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四十三章:真相大白
    算是……

    天启皇帝抚案。

    这算是什么回答。

    不过天启皇帝倒是不急,他随意地看向一个宦官道:“去,给张卿家赐座。”

    他一声令下。

    站在一旁的魏忠贤连忙取了锦墩来。

    张静一倒是不客气地坐下。

    天启皇帝便凝视着张静一道:“你用了什么谋略呢?这粮价,要涨容易,可是要降,何其难也。方才朕想了许多可能。或许你此前早就留了一笔粮食,在这个时候抛售?还是……其实这粮商里,有不少是你布置的人,与你里应外合?”

    这是天启皇帝唯一能想到的几个法子。

    张静一不禁微笑,摇头道:“陛下所举的,都是阴谋。”

    天启皇帝脸一红,道:“能降粮价,管他什么手段,能救济苍生,便是善举。”

    “话虽如此……”张静一认真的道:“可是阴谋不过是几个人在暗室之中的谋略,靠这种办法,是不可能做成这些事的,因为很简单,任何阴谋,要求的是环环相扣,要求每一步都踩在点上,要求所有人,都按谋划中行事,事有不密,便无法完成。任何人掉了链子,也无法完成。这样的大事,怎么能靠阴谋就可以完成呢?”

    天启皇帝细细咀嚼着张静一的这番话,感到颇有道理。

    于是他道:“这样说来,你用的不是阴谋诡计。”

    张静一很是坦然地道:“卑下用的是阳谋!”

    “阳谋?”

    张静一道:“阳谋的好处就是,卑下只需造势就可以,只要大势已成,无论别人知道不知道,都得乖乖的顺势而动。”

    “好,朕倒是洗耳恭听,想听一听你这阳谋是什么?”天启皇帝饶有兴趣的道。

    魏忠贤也不由得打起了精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学习一下。

    张静一道:“陛下还记得卑下当初高价卖粮吗?”

    魏忠贤的脸在这时忍不住抽了抽,这话你还好意思说?

    天启皇帝却好奇宝宝似的,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张静一继续道:“这些粮,是卑下用最低廉的价格赊欠来的,最后却是以十数倍的价格卖出。”

    听到这里,天启皇帝不由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张静一苦口婆心的样子:“其实卑下哪里是想挣钱啊,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卑下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留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这样做……是为了陛下和苍生啊……”

    魏忠贤这下子精神起来了,他突然发现,张静一这厮,也不是没有可学习之处的。

    这一点,要记下。

    张静一继续道:“敢问陛下,若是一个人家,号称家财万贯,就算他家的资产有万两银子,那么……他能拿出多少现银呢?”

    这话,倒是将天启皇帝问倒了。

    张静一似乎本就没指望久在深宫里的天启皇帝能回答,于是很快就道:“所谓的家财万贯,其实绝大多数人家,能拿出一千两现银就不错了。”

    这是实在话,身价和现银是两个概念。

    张静一又道:“卑下用最廉价,甚至是赊欠来的几十万石粮,突然投入市场,陛下想,会造成什么呢?”

    “这个朕知道。”天启皇帝道:“当然是粮价大跌。”

    “对……也不对。”张静一笑着道:“当时的粮价,在粮商的推波助澜之下,已到了高位,这时候……卑下这么多粮食突然开始抛售,有两种可能,就是粮商们放任不管,可若是放任不管,那么他们就惨了,因为他们此前早就高价收购了不少粮,粮价若是任意抛售开始下跌,他们受损最大。”

    天启皇帝眼眸微微一张,恍然大悟的样子,忍不住一直点头。

    张静一道:“所以卑下料定,他们为了维持粮价,一定会想尽办法,比如……扫货。毕竟谁都知道关中大旱,未来的粮价有上涨空间,何不如将卑下的粮都吃下来,继续坐等增值呢?”

    天启皇帝随即就道:“对,朕若是粮商,朕也会这样做。”

    张静一道:“可是……对于粮商们而言,又出一个问题了,为了确保粮价继续上涨,才能巩固他们的利益,他们又要吃进去大量的粮,在一面造势,营造上涨氛围的同时,他们买粮的钱哪里来呢?毕竟……这原本七钱银子,却还只是打了欠条的粮食疯狂抛售,他们要吃进,却需拿出十几两银子来买下一石,他们的手头上,有这么多现银吗?”

    天启皇帝错愕:“没有吗?”

    张静一笑着道:“当然,有人手头上是有现银的,他们有多少现银,就购多少粮。”

    张静一随即又道:“可有的人不一样,他们更贪婪,他们既然认定了粮价还要暴涨,那么今日他花自己一千两银子吃进的粮食,数月之后,便可换来两千两银子。可只挣这一千两银子,他们会甘心吗?”

    “自然而然,会有一部分人,他们会想用一万两银子,去吃进这些粮食,等将来这一万两银子,变成两万两。可他们手头没有现银,那么……如何才能获取暴利?”

    听得入神的魏忠贤在旁下意识的插口道:“借贷。”

    张静一忍不住对他翘起了大拇指,毫不吝啬地夸奖道:“魏哥果然冰雪聪明。”

    冰雪聪明……

    魏忠贤:“……”

    此时,张静一又正色道:“所以,他们非要借贷不可,卑下不需要所有购粮的粮商都借贷,只需要有一部分人铤而走险就可以了。”

    这时,天启皇帝忍不住问:“借贷了又如何?”

    张静一道:“负债的人和不负债的人心态是不一样的,卑下可以将这负债的人,打个比方,叫做杠杆,也就是用自己少量的资金,翘起更多的资金量。这些操持杠杆之人,其实就是卑下的大势,因为他们欠债,所以他们对于市场上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格外的敏感。因为寻常囤粮的人,若是稍有降价的可能,就算是亏了,可粮食还在自己的粮仓里,大不了继续囤积着,等将来有个好价格再卖便是了。”

    “因而这些人,即便粮价出现了松动,想要让他们因为一些流言蜚语,或者未来降价的可能,便慌不择路的抛售粮食,这是绝不可能的。”

    “卑下的大势,就是这些借贷买粮的人,他们抵御风险的能力极低,粮价的风吹草动,都可能让他们倾家荡产,他们是刀尖舔血的亡命之徒,但凡有利益,他们便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可一旦市场出现波动,他们也是市场上最风声鹤唳之人,有一点点动静,便会想着割肉逃离。”

    “卑下先想利用高粮价的抛售,制造了大量借贷的粮商,而后等粮价升到了高位的时候,再请陛下去看红薯,放出子虚乌有的利空消息。这些消息……若是理智的人可能会不屑于顾,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粮食囤积着便是。可对于那些借贷购粮的人就不同了,买了这么多粮,他们不但需要花大价钱囤粮,还需要支付高昂的利息,一旦他们意识到,未来粮价失去了诱人的前景,甚至还可能会出现巨大的持有风险,那么势必……会进行抛售,挽回损失。”

    天启皇帝听罢,似懂非懂,不过大致的意思,他却明白了,一时之间瞠目结舌:“原来这粮商还有这样的分别。”

    张静一笑着道:“这些借贷的粮商,夹杂在其他的粮商之中,一旦他们开始偷偷的抛售,市面上的粮食便渐渐多了。当然,其他的粮商,也可以进行当初的操作,即继续扫货,就像他们当初对付卑下一样。只是可惜……这样的方法可以用一次,却不可以用第二次。因为他们手头的资金,在当初扫卑下的粮食时,就已经所剩不多了,这时候,面对市面上出现的更高价的粮食,又拿什么来大规模地吃进呢!”

    “最终的结果,陛下也看到了,许多人在悄悄抛售,而其他的粮商虽然有维护粮价的心理需求,却是无能为力,只能看到,市面上充斥着大量的粮食。最后……价格开始下跌,一旦下跌,更多人会开始慌乱,因为一旦大家意识到,明日的粮食会比今日的低,自然而然,也会想办法将手头的粮食赶紧卖出去。卖的人越多,买方却是凤毛麟角,为了挽回损失,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的降价出售,最后形成践踏,也即……谁的粮卖的慢,谁就得死!”

    “这已不是那些借贷的粮商要拼命抛售了,因为大势已成,便是那些没有负债,家里囤了大量粮食的人,却也不得不立即割肉自保,如若不然,当初高价买来的粮食,难道放在手里,任其越来越不值钱吗?”

    “就说现在,据卑下所知,不但所有的粮商在想办法卖粮,便是那些平日里粮仓里囤了一些粮的士绅,也在想办法,趁着这粮还能卖出几个钱,想办法卖呢!陛下,如今整个京城,粮食已经泛滥成灾啦。”

    …………

    第六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