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五十五章:龙颜大悦
    刘鸿训这时知道为啥天启皇帝挨人骂了。

    这厮………

    是个榆木脑袋啊。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敢说的。

    实际上,其他大臣也都木着脸,对于刘鸿训的话充耳不闻。

    刘鸿训很尴尬,于是道:“说起来,今科最有把握的,倒是那刘若宰,刘若宰此人……臣从前看过他的一些文章,功底是极扎实的,文采也好,文章别出心裁,实是不可多得……”

    他的这一番话,倒是引来了不少人的议论。

    “我也听说过此子。”

    甚至某个角落里,礼部右侍郎冷不丁道:“听说他的风骨也很好。”

    一提到风骨……

    天启皇帝似乎听到了某些弦外之音。

    于是脸拉了下来。

    天启皇帝道:“朕看,那刘若宰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只会做几篇八股文章而已。”

    其实天启皇帝随口一说,大家也就当笑话听。

    可是这话却等于把厢房里的大臣们都骂了。

    要知道,大家都是靠八股文起家的,这八股文乃是大家的晋身阶梯,因此,但凡是百官,对于八股都极为看重,奉为圭臬。

    虽然也有一些读书人,会骂几句作八股没意义。

    可是……我自己可以骂,但是皇帝若是有这样的思维,那就不成了。

    天下这么多的读书人,不说百官,就说这百官的子侄们,哪一个不在学八股,哪一个不想着靠这个子承父业,陛下若是不看重八股,那我们又算什么?

    刘鸿训是礼部尚书,他不得不在这个时候说话,刘鸿训正色道:“陛下何出此言呢?唐朝开科举,而我太祖高皇帝规范八股取士,已三百年矣。这三百年来,朝廷以八股取士,令文臣辅佐历代先帝治理天下,可谓行之有年。八股之道,事关伦才大典,乃我大明基石,陛下对八股不屑于顾,岂不是诛臣等之心?那么陛下又将孔圣人与太祖高皇帝置之何地呢?臣万死,只是陛下此言,若是让旁人听了去,势必引发天下哗然,恳请陛下定要谨言慎行,以免寒了天下人心。”

    刘鸿训表情很凝重,说完这些话,便拜下,行了大礼:“若陛下认为臣多嘴多舌,臣宁愿致士,只是这些话,再不可讲了。”

    天启皇帝瞠目结舌,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八股是他们的根本,根都没了,那么做官的合法性也就失去了。

    黄立极也连忙道:“刘公所言甚是,这些话,是说不得的啊。”

    孙承宗表情凝重:“陛下只是口不择言,只是下次需谨慎一些。”

    众臣纷纷随刘鸿训拜倒:“请陛下三思而后行。”

    天启皇帝苦笑道:“朕确实是胡言了几句,好啦,好啦,只是一些牢骚话而已,朕只是不喜刘若宰,并非是不喜八股,这八股……八股还是很好的嘛,都起来说话吧。”

    “陛下为何不喜刘若宰?”刘鸿训趁热打铁,打破砂锅问到底。

    天启皇帝一时答不上来。

    刘鸿训却是继续道:“他是才子,就算偶有失言,或是举止有什么不慎,触怒了陛下,陛下也应该海涵,这才是国家对待士人的态度。”

    天启皇帝羞愧难当,他感觉自己是被这些家伙们当众处刑。

    偏偏这个时候,下不来台,想骂人,可对方人多,何况孙承宗也在此,就算恼羞成怒,当着师傅的面,只好忍气吞声。

    再加上,连黄立极似乎都站到对立面去了。

    显然……这就已经不是什么东林,也不是什么魏党的问题,这可关系着天下士人的根本,这大臣都是靠士人的身份起家的,当然自觉维护士人的利益。

    魏忠贤在旁忙是斡旋:“陛下并没有此意,你们不要借题发挥,不是说好了,是来看榜的吗?至于那刘若宰……”

    正说着,外头却已有人来,整个人气喘吁吁的。

    这一下子的,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来人这里。

    “榜抄来了?”黄立极松了口气,他是个怂货,每一次大臣和皇帝抬杠,他这个内阁首辅大学士都是夹心饼干,总是两头受气。

    现在好了,看榜,看榜。

    “已抄录好了。”说着,这小宦官忙是取出一张大黄纸,小心翼翼地送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将黄纸摊开,众臣个个激动不已,纷纷凑上来。

    人们下意识的,想要找自己子侄的名字。

    也有人,想寻一些自己原本看好的同乡。

    当然,最让人关注的,还是榜首了。

    这黄纸是卷起来的,所以需慢慢的舒展开。

    快舒展到头部的时候,有人眼尖,突然道:“你看,刘若宰,刘若宰位列首位……”

    众人朝着那舒展开来的黄纸最上端看去,赫然写着刘若宰三字。

    于是,不少人露出了欣慰之色,连刘鸿训也不由得点头。

    不对……

    大家发现,这黄纸还未彻底舒展呢,这刘若宰上头……隐隐还有一个名字。

    这一下子……大家窃窃私语起来:“竟有人,比那刘若宰还厉害?”

    天启皇帝则彻底将黄纸舒展开。

    一下子,三个绝没有让人想到字展露在眼前:“管邵宁……”

    厢房里霎时炸了。

    不明就里的人,还在疑问:“哪一个管邵宁?”

    “你忘了,那位,那位……”

    “和张静一沆瀣一气的?”

    人们细语轻声的议论,顾不得这些话,会不会传入陛下的眼里。

    刘鸿训已是眼睛都直了,那篇他最喜欢的文章,是这……这管邵宁所作的?

    黄立极更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是谁天天说管邵宁是个废物渣子的?

    孙承宗更是吃惊,事实上,他对于这个管邵宁,没有任何的关注,外间的许多传闻,让他认为管邵宁不过是一个攀附张静一的斯文败类罢了。

    虽然孙承宗对张静一的印象很好,可他却也知道,随着张静一地位的水涨船高,自然少不得有一群阿谀奉承之辈想尽办法讨好。

    可……为何这么个斯文败类,能得第一,力压所有人都看好的刘若宰?

    一个有如此学识的人,还需要攀附一个锦衣卫百户吗?

    于是更多的疑问,便纷沓而至了。

    天启皇帝自也是意外万分的,此时,他不断地揉眼睛,眼泪都要擦出来了。

    然后……天启皇帝突然跳将起来:“吓!”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将大家吓了一跳。

    天启皇帝摇头晃脑道:“管邵宁,是不是张静一的那个弟子?”

    魏忠贤先从震惊,再到嫉妒,最后用酸溜溜的口吻道:“是。”

    听到确切的答案,天启皇帝喜不自胜,道:“原来是他,怪不得了,真是了不起啊,看来张卿家教徒有方啊,哈哈……这会元,竟是如探囊取物,真了不起。张卿家实在厉害,随便教授一个弟子,作一篇马马虎虎的八股文,这天下的读书人,便都拍马都比不上了。”

    这话说的……厢房中的诸臣顿时都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起来。

    刘鸿训脸上的表情自然难看,但似乎还想维护一下自己的面子,于是忙道:“陛下,这……可能是运气吧。”

    天启皇帝便瞥了刘鸿训一眼,不由道:“运气?那你当初考了多少名次,你能中试,也是运气吗?要不,朕重新开科,诸卿都重新考一考,看一看谁是滥竽充数,只凭借运气的,又有谁才是真正有真才实学的。”

    刘鸿训:“……”

    天启皇帝得意洋洋地继续道:“这就是真才实学,是实打实的本事,你方才怎么说的?说国家取士三百年,八股乃是我大明的基石。怎么,你现在不认这是基石啦?你就又不怕将孔圣人和太祖高皇帝置于尴尬的位置了?”

    刘鸿训汗颜,一时竟辩驳不出什么。

    他是可以认可一个寂寂无名的管邵宁的,毕竟那头榜的文章,确实是文采斐然。可让他去相信,这个管邵宁,是一个锦衣卫少年调教出来,轻轻松松便中了会元,他……不能接受。

    天启皇帝兴高采烈地又道:“可朕和你不一样,你认为八股文章未必能衡量一个人的学识,觉得有时可以凭借运气。可朕却知道,八股才是真才学,其他所谓吟诗作对,不过是杂学而已。刘卿家,你堂堂礼部尚书,今科的主考官,难道现在不认可自己亲点的会元,不认可八股之道了吗?你是大臣,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凡是要三思而后行,行事更该谨慎甚微,如若不然,别人听了你的话,还以为你离经叛道呢?你再这样,朕可要把你开革出儒门了,你不能坏了孔圣人的学问,也不能悖逆了太祖高皇帝的祖宗之法。”

    刘鸿训:“……”

    天启皇帝像是因为一下子说的话太多感到口干了,拿起了跟前的茶盏,大口地呷了口茶,接着又语重深长的样子道:“好啦,刘卿你也不必害怕,这不过戏言也。来,大家都坐下,朕来给你们好好说说,什么是八股之道,什么是祖宗之法。大家好好听,保管教你们受益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