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二十八章:张静一出击
    天启皇帝皱着眉,更加忧心忡忡起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到这样的地步。

    魏忠贤把事情办成了这个样子,其实对于他而言,此事就已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难道指望朝中百官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这倒不是天启皇帝看不起这些百官,而是粮价上涨,对于这些士绅人家出身的大臣而言,本质上是有利的。

    指望他们来抑制粮价,这不是疯了吗?

    思来想去……

    天启皇帝眼眸微微眯起来,瞥了一眼张静一,神情凝重地道:“张卿家……一个月时间吗?”

    “一个月时间。”张静一自信满满地道。

    让张静一立军令状是不成的。

    可张静一却又得表现出自信的样子。

    反正就是你别跟我这事办不成就掉脑袋,你让我怎么吹都成。

    “事关重大,卑下岂敢儿戏呢?这关系着天下百姓的生计啊。”张静一此时也显得无比认真道:“卑下一定竭尽全力。”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终究道:“你放手去干吧。”

    当然,这么大的事,也不能完全压在张静一的身上。

    天启皇帝目光一转,又对魏忠贤道:“魏伴伴。”

    魏忠贤还在诧异之中,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将事办砸了,可此时,他忙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奴婢在。”

    “厂卫……还是要想一想办法。”

    “奴婢遵旨。”

    天启皇帝随即又看向黄立极与孙承宗:“二位卿家,想尽一切办法,无论是户部还是兵部,但凡是能调粮来,都要想办法!除此之外,下旨各地,若是有士绅百姓愿进献余粮的,朝廷都要进行奖掖。粮仓,还要再清查一遍。”

    二人颔首:“遵旨。”

    天启皇帝说着,像是消耗了所有的力气般,颓然坐下。

    这事实在太大了,关系到了无数人命。

    这固然不是天启皇帝如何爱民如子,可身为天子,天启皇帝很清楚,真要闹出点什么来,建奴那边已经牵扯了大明绝大多数的精力,再闹出大规模的民变,到了那时候……莫说解决建奴,便是大明王朝,只怕也要行将就木了。

    大臣们可以做贰臣,他天启皇帝可以做安乐公吗?

    众人领了旨,出了勤政殿。

    张静一便追上疾步而行的魏忠贤,热切地道:“魏哥……魏哥……”

    魏忠贤一听魏哥二字就恼火,谁是你哥?

    魏忠贤还是驻足,回头露出笑脸:“怎么,清平伯,有事?”

    “魏哥,方才……我实在不是针对你,你我是兄弟嘛,实在是事情紧急,不得不奏报。”

    魏忠贤脸抽了抽,老半天,才继续保持笑容道:“若不是你提醒,咱还真被那些奸商们骗了,咱该多谢你才是。”

    “可是我心里依旧惭愧,总觉得很对不住你,我毕竟年轻,做事没有分寸,有时说话也鲁莽,全凭着魏哥宽宏大量,才没有见怪。可我心里却知道,魏哥是义薄云天的人,绝没有计较,往后若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也请魏哥多多包涵。”

    魏忠贤心里警惕。

    这小子想干什么?

    听着想害人的样子。

    可不得不说,这一番话,让魏忠贤心里很舒坦。

    虽说别人见了他魏忠贤,个个都跟孙子似的,九千岁长九千岁短的,可说实话,魏忠贤早就习惯了。

    唯独这张静一,难得如此诚恳,对他百般的殷勤,这就很有成就感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魏忠贤还是晓得规矩的,便摆出一副年长者的姿态,语重心长地道:“你放心,咱自然不会怪责你,你还小嘛,好好为陛下效命吧,只要是为陛下效命,莫说是责怪,便是割咱的肉,咱也绝不说什么二话。可话又说回来,这事你若是办不成,却还向陛下打了保票,到时……”

    “是是是。”张静一小鸡啄米的点头:“有魏哥这句话,我便放心了,魏哥,告辞。”

    说罢作揖,随即忙是溜了。

    魏忠贤看着他的背影,一头雾水。

    而张静一却一面开溜,一面心里禁不住佩服魏忠贤。

    这家伙……开口就是陛下,闭口也是陛下,见了谁都是忠心耿耿的样子,这魏忠贤最后能带着阉党胜出,不是没有道理的。

    即便这家伙成了九千岁,天下各处为了讨好他,纷纷给他造生祠,可依旧还是得到皇帝的信任,没有人可以动摇他此刻的地位,这一点……他觉得自己还真要好好学学。

    谁说舔狗不得好死了?

    这里不就有一个成功的经验。

    由此可见,这主要还是需看舔的功力和姿势,果然万物都有学问啊。

    …………

    回到了百户所。

    张静一穿着钦赐麒麟服,这一刻,他化身成了大义凛然的模样,命人召了百户所以及县衙诸官到了堂里。

    而这里,文武官已济济一堂,张静一稳稳坐定,拿起惊堂木,狠狠一拍:“从今日起,各街巷长要随时记录民生信息,市面上是否有粮可卖,粮价的零售几何,都要随时来报。先呈送卢县丞。至于锦衣卫……从即日起,取消操练,给我在京城,甚至是京郊,认真打探诸粮商虚实,这京城里……得摸清楚哪里有粮,有多少粮,固然不可能全部摸清楚,可本官要知道个大概。”

    “诸位!”张静一义正言辞,此刻他声震瓦砾。

    让县里上下,包括了锦衣卫总旗、小旗官们,此时个个肃然。

    张静一接着道:“如今关中大灾,大祸将至,正是本官与诸位报效之时,若说解救苍生,这话说的有些大了,可既知天命,尽一尽人事,却是眼下当务之急。你们要做的,就是给我打探,往死里打探,在城内,打探客商,打探寻常的百姓,打探京营的军人,打探码头的僧尼。也要出城去,打探农人,打探士绅,我需要所有的讯息。”

    众人轰然道:“喏。”

    张静一一挥手:“现在开始动起来,无论是县丞还是主簿,是总旗,是緹骑,还是差役,每一个人都要动,危难思良将,板荡见忠臣,言尽于此,再无二话!”

    “敢不从命。”

    干脆利落。

    众人如豆子一般散去。

    此后,校尉緹骑出动,差役们开始深入街巷。

    而张静一……显然在等。

    他需要无数的讯息,要掌握任何可能掌握的消息。

    卢象升见张静一脸色铁青,难得见张静一这个模样,便去给他沏了一壶茶,亲自送上来:“出了什么事?”

    张静一对他并不隐瞒,道:“我要压粮价,这是陛下的意思。”

    卢象升惊讶地道:“下了军令状?”

    “这倒没有。”张静一道:“我又不傻。”

    卢象升松了口气,随即道:“清平伯果然不失理智,我别无所长,听凭你调遣,只是要压粮价,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张静一便点了点头道:“所以这是一场硬仗,虽然不见真刀真枪,背地里却也是你死我活。”

    随即,一个又一个的消息,便送到张静一的案头。

    如张静一所预想的那样,粮价依旧暴涨。

    其实魏忠贤的举动,反而产生了反效果。

    厂卫开始对粮商动手,这反而向市场发出了一个讯号:朝廷无粮。

    若是朝廷有粮纾困,那就绝不会如此鲁莽。

    而直接就动用魏忠贤放了大招,虽是死了一两个倒霉的粮商,可不少人眼睛却都红了,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发大财的机会来了。

    任何人,都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毕竟很多时候,这样暴富的机会,一生只有一次啊!

    家里一千亩地的人,就因为囤积了一笔粮,就可以用区区几十石粮食,换取数百上千亩土地,这样的暴利,你干不干?

    何况……这只是普通人。

    真正的大玩家,哪一个背后没有人撑腰,哪一家的手里,没有大笔大笔的粮食?

    这些粮食……可能一夜之间,便让你的资产翻上许多倍。

    如此诱惑,你坐得住吗?

    厂卫一出动,黑市里的粮价便立即开始疯长了。

    不出三日,价格直接攀升到了七两银子一石。

    张静一得到准确的消息之后,忍不住倒吸凉气。

    这真的是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啊!这些家伙,都疯了,为了发财,真的什么都敢干。

    卢象升也看得脸色变了,禁不住道:“清平伯,如今真是世风日下,这天底下,难道就没有良善之人了吗?”

    张静一禁不住笑了,笑中带着几分无奈,口里道:“良善人家,到了如今,只怕早就经历过几次灾荒破产,沦为流民了。心不够黑,怎么可能在一次次的灾荒之中牟取大量的土地和粮食呢?没有大量的土地和金银还有粮食,也玩不起这样的游戏。不会吧,你真以为还有善人?”

    卢象升皱眉不语,这显然和他的价值观有些不契合。

    卢象升顿了顿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清平伯可有主意了吗?”

    张静一此时眼中掠过了一丝锐光,沉声道:“马上就可以有动作了,不过……得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