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零五章:欺君之罪
    在天启皇帝看来,这些翰林们个个抨击张静一,分明是有私心的。

    这种情况,天启皇帝见得多了。

    不过现在大家都言之凿凿,而天启皇帝心里是没底的。

    他也很清楚,张静一是个武官,而且年纪还小,治理一方,肯定会有很多的毛病。

    大臣们想要挑刺,实在太容易不过了。

    现在大家群情激愤,天启皇帝也觉得无可奈何。

    大明到了这个时候,其实皇帝能干的事不多,只是表面上一言九鼎而已,如若不然,天启皇帝也不会放纵魏忠贤直接开整。

    可是像当初魏忠贤与东林们直接对抗,甚至直接采取最暴力的手段,这种事,干一次就已被天下人骂的狗血淋头,毕竟……即便是天启皇帝也心知肚明,这天下人的人心在东林,而不在他和魏忠贤。

    争取人心这样的事,无论是皇帝还是阉党,都是菜鸡。

    如若不然,外头各种关于嘲讽皇帝的流言,又是从何而起呢?

    人们提到当初那些与魏忠贤对抗,最终惨死的大臣,哪一个不是为之唏嘘。

    现在……又重现了,只是这一次,目标变成了一个区区的百户。

    皇帝越是不退让,这样的对抗情绪就越会蔓延,张静一便越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一点,天启皇帝非常的清楚。

    可是……当有人站出来的时候,天启皇帝显得很诧异。

    因为站出来的乃是孙承宗。

    这是天启皇帝最敬重的人。

    而且和天启皇帝身边的那些人不一样,孙承宗这个人,性格刚烈,天下人提起他,就没有不佩服的,即便是清流,也断然不好说他的坏话。

    说穿了,就是孙承宗有公信力。

    众人此时便见孙承宗徐徐踱步走到了文华殿殿中。

    孙承宗先朝天启皇帝行了个礼,道:“老臣……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露出了微笑:“孙师傅免礼。”

    孙承宗颔首,随即道:“老臣只是一介布衣,在此喧哗,实在万死。”

    “哪里的话。”天启皇帝道:“孙师傅为朕授业解惑,当初又出镇辽东,何来布衣之说?朕一直蒙受孙师傅教诲,今日孙师傅来见,朕的心里不知有多高兴!这文华殿,本就是宣讲之地,孙师傅不知有什么话想说?”

    孙承宗道:“方才老臣听殿中诸公,纷纷都说张百户清平坊的种种劣迹,说什么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老臣对此,不敢苟同。”

    “这……”那侍读杨娴脸色一沉,这不是打他的耳光吗?

    可偏偏,即便是魏忠贤站出来了,他也敢据理力争,大不了就罢官嘛,到时候还落一个与阉党势不两立的美名。

    可孙承宗直接上场,他却有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担心遭受反噬。

    毕竟,你杨娴算什么清流。

    人孙承宗才是根正苗红的清流,人家做喷子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这样说来,他们都在诓骗朕?”天启皇帝心里诧异。

    此时,他真有点糊涂了,孙师傅到底站哪一边的啊,想当初,孙师傅不是一直厌恶厂卫的吗?

    孙承宗此时则是正色道:“老臣也不知这是否欺君,只知臣进京师以来,在清平坊的所见所闻。这清平坊……到底如何治理,老臣初来乍到,当然也不了解内情,可要说张百户凌虐百姓,老臣是断然不敢认同的。在老臣看来,张百户治民,自然有其有手,倒是颇有一些供人效仿之处。”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

    那杨娴已经瞠目结舌。

    可孙承宗压根就懒得理会他,而是继续对天启皇帝道:“臣在地方上,也见过不少的父母官,这些父母官,人浮于事,说起凌虐百姓,张百户距离他们还差得远呢。”

    杨娴绷着脸,忍不住道:“孙……孙公……话不可乱说。”

    许多翰林也有些不服气了。

    孙公,你是初来乍到,怎么了解真实的情况呢?一定是被厂卫这些人给骗了。

    孙承宗露出微笑。

    他淡淡道:“我不过一介布衣,当然不敢乱说。”

    呼……

    看来,孙承宗或许只是先扬后抑,接下来该批评张百户了。

    只见孙承宗又慢悠悠地道:“孙某说话,当然是要负责的,今日在这文华殿上,孙某掷地有声,就当说一句:清平坊那儿,若是生灵涂炭,我孙承宗……愿为千秋罪人,此言当同欺君,该凌迟处死!”

    “……”

    杨娴听到这里,已如晴天霹雳一般,脑子晕乎乎的,接连后退两步,脸色惨然。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不是打脸了。

    能把孙承宗逼到说这番话,用这样的信用和身家性命来给那张百户背书,谁还敢质疑?

    这孙承宗……确实是个狠人,还是老样子,属于那种你别惹我,大家都没事,你惹我,这官我不干了,拜拜了您嘞。

    当初对付魏忠贤如此,对着这些翰林,也是这般。

    杨娴此时已清楚,到了这个地步,自己若是还嘴硬,这不但是直接和孙承宗对抗,而且下一步,他就该和孙承宗一样,大家来打个赌,我杨娴若是说错了,天诛地灭。

    可偏偏,他乃侍读,不敢赌。

    那么接下来……既然自己错了。

    这又是什么?

    脸色惨然的杨娴,竟是啪的一下子,软绵绵地瘫在了地上,言辞恳切地道:“陛下,臣方才出言多有不逊,死罪。”

    既然错了,那么就涉嫌欺君了,当然是乖乖请罪了。

    当然,下一次我还敢。

    天启皇帝听罢,已是心花怒放,他实在无法理解,张静一居然会得到孙承宗的认可。

    要知道,他的这个孙师傅可挑剔得很呢。

    天启皇帝骤然眉飞色舞道:“指鹿为马,有失大臣之体,今日朕且饶了你,只是再有下次,敢胡言乱语,朕决不轻饶。至于张卿家,张卿家历来是朕的肱骨,难道朕好不容易有个腹心之臣,你们也容不下吗?成日的痛责他,这是什么道理呢?看来……张静一治民有方,朕果然没有看错人。至于你……杨娴,亏得你为翰林侍读,朕虽饶你死罪,可活罪难逃!便贬去地方,做县令吧,你不是喜欢做一方父母,对治民很有心得吗?那在地方上,好好爱民。”

    杨娴开始听皇帝说饶你一次,心里便松了口气。

    可现在听陛下竟说……要将他外放,几乎要昏厥过去。

    他可是侍读啊,侍读属于翰林清贵,是正六品官。

    表面上,寻常县令乃是七品,而侍读是六品,可这二者的待遇,却是千差万别,县令远离中枢,现在是县令,以后可能一辈子都是县令。

    可翰林侍读就显然不一样了,翰林院属于内阁的备份,今日是正六品,可能过几年,就是五品、四品,再过几年,可能就成为侍郎、尚书了,即便是将来入阁拜相,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这够狠的了。

    这哪里是贬官,这是直接一撸到底啊。

    杨娴一脸惨然,想要说点什么,却是有苦难言。

    其他翰林,都噤若寒蝉起来,此时也不敢多说话了。

    天启皇帝对众人的反应都很满意,于是故意冷哼道:“你们要记住此次教训,切切不可重蹈杨娴的覆辙了!好啦,都退下吧。”

    说着,心情一下子舒畅了的天启皇帝,欢天喜地的对孙承宗道:“孙师傅,朕已候你多时,你陪朕去西苑说说话吧。”

    孙承宗自是从善如流地行礼道:“臣遵旨。”

    魏忠贤则一直诧异地看着孙承宗。

    其实这些翰林们闹事,魏忠贤是早就见识过了的,当初这些人,可没少针对他魏忠贤,不过自从铲除了东林之后,这些翰林倒也对他忌讳莫深起来。

    现在这些人跑去针对张静一,魏忠贤不过是看戏一般的态度,甚至心里是乐见其成的,你们随便撕,咱只看戏。

    可哪里想到,孙承宗一出现,居然就拿自己的身家性命还有半生的清名来给张静一作保。

    这就令魏忠贤的心里不免有了怀疑。

    他们之间……莫不是……

    这样一想,魏忠贤便不禁警惕起来。

    众臣散去。

    天启皇帝也起驾,孙承宗则随皇帝至西苑。

    魏忠贤自然回他的司礼监。

    至于陛下和孙承宗到底在西苑谈了什么,却是没有人知道。

    以至于魏忠贤也打探不到。

    不过很快,天启皇帝亲自下了条子送到了司礼监。

    对于孙承宗的安排,居然不是立即出镇辽东。而是拜太子太保、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

    入阁了。

    虽然属于新阁臣,资历当然远远比不上黄立极。

    但是依着孙承宗的资历,这内阁其实早就有他的一席之地,甚至不客气的说,原本黄立极的位置,本就是给孙承宗留的,只不过当初孙承宗负气辞官,这才便宜了黄立极而已。

    可现在……孙承宗突然进入内阁,紧接着,群臣无不称颂。

    显然……天下的格局有所改变了。

    而且……也符合了朝野内外的期待。

    毕竟……这一届内阁的大学士……实在有点拿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