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一十章:陛下亲临
    大雨倾盆。

    这暴雨已连下三日。

    狂风骤雨之下,京里犹如被净空一般,沿着钟鼓楼而行其实还好,附近有护城河,西苑那里又有太液池。

    可一旦过了那儿,各坊便开始积水了。

    当初营造北京城的时候,并不是没有考虑排水的需要。

    可一方面,距离当初永乐皇帝营造北京皇城已历近两百年,许多排水的设施,早已年久失修。

    另一方面,却是这一场暴雨来得异常的凶猛。

    很快,经过各坊的时候,这积水竟是漫过了车轴的轴心。

    这一下子,让大家手忙脚乱起来。

    赶车的禁卫希望天启皇帝能够原路返回,因为后头可能会有更糟糕的情况。

    天启皇帝则道:“朕跌入太液池中也无恙,这一点水算得了什么。”

    这样的时候,其实对于天启皇帝是很新鲜的,他反而盼着这雨永远下不完。

    等马车进入天桥坊的时候,情况就变得更加的糟糕起来。

    天桥坊以前的情况比清平坊的要好一些,可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都在内城的边缘位置,本就属于疏于管理的状态,这里的积水更多。

    不只是积水,可怕的还是平日里那些生活垃圾,以及无处安放的大小便,这时候因为暴雨,雨水排泄不出,如今统统漂浮出来,一时竟是恶臭难忍。

    天启皇帝掀开车帘子,一看外头的景象,竟已成了泽国,远处……隐隐有屋子倾塌,于是在这暴雨之中,可听见有人哀嚎,那撕心裂肺的哀嚎,传到耳里,天启皇帝一愣。

    他第一次感受到的……是地方上的所谓暴雨,为何会成灾了。

    不远处的水面,好像漂浮着什么,像一个人……

    天启皇帝一时如鲠在喉,立即道:“去瞧瞧,去瞧瞧,出了什么事。”

    车夫不敢怠慢,只好停车,泅水过去,随后回来,一脸沮丧地道:“陛下……是个淹死的百姓……想来是年纪大了……腿脚不便……”

    坐在车中的天启皇帝,脑海里一片空白。

    这么浅的水,大抵……就是在大腿这儿,也能淹死人?

    这一下子,方才的好心情,骤然之间全部破灭了。

    就好像一个不谙世事的人,猛然之间,成长了。

    后队的车里。

    黄立极和孙承宗都靠在车厢里假寐。

    其实大抵是孙承宗不想搭理黄立极,所以假寐。而黄立极心头恼火,偏又不能失了宰相气度,索性也假寐。

    然后二人就这么耗着,可车厢外暴雨扑打在车厢上的声音,还有惨呼声都尽入耳中,而他们依旧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就好像都睡着了。

    直到马车停下来,二人才同时张开眼,然后掀开了车帘子,都看到了远处水中漂浮的一幕。

    二人俱都沉默。

    生而为人,见此惨景,莫说是孙承宗,便连黄立极也不禁叹息。

    跟着魏哥,不,跟着九千岁混,是个人志向问题,可是人性终究未泯,黄立极掏出帕子来,擦拭额上的汗液,这是冷汗。

    “这样的暴雨,酿成此灾,实在……哎……”黄立极唏嘘道:“各地奏报灾情的时候,只说成灾,说死者数以百计,以千计,那时难以感同身受,今日真见了这样子,实在惨不忍睹。”

    孙承宗道:“这是地方父母的过失。”

    黄立极摇头道:“却也未必,此天灾也,生死由天定,岂是人力可以挽回呢?”

    好吧,又谈崩了。

    孙承宗便好像学了法术,脑袋一靠车厢内壁,眼睛又合上了。

    黄立极眼睛一白,继续打盹儿。

    街上有人,而且还不少,都是想尽办法,收拾了自己值些钱的家什,泅着水,想要寻出路的人。

    马车继续前行。

    道路掩在水下,水下的路面也是越来越泥泞。

    黄立极依旧还假寐。

    不过这个时候,孙承宗却打起了精神,他居然抓稳了车厢的窗框,然后眼睛露出去,观察路面。

    黄立极心里想笑,孙学士名不副实,看来还是没沉住气啊。

    孙承宗却显得很紧张的样子。

    似乎在很认真地搜索着车外的水面。

    片刻之后,孙承宗突然高呼一声:“小心了。”

    黄立极还未反应。

    突然之间,大车好像一下子陷进去了什么地方,车辕一头扎进某个神坑,而后车厢剧烈抖动,随后,前头的马受惊了,用力一扯,车子直接侧倾,只歪着,留下一边的车轮悬在空中,还在那空转。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孙承宗却已死死的掰住了窗框,身子随之剧震。

    这方面,他是有练过的,进京的时候就吃过一次亏,这一次格外的提高了警觉,他方才看到前方路面的积水处,凭空生出水涡,心里大抵就知道……那里肯定是有一个大坑了,何况前头过去的陛下车马也晃了晃。

    可陛下的车马和后头的车马不同,陛下的车马宽大,是特制的。孙承宗二人所乘的车马,其实就是最常见的两轮马车,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颠簸?

    黄立极只听小心二字,还没反应,心里一刹那的念头就是……孙公又在大惊小怪。

    然后……剧烈的震动之后,黄立极便如断链的珠子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而这种两轮马车,是没有车门的,只是用帘布,将车外隔绝。

    人一飞,直接穿过了帘布,黄立极便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一个猛子,直接扎进了神坑里。

    “哎呀呀……”这是在飞跃的过程中,黄立极发出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很快戛然而止,因为黄立极已摔进了水坑里,咕隆咕隆的冒着水泡。

    孙承宗气定神闲,好险,还好有过前车之鉴,这一次更惨,积水更深,不然的话,这把老骨头都要交代进去了。

    车夫已是慌了,忙不迭地扑下水坑去救人。

    最后好不容易的,将狼狈不堪的黄立极从水坑里捞了出来。

    黄立极没有练过,落水之后,便张口要呼救,这一张口,积水便立马灌入了口里。

    这水……可是混杂了无数的垃圾和粪便,于是……一股让他永世难忘的滋味弥留在口齿之间。

    浑身淋了透的黄立极,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被人捞上来的时候,他眼泪便扑簌而下,紧接着,就拼命扶着车辕呕吐。

    孙承宗好心的去给他拍背,便道:“方才说了小心,黄公大意了。”

    干呕了很久,黄立极顿时满面杀气,口里大骂:“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坑,这是要摔死人吗?顺天府是干什么吃的!人祸啊,这绝对是人祸,连京城都这个样子,天子脚下尚且如此,那其他的州县呢?啊……啊……”

    连续啊了几声,又去吐了。

    前头的天启皇帝知道了这个情况,也不禁为黄立极担心起来,便派了车夫来慰问。

    那车夫又去回复天启皇帝:“禀陛下,黄学士的身体很不适,说希望就近找地方歇一歇。”

    “那便找个地方,歇一歇吧。”天启皇帝还是分得清轻重的,再怎么任性,黄立极成了这个样子,还能怎么办?

    只是就近……哪里有这样容易?

    放眼看去,沿街的民居大多浸泡在那水中,这哪里是去歇脚,分明是自寻死路。

    倒是车夫抬手往一处指了指,道:“陛下,你看那里,那里有一处亭子,地势高……”

    “好,就去那里。”天启皇帝已来不及多想了。

    只是车马继续往前,积水就更深,马已是不听使唤了。

    无奈,大家都只好下车步行。

    这一下子,真是让人有苦难言了,在这恶臭的水里,大家趟水而过,浑身的衣衫脏污不堪,早已形成了乞丐样儿。

    魏忠贤还算高大,所以积水最深,也不过到他膝盖上方,黄立极就比较悲催了,他个头矮小……快过腰了。

    众人好不容易到了亭子前。

    只见这里却已有不少衣衫褴褛之人了,有的是屋子塌了的,只好在此躲避,口里念念不休的讲着自己可怜的屋子。

    也有寻亲的,逢人便激动地问:“见了我儿吗,见了我儿吗,有三尺高……穿着……”

    更多人是麻木,拥挤在一起,蜷着身,任由雨水拍打。

    这亭子外围,大抵是这样的景象。

    再往里看,亭子里头的人情况显然要好一些。

    这亭子修的很奢华宽敞,上头写着‘思教’二字。

    亭盖能够遮风避雨。

    天启皇帝人一看那里头还有不少空位,便忙往亭里去。

    天启皇帝甚至想笑,这些人真够怪……明明里头有许多位置,却偏在外头淋雨,淋坏了怎么办。

    可谁料刚刚步入亭子,便有几个彪形大汉冒出来,将天启皇帝拦住,口里大喝:“来做什么?”

    天启皇帝皱眉道:“避雨。”

    为首的汉子流里流气的样子抱着手道:“满了。”

    天启皇帝道:“没满。”

    “我说满了就满了,你是老几?”汉子恶狠狠地道:“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思教亭,只有读书人才能呆的地方。”

    …………

    看了一下评论,都说水,其实不水……只是细描了一下,把人物立起来,当然,老虎也会尽量那啥的,第三章送到,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