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三十五章:高产似母猪
    天启皇帝显得漫不经心。

    其实主要也是怕张静一把这事儿搞砸了,最后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虽然他名声不好,但是天启皇帝是可以容许别人咒骂他昏聩,甚至说他厌近女色也能忍,可总不能被人说是二傻子吧。

    因为前者是态度问题,也就是说,我天启就是不想治国,你能咋地吧,我道德败坏,你又能咋地吧。

    可你要说我天启皇帝天生下来就是个智商,这就有点侮辱人了。

    所以天启皇帝故意加重语气,朕是来祭祀的。

    张静一似乎没有想到这一层,此刻他显然心情非常的好,红光满面地道:“陛下,请随卑下来。”

    说着又朝百官道:“诸公,这里简陋,若有什么怠慢的地方,大家要多包涵。”

    百官只当来看笑话,这人群之中,冷不丁有人冒出一句话来:“包涵,包涵,张百户你尽情耍。”

    还是读过书的人厉害,一字之差,意思就不同了。

    众臣憋不住,都笑了。

    这个‘耍’字,不就耍猴的意思吗?

    至于猴子是谁,那么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他这话,你挑不出毛病来,偏偏你就想笑。

    张静一此时还怎么听不明白?忍不住磨牙,不过这时候,他很冷静,因为他很清楚,论起耍嘴皮子,一百个他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不能拿自己的业余去碰人家的专业。

    于是张静一再不吭声,只在前头引路。

    后头众人纷纷跟上。

    天启皇帝看着这里风景倒是不错,地势较高,两边都是山谷,又沿着神道,这山谷之中,突见一处开阔的地方。

    这开阔的地方,占地不小,地都开了荒。

    沿着田埂而行,尽头处则是张家的庄子。

    张静一解释道:“这便是奉圣夫人赐卑下的地,占地可不小呢,主要是在山谷里,很是幽静。远处有一条河,乃是卢沟河的支脉,顺水而下,便可至卢沟河,甚至是永定河,陛下你看这里……像什么?”

    天启皇帝毫不犹豫地就道:“像一处藏兵谷。”

    张静一忍不住在心里对天启皇帝翘起了大拇指!

    真是人才,果然是有练过的,一眼就能洞察先机。

    实际上……这里确实是兵家必争之地。

    比如赫赫有名的八达岭和居庸关,就距离这里不远,可见这儿,其实就是北京城的咽喉,这可比山海关还有排面,毕竟这里距离京城更近一些。

    再走几步,地方就到了。

    人们驻足,张静一则道:“大家要小心了,小心脚下别踩着了我的庄稼。”

    这是庄稼……

    人们一脸诧异,站在田埂处,大臣们都穿着袍裙,走在这种地方,显得很狼狈。

    他们见田里,是茂密的丛叶。

    这显然……和他们想象中的庄稼不一样。

    这些红薯,正月便被福建陈家的人带了来。

    红薯是现成的,也培育了数十代。

    只不过,能不能适应这里的地理环境,却有点吃不准,毕竟福建的气候和这里有所不同。

    所以张静一让陈经纶等人在此试种。

    这种植的乃是春薯,不过为了确保成活,张静一让人选的是这一块地。

    这里因为两面都环着山谷,能抵挡一些冷空气,从环境来说,倒是四季如春。

    像这样的地方,在京城别处可找不到。

    这春薯在正月的时候,就种植下了第一批,至于其他各种试验田,倒是在天气转暖之后,才开始插秧种植。

    陈家人在种植红薯方面,经验丰富,毕竟跟着当初的陈振龙,照料了数十年。

    这陈经纶更是关心红薯在这儿的推广,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父亲的遗志,做儿子的,自然要想方设法为他完成。

    谁晓得到了这里,张静一就直接给他开辟了一块土地,这里幽静,可以令他心无旁骛,再加上陈家人迁徙来了大半,干起活来也顺手。

    他们开垦,施肥,悉心照顾着。

    哪里成想,第一批春薯,居然在六月多,便成熟了。

    这是令陈经纶想不到的,他虽然知道,春薯的成熟期大抵是在四个月和六个月之间,但是在京城……长势居然也不慢。

    此时,张静一朝他使了个眼色。

    陈经纶显得很小心翼翼。

    他感激地看着张静一,他曾梦想过无数次,自己父亲的红薯可以在北地推广,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切来得这样快。

    先是很快被张静一看重,提供了最有利的条件,紧接着……这张百户,居然把皇帝和百官们都召来了。

    这真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此时,他扯着嗓子道:“下地。”

    一声令下。

    数十个精壮的陈家族人下了地,开始在地里刨着。

    一切都很小心。

    就好像考古发掘似的,生恐用力过猛,挖烂了土里的红薯。

    天启皇帝此时饶有兴趣地背着手,心里忍不住生出了疑窦。

    这是啥?能吃?

    身后的百官们则已开始窃窃私语。

    黄立极瞪着这地,一言不发。

    孙承宗此时的脸色也凝重起来,他脑子里开始搜索各种书籍,在想哪一本书里出现过这种粮食。

    其实大家脑子里都在搜书。

    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

    闻所未闻。

    既然闻所未闻。

    那么……

    户部尚书李起元低声扯着一旁的一个翰林道:“百姓们都已饿得啃树皮了,现在好了,现在是直接让人吃土。”

    他声音很轻。

    让这个翰林不禁怀疑李起元肯定和张百户有什么仇隙,不过……这翰林也是很认同的,便不断地点头。

    魏忠贤现在肚子还不适呢,他现在有点担心,不会待会儿……陛下还让他吃……这土疙瘩里的东西吧。

    想到这个……

    不寒而栗。

    没多久,在众人的瞩目下,一个个红薯从地里抛了出来,送到了田埂上。

    田埂上有几个年老一些的陈家族人,开始擦拭去红薯上的泥土。

    这是一亩见方的地,这地里挖出的红薯,却是越来越多。

    一个根茎之下,就好像一胎五宝,或者是一胎十宝似的,一扯,便拉扯出一大串来。

    陈家族人似乎也感觉到……这红薯在此的长势不错,几个年老在田埂上负责清洗的族人,便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

    他们的话,可以自动忽略。

    反正也听不懂。

    很快,红薯便堆积如山了。

    张静一另一边吩咐人道:“赶紧去拿秤来,秤一秤多少斤。”

    “好。”

    其实早有人预备好了秤砣。

    不过……因为没有大秤,只能用小秤来称,而后再相加。

    张静一此时很心热,他也想知道,这第一批精心栽种的红薯到底能种植出多少斤来。

    张静一对天启皇帝道:“陛下,在咱们这,也种植过麦子,这里是山地,种植出来的麦子,亩产大抵在一石半上下,也就一百五十斗,两百五十斤至三百斤粮上下,可这粮不一样……陛下就好好瞧着吧。”

    天启皇帝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这片被挖掘着红薯的地,他心里已渐生浓厚的兴趣,还有越来越多的期盼,只是他觉得有些累,便索性蹲了下来。

    魏忠贤一看天启皇帝蹲在田埂处,哪里还敢怠慢,作为侍候皇帝的人,他怎么敢站着呢?于是便也连忙蹲下。

    后头的宦官禁卫更不敢高皇帝和九千岁一头了,几个宦官心急火燎地回头,像赶鸭子似的,压着手,示意着。

    后头的百官也无奈,也只能一个个的蹲在泥地里。

    这时……另一边田埂处,称重的人终于传来了声音,呼唤道:“已收一石了。”

    一石,放在后世大抵是一百八十斤上下。

    听说有了一石……天启皇帝更加有兴趣起来。

    另一边,地里的粮似乎还有很多。

    陈家的族人依旧将一个个的红薯收在簸箕里。

    等了很久……

    边上又有人叫道:“三石……”

    三石……

    这玩意的产量……

    百官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产量这么高吗?这可几乎一倍于麦子了。”

    “就是不晓得能不能吃。”

    当有人念到五石的时候。

    许多人已经开始直抽冷气了。

    有人开始惊叹起来,觉得匪夷所思。

    显然……这是以往经史中,从未有过的。

    也在地里卖力干活着的陈经纶,觉得自己的腰快断了,可他依旧不停地刨着土,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已一片空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他忍不住想到,先父若是还在世上,能见到今日,这陛下和百官们都蹲在这里,看着他收获红薯,不知该有多欣慰。

    于是……他情不自禁的眼眶红了,眼角的泪,竟是啪嗒啪嗒落入泥里。

    “六石……六石……”

    有人高叫。

    六石……

    这已接近四倍于当今的麦产了。

    天启皇帝越发的吃惊,纹丝不动的蹲着,目光渐渐变得就像看怪物似的。

    他新奇地看着眼前一切,似乎在这一刻,他已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是眼珠子一眼不眨地看着那一个个从泥里挖出来的‘土疙瘩’。

    也同样蹲在地上的黄立极,表情越发凝重起来。

    孙承宗眼角的余光,则扫向张静一,变得说不出的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