他们,他们现在是总兵官,将来说不定能得魏忠贤的支持,敕封国公,成为督师。

    可袁崇焕是什么东西?他不过是一个辽东巡抚,难道还能保举我升官?总兵官理论上,可是和巡抚平级的。

    魏忠贤一听张静一居然建议皇帝让自己去辽东,不禁无语!

    好家伙……这家伙想干啥?

    天启皇帝没多想便立即摇头道:“魏伴伴在京城也是责任重大,离不开他。”

    对于天启皇帝的话,张静一自是一点也不意外,便又道:“若是魏哥去不了,其实孙公可以,天下人谁都知道他是帝师,自然对他又敬又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