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二十三章:一口老血
    张凌久在户部,当然知道情况。

    各地有什么灾情,前期都是拼命捂着的。

    直到这大灾酝酿到了无法解决的地步,这时才会拼命报灾。

    尤其是大旱,你十天不下雨,算旱灾吗?

    显然也不算。

    二十天呢?

    已经有旱灾的苗头了。

    可谁能保证,明天会不下雨呢?

    而现在……自关中的奏报,却是一个月没有下雨了。

    一旦超过了一个月,那就是大旱了,不敢说百年难一遇,但是若是再不下雨,那么……

    张凌惨白着脸,顾不得什么了:“李部堂何在?”

    “李部堂去了西苑。”

    张凌急道:“立即报通政使司”。

    说罢,他立即提笔,圈了几个加急的字样。

    这时,张凌又道:“立即报通政使司,要快。

    对,要快!

    这样的旱情,显然是不常见的,这就意味着,整个天启七年,大家的日子都将不好过了。

    户部的人,何尝不知这里头的奥妙,自然是一个个沮丧着脸。

    而此时,在西苑里。

    关于辽东的情况,魏忠贤大抵地做了一些汇报。

    眼下辽东巡抚袁崇焕的战略很清晰,就是屯田,加固九边的防御。

    这种战略,是和皮岛总兵官毛文龙是相冲突的。

    毛文龙认为,一旦明军只龟缩不出,就等于将广大的辽东腹地,交给了建奴。建奴人新占据了这么大的土地,正好可以安养生息,同时,还可肃清朝廷丢弃的大量军士。

    要知道,在广阔的辽东区域,除了九边,因为明军败的太快,依旧还有不少卫所在各地坚持抵抗。

    甚至有一些辽人,也不愿被建奴统治,这种抵抗虽然零星,可朝廷龟缩于九边,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就意味着正告这些人,他们的抵抗已经没有了希望,朝廷已经放弃了他们。

    而一旦建奴人开始慢慢安抚这些人,时间拖得越久,建奴人的实力将不断的壮大!

    可怕的是,毛文龙壮大汉军八旗,招揽大量的匠人。同时开始实施迁民之策,对于辽东的汉人百姓,但凡愿意耕地的,送牛马,送田地。

    辽东有的是地,也多的是牛马,这些牛马大多是建奴人抢夺而来的,如今分发汉民,既使辽东汉民依附建奴,同时也依靠供粮和纳税、提供人力的手段,让人数并不多的建奴人,力量越发的壮大。

    而最可怕的是,一旦明军龟缩,已经站稳脚跟的建奴人,势必要扫荡皮岛和朝鲜!

    而朝鲜和皮岛在孤立无援之下,是断然无法与建奴抗衡,这不但让登莱的水师,失去了对辽南的供给能力,再无立足之地。朝鲜一旦战败,势必倒向建奴,到时,建奴又可自朝鲜国征发大量的钱粮。

    九边你就算再坚固,可以放手建奴一百次,可只要有一次防守失败,那么整个辽东,便要全线崩溃了。

    双方的奏疏,唇枪舌剑,今日你骂他误国,明日他又骂你不停节调,意图谋逆。

    这倒也罢了,二人分歧虽厉害,却又插上了一个宁远总兵官满桂。

    袁崇焕上书说满桂踌躇满志,谩骂同僚,恐怕他会耽误边疆的大事。满桂也上书,这位宁远总兵官半天没憋出一个屁来,不过显然,是和袁崇焕有私人恩怨的。

    这公仇、私怨掺杂一起,到了朝廷这里,又引起了一番讨论。

    各部尚书的意思,其实还是支持袁崇焕的多,一方面袁崇焕是文臣,虽然和人关系不好,可朝廷对于这些总兵们还是有些戒备的。

    而且大家都想守,守住九边,只要京师无忧,至少省事。

    可一旦出击,或者采取攻守兼备的策略,那么倘若败了呢?

    终究还是袁崇焕的方略更稳妥。

    可天启皇帝似乎不这样看,此时他不得不佩服张静一的眼光独到了。

    辽东最大的问题,确实不在战略上,因为任何一个战略,都有其战略目标,只要这个目标达成,无论是攻还是守,其实都都好处。

    问题的关键在于,守,你要守得住,攻,你要能攻下。

    这袁崇焕最大的弊病就出来了,他与诸将不和,也没有能力能够让诸将对他言听计从,这将造成一个巨大的隐患。

    所以自始至终,在大臣们讨论的过程中,天启皇帝都没有吭声,他已不想在战略问题上继续和众臣争吵了,因为没有意义。

    因为在天启皇帝看来,无论战略是什么,袁崇焕是一定要撤下的,或者说,需要一个真正能总揽辽东事务的人去出镇!

    这个人,天启皇帝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现在需要的,还是等待。

    一方面是,袁崇焕已经开始筑城和屯田,临阵换将,这是兵家大忌,必须得找一个合适的时间。

    比如……在建奴人攻打朝鲜的时候,这个时候换将,必然军心浮动,毕竟……在辽东军中,袁崇焕肯定也有不少亲信,一旦有了督师出镇,他们会怎样想?

    这个时候,建奴人若是发起攻击,势必会出现问题。

    另一方面,孙承宗辞官两年,现在让他入阁,就是让他熟悉各方面的事务,同时,继续树立威信,比如兵部,比如户部,大家都习惯了听从这位孙阁老!

    等到孙阁老出镇辽东的时候,那么这方方面面的人,无论这些总兵,或是文臣背后是谁的人,谁敢对孙阁老指手画脚?还不是孙阁老怎么说,大家怎么办?

    天启皇帝在这方面,有着一种超出常人的天赋能力,他似乎对于政治有敏锐的洞察力。

    而且,他并不急,哪怕他年轻气盛,也知道怎么瞅准时机!

    所以,固然辽东送来的许多奏报,都让人担忧,他却依旧显得平静,任由大臣们争吵了一番,依旧坚定不移地办自己的事。

    辽东的事议得差不多了。

    天启皇帝突然询问户部尚书李起元道:“李卿,京城大灾,各地可报来什么灾情?今岁的粮食,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天启皇帝突然对粮食格外的关心,其实也是受了张静一的影响,张静一成日在那散布恐怖的言论,这不得不让天启皇帝留了一些心思。

    突然被皇帝点名问话,李起元立马抖擞起精神。

    此时,他显得红光满面,胸有成竹地道:“陛下,现在都已入了夏,迄今为止,若是有什么灾情,这个时候,怕是都差不多报上来了,现在户部这里,虽也有府县报上一些灾害,不过大多不值一提,今岁的粮产,断然不会出问题的,再过两个月就要入秋了,到时新粮入库,可能要大丰收呢。”

    天启皇帝这才松了口气,却还是道:“朕也是听人说,可能今岁会有大灾……”

    “陛下听的那个人,可是张百户?”李起元面带微笑。

    这殿中突然说到了张百户,大家可就精神了。

    那个混账啊……

    哎呀……

    天启皇帝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可李起元的心情却很愉快!

    当然愉快,他家里的粮,都已脱手卖了。

    这是烫手的山芋啊,等到秋收,这粮可就更不值钱了。此时卖光,落袋为安啊,心情自是舒畅!

    李起元便笑着道:“臣听闻张百户收了许多的粮,这些粮已是堆积如山,多的数不清,所以他四处散布有大灾的流言,也就不足为奇了。无他,不过是粮多得他自己心慌了而已。”

    “哈哈哈哈……”

    这一下子,大家实在没绷住,哄堂大笑起来。

    大家似乎很期待看到张静一抱着他的粮山嚎哭的样子,这买卖算是砸手里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呢!

    一旁的是礼部尚书,突然蹦出一句道:“听说他家打的欠条,都有山高了……”

    “咳咳……”

    这话一出,顿时殿中的咳嗽声此起彼伏。

    太惨了。

    天启皇帝的脸色则是阴沉起来,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似乎也有点为张静一急了。

    可就在此时,一个宦官匆匆而来,焦急地道:“陛下……陛下……”

    天启皇帝抬头,一看是通政使司的宦官,此时天启皇帝心情不好,便冷着脸道:“何事?”

    这宦官一脸惊慌的样子道:“陛下……关中大旱,关中大旱……户部有奏……”

    大旱……

    这两个字,可不是能随便说的……否则就是妖言惑众,特别是在此时这么多大人物的跟前,而要达到大旱的标准……

    天启皇帝的眼珠子直了,甚至惊得直接站了起来,伸出手道:“什么,拿朕看看……”

    这时……

    所有人都绷住了脸。

    李起元脸上的微笑僵住了:“……”

    他直勾勾地盯着天启皇帝,却见已有宦官将奏疏送到了天启皇帝的手上。

    天启皇帝神色紧张地打开了奏疏,接着……

    李起元一看天启皇帝色变。

    嗡嗡嗡……

    李起元的脑袋已一片空白。

    不会吧!

    不会吧?

    接着,天启皇帝焦灼如焚地抬头道:“诸公,出大事了。”

    李起元一听这话,顿时浑身战栗,心里仿佛冒出一个声音:“我的粮……”

    噗……

    一口血喷出来。

    殿中肃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