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章:新城
    张静一此刻才感受到了键盘侠的痛苦。

    你说囤粮吧,好啊,钱呢。

    那就裁撤掉一点什么东西吧。

    其实裁撤驿站也是情有可原的,这玩意确实糟蹋粮食比较多,可偏偏,对于皇帝而言,又是最容易重拳出击的机构,若是其他机构,说不准阻力重重,一群驿卒……你能叫唤啥?

    张静一整个过程,都是晕乎乎的,他大抵已考虑到了自己的局限性。

    其实说穿了,不改变整个社会的结构,或者说,不提高生产力,任何所谓的建言,都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而已。

    就好像那李鸿章一样,你做个裱糊匠,至少还可维持着屋子不会塌掉,你想要在这旧屋里换个新房梁,这新房梁还没换上,说不定整个屋子就已轰然倒塌了。

    张静一啥也不说了,乖乖告辞而出。

    他决定提高一下自我的修养,暂时先不折腾那些有的没的,有些建议,真的不敢乱提,怕了,怕了。

    说不准,还给魏忠贤那狗东西提供了一个新的创意,然后驿站提前裁撤完成呢。

    地很快便拨发了下来,果然不愧是魏忠贤,给的地比较偏僻,居然在昌平。

    最重要的是,这些地,靠近的乃是明陵。

    山多,河道虽不少,可是关卡也比较多,嗯……除了风水好之外,一无是处。

    张静一哭笑不得,我特么的想种田而已,要风水干什么?

    不过有地总比没有的好,张静一当然笑纳了。

    过了几日,又有旨意,按皇榜的许诺,敕了清平伯。

    为此,惹来朝廷不少的争议,许多人纷纷上书,对张静一这隔三差五的殊荣表示不满。

    继而人们又听闻张静一进献了什么神药,这一下子,登门者就络绎不绝了。

    张静一起初的思想还是很单纯的,自己封伯了嘛,为此张家设了三天的流水席,大宴宾客。

    可很快,张静一就觉得不对味了。

    怎么突然之间,自己人缘变好了呢,直到方建业的到访,才让张静一醐醍灌顶。

    方建业是骑马来的,前呼后拥,寻到了张家,手一指:“这宅院太小了,穷阎漏屋,怎么住得下清平伯呢。”

    张静一听闻方建业来了,亲自来中门迎接,听了方建业这样的话,刚想说什么。

    方建业便又道:“老夫在钟鼓楼附近有一块地,也不大,六七十亩而已,贤侄想要,自管拿去,送你了。你营造个新宅,若是没钱,也不打紧,随便到我这儿支个三五万两还是有的,钱是身外之物。”

    张静一不知怎的,一见方建业,居然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感觉自己即将要往某种奇怪的方向发展。

    他干笑道:“世伯盛情,小侄只好却之不恭……”

    方建业下马,听张静一一句却之不恭,顿时眼睛一翻,这就有点不要脸了,我客气一下说想送点东西,你不是该谦虚的拒绝的吗?

    你居然直接就却之不恭了?

    他突然意识到,这张静一是不会跟他客气的。

    方建业便笑着道:“好,过些日子再说。”

    这一句过些日子,张静一心便凉了,心也慢慢的定了下来,不至产生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才几日不到,想不到你当真敕封为伯。”方建业上下打量张静一,一副你小子果然不简单的样子。

    张静一道:“哪里的话,小小一个伯爵而已,我没放在心上。”

    方建业:“……”

    方建业怀疑张静一在骂人。

    不过方建业显然不是奔着这个来的,二人入厅,宾主落座,方建业才又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日子你太招摇,越是这个时候,越要谨慎,许多眼睛盯着你呢。听闻你进献了一副神药,奉圣夫人就是用了你的药,起死回生了?”

    张静一笑了笑道:“只是对症下药而已。”

    “你从哪里学来的医术?”

    张静一道:“撞见了一个奇人……”

    方建业摆摆手:“这个我熟,不是僧人就是道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那种,然后说你骨骼清奇,非要将平生所学私相授受给你,你若是不学,他便展露你几手绝活,等终于将这技艺统统传授你了,你一日醒来,便发现这世外高人已是飘然而去,再不见踪影,是也不是?”

    “咦,方世伯也碰到过这样的事?”

    方建业就道:“我若骗人,也这样说。毕竟这是神药,是秘方,怎么能轻易告诉别人来历呢?随便编个故事糊弄一下也就是了,就是你编造的有点粗劣,下次想要编造这个,提前和老夫说,老夫给你把把关,你年轻人,把握不住其中分寸的。”

    张静一:“……”

    张静一觉得他已经把天聊死了,于是不再吭声了,只百无聊赖地看着房梁发呆。

    “说起你这药……”说到这里,方建业咳嗽一声,接着压低了声音,看来终于要进入正题了:“贤侄,你这神药,某些病能治吗?”

    “什么病?”张静一不解道。

    方建业的表情有些为难,踟蹰了一会儿,才道:“气血两亏。”

    张静一还是有点不明白:“这个……是啥?”

    方建业眯着眼:“男人年纪大一些的……”

    张静一这下子终于明白了,便立即摇头:“不能。”

    方建业立即露出了遗憾之色,随即笑了笑:“帮朋友来问问的,成国公你知道吧,他年纪大了,哎……真可怜……”

    方建业今日来,也没提嫁女的事,似乎心情很失落,没一会便泱泱的告辞走了。

    这时候,张静一才意识到,为啥许多人跑来找他攀关系了,敢情这些家伙竟将他当成老军医了。

    不过……好像自古以来,神药和秘方,总是和不举、牛皮癣之类的病挂钩的,张静一慢慢心情也就平静了。

    但凡对他的神药热切的人,张静一都悄悄拿了一个小笔记本记了下来,嗯……以后可以搞人际关系用。

    张家的铺子第一期已经修筑完成。

    绝对没有偷工减料,完全是张家的诚意之作,其实建筑的成本,和铺子的价格相比,实在不值一提,铺子一卖,随即便有大量的商家开始入驻。

    毕竟是花了大钱的,总不能荒废于此。

    而且现在清平坊的人流也高了不少,在这里做买卖,断然不会亏。

    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清平坊几乎只有锦衣卫在此,没有贪得无厌的东厂和顺天府以及五城兵马司,便是寻常的泼皮,也已绝迹了。

    现如今百户所在新兵训练结束之后,开始分小旗为队,开始上街巡视,专门治理的,便是偷抢的三教九流。

    百户所里已人满为患,都是抓去收拾的,以至于寻常的宵小之徒,见了清平坊都得绕路走。

    经过新兵训练的锦衣卫,无论是体力还是气质,都和寻常的差役不同,现在采取的是三天一操,除了要操练的,其他人轮流上街巡视。

    张静一甚至还想了一个巡视的办法。

    他让人在各条街道,都设置了签到箱,命所有巡逻的小队,按时出现在签到箱这儿,进行签名,接下来便可前往下一个地点。

    这样做的好处,就杜绝了巡逻队偷懒,也确保各条街道随时都有人巡逻。

    事实上,有卢象升在,张静一就完全不担心校尉们贪墨人钱财,或者勒索商户财物。

    一方面,每月里,除了朝廷发放的饷银外,百户所这里也会掏出一笔钱来,给大家一些补助。

    另一方面,对于私人收受财物的,张静一统统严惩不贷。

    清平坊的风气,居然焕然一新。

    入驻的商家短时间内,超过了两百多家,这些商贾不但带来了货物,还带来了数以上千计的伙计,一时之间,车马如龙,各种铺面应有尽有。

    大量的商铺,其实带来的,是更多的人流。

    毕竟,此前张家是依靠棉布铺子来吸引人力的,可毕竟货物比较单一。

    而如今,百业兴旺,但凡能想到的东西,在清平坊大抵都能找到,这便让周遭的不少住户,都愿意到这儿来。

    趁着商户入驻之前,张静一也命人对街巷进行了清理,将所有的的街道都铺上了碎小的石子,而后再铺上了石灰的泥浆,等它风干之后,这古时的水泥路便算是铺好了。

    当然,这玩意……很原始。

    不过此时也没有大载重的车马,应付人行还有寻常的马车,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这样的好处就在于,至少在雨天的时候,不至让道路泥泞难行。

    也便于清扫。

    对于卫生,张静一是尤其看重的。

    其实京城到了如今,历经了数百年之后,总难免会藏污纳垢,大量的垃圾没办法处理,水源被污染,卫生条件若是富户所在区域还好,一旦到了寻常百姓所住的街坊,便污浊不堪了。

    张静一在每一条街道,招募了巷长,让他们应付街道的清理,以及垃圾的处置,当然……指望他们拿了钱就干活是不可能的,因此……就必须制定出一个有效的激励措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