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四十五章:血债血偿
    张静一现在很忙,得了天启皇帝的许诺后,居然开始急着想出宫了。

    这令天启皇帝很惊愕,这家伙好像很急的样子,这是想去干什么?

    不过粮价终于大跌,天启皇帝这边也去了一块心病了,便道:“张卿,天色不早,朕还需召诸阁老们商议应对关中旱情的事,就照我们商讨的方子来,此事朕虽是拿了主意,可如何处置,却不得不仰赖百官。”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脸色阴沉。

    这是实话,办法再好,也终究需要靠做事的人。

    倒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道:“是了,朕掐指算了算,你家妹子也差不多要生产了吧,孩子生了吗?是男是女?”

    张静一有点无语,这天启皇帝……挺八卦的。

    不过……若是他知道……

    张静一心里有点犹豫,背上默默地冒出了冷汗。

    以前他是担心魏忠贤。

    现在倒是有点担心被反攻倒算了。

    好家伙……

    看着天启皇帝兴致勃勃地等着他回话的样子,张静一只好硬着头皮道:“快了,应该就在这几日了,只是……卑下其实也不清楚,卑下对这种事不懂。”

    天启皇帝却是红光满面地道:“你不懂,可是朕懂啊,你这些日子,务必要格外的注意才是,叫你妹子尽力不要吃生冷的东西,除此之外,得有人十二个时辰陪着,观测是否有落红的迹象,再有,切切不可让她情绪激动,不要害怕。”

    真有你的。

    张静一一时答应不上来,他发现天启皇帝真是个人才,除了本职工作,他啥都懂。

    当然,公允的来说,天启皇帝的本职工作,其实也还算懂。

    张静一咳嗽道:“是,卑下一定……注意,不,一定让人注意。”

    天启皇帝便板着脸道:“这是什么话,自己的妹子,何须这样生疏呢?谁注意都一样。”

    张静一连连称是。

    天启皇帝随即却是看向魏忠贤道:“选个京城最好的稳婆,到张家随时待命。噢,对啦,还有一件事,到时给朕准备一份礼送过去。寻常百姓不是生了孩子,都要送礼的吗?”

    “陛下,那是满百日的时候才送的。”魏忠贤耐心地纠正他:“这孩子刚生,大家都手忙脚乱着呢,哪里有心思收礼,百姓们都精明着呢,礼是要收的,却不能在忙碌的时候,所以往往是满月,或是百日,再或者满周岁的时候,总能想出一些名堂来。”

    魏忠贤的话里不无吐槽之意。

    张静一心里却是乐了,说起这个,他可就不困了。

    那宫外的九千岁府上,不就是隔三差五的巧立名目收礼吗?不是他的大寿,就是他家的狗生辰,敢情是你魏忠贤继承了传统美德?

    天启皇帝此时一摆手道:“去吧,去吧,等生了再说。”

    张静一便忙拱手告别。

    等出了宫,却得知整个市场上已经疯了。

    据闻好几个粮商上了吊,据说是赔惨了,亏了几万两的银子。

    当然,几万两银子对于粮商而言,其实不算什么,最可怕的却是,这几万两银子多数都是欠债。而这些欠债,当初可是用十数万两银子的资产抵押,才贷下来的。

    这就意味着,他们还不上钱,十数万资产便要全数打了水漂,可粮价一路暴跌,根本没有任何上涨的起色,不上涨倒也没什么,只是如今趋势在这里,粮价只是不断的下跌,表面上有一个出售的价格,可就是没人买。

    这种粮商之间的抛售踩踏是极可怕的,卖不出粮,就还不上钱,还不上钱,便要倾家荡产。

    且又因为有人倾家荡产,便更加加剧了这种恐慌,恐慌不断的蔓延,现在粮价只能用崩溃来形容。

    市场是没有理性的,涨的时候没有理性,跌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理性。

    此时,吴文龙已感觉自己要疯了。

    李部堂让他卖粮,可迄今为止,他是一粒粮都卖不出去。

    于是他求爷爷告奶奶,只希望以往有联络关系的客商买一些,以解燃眉之急。

    可是……谁肯买呢,现在解别人的燃眉之急,就等于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搭上了。

    吴文龙很慌,慌得六神无主,最后便去了会馆。

    此时的会馆里,乱哄哄的一片。

    “粮价已跌至七两了。”

    消息一出,一片悲天跄地的哀嚎。

    一日之间,直接腰斩,丝毫没有道理可讲。

    可若是能在腰斩的时候,能将粮售出去,好歹还能回点本钱。

    但是……所有人渐生绝望之心,因为他们很清楚,就算继续腰斩,这粮也未必能脱手。

    此时,几大粮商也已来了。

    为首的陈默言,早没了起初的从容和淡定,他显得气急败坏。

    显然……这位大粮商也已扛不住了,此前为了吸收张家的粮,几大粮商率先出手,调用了大量的真金白银,就是想要稳住市场,继续将他们的粮价推高。

    当初调用的资金越多,现如今在这种踩踏的环境之下,伤害也是翻倍的增长。

    什么大粮商小粮商,现如今是谁家粮多,便谁死的最惨。以往让人羡慕的人,现如今头上顶着的,只‘冤大头’三字。

    这时候,陈默言自然而然再没有了气度,他气急败坏的来,便是希望想要借助自己的商誉,看看能否继续维持粮价。

    陈默言一出现,立即人群沸腾。

    陈默言随即颐指气使地道:“这粮价,根本不正常,定是有人从中捣鬼,诸公,万不能中了小人奸计,此时,我等理应同舟共济……”

    只是……

    “陈先生,你们陈家的粮号,是不是也在卖粮?”

    陈默言:“……”

    “你们陈家在卖,还说什么捣鬼,你自己不也在捣鬼吗?”

    陈默言:“……”

    其实……陈默言觉得很委屈。

    都到这个时候了,赶紧出一点货,止一点损,不是合情合理吗?

    可是粮商们却不是这样想的,说粮价还会涨的是你,暗中出货的也是你,现在说什么同舟共济的还是你。

    许多人愤恨得咬牙切齿,甚至有人掩面嚎啕大哭着道:“当初,你是怎么说的?你昧了良心啊,东市的王先生和周先生,如今已是上吊了,当初就是信了你们的鬼话。”

    陈默言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劲,立即道:“听我说,听我说,这都是……这都是……我便直说了吧,这都是那锦衣卫张百户的奸计,此人奉命抑制粮价,大肆渲染什么红薯,当初……就是他高价卖粮给我们的……”

    陈默言所说的话,其实大家事后冷静下来,好好的复盘,其实也未必不能有所察觉。

    可现在的问题,对于粮商们而言,一个锦衣卫百户,能直接导致粮价崩溃吗?

    有人冷笑道:“我看,定是你们陈家当初推高价格,此后悄悄出货,才酿成此灾。到了现在,你还装什么好人?”

    “我完了,我完了……”有人突然一下子趴在了地上,而后以头抢地,显然……这已是精神崩溃了。他额上磕出了血,满面鲜血模糊,歇斯底里地道:“姓陈的,你害我倾家荡产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吴文龙也受此感染,忍不住以泪洗面起来。

    陈默言和几个大粮商见势不妙,于是忙是想走。

    这时愤怒的人道:“还想走吗?你害死了我们,要往哪里去。”

    于是许多人纷纷将他们拦住。

    陈默言跺脚道:“这怪不得我,是那张……”

    张静一三字还没完全说出口,已一个拳头直晃晃地砸在了他的面门上。

    陈默言被打得一时眼冒金星,只觉得脑子嗡嗡的响,鼻梁上的疼痛令他眼泪模糊了眼睛,于是弓着身,用手捂脸。

    而这时,已是无数拳脚如鼓点一般的落下。

    “打死他!”

    “打死他!”

    吴文龙也在其中,此时他眼睛血红,这个时候,他也想杀人。

    似吴文龙这样的人大抵有一个共性,那便是只要为了钱财,他们可以不顾别人的死活,也可以不惧任何风险。

    若是发了大财,自是自己聪明伶俐,是自己慧眼如炬了。

    可一旦血本无归,那么自然不是自己愚蠢,不是自己贪婪无度,定是别人的错。

    眼下……不是你陈默言几个粮商害死了我们,还能是谁?

    人潮涌动。

    一时打的昏天暗地,像是一次群体的宣泄,犹如前些日子的暴雨,倾注而下,最后会馆里,只剩下了一片狼藉。

    几个粮商毫无还击之力地倒在了血泊里,等到顺天府的差役姗姗来迟,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太惨了。

    当初奉命来的时候,是弹压势态,缉拿凶徒,保护良民。

    可现在……

    好吧……

    为首的都头大手一挥,捏着自己的鼻子,他受不得这样的血腥:“收尸,收尸了。”

    而凶徒……实在太多,已实在管不过来,那吴文龙人等,早已一哄而散。

    而事实上,吴文龙大抵已知道自己彻底的完了,李家绝不会饶过他的,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收拾细软,赶紧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