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零八章:功考
    其实听到从隔壁天桥坊传出各种趣闻的时候,张静一其实是有些费解的。

    好端端的做个巡检,咋就你杨娴这样事多呢。

    不过他费尽了脑汁,大抵理清楚了杨娴这样的人的心思了。

    杨娴这种出身翰林的人,号称清流。

    靠的就是所谓的‘贤明’来获取关注和利益的。

    某种程度,他们就是后世的某些霸占流量的明星,只有拥有曝光度,才能占据舞台,在士林之中获得一席之地。

    可若是老老实实做官,能引人关注吗?

    所以,总要折腾出一些事来才能获取流量。

    因此……隔三差五的,这样的人会义正言辞地跳出来,今日骂骂这个,明日教诲那个,这其实就是古代版的蹭流量,谁的流量高,就蹭谁,比如说……天启皇帝……

    还有一种,便是做出一些引人关注的事,譬如……碰瓷他张静一。

    该死!

    想通了这个关节之后,张静一忍不住懊恼起来!

    怪只怪这个时代,竟不能买热搜,如若不然,他们今日买个热搜过个生日,明日成婚再上排行榜第一,后日休妻又可上,何须要这么卖力,成日折腾呢!

    可显然,当今的大明,无论是士林还是寻常百姓们,都是吃杨娴这一套的。

    比如杨娴在邀请士子们一起去什么亭里吟诗作对,确实赚足了眼球,以至于影响直接跨越到了清平坊。

    清平坊的文吏们干活之余,低声也在议论,品评哪一个读书人的诗好。

    张静一若是路过见了他们,则是面带微笑。

    然后回头给那几个家伙偷偷记一下小账本。

    这没办法。

    毕竟秋后算账是锦衣卫的日常工作。

    本职工作不能丢。

    张静一现在忙的脚不沾地,马上要到夏天了,谁知道暴雨会不会成灾,所以……他从开春布置的防汛工作也要到位。

    譬如挖排水沟,道路两侧,还有民居以及商业区,都要连通排水沟。

    最好走地下管道,若是裸露在地面,一不小心有人摔进去,那就糟糕了。

    评优这样的活动有一个巨大的好处,那就是通过街长和巷长摸清了各条街巷的具体情况,他们知道哪里有垃圾,也知道街巷里有几户人。

    而雇请的妇人们,更是能将无数的讯息,汇总起来。

    摸清了情况,就可以组织街长和巷长们带头先是挖沟渠,此后再在这沟渠里,烧制类似于瓦片一般的筒子,嵌入沟渠里,最后再用泥土覆盖,人力的开支还好,毕竟都是通过街长和巷长们组织的,他们了解街巷里的青壮,总能让妇人们动员大家闲暇时来帮忙干点活,毕竟,现在街巷的小吏,平日也能联络商户,有帮忙介绍工作的便利,大家也愿意和街巷长搞好关系。

    主要的花费,还是在砖窑这儿。

    除此之外,便是种植树木了。

    树木的好处就在于美观街道,还能保持水土,至于空气新鲜之类,这似乎不在张静一的考虑之列。

    好在这个时代移植树木成本低,从其他地方移来,你爱活活,想死便死,大不了换一棵便是。

    植树大多是校尉们完成的,他们倒是很乐于植树,至少总比抓去操练的好。

    另一件最让张静一不放心的事,便是收购来的米,收购了这么多的米,在别人看来,大抵相当于是在至正二十三年加入了陈友谅。

    现如今,这米必须得找地方储藏,靠着昌平的土地那儿倒是可以存放,得加紧将米仓建起来。

    这事儿,只能托付给张天伦了。

    好在张天伦干这事比较专业,其实主要还是他吝啬,想到张家买了这么多米,若是发了霉、生了虫,你便真的欲哭无泪了。

    就这般每日在街上混着,转眼便到了春末。

    初秋的时候,连日暴雨成灾。

    小冰河期给气象带来的变化是全方位的,气温降低几度,是全天下的连锁反应。

    这突如其来的暴雨,也令京城里一时水满为患起来。

    孙承宗自从进了内阁,日子过的不咸不淡,近来朝中无事,而其他几个阁老对他的还算态度不错,可是总是透着一点防备。

    当然……打脸来的很快。

    隔三差五,黄立极就笑容可掬的将孙承宗叫去,指着新近的奏疏道:“你看那天桥坊,已成人间乐土啦,这里又有一封奏疏,是夸赞天桥坊的,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有大治气象。”

    谁都晓得,当初孙承宗弄得那杨娴差点丢了乌纱帽。

    而如今,这杨娴却是风头正劲,士林们夸赞他,许多大臣也看好他。

    孙承宗不想听这些消息,他现在是内阁学士,没心思去为区区一个巡检分心。

    可黄立极不一样,偏就爱拿这个来打趣。

    “孙公,朝廷有这样的大臣,是国家的福气啊,终究是读书人,你看他在天桥坊的所为,深得人心。”

    孙承宗微笑不语。

    黄立极便也不好说什么了。

    好在很快有书吏化解了尴尬:“陛下请诸位大学士觐见。”

    黄立极不敢怠慢,便与众阁老一道至西苑的勤政殿。

    天启皇帝跪坐在这,看了众阁老一眼,道:“近日时有大雨,朕恐大雨成灾,不知内阁,可有预防之策?”

    “陛下。”黄立极想了想道:“眼下已过了春耕,春夏之交,暴雨本是平常,请陛下勿忧。”

    天启皇帝便低头思索了片刻:“朕年初的时候,听张卿说,今年天象有些不正常,各地灾害频繁,还是提前应对为好。”

    黄立极笑了笑。

    “你笑什么?”

    黄立极道:“臣笑那张百户装神弄鬼,臣还听说,他们张家近来在囤粮呢,人们都在拿此说笑,这秋收即要到了,这天下人的仓中,不知储了多少的陈粮,此时陈粮,实为不智。”

    天启皇帝不喜欢黄立极,若不是魏忠贤极力推荐,早就想将他一脚踹了,倒还是耐心道:“好吧,不过还是要多加防范为好。”

    “陛下。”黄立极道:“臣有一事要奏。”

    天启皇帝道:“何事?”

    黄立极道:“近日,许多人都希望杨娴能够复职。”

    天启皇帝奇怪着道:“是哪一个杨娴?”

    “就是当初的翰林侍读杨娴,他因为开罪了陛下,所以被贬黜为巡检。不过这两月以来,他在巡检任上,兢兢业业,士民百姓,无不交口称赞,人们称他为小诸葛,说是他到了天桥坊之后,这天桥坊立即大治,实为典范,这样的人,若是仍是一个巡检,那便是屈才了。”

    “现今,既然朝野内外都是交口称赞,与其让他留在天桥坊为巡检,使人疑心朝廷不能知人善任,倒不如起复他,也好让天下人知道,陛下的圣明。”

    黄立极未必喜欢杨娴。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杨娴现在的名声可谓是直线上升,他黄立极作为首辅,即便投靠了魏忠贤,可也是要面子的,正好这一次做一个顺水人情,也好挽回一点自己的名声。

    这就好像,某小生的声望如日中天,粉丝无数。你作为厂商,即便明知他有争议,也得乖乖花大价钱给他投广告一样。

    天启皇帝不悦地皱眉道:“朕已罢黜,为何又是起复,旁人之口,怎么可以轻信?”

    黄立极便微笑着继续道:“那么不妨就派吏部一员,前去天桥坊功考一番,若是果如人言,再请陛下斟酌。陛下,若是处处悖逆人心,臣只恐有损陛下清誉。”

    派一人去考察一下?

    虽是不情愿,天启皇帝倒是顺口道:“那就在吏部,选一个刚直的去。”

    “臣领旨。”

    打发走了阁臣,天启皇帝显得很不高兴,对身边的宦官道:“这个黄立极,现在倒要名声了,当初铲除东林的时候,他可来劲得很。”

    宦官在旁呆粒着,却不敢回应。

    …………

    吏部考功清吏司主事赵霁接到了内阁的任命,前往天桥坊功考。

    说实话,赵霁心里清楚,这只是走一走程序而言,现在士林里,谁不知道杨娴的大名?

    不过该去还是要去的,还未抵达天桥坊,那杨娴就已领着人来迎接了。

    二人见礼,杨娴道:“下官已备下水酒,又请了几位文士作陪,还请赵主事不嫌。”

    赵霁便问请的是哪几位。

    杨娴一一作答。

    赵霁便捋须笑着道:“都是名满京城的人物,一直盼着一见,倒是杨巡检费心了。”

    于是欣然到了廨舍,果然已有不少读书人在此候着了。

    大家分宾主坐下,说了几句久仰,赵霁突然想起什么,道:“平清坊距此不远,张巡检听闻人也不错,不妨一起请来坐一坐,不可厚此薄彼。”

    很明显,赵霁是个聪明人,这一次说是功考杨娴,可杨娴分明是和张静一打擂台的!

    张静一是什么人,那可是陛下身边的红人,这个时候请他来坐一坐,其实也有暗示张静一,我虽然要捧杨娴,却绝没有要踩你的意思。

    张巡检,你要分清楚对象啊,大家可没仇没怨。

    ……

    在此非常感谢一直支持老虎的朋友,不管是订阅,投票,还是打赏,都是对老虎最大的支持。昨儿看到打赏的人很多,有在下包小生,尾号数的书友8942,123A9,不想北风吹,尾号数的书友1716,神的处,山海巴龙,文化物,whybu,温柔不讨喜,123风股份,xjbai,明vs美,不管多少,都很感谢你们的心意,最近老虎压力有点大,但是看到还有人这样喜欢老虎的书,老虎心里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