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二十九章:讥贪小利者
    一群锦衣校尉,开始出没于任何关于粮食有关的地方。

    甚至邓健还厚颜无耻地出现在了东厂。

    似乎完全忘了,大家曾经有过仇隙,左一口兄弟,右一口自家人,请理清司这里调一些文牍来看看。

    这东厂的人一见清平坊百户所的,顿时火冒三丈,不过好在这理清司的档头是个懂事的人。

    谁晓得你若不满足他的要求,然后会不会突然有一窝蜂的锦衣卫不要命的就杀进来呢?

    索性满足他的需求,然后像送瘟神一般的将人送出去。

    而得出来的真相,显然就触目惊心了。

    至少在整个京城,粮食的买卖几乎停止了。

    人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当这世上有了上涨的预期,那么几乎所有拥有粮食的人,其实并不在乎这天下有多少粮,又有多少人囤积,而是毫不犹豫地捂紧自己的口袋,而后等着最后的狂欢。

    大粮商们,非但不卖粮,而且还源源不断地买粮。

    他们几乎每三天聚一次,却从不谈粮食的事,只是喝茶,听戏。

    而后各自散去。

    可这些大粮商们按时出现,显出风轻云淡的样子,他们越是如此,市场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囤积商们,就好像吃了定心丸一般。

    他们不急,大家就不急。

    这就意味着……价格还远未至他们所想要的预期。

    可怕的是这种情绪已经蔓延。

    现在基本上在乡下,已经收不到粮了。

    至少用现在的价格,是断然收购不到的。

    张静一觉得这些家伙们真的疯了。

    可每一个人都乐在其中。

    京城的百姓已经开始困难。

    可最难的显然不是京城,远在千里之外的关中,情势已经恶化,甚至已经到了无粮可卖的地步。

    天下的粮商,已闻风而动,当任何人都意识到,自己手中原本不太值钱的粮食,突然可以价值千金,这时候,他们的目标,就已不再是用粮食换取金银了。

    而是土地,是人口,是这世上最宝贵的东西。

    于是,在十二日之后,粮食的价格已至十一两银子。

    虽然只是短期的波动,可是这种粮价,对于人们的心理冲击,却是极可怕的。

    张静一做过计算,若是全天下的粮价值都有十一两,那么就算将天下所有的金银都拿出来,只怕都买不起现下囤积起来的粮食。

    照这么个囤积法,便意味着全天下人都要节衣缩食,每日节余下来的粮食会有多少?

    粮食的损耗大大降低,甚至可能完全弥补掉关中灾情的损失。

    可人的心理很奇怪,因为这世上到底缺不缺粮,谁也说不清,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去关心,涨就是了。

    邓健匆匆地回到了百户所。

    “百户,打探到了。”

    张静一的心情有点燥,于是皱着眉道:“怎么说。”

    “那些大粮商,今日又去了会馆,依旧还是喝茶,听戏,现在大家的眼睛都在看着他们,他们如往常一样,个个神态自若,为首的一个粮商,姓陈,叫陈默言,此人乃是大同府人,一直都在京城做粮食的买卖,他的底细,也不敢说摸清,不过和朝中的许多大臣,甚至是地方的宗室都息息相关。他今日点了一个曲儿,叫《上高监司》。

    上高监司……

    张静一不免一头雾水,不解地道:“这啥意思?”

    邓健忍不住在心里暗暗鄙视张静一,这般没有情调,难怪找不到媳妇。

    可一想到自己也没有媳妇,顿时又像斗败的公鸡。

    于是邓健便道:“这说的是元朝末年的时候,大小官吏乘机贪赃枉法,搜刮民脂民膏,大肆挥霍搜刮来的钱财,致使民不聊生,百姓苦不堪言。这曲儿唱的乃是一个姓高的,此人任江西道廉访使,当时的江西“岁饥,发粟赈民,行省难之”,于是这位姓高的廉访使拼命赈灾,百姓们纷纷称颂他的事。”

    张静一大抵是明白了,而后道:“我有些不明白,这里头,谁是姓高的廉访使,谁又是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

    邓健苦笑道:“当然是咱们厂卫是赃官污吏,历来搜刮民脂民膏,挥霍钱财,致使民不聊生的!其实不用多想,都知道说的就是我们。前些日子,厂卫不还抓了几个粮商,打死了几个人吗?现在外头都传开了,读书人和粮商都说咱们厂卫是……唉,毕竟咱们是官,他们是民……”

    张静一心里登时火起,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站在正义一方,谁知道,在民间却是鹰犬和赃官污吏的形象。

    可恶的是,现在恶意囤粮抬价的就是这些视财如命的粮商!

    于是张静一冷笑道:“我不弄死这些人,我不姓陈。”

    邓健便道:“现在该如何?”

    张静一默了默,像是度量着什么,而后道:“也差不多了,你立马去一趟昌平,告诉我爹,给我调粮进城,在新县里,设置各处卖粮的地方,按现价出货。”

    “是。”

    …………

    张家在昌平有粮三十五万石。

    这个数目,绝对比当下的所谓大粮商们家底要厚得多。

    当初大家为了清空粮库,可是使尽劲儿地出粮。

    张家虽是付出了几万两白银,可后来,却几乎是空手套白狼!

    用赊账七钱银子的价格,又获得了三十万石的粮食,这三十万石,其实花钱也不多,不过是欠账二十万两而已。

    当然,二十万两银子是沉重的债务,可换来的三十石粮,却是实打实的财富。

    张天伦的办事效果还是很快的,次日,一万石粮食便浩浩荡荡地被送进了京城。

    按现在十一两银子的价格开始发售了。

    一下子的,市场又开始疯狂了,大量求购不到粮食的大大小小粮商疯了似的前来抢购。

    吴文龙就是其中之一,他立即当机立断的就买了三千石。

    虽然价格高昂,可凭着李家的关系,只要这粮送去了关中,换来的利差,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可就在吴文龙沾沾自喜的时候,到了次日,张家居然又有两万石粮送到了京城。

    人们依旧抢购。

    到处都是来新县购粮的人。

    而到了第三日。

    张家运来的,是三万石粮。

    而这个时候……市场开始出现疑虑了。

    这张家到底还想卖多少粮?

    莫非市场不缺粮了吗?

    人一旦生出这样的疑窦。

    便难免开始踟蹰不前起来。

    粮食价格的上涨势头,总算勉强地开始遏制。

    而此时,在商会会馆里。

    大粮商们依旧气定神闲,他们面带微笑,一个个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了会馆。

    此后,各自落座,为首的陈默言,并没有坐在首位,商贾们往往的表现,都是谨慎,尤其这个时代,越是大商贾,越不喜欢出风头。

    即便是陈默言这样谁也不知他到底多少身家,只知在他的大同府老家,陈家的宅邸足足有三百多亩,雕梁画栋,奴仆成群。

    可他依旧只穿着一件布衣,进入会馆之后,也只单独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会馆的伙计知道他的喜好,立即给他上了一盏武夷茶。

    于是他便在角落里,慢吞吞地呷了口茶,然后听别人议论着近来的行情。

    在这个过程之中,他绝不会插话,好像一切与他无关似的。

    只是见到几个极相熟的粮商时,他会微笑,而后站起来,长长作一个揖,然后又回到原位,将剩下的茶喝干净。

    不过今日会馆里的气氛,显然有些不同。

    小粮商们显得忧虑,可像陈默言这样的人,却依旧很淡定的样子。

    他们沉得住气,毕竟小粮商只是追涨之人,而他们……却是规则的制定者。

    正因如此,当伙计送来了戏单,请陈默言点一个戏的时候,人们都紧张地看着陈默言。

    陈默言只是沉吟片刻,语调不紧不慢地对伙计道:“近来颇想听《醉太平》,只是《醉太平》的唱词太多,久了这词儿也就不新鲜了。不妨,就这一曲《醉太平·讥贪小利者》罢。”

    伙计听了,连忙去了。

    一会儿工夫,便传来了丝竹阵阵。

    陈默言抱着茶盏,洗耳恭听状。

    坐落在各处的众商贾们,也纷纷认真细听起来。

    便听那歌女唱着:“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嗉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听了这唱词,众人居然都大笑起来。

    这词儿,显然是讽刺那些鼠目寸光之人的。

    可鼠目寸光者是谁呢?

    坐在另一处角落里的吴文龙,听到此处,精神一震,随即很有深意地瞥了一眼那一处角落的陈默言。

    懂了。

    张家贪图小利,这时候卖粮,他这是找死啊!

    得了,待会儿就继续去抢购。

    且看他陈家的粮多,还是我们的钱多。

    陈默言则面带微笑,似沉浸在这悠扬的曲调之中,摇头晃脑,如痴如醉。

    等一曲散去。

    他在茶桌上丢下了几枚铜钱,便已起身,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只余下身后无数的揣测。

    …………

    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