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五十七章:皇家血脉
    新县这边早已热闹起来。

    大家都晓得管邵宁中了会元的事,要知道,这街上的不少百姓都押了管邵宁的注,小挣了一笔,等这管邵宁回到县衙,便有无数人来恭喜。

    张静一瞧着热闹,也高兴,于是让人拿了簸箕,铲了几铲铜钱来,拿出来分发,大家都乐呵得像是过年一般。

    而这管邵宁,还有一些日子才能进行殿试。

    所以张静一便道:“殿试还早着,这段时间,你就先在县里帮忙,让……让卢县丞带着你吧,你跟着他好好的学,现在县里的事多,而且将来还可能涉及到安置关中的灾民,要提前做好准备,你多看多学,将来或有裨益。”

    管邵宁本就是贫苦出身,若是其他人,想到自己堂堂会元,居然干差役干的事,当然会满肚子不乐意。

    可管邵宁却知道这新县里,即便是寻常的文吏,也和其他地方的差役绝不相同。

    再加上,他一直在这里白吃白喝的,早就心里不安了,现在张静一给他安排一个差事,他甚至喜出望外,连忙道:“是,谨遵恩师教诲。”

    现在县里的工作,如张静一所说,都是在为了应对流民做准备。

    只是这里毕竟是北京城,人多地少,而且现在新县人流大,可谓是寸土寸金。

    好在张家现在将城外的一处土地也买了下来,此地距离昌平颇近,又紧挨着新县,地理位置可谓是得天独厚。

    当然,地价也不低,花费了二十多万两,拿下了这一百多顷地。

    当然,也是因为这地的原主人因为粮食暴跌,所以破产,这才让张家捡了便宜的缘故。

    现在京城里的资产价格很低。

    毕竟,有不少人都在抛售自己的资产。

    无论是城内,还是城外的土地,这一下子这么多人卖出土地,可有现银购买的人却不多,而且卖家往往都是甩卖,就为了回笼资金偿还债务。

    所以张家这边,在靠近昌平和新县的位置,大面积的购地。

    这左一笔右一笔的交易,交易额大得惊人。

    而自古以来,京城的北方其实土地的价格就比较廉价的,一方面是北方多山地,地里难有什么收益,又因为被大山阻挡的缘故,交通也不方便,再加上再往北一些,便要出关了,谁去那地方?

    城南方向就不同了,北通州就在城南的位置,而且一路向南,沃野千里,人口也是众多。

    张家现在要做的,就是暂时在这一块较为荒芜的土地上,开始建立屋舍。

    屋舍是那种大屋,打制的家具,比如床铺之类,也都是那种大通铺,一个大屋子,里头可能住几十个人。

    因此,张静一还特意请人建了一座砖窑,弄了一个作坊,他自己亲自设计了一个小区,名字都想好了,叫幸福花园,房子不讲究舒适性,但是讲究的是干净整洁。

    北方和南方的流民是不一样的。

    南方的流民,即便是风餐宿舍,却也勉强能生存。

    可在北方,那些流民,一旦到了天色微寒的时候,这北地便是千里冰雪,若是不给人预备住宿,那么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管邵宁现在干的就是这种工作,他堂堂会元,主要的职责,是清点木材。

    建设所需的木材,每日都会有人伐木之后送来,他需要称重,计算工钱,同时……还要搭配劳力。

    这种事很繁琐,刚开始的时候,是跟着一个老吏学,这老吏性子急,每日就是破口骂娘。

    管邵宁听得一愣一愣的,起初很不习惯,不过慢慢的,也免疫了。

    渐渐的,他开始上手,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心里都有无数的数字在打转。

    而后亲眼见证着,这木头和砖石,建起了一个个屋舍。

    沿着屋舍,也挖起了一个个的沟渠,以及未来道路铺建的地基。

    这里的劳力,大多是雇佣来的,一个个赤着身,很是粗鲁,甚至张家还专门供应一种短裤,用的乃是张家的棉布制成,很省布料的那种,大家便穿着这么个玩意,到处晃荡。

    管邵宁觉得这样很不雅,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头上的纶巾和儒衫,在这漫天尘土,且到处都是木钉、木材、砖石以及泥土的环境里,根本就不实用,每一次回了自己的屋舍,整个人便脏兮兮的。

    于是索性,这儒衫不穿了,也穿着张家发下来的棉布大裤衩子四处晃悠了。

    反正他本来就长得丑,穿着这个,倒是很契合他的相貌,竟丝毫没有违和感。

    而这时候,张顺又来了。

    这一次,他浑身上下打着补丁。

    连鞋的鞋底好像都是磨破的,若不是因为他还穿着宦官的旧衣,张家人险些以为他是哪个想来讨饭的。

    “张百户,陛下有口谕……”

    张静一大喇喇地走出来,显得很轻松,张顺他是很熟悉,就是这家伙……好像这一身行头,越来越有点儿……说不上来的味道了,行头还好,尤其令张静一怀疑的是,张顺瘦骨嶙嶙的样子,好像这些日子都在减肥。

    做太监也要减肥?

    已经卷到了这样的程度吗?

    “何事?”

    “三日之后,陛下要亲临府上,到时预备接驾。”

    “三日之后?”张静一不免诧异,于是道:“为啥?”

    “贵甥不是要办满月酒吗?陛下说了,他无论如何也要来,谁也拦不住,定要亲自来道贺。”

    张静一道:“知道了。”

    说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顺。

    张顺哭丧着脸道:“今日……今日……怎么就忘了带钱呢,要不……奴婢写一张欠条吧。”

    “啊……”这样也可以?

    张静一便道:“这是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我看就算了?不过,你记着写的时候,记着写上利息,我们张家借钱出去,利息都是有数的,九出十三归。来……来个人,拿一下笔墨。”

    ……

    送别了张顺,张静一却有些紧张了。

    显然,他的内心并没有像方才所表现得那么平静。

    他已经感觉到,这事儿开始有些瞒不住了。

    陛下如此看重,一旦来了,定要见一见长生的。

    于是他匆忙地去了张素华的厢房。

    厢房里,张素华正抱着孩子,口里哼着漫无目的的曲儿,孩子在这歌调里,正睡的沉。

    见了张静一进来,她笑笑,轻声道:“三哥,怎么了?”

    张静一坐下,看了一眼襁褓中的长生。

    长生已经生下来二十七日了,显得很健康,主要是因为脸开始慢慢的长开,再不像生出来时皱巴巴的样子,现在再看,真的越发像天启皇帝了。

    不……简直就和天启皇帝一模一样。

    这若是让人看了去,但凡是见过天启皇帝的人,只怕……

    张静一便上前,先假装无事人一样,轻轻抚了抚孩子那张幼嫩的小脸。

    其实孩子平常大多的时候都比较安静讨喜,起初的时候是很怕人的,只爱粘着母亲,现在舅舅经常来逗弄,捏捏鼻子,捏捏脸蛋,捏捏JJ,他似乎也习以为常了,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偶尔干嚎几下,用哭声制止张静一的暴行。

    张静一终于道:“三日之后,陛下可能要来。”

    张素华听罢,顿时吓得花容失色,随即低头,深深地凝视了孩子一眼,口里略带惊慌道:“陛下见了他,一定不会有所疑窦吗?”

    “我也不知道。”张静一很认真地回答:“或许,只是虚惊一场,陛下这个人,总是丢三落四,糊里糊涂的,大概不会过于留意。”

    张素华想了想,闭上眼睛,又凄然道:“事到如今,该面对也只能面对了,只是……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不情之请?

    这话显得很生分。

    这令张静一表情凝重起来,张素华的话语,令他感觉倒像是在托孤一样。

    “妹子,不会有事的。”张静一神色坚定地道:“你放心。”

    “我希望……无论如何,你要教这孩子平平安安的,其他的,我便不在乎了。至于其他的,三哥你别怕,真出了事,我绝不会将这祸水引到张家来。”

    张静一则安慰道:“没事的,我已让邓健他们,想尽办法掩饰你当初入宫前的身份……大哥和二哥,可是花了大价钱,几万两都花出去了,就算有人想彻查,也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

    说着,长生醒了,本来张素华还有话要说,这长生却是开始啼哭起来,张静一于是识趣的走了出去,这娃儿……饿了。

    知道这件事的人,整个张家只有张静一和张素华。

    所以这件事到底如何处置,张静一自己也不清楚。

    可是……这件事终究还是瞒不住的。

    既然如此,张静一索性试一试坦然面对。

    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小的大汉将军了。

    倒是这张家不明就里的人,却还沉浸在孩子即将满月的喜悦之中,尤其是张天伦,第一次做了外公,喜的不得了,每日拿着红纸,在计算着哪一个故旧家里有钱,出手还大方,四处送请柬呢!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