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一十三章:人心在我
    天启皇帝看得目瞪口呆,这么大的风雨,他们居然在这关心着街边的树!

    事有轻重缓急不是?

    可细细一看……

    好像眼下这些人,也没有其他要忙的事。

    街道上没有积水,虽是湿漉漉的,偶尔可看几个穿着锦衣鱼服的人,列着队匆匆地朝一个方向赶。

    拦住一问,方知是去巡堤的。

    其实这里也没有河堤,不过是内城和外城之间有一处护城河穿过。

    校尉解释这是坊里的排水渠都是将水排去护城河的,怕河水满了,对坊里发生倒灌。

    天启皇帝越看越吃惊,连忙上了马车,让车夫赶马尾随着去护城河一看。

    等到了护城河这里,果然看到大量的校尉在来回巡守,甚至还搭了几个小帐篷,只是这帐篷实在于事无补,风一吹便鼓起来,里头的人狼狈不堪。

    不停有人拿着竹竿去测水位,还有人紧急往这边用马车运来竹筐,竹筐里塞满了碎石。

    几个武官模样的人在给大家打气:“水位还早,大家不急,及早做好准备!弟兄们,百户有令,等放晴之后,让咱们歇一天。都仔细了,注意好水位,再运一些土石来,一旦倒灌,到时淹的可是咱们自己的家,百户所也得淹没了。”

    这些校尉个个精壮,正是当初对付勇士营的那一群小伙子,一个个头戴着铁壳的范阳帽,穿着蓑衣,不过此时手上都没带武器,只有人赶车,有人搬运砂石,有人提着长杆。

    天启皇帝又看得目瞪口呆,他左看右看,想寻张静一的身影,却久久没有寻见。

    等又过了一两条街道,这街道上也有一些穿着皂衣的人带人忙碌,有护树的,有清理掉歪倒在路中央的障碍的。

    在这样的大雨里,穿着蓑衣,行走起来很不便,可大家似乎干劲还不错。

    碰到了好些人,都指示着天启皇帝等人别在大街上晃悠,赶紧到安置的客栈、茶肆里去。

    每一条街巷,都专门开辟出了驻点。

    天启皇帝虽说很有好奇心,但也实在受不了这狂风骤雨了。

    这一次倒是乖了,带着人抵达了那五马巷的一处茶肆。

    而在这茶肆,已经挂出了招牌,引导人来躲灾。

    一进茶肆,方才知道,好家伙,这里已是人满为患,竟有百人之多。

    有的是真正房屋老旧,忙通知他们先在这里避一避,防范于未然的。

    也有一些是外乡的过客,这样的大雨,实在没地方躲避。

    天启皇帝等人一进来,便有店小伙迎上来:“客官怎么这时候还在外头闲逛?来,赶紧喝一口姜汤去去寒。”

    天启皇帝有些犹豫,店小伙似乎一下子懂了的样子,便笑着道:“放心,不要钱。”

    “不要钱,做善事?”后头的黄立极几乎要哭了,今天可算碰到好人了。

    伙计热情地道:“本来呢,这钱是巡检司要付的,来多少人,挂他们账上,说是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易,鼓励大家来此安置落脚,也免得到时有人在街上闲逛出什么事。”

    “不过后来我们掌柜的想通啦,他说百户所和巡检司尚有如此义举,这几日反正也没生意做,地方腾出来也没什么妨碍,无非是提供一些吃食和姜汤、茶水而已,真花不了几个钱,索性就免费招待了,这算是结一个善缘。一方面呢,在百户所那儿能卖个好;另一方面,这一边这几日来避雨和安置的,将来也好关照小店的买卖。”

    天启皇帝喝了姜汤,果然觉得身子热了,浑身舒爽了一些。

    黄立极更是如此,方才浑身淋透了,又在风雨里待了那么久,身子骨早有些熬不住了,只觉得这一次算是栽了,没想到堂堂首辅,说不准横死在粪水之中,现在喝了姜汤,整个人精神起来。

    令他们更意想不到的是,客店还周到的生了几个炭盆,专供人烘干衣衫,天启皇帝便和黄立极等人凑在这炭盆里,抬头一看,却发现这里什么人都有。

    有外地来的客商,用各种口音艰难交流的。

    有几个老妇人,鼓着眼睛,盯看着谁乱扔垃圾的。

    有一些安置来的附近居民,口里念念有词,说自己家什只怕要完了,不晓得河水会不会倒灌,如若不然便糟了。

    也有附近商铺的一些东家,现在没生意,与其躲在自己店里,倒不如来这里凑凑热闹。

    人们唏嘘短叹着,说着今年的大雨不寻常。

    也有不少人说多亏了张百户,若是放在往年,还不知什么样子。

    不过大家说话之间,大多还算轻松,并没有太多忧愁的迹象。

    过一会儿,有人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方才听河堤里的人说,一个校尉不小心脚滑,摔进了护城河里……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么一说,大家便提心吊胆起来,有人哀叹,有人追问。

    黄立极看得惊讶不已,他第一次知道,还有人会关心锦衣卫的生死的。

    要知道,这锦衣卫的名声历来不好,按理来说,大家巴不得摔死几个呢!

    天启皇帝觉得自己心很热,居然也很想撸起袖子跑去河堤去。

    人群在短暂的骚动之后,这时有人道:“大家别急,别急,吉人自有天相,理应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待会儿自然会有确切的消息来,大家稍坐,噢,我店里有一些干果,让伙计取来,大家尝一尝。”

    果然,有伙计到隔壁的店里取了干果来,只是人多,大家只能分一些,尝尝滋味。

    众人又议论这干果的滋味。

    黄立极吃了一口,却是若有所思,低声道:“都说义不掌财,可这里的商贾,却是义商。”

    坐在一旁的孙承宗却是面上风轻云淡:“哪里有什么义和不义之分呢?商贾逐利,这是他们的天性,他们锱铢必较,是因为人人买卖货物都是锱铢必较。他们舍得提供茶水,舍得提供吃食,这是因为别人也舍得给他们提供帮助。那风雨之中巡堤的人让他们安心,大雨之下还惦记着他们店铺前树木,你若是这商贾,会如何呢?”

    黄立极觉得有理,便道:“孙公的意思是,义与不义,在于倡导?”

    “倡导没用。”孙承宗压低声音道:“平日里每日教化有什么用,得让人有真切的感受,若只知每日教化和倡导,听的人多了,也就不将你当一回事了。”

    黄立极今日吃多了不义之人的苦头,这一次孙承宗的话,他倒是用心听了。

    其实天启皇帝坐在一旁也在用心听。

    另一边,一个方才还在叫人不要乱扔果皮的妇人,突然凑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呀,小伙子……年庚几何?”

    天启皇帝:“……”

    妇人很亲切地继续道:“娶妻了没有?”

    天启皇帝居然有些羞涩,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明明老子是天子,可面对这样的妇人,他不知怎么应对,于是踟蹰道:“娶了,家里几百个呢。”

    妇人愣了一下,随即白了他一眼,直接走了。

    黄立极和孙承宗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另一边,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者被人围着,他正在慢悠悠的讲授着一些医学常识,比如风寒了吃些什么,平日里怎么养气云云。

    原来这是个大夫。

    这老者是附近医馆的,照规矩,每条街的安置点,都得请个大夫在这坐镇,防止突发的情况。

    起初大夫是不肯来的,后来发现这里也热闹,反正自己的医馆里也没人登门,索性来这里和大家瞎扯几句,也长一些见闻。

    天启皇帝坐在这些人中间,仿佛一时忘记了方才发生的事,也忘了这茶肆外头还是狂风骤雨。

    他坐累了,便站起来走动,却见两个老者,正摆开了棋盘,在下斗兽棋。

    一看斗兽棋,天启皇帝便来了兴趣,这也是他的爱好,他也喜欢下斗兽棋,一时之间,竟看的出了神。

    而这个时候,突然有人道:“张百户来啦,张百户来啦。”

    这声音一出,顿时茶肆里便热闹起来。

    两个下棋的老人,其中一个直接掀翻了棋盘,气鼓鼓地道:“张百户,你来评评理,这安置点里,百户所的总旗只送来一副斗兽棋,这斗兽棋是稚童才下的玩意,我们要下黑白棋……”

    说着,那气鼓鼓的老者,好像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似的,将手中那一枚‘老虎’的棋子,摔在了棋盘上。

    天启皇帝:“……”

    他也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这时人们七嘴八舌道:“听闻有校尉摔进河里去了,救回来了吗?”

    “张百户……”

    张静一这个时候很疲惫,这突如其来的暴雨,其实应对的并不轻松。

    其实这两日还好一些,前几日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完全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现在的处置方法,都是大家伙儿一起摸索出来的。

    可即便是这样,其实问题还是频出,他来这里,只是例行的巡视而已,好找出一些问题,看看有没有需要再改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