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三十九章:杀招
    天启皇帝行事,看上去毫无章法,可实际上,比起历史上他的那位兄弟崇祯皇帝,却高明得多。

    崇祯皇帝是直肠子,性子也急躁,在他天真的世界里,世界是分为好人和坏人的。

    也正因为如此,崇祯皇帝登基,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众正盈朝,等大臣们都摸透了他的性子,便都只会吹嘘自己多么清廉,多么刚正不阿。

    可天启皇帝不同,他洞悉很多东西,但他绝不会轻易做声。

    可他不做声,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这一次,他对户部很不满意,也知道户部之内,黑幕重重!

    可他一直没有做声,不做声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他很清楚,在国家危难之际,去将那伤疤揭出来,只会让朝廷更加雪上加霜。

    这一次,当着众大臣的面,直接敲打李起元,已称得上是不留情面了,这正是因为天启皇帝有了底气。

    此时,群臣肃然。

    他们突然意识到,天启皇帝并不只是他们所想象中被九千岁所操纵,不谙世事的青年天子。

    今日对李起元的敲打,既有这不显山露水的青年天子展现出的洞悉一切的掌控力,也显出了他的锋利。

    天启皇帝没有再在李起元的身上多话,而是道:“这红薯既是天下珍宝,却又一钱不值。说它一钱不值,是将来我大明这样的粮食定要泛滥,便是寻常百姓,也可敞开肚子来吃。可若说它价值千金,却是因为朕得此宝,可固社稷。这样的奇珍异宝……张卿家,你取千斤出来,朕要分赐大臣,卿等带回去,好好再尝一尝,不但要自己尝,还要想,想一想这陈氏父子虽为布衣,却心怀社稷和苍生。想一想张静一,区区一锦衣卫百户,却常怀报效之心。再想一想你们自己,想想你们受了国恩,平日里又是如何的。”

    “除此之外,回家之后,也给你们的妻儿分食吧,这是朕的恩典,既是恩典,自当与家人分享,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即是此理。”

    众臣都是明白人,于是自动忽略掉一荣俱荣,却只咀嚼着一损俱损的话,纷纷称是。

    天启皇帝接着道:“哎呀,你们看,这天色好像很不好,只怕又要下雨了,哎,朕出京来,本想告祭列祖列宗的,奈何天公要不作美了,这可如何是好?”

    “陛下。”魏忠贤立马在旁道:“陛下心里有孝心,列祖列宗在天有灵,岂有不知呢?这孝心藏在心里便是了,陛下日理万机,若是实在没有空闲,不妨敕命大臣代为祭祀先帝陵寝便是,先皇帝们得知陛下心里藏着天下百姓,日夜操劳,不知该有多高兴。”

    天启皇帝便微笑道:“这样可以吗?”

    这话当然不是问魏忠贤的。

    众臣脸上麻木。

    张静一大抵猜测他们的心理状态是:特么的,你不想上山就不想上山,干我们鸟事,问我们作甚?

    众臣倒还是上道的,纷纷道:“国家在多事之秋,自是离不开陛下,恳请陛下起驾回宫,为国筹谋。”

    天启皇帝叹了口气道:“这样啊,那么朕就从善如流吧,张卿,你也随朕回京去。”

    张静一倒是不客气,点了头。

    当日,天启皇帝自是回西苑去了。

    张静一却是马不停蹄地回了他的新县。

    实际上,当日京城里已炸开了锅。

    亩产两千斤。

    诸公们亲眼见了。

    是主粮。

    这粮还抗旱。

    京城沸腾。

    至少绝大多数百姓是沸腾的。

    哪怕是在这京城中的人,也都有饥饿的记忆。

    但凡是尝过饥肠辘辘之苦的人,谁不希望……这天下有一种粮可以敞开来吃的呢。

    只是……也未必任何人都欢天喜地。

    例如……

    吴文龙便懵了。

    作为粮商,他只信奉一个道理:物以稀为贵。

    倘使粮食可以亩产两千斤了,那还有什么利润可言?

    最重要的是……他可是囤积了不少的粮食。

    他听了消息,便立即往李家去。

    而此时,天色将晚。

    李家的仆从直接提着灯笼,将吴文龙领到了李家的后宅。

    在这里,有一处楼,叫烟雨楼。

    楼内,灯火通明。

    吴文龙小心翼翼地进了楼。

    便见此时户部尚书李起元正端坐在饭桌前,这里已摆了两副碗筷。

    吴文龙激动地道:“老爷……”

    李起元只压压手,示意他坐下。

    吴文龙坐下之后,低头,却发现……自己跟前摆着的碗里,乃是黄橙橙的粥水。

    吴文龙甚是不解地道:“这是……”

    “你先尝尝。”

    吴文龙点头,举起了筷子,粥水的滋味甘甜可口,吴文龙吃了一半,终于醒悟:“这便是坊间传闻的红薯?”

    “你觉得如何?”

    “能果腹,味道甘甜。”

    李起元叹了口气:“今日陛下狠狠敲打了老夫一通,实是令人不安啊。”

    “老爷,这些粮……”

    李起元已喝完了粥,一旁的丫头给他收拾碗筷,又有另一边,一个丫头给他递来了锦帕。

    李起元是个爱洁净的人,擦拭了嘴,才慢悠悠地道:“声音轻一些,小心隔墙有耳。”

    说着,等丫头们散去了,方才叹了口气道:“真是令人心惊胆战啊。你是为了粮食的事而来的吧?”

    “是。”吴文龙吃过这粥之后,已可以确信,传闻是真的了。

    此时,他内心更是急得如热锅蚂蚁,终于忍不住道:“你看……咱们的粮食……”

    李起元却道:“老夫起初也有点慌,不过事后想想,不对,这粮若是大规模的种植了,我这户部尚书,难道会不知吗?思来想去,此粮要推广开来,那也是两年之后的事,远水救不了近渴。”

    吴文龙一听,顿时惊喜道:“这样说来,今年……”

    李起元淡然自若地道:“好啦,老夫说的也只是这么多,你自己看着办吧。”

    吴文龙知道这是逐客令,可听了李起元的一番话,心里总算定了一些,便起身道:“小人明白了。”

    当日,粮价并无异动。

    其实所有的粮商,现在都在暗中的揣测。

    在经历了难熬的一夜之后。

    粮商们纷纷来到了商会的会馆。

    大家都盼着陈默言几个大粮商们来。

    内行的人都知道,陈默言这些人,自有消息渠道,他们的渠道比任何人都灵通,而且这种大粮上资本雄厚,底气足。

    果然,虽然不是从前那样默契的三日来一趟,可今日因为事出有因,所以陈默言几个粮商都来了。

    陈默言照例……还是在不起眼的角落端坐着喝茶。

    唯一不同的是,等茶喝完了,他竟起身,朝众粮商抛下了一句话:“诸位,老夫有一言,诸位不妨静听。”

    粮商人纷纷朝陈默言看来。

    陈默言风轻云淡地道:“谁想卖粮,有多少,我陈家吃多少。”

    此言一出,许多人心定了。

    看来……那什么红薯,不会影响今年的粮价。

    众人纷纷笑起来。

    有人道:“陈公豪言壮语,老夫也是一样,有多少,吃多少。”

    “是极,大家不要慌,这不过是吓人的。”

    “老夫做了粮食买卖数十载,怎么会被这区区的红薯吓着呢。”

    “哈哈……”

    一时之间,厅中欢声笑语。

    其实这可以理解,囤积了这么多粮,这些粮食,就是大家的身家性命。

    他张静一算老几,凭这个想降粮价?

    而陈默言却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丢了几个铜板在茶桌上,便如往常一样,风轻云淡的走了。

    …………

    “张百户,张百户……”

    卢象升的叫声很急,他匆匆地寻到了县里的张静一。

    张静一此时正耷拉着脑袋,坐在公房里,低头在看着案牍上的消息。

    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他才抬头道:“什么事。”

    “会馆那里……一切如常,粮价也未见松动。”

    卢象升露出苦笑,这张百户已将自己的底牌揭出来了。

    原本他还以为,有了这亩产两千斤,粮价肯定要松动的。

    可哪里晓得……会馆那儿,居然稳如泰山。

    这时候,卢象升才意识到,这些粮商并不好对付,这些人习惯了吃人不吐骨头,是绝不肯吃亏的。

    张静一见卢象升焦灼万分的样子,倒是自顾自的笑了:“原来是因为如此啊,卢先生,你别着急。”

    看着张静一不急不慌的样子,反而令卢象升纳闷了。

    卢象升便坐下道:“张百户怎么还笑的出来,百姓们要揭不开锅啦!大家都说,这红薯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可怎么是好?”

    卢象升是急性子。

    当然性急,这可是上阵就亲自带头冲锋的文人。

    张静一依旧老神在在地道:“是吗?可是……红薯……不过是开胃菜,我的杀招……其实已经准备好了,不信,你等到明日看一看,我要教这些粮商人,统统都死。”

    “杀招?”卢象升大吃一惊,忍不住问:“什么杀招?”

    张静一则是勾唇一笑,气定神闲地:“能不能让我好好装个逼,明日看着便是了,你这个人怎么就这么急呢!”

    卢象升更吃惊了:“什么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