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三十二章:亩产千斤
    商会会馆里每日都是车水马龙。

    数不清的商贾在此出入。

    人们兴奋地打探着各种消息。

    什么淮南大灾,关中那边,应该是颗粒无收了。

    除此之外,辽东的战事可能吃紧,因为据闻建奴可能继续袭击宁远,这就意味着……朝廷将继续派饷。

    总而言之,一切都是利好。

    现在这粮价,固然是高不可攀,可在许多人的心里,似乎还不够。

    此次,等于是天灾人祸一道都来了,可比往年都要厉害得多。

    再加上,万历年间虽然也闹过几次大饥荒,可毕竟,那时候张居正改革之后,朝廷还有足够的钱粮进行赈济。

    可现如今,这天启年,历经了万历三大征,历经了犁庭扫穴,再加上辽东的崩坏,朝廷已经没有任何余力了。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一切都在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甚至有人传出流言,今年的粮价,可能要到二十五两。

    二十五两啊!

    这相比于往年,至少攀升了十倍以上。

    要发大财了。

    粮商们依旧还在想尽办法购粮,哪怕是超出现在的价格。

    银子不足,那就借贷。

    吴文龙已经告贷了三万四千两银子。

    其他的粮商也没好到哪里去。

    要知道,若是在往年,粮商的收益虽然不小,可毕竟只是赚取中间的利差罢了,哪里有暴利可言?

    可现在不一样了,抓住这一次难得的机会,便能将未来几十年的钱挣了。

    面对这样的诱惑,又有几人能够把持得住呢?

    几乎所有人都欢天喜地。

    于是这一次,陈默言又如往常一般的来听戏,他和其他几大粮商,几乎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还是一身不显眼的衣衫,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今日他没有点曲儿,只闲坐片刻,便匆匆走了。

    他这种从容不迫的姿态,让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此时,许多人不禁嘲讽起张家来。

    那张家原本藏着这么多粮,只涨了区区十倍,便紧着将粮全部发卖出去。

    若是这粮……在我的手里,没有二十五两一石,我一粒米都不会卖出去。

    而此时,市面已经萧条。

    这缺粮引发的恐慌,是实打实的。

    许多百姓开始节衣缩食。

    即便是现在的新县,有不少人以纺织为生,每月有几两银子的收入,原本生活还算殷实,可现如今,却一下子跌入了地狱一般。

    以往每月在粮食上的开销,至多不过一两银子。

    可现如今,全部的收入拿去买粮,一家人尚且要饿着肚子。

    外头都在风言风语,说什么关中那边已是人相食了。

    又说大量的流民四起。

    这些话,加剧了人们的恐慌情绪。

    几乎每一个男人或者妇人,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各家粮店碰碰运气。

    可实际上……许多粮店已经不开门了。

    即便偶尔开门的,卖的也是夹杂了许多沙粒的陈米,可即便是这样的米,价格高昂,却依旧有人趋之若鹜。

    民生艰难至此,这还是京师,京师之外,又是怎样的世界,也只有天知道了。

    天启皇帝三令五申,下旨痛斥百官不能为朝廷分忧。

    这不下旨还好。

    一下旨,一窝蜂的弹劾便送进宫去了。

    大家纷纷表示,陛下说的很对,现在我要揭发一个靠粮食发了财的,没错,就是新县的张家!

    他们靠着粮食,发了大财,张静一深受国恩,竟视社稷苍生与不顾,恳请陛下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这种说辞,摆明着是给天启皇帝难堪罢了。

    骂我们做什么?你先干掉那最奸诈的张静一去。

    天启皇帝气得七窍生烟。

    而当粮价到了十七两的时候。

    张静一这边,大抵已经谋划定了。

    京城又下起了雨。

    一场急促的暴雨之后,清平坊一切如新。

    这一天的早上,张静一在案牍之后,笔走龙蛇,写下一份奏疏,随即命人送入了宫中。

    不久。

    勤政殿里,天启皇帝得了奏疏,表情却又怪异起来。

    “召诸卿觐见。”

    众臣闻召,纷纷赶来,这些日子乃是多事之秋,所以大家都低垂着头,默不作声。

    天启皇帝道:“张静一有奏,说是他在昌平开垦,自初春至迄今,种植出一种新粮,亩产可得粮千斤,诸卿以为如何?”

    “……”

    群臣用一种窒息的表情看着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眉一挑:“说话!”

    “……”

    殿中安静极了。

    当然,这不是震惊。

    这是真的窒息。

    特么的。

    现在粮价高不可攀,他张静一听闻奉旨整肃粮价,折腾了一个月,他就折腾出了这么个玩意?

    天启皇帝见众臣都默不作声,便道:“黄卿家,你先来说。”

    黄立极这时候觉得做内阁首辅大学士其实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每一次,都会被先拎出来,他苦笑着道:“陛下,此等祥瑞之事,不议也罢,臣无话可说。”

    亩产千斤的粮食,其实从前也不是没有人报过,可都是骗人的。

    这张静一怕是粮价压不住,索性就玩了祥瑞这个套路了。

    天启皇帝皱眉起来,他心里也有些犹豫。

    对呀,这就是张静一的策略?

    天启皇帝便道:“李卿家,你是户部尚书,你来说。”

    这些日子,户部尚书李起元暗中可没少囤粮食。

    他是户部尚书,对于当今天下的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反正自己不囤,别人也会囤,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偷偷赚一点,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现在听说这亩产千斤,还有什么新粮,李起元本来还苦着脸,努力的使自己的情绪不要有任何的波动,不要君前失仪。

    姓张的真行啊。

    拿这种祥瑞来指望降粮价,脑子抽了。

    现在天启皇帝一问,他绷不住了,噗嗤一笑,又忙咳嗽,努力很严肃的样子:“陛下……这……臣未听说过这样的事,想来这一定是张静一道听途说吧!臣觉得,这也不必怪责张静一,他毕竟年轻吧,少不更事,对农事不太了解,稚童戏语,陛下也不必当真。”

    天启皇帝牙都咬碎了,脸色难看至极。

    不过……似乎大家都看的出来,这就是笑话。

    若不是他这个皇帝在,怕是大家要捧腹大笑了。

    “可张静一请朕去昌平,亲眼见识一下。”

    看这事闹的,演的跟真的似的。

    众臣纷纷道:“陛下,不可啊,不可……”

    “陛下怎么可以轻易离京呢。”

    “何必当真……”

    天启皇帝一肚子火气,咬牙切齿地道:“那朕就不去昌平,朕去祭祖成不成,去见一见朕的列祖列宗成不成!诸卿还有什么话可说?”

    这是真的急眼了。

    于是,众臣哑然。

    其实……由着他们去吧,反正也是笑话!

    “下旨,明日朕要前往皇陵祭祀祖先……”顿了一顿,天启皇帝冷冷地看了众臣一眼,道:“诸卿陪驾!”

    说罢,拂袖而去。

    这一次天启皇帝是真的怒了。

    他能感受到百官们那种戏虐的味道,虽然他们一个个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可实际上,却将他这个皇帝当成了一个孩子。

    眼看着皇帝拂袖而去。

    众臣面面相觑。

    此时,黄立极也只有苦笑,摆摆手,示意大家告退。

    他出了殿,孙承宗忧心忡忡的叫住他:“黄公。”

    黄立极便朝孙承宗干笑:“你说……”

    “哎,不用说了。”孙承宗道:“终究还是错看了人,用这种儿戏一般的把戏,怎么可能糊弄住那些粮商呢?张静一这一次……是糊涂了。”

    “你的意思是,他只有小聪明?”

    孙承宗想了想道:“或许是年纪太轻吧!只是眼下……听闻关中那儿……要出事了。”

    “老夫也在等着陕西布政使司的消息。”

    黄立极背着手,叹息连连:“天要变了,到时你我便是千古罪人。”

    孙承宗低下头,其意难平。

    …………

    次日。

    百官至大明门外恭候。

    紧接着,天启皇帝的车驾自大明门出来。

    无论如何,他想相信张静一一次。

    虽然也知道,这事儿很不靠谱,像玩笑。

    亩产千斤……这不是梦话吗?

    坐在乘舆里的天启皇帝,看着两侧奉驾的百官早已列于道旁,忍不住叹息道:“魏伴伴。”

    魏忠贤就骑马随驾在乘舆一侧,一听天启皇帝呼唤,立即道:“奴婢在。”

    “他们今日,怕也要辛苦,这大清早的,朕带他们去昌平,告诉他们,朕准他们骑马坐轿。”

    “是。”魏忠贤应道。

    天启皇帝接着道:“张静一在何处?”

    “听说张静一已先去昌平了,说是在那里,迎接圣驾。”

    天启皇帝点点头:“如此……也好。只是……他说的是真的吗?”

    魏忠贤嘿嘿一笑:“陛下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天启皇帝便怒视魏忠贤。

    魏忠贤这才意识到此时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于是忙道:“奴婢也不知真假,只晓得昨天夜里,户部尚书李起元在自家的宅里,跟他的儿子笑称,若是这天下真有亩产千斤的粮,他就把脑袋剁下来,给人当蹴鞠踢。”

    天启皇帝:“……”

    ………………

    第五章送到,今天起来的太早了,从早上写到现在,赶紧去睡会了,明天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