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一十六章:死谏
    大臣们这里一有动作,又扬言要死谏,立即便有人火速通报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依然很平静,他现在的心思都在帮张静一改进一种摇篮上头。

    张静一的妹子眼看着再过一两个月就要生产了,当下孩子的摇篮,天启皇帝觉得有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怎么样营造一个舒适的小窝呢?

    他先是绘了图纸,而后让宦官们取来了木料,自己拿着刨子、斧、锯,开工!

    孙承宗和黄立极看着都很尴尬。

    “知道了,让他们来吧,不要阻拦。”听到了奏报,天启皇帝心平气和道:“不然又要说朕凌虐大臣了。”

    既然陛下不管,大家也就没什么说辞了。

    翰林侍讲人等坐着轿子,迎着暴风骤雨,只打了个盹儿,突然之间,这轿子的速度开始缓慢起来。

    刘彦心里有些火气。

    这轿夫干什么吃的。

    于是掀开轿帘子,率先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股无以伦比的恶臭,再看这轿外头,却已是一片泽国,积水已经涨到了轿夫的小腿高,到处漂浮着各种东西。

    “这……这是何处?”刘彦的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

    “老爷,天桥坊到了。”

    刘彦便感慨:“疾风骤雨,竟是泛滥成灾,百姓们要受苦啦。”

    随即,放下轿帘子:“去巡检司,要快。”

    可怜这几个轿夫,在这积水中行走,积水之下又满是淤泥,抬着重物,一不小心便可能滑倒,因而他们走得极为小心。

    不过对刘彦而言,这难掩的恶臭,是他所不能忍受的,他是清贵的人,万万没想到,天下竟有这样的所在。

    这般一想,那巡检杨娴,倒是受苦了,他主动请缨到这样的地方来,难怪士绅百姓们都说他是难得的好官,爱民如子。

    刘彦坐的是大轿,轿子比较高。

    后头某些翰林和御史,还有给事中的小轿就不一样了。

    本来一个个激动的心里酝酿着说辞,想着怎么激愤地说出一些震铄古今的话来,哪里想到……低头一看,咦,脚下怎么有水?

    这浑浊的水漫过了他们的轿底,眼看着要淹没他们的靴子尖。

    他们是清贵无比的人,平日里见了鱼腥都要掩鼻,这个时候见这样臭烘烘的东西眼看着要漫过来,已是手忙脚乱。

    外头风雨大作,此时也无法和其他人联系,也只好坚持下去。

    好不容易的,终于到了巡检司。

    大家松了口气,而后扶了扶乌纱帽,接着整一整自己的衣袖和衣襟,甚至连那混了泥的靴子,也极想找个什么东西擦拭一下。

    朝廷大臣,是很注重仪表的,往日养尊处优,有的人便是沐浴,还需用花瓣呢!

    哪怕是颌下的胡子,也需精心的修饰,甚至还有人,每日修饰和清洗自己的长髯,都需花费半个时辰。

    紧接着,他们下轿。

    一看这一片泽国的模样,触目惊心,怎么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

    大家不得不冒雨聚拢,淋成了落汤鸡。

    心里只能这样鼓舞自己,古代的诤臣们,连杀头都不怕,我等何畏之有呢?

    只是……脚下的淤泥,还有那恶臭的积水……实在……

    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宦官。

    这宦官上前道:“诸公有何事奏报?”

    为首的人都以侍讲学士刘彦马首是瞻,刘彦忍着恶心:“我等无事奏,只上谏言,今日陛下若是不听,臣等便在此死谏。”

    死谏一出,更多的是威胁。

    有本事把我们都杀了,将天下的读书种子都杀尽。

    宦官居然没有慌张,点点头:“所谏何事?”

    “陛下听信奸贼张静一佞言,擅杀大臣,张静一十恶不赦,罪恶滔天……”

    宦官又点点头:“噢,知道了。”

    居然很平和。

    然后宦官道:“咱这就将诸公的话带到,请诸公照规矩来吧。”

    说着,便直接转身进了巡检司。

    众人此刻,已是淋成了落汤鸡,好在这个时候风雨已小了一些。

    照着规矩来?

    当然要照规矩来!

    他天启皇帝可以没规矩,我们身为大臣,难道可以没有规矩吗?

    刘彦大义凛然地道:“诸公,今日陛下不给一个说法,我等便长跪不起。”

    说着,率先拜下。

    以往他们在午门外也是这样干的,联络一大群的大臣,一齐跪在午门之外,皇帝不听从,大家便不起,就看谁先耗不过。

    他这一跪,其他人自然也纷纷跪下。

    只可惜……刘彦很快发现,自己的膝盖一入水,随即便陷入了淤泥里。

    因为积水比较高,所以他跪下的膝盖便匿在了水下,方才还激动的时候还好,现在这么一跪,这才发现这些积水浑浊,上头不知漂浮了什么,恶臭更甚。

    甚至是膝下,好像被淤泥淹没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苦不堪言。

    他平日里,一日都要沐浴两日,谁曾想,今日竟要遭这样的罪!

    于是他心里便更加义愤填膺,抬起头,便见风雨之中,那杨娴的头颅,竟高悬在仪门,顿时又是怒不可遏。

    其他人自是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运气好的,还能跪在积水浅一些的地方。

    运气不好的,积水比较深。

    有一个御史,本来个子就矮,跪着的地方,也有一点糟糕。

    人一跪下去,居然从水面上只露出了脖子,他憋红了脸,眼睛几乎可以和积水平齐,然后更加看清这积水为何如此恶臭了。

    上头有各种鼠蚁的尸首漂浮,更不知有着多少的残枝败叶,甚或是不好出名的东西。

    那恶臭一阵阵的袭来,他终究没有忍住。

    “呕……呕……”

    “呕……呕……”

    隔夜饭便吐了出来。

    偏偏……这呕吐物依旧还吐在积水上。

    随着积水……慢慢飘荡……

    在他隔壁的一个翰林,眼睛都僵直了,只看到那呕吐物正朝自己漂啊漂,眼看着……就要飘到他的近前,他脸色煞白,只觉得要昏厥过去。

    而巡检司里头,居然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从前跪在午门的时候,那厂卫早就吓得戒备了,可现在……没人搭理他们。

    只有偶尔,会有人呕吐。

    有人低声哭泣。

    “这是人间地狱啊…………”有人低声道:“陛下故意引我等来,就是为了用此等人间地狱来惩戒我等吗?这一定是那张静一的主意,张静一罪恶滔天,弄得百姓怨声载道,今日不诛张静一,我等绝不回去。”

    几个时辰之后……

    许多人已经扛不住了。

    最可恶的,居然是在中途,魏忠贤还笑嘻嘻的出来了一次,表示了一下对大家的关心,并且表示,陛下正在考虑他们的意见,得再等等。

    然后为了表示陛下对大臣们的体恤,希望他们能够再接再厉,继续死谏,不要熬坏了身体。

    居然让人提了许多食物来,食物很丰盛,鸡鸭鱼肉都有,还有各色的饼子。

    这么多美味佳肴,送到了他们面前,那香气飘荡,再混杂着……

    于是……又惊起了一阵阵的呕吐。

    其实胃部不受刺激还好,大家还是能够忍受的,可特么的端来了这个,胃部就开始不适了,先是有人呕吐,紧接着引发了连锁反应。

    刘彦要哭了,他想回家,这里简直不是人呆着的地方!

    可这是死谏啊,怎么好半途而废呢?

    别人会笑话的!

    这要是记入了千秋史笔,他的形象……

    他已觉得自己将胃里的任何一丁点东西都呕吐了出来,闭着眼,不敢去看送来的鸡鸭鱼肉。

    到了下午。

    却有几艘舢板载着人来了。

    为首一个,却是张静一。

    张静一打着皇帝的名义,将一些实在没有去处的灾民聚拢了起来,因为这天桥坊实在没地方安置,到处都是污水横流,又听了天启皇帝的吩咐,要送来这巡检司暂时安顿。

    这绝对是破天荒的事……

    灾民们当然是畏惧的样子,可眼下没有了活路,他们并不信任这些官家人,却暂时只能受他们的摆布。

    一个个衣衫褴褛的人,在张静一的带领之下,划水……

    慢慢地抵达了巡检司门口。

    灾民们看着这一个个衣冠楚楚,却又狼狈不堪,带着乌纱帽的人跪在积水之中,有人窃窃私语。

    他们倒是听说,陛下要为他们做主,虽然有些不信,可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刘彦一看到有百姓来,有些诧异,又看打头的是张静一,心里不禁冷笑。

    哼,虚情假意,这个时候知道笼络人心,早干嘛去了?你张静一的官声早就臭了,现在弥补,还来得及吗?只是可怜了那杨娴……

    “众位……”张静一此时手指着领头的刘彦,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杨娴……”

    一听杨娴二字,灾民们顿时开始骚动。

    既有畏惧,也有愤怒。

    可这时,破天荒的,一个妇人的声音道:“杨娴狗官,还我孩子来。”

    声音……撕心裂肺。

    而张静一其实还有后话,只是他声音轻了许多:“杨娴的同僚……兼密友……”

    只是张静一的话,已淹没在了人潮之中。

    …………

    高强度码字,手好像扭到了,动一下都疼,支持正版订阅一下吧。

    对了,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