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五十章:会试开考
    管邵宁随张静一回了县衙。

    张静一也不闲着。

    管邵宁虽然人际关系比较差,且几乎没有社交能力。

    可此人的智商却是爆表的。

    理解能力一定极强。

    毕竟,这可是没有名师指导,也在没有任何人提点的情况之下,直接高中探花的人。

    这样的人,用后世的话就叫做变态。

    像这样的变态,张静一打算让他突击训练一下。

    于是他先找来卢象升。

    卢象升毕竟有会试经验,而且还中过进士,虽然名次不太好,可好歹是过来人。

    故而这些日子,卢象升什么都不干了,就专门督促管邵宁的学习,并且传授一些会试小技巧。

    除此之外,便是搜罗历来的状元会试文章了。

    看见人家怎么写的,以管邵宁变态的学习能力,一定能有所感悟。

    张静一干的,就是提供伙食。

    每日肉蛋奶,一样都不落下。

    于是……

    管邵宁可耻的胖了。

    读书读胖了,这是一件让人觉得很羞耻的事。

    不过管邵宁不在乎这些,他废寝忘食的读书,记下会试的技巧,将一篇篇的优秀的八股文读透,了解为何此文的长处。

    这县衙里,似乎不少人都听到了一些风声。

    都说有个落魄和寂寂无名的读书人,因为受了张百户的赞助,所以被他的同乡们奚落,还打了起来,闹得鸡飞狗跳。

    而现在外头,尤其是士林之中,对于管邵宁的嘲讽甚嚣尘上。

    都说这管邵宁贪图名利,攀附厂卫。

    又说管邵宁私德败坏,曾在南直隶勾搭良家妇女。

    还有说他为了攀附张静一,竟恬不知耻,年纪也老大不小了,竟对比他年纪小十岁的张静一行跪拜大礼,向张静一自称自己为门下走狗。

    要知道读书人的恶毒之处就在于,他们若是和你有仇,绝不会明火执仗来和你对质,而总是一副清高的模样,用各种子虚乌有的事来攻击你。

    其中最擅长的攻击,便是对私德的各种编排。

    其实这一点,张静一的感触是很深的,比如魏忠贤,张静一未必喜欢这个人,魏忠贤其实就是一个宦官,他幸运的攀上了天启皇帝,又颇有一些能力,所以得到了天启皇帝的幸赖,而魏忠贤的恩宠之所以长盛不衰,也因为他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只要是天启皇帝的事,他从不怠慢,而且能正确的认清自己的位置,哪怕被人称之为九千岁,在天启皇帝,也不过是一个供人使唤的奴婢。

    可那些读书人,若只是骂魏忠贤贪墨钱财,说他任用私人,打击异己,这些张静一都没有意见。

    实际上呢,却各种有鼻子有眼的说魏忠贤并没有阉割干净,未净全身,却因为巴结了宫里的某个公公,直接召入了宫去。

    像这样的流言也非常普遍,而且十分恶毒,这明摆着是把人往死里整,且不说一个没有阉割完成的宦官进入了后宫的人如何卑劣,实际上,却是在暗骂大明的皇帝!无论是先帝,还是现在的天启皇帝,他们的妃子,只怕都要被祸祸了,摆明着是暗指皇帝们戴了绿帽子,又彰显出魏忠贤的奸诈。

    他们在对待管邵宁上也是一样,现在外头传的最多的,就是管邵宁如何恬不知耻的巴结张静一,比如每日给张静一洗脚。

    或是给张静一物色女婢,在夜里亲临指导,帮助张静一完成大和谐。

    当然,说的更多的还是管邵宁成日声称自己是张静一的门下走狗,将不学无术的张静一,供奉得好像是自己的恩师一样。

    县里上下的人,隔山差五的听到这些留言,自是勃然大怒,尤其是这些文吏,心知这些都是被人编排的,便都恨不得管邵宁能中进士才好,因此对管邵宁照顾有加,便连铺床叠被,都被有的文吏包办了。

    不出几日,朝廷颁旨开恩科。

    皇榜出来,管邵宁并没有去看,依旧笔耕不辍。

    他现在每日除了看状元公们的文章,便是自己下笔,用不同的考题进行模拟考试。

    卢象升则负责给他把关。

    偶尔,张静一也会来,大家当然闭口不谈外头的流言蜚语,不过张静一对于八股一窍不通,只能勉励他好好读书。

    等到了开考的这一日前夜,管邵宁睡了一个好觉,早早起来的时候,这边文吏们已预备好了考篮,笔墨纸砚,都备齐了。

    管邵宁则是四处张望,眼中有着期盼,口里道:“不知张百户在不在?”

    一个文史便道:“张百户还没来当值,现在天色还早着呢,只怕没这么早来。时候不早,管举人快上路吧。”

    管邵宁想了想,却是摇摇头道:“有些话想说,再等等看。”

    于是又等了很久,却依旧不见张静一的身影。

    管邵宁露出失望之色,却下一刻便又振奋起精神,朝大家行礼道:“诸位,这些日子惊扰了。”

    众人都说哪里的话,又祝他能够金榜题名。

    管邵宁点头,这一些日子下来,他整个人显得稳健了很多,到了县衙门口,看着清冷的长街,此时不过卯时,天色未亮,长街上,一片死寂,只有偶尔几户人家孤灯冉冉。

    在这里,县里给他准备了马车,管邵宁便钻进车子里去。

    马车一路赶到了贡院,等他下了马车,这贡院外头已来了不少人,都是来考试的,或者是来送人考试的人。

    贡院的门还未打开,所以考生们都只能在外头等。

    管邵宁在人群之中,低垂着头,显得闷闷不乐的样子。

    考生们大多是三五成群,呼朋唤友,只有管邵宁在一处角落里,孑身一人,像一座孤独的石雕。

    自然,也有人似乎认出了他,没有人上前跟他打招呼,只是远远的和人细语,随即露出窃笑。

    管邵宁对此充耳不闻……只愣愣的一言不发。

    就在这时……那初露出来的晨阳方向,竟是有人骑马而来。

    在京城,读书人都是坐轿,最差也是坐车,没有读书人骑马的。

    这骑马的人后头似乎还有一个马队,七八个人小心翼翼的护卫着这人。

    马上的人到了贡院外头,却开始张望。

    管邵宁也错愕的抬头起来。

    猛地,他身躯一震。

    闷闷不乐的管邵宁,一下子欣喜起来,他疾步冲到那骑马的人面前:“张百户。”

    一声张百户,就犹如瘟神一般,立即让附近的读书人连退三四步,直接以马上的人和管邵宁为圆心,形成了一圈人墙。

    别看私下里,大家骂起张静一骂得很痛快,可当着张静一的面,不害怕的人却是不多。

    这就是锦衣卫。

    张静一下马,就道:“起来的迟了,所以没来得及送你,有一句话想告诉你,是想让你好好考,一定要扬眉吐气。”

    管邵宁听到这里,已是眼眶红了,他深深地看了张静一一眼,能看得出张静一的真诚。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辈子没几个人对他真正有多好过,毕竟管邵宁的相貌和家世都摆在这里,谁会在意一个蝼蚁呢?

    而张静一第一次见他,不只是给他提供帮助,还给了管邵宁一种……真诚的感觉。

    当然,他并不知道的是,张静一对他的真诚,是因为对历史人物的了解,也是对这个在建奴入关之后,为了留发,而被灭门的人所表现出来的敬意。

    后来的相处,管邵宁的敦厚,也让张静一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信赖的人。

    管邵宁听了张静一的话,一时百感交集,随即,他又精神奕奕起来,相比于来时的郁郁不乐,此刻就像读了一层金,整个人焕发出光彩。

    他定了定神,当着众读书人的面,却是突然拜下,而后朝张静一郑重其事的行了个礼:“恩师教诲,学生没齿难忘。”

    一旁……许多人吸着冷气。

    还真是……

    果然传言非虚,这个管邵宁,竟真拜入了不学无术的张静一门下了。

    真够厚颜无耻啊,此人八成是知道自己考不上,要为自己谋一条出路了。如若不然,堂堂举人,会去拜张静一这样的武夫为师?

    这里有着多少双带着鄙视的目光盯着他们。

    可管邵宁不管这么多,他甚至觉得很畅快。

    真以为我每日在县里读书,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吗?

    你们不都说我管邵宁拜入了张静一的门下吗?今日……我管邵宁还偏就做张百户的门下走狗。

    我时运不济的时候,你们这些口称仁义的人,谁提供过帮助?

    我困窘落魄的时候,你们这些张口便是天下苍生的人,又何曾多看我一眼。

    没有张百户,我只怕现在还困于京师,为三餐奔走。

    若不是他让我好好读书,我管邵宁,这些日子又怎么能好好温习?

    他就是我的恩师,怎么样?

    管邵宁此时无视了许多人的鄙夷目光,只看着张静一,无比认真地道:“恩师请放心,学生一定竭尽全力,绝不辱没师门!”

    这一番话,铿锵有力,坦坦荡荡,丝毫没有对流言蜚语的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