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五十八章:从龙之功
    对天启皇帝而言,此次去张家,更多的是因为张静一这些日子以来,这么多功劳的犒赏。

    也是针对某些人,表达皇帝对于张静一的重视。

    尤其是这一次科举,天启皇帝怎么看不出来,那些读书人对张静一的嫉恨呢?

    而张静一之所以被人所嫉,不过是因为他这个皇帝的缘故罢了。

    许多读书人和大臣都不满意他这个天子,这一点,天启皇帝心知肚明。

    尤其是在东林被整垮之后,大量的东林被罢黜,可他们依旧不罢休,散落天下各地,继续传播东林书院的思想,天下的士人,无不同情他们。

    这些士人,当然不敢将怒火对向天启皇帝,毕竟……这属于不忠,所以他们虽有许多抱怨,可大抵也只是说,皇帝之所以昏聩,那是因为朝中出了奸臣的缘故。

    谁是奸臣?魏忠贤是一个,可是魏忠贤太狠了,真要得罪了,那是当真会杀人的。

    近来声名鹊起的张静一也是一个。

    正因为如此,所以天启皇帝要给张静一去打打气。

    别怕。

    朕在你的后头。

    当然,这也是天启皇帝的性子里,本就对亲近之人有爱屋及乌的偏好罢了。

    无论是乳母客氏,还是魏忠贤的侄子们,他平日里都多有关照。

    哪怕是自己的兄弟端王朱由检,传出种种‘贤明’的名声,天启皇帝也没有往不好的方面去想。

    换做是其他人,只怕无论是九千岁,还是端王,早就死了一百遍了。

    天启皇帝对此事,格外的热心,让人挑选礼物,不过他的烦心事却也很多。

    听说皇帝要去给张静一的一个外甥祝满月,一时之间,这朝中上下,一片哗然。

    天启皇帝确实有昏聩的名声,可没想到昏聩到这样的地步。

    以至于朝中大臣纷纷上书。

    甚至是后宫,也变得不宁静了。

    许多流言蜚语,搅得天启皇帝头痛不已。

    天启皇帝随即表示……他要去祭祖。

    他先是下了一道恳切的诏书,表示自己做了几个梦,梦到了先皇帝,上一次因为天气缘故,而不能成行,于是打算选择黄道吉日,前往皇陵,祭祀自己的祖先。

    魏忠贤连忙让钦天监查阅黄道吉日,说来也巧,满月那一天居然还真是吉日。

    “说出来……可能大家都不会相信啊。”天启皇帝看着来奏报的魏忠贤道:“怎么就这么巧呢?百官们会不会误认为,朕这行孝,其实是另有意图?”

    魏忠贤心里说,你自己不知道吗?还来问咱。

    自然,满脸是堆笑的,他笑吟吟地道:“陛下……您这说的,陛下有此孝心,先皇帝在天有灵,不知该多高兴呢!至于外头的闲言碎语,随他们说去吧。”

    天启皇帝便颔首:“如此甚好。”

    魏忠贤像是想起什么来,又道:“只是……为了一个张家外甥的满月,何至于这样大张旗鼓。”

    天启皇帝气定神闲地道:“你救过驾吗?你教授出过会元吗?你治水有过功劳吗?你种出过红薯吗?”

    魏忠贤:“……”

    魏忠贤感觉心头像是被扎刀了。

    显然,天启皇帝的话还没说完。

    “你有妹子吗?你妹子孤身一人吗?有这样可怜吗?你妹子可生了孩子?”

    魏忠贤便笑呵呵地道:“奴婢……没有。”

    看着魏忠贤的笑脸,天启皇帝突然觉得挺没意思的,便道:“好啦,赶紧去布置好吧,别在这打扰朕了,朕心烦着呢!”

    魏忠贤点点头,便出了勤政殿。

    等他回到了司礼监,才刚刚落座,却有宦官疾步而来:“九千岁。”

    魏忠贤低头看了此人一眼,眉头一挑,却见这人穿着旧衣,很是朴素的样子,便连脚下的靴子也是破的。

    于是他忍不住怒道:“张顺,你又和谁赌钱了?”

    这人正是张顺,张顺一听,立即道:“孙……孙儿没有赌钱。”

    “还说没有?”魏忠贤咬牙切齿地道:“若是没有,宫里的俸禄,至于让你这般寒酸吗?你输了多少?”

    张顺:“……”

    张顺没办法解释啊,他能告诉九千岁,他其实一直都在给张静一送礼?

    只怕一说出来,九千岁第一个活埋了他。

    可……这确实解释不通啊。

    他一个太监,在宫里能有什么花销?

    自然,在宫里也有一些惨兮兮的宦官,可张顺不一样,张顺是在司礼监当值,不但有丰厚的月钱,而且平日里,也有一些小宦官给他意思意思。

    魏忠贤在宫中只手遮天,可也是一步步爬上来的,怎么不知道张顺现在这身份的份量,断然不至凄凉到这个地步。

    张顺踟蹰了很久,真话是怎样都不能说的,最后只好道:“孙……孙儿是去赌了,孙儿对不起九千岁的提携,孙儿罪该万死。”

    魏忠贤摇头,对张顺很失望。

    宫里是有规矩的地方,你张顺是我魏忠贤的孙子,却跑去跟人赌钱,司礼监里的上上下下,哪一个似你张顺这般?

    魏忠贤冷哼道:“再有下次,仔细你的皮。”

    张顺便连忙磕头:“再不敢了。”

    魏忠贤坐下,话锋一转,慢悠悠地道:“你来见咱,什么事?”

    张顺这才想起了正事,便连忙道:“奴婢打听到,东边的李太妃,还有皇后娘娘……前些日子,一直叫一个宫女去,一直都在询问一件事,都是关于与此宫女同住的另一宫女的下落的。不只如此,还特意让人查了档,是关于陛下起居的文牍,奴婢听说……十月之前,有宫女怀有身孕……却不知怎的,突然销声匿迹了……”

    魏忠贤倒是打起了精神,他道:“这事儿,咱此前也听到过一些风声,不过以为只是一些流言蜚语罢了,但是李太妃与张皇后竟如此热心,这就有古怪了。”

    东李太妃自不必说,一直记挂着皇家血脉的。

    而张皇后一直不能生产,其实到了现在,早就绝了播下龙种的心思了。

    而西李太妃,还有客氏,其实一直都在给天启皇帝选秀,就指着天启皇帝生下一儿半女来。

    这宫中看似平静,实际上却是波云诡谲。

    原本魏忠贤并不急,反正客氏那边挑选的秀女多,可现在,也不免有些急了。

    再不生下龙子,那端王就真的要做储君了,这是他魏忠贤最不想看到的事!

    要知道,储君的影响力是极大的,毕竟…大家之所以巴结他魏忠贤,是因为他魏忠贤背后是天启皇帝,可若端王是储君,只怕又有另外一种心思了!

    目光短浅的可能巴结着魏忠贤,可更多人,只怕希望放长线钓大鱼,将宝压在端王身上。

    毕竟谁不晓得端王对魏忠贤历来很冷淡呢?今日巴上了魏忠贤,明日端王若是登基,第一个杀的便可能是你了。

    不只如此,魏忠贤这些年,拔掉了不少的眼中钉,而这些眼中钉,一直都在称颂端王贤明。他日端王若得了势,还有他魏忠贤的好日子过吗?

    可若是陛下有儿子,那就不一样了……

    魏忠贤脸色变幻不定,他慢悠悠地道:“皇后娘娘……想来也一直担心自己的将来吧。”

    是啊,名为皇后,生不出儿子…再想想明武宗时期张太后的处境,想想都让人寒心,若是端王有点良心还好,一旦没有良心,效仿了先皇帝嘉靖,那真是没法活了。

    可若是皇帝有儿子,即便不是亲生的,可只要礼法还在,张皇后在名义上就是孩子的母亲,这格局,就又不一样了。

    魏忠贤此时认真地道:“确认那宫女,怀孕了吗?”

    张顺便道:“有过临幸的记录,此后的许多反应,根据她身边的人交代,确实像是有身孕……”

    “不过……皇后娘娘那儿,对那几个知道一些内情的人,保护得极为严密,九千岁,奴婢斗胆……窃以为……可能是东李太妃和张皇后怀疑是九千岁做了什么手脚,让那宫女凭空消失了。”

    魏忠贤不禁咬牙切齿起来:“天地良心,咱敢做这样的事?外头这么多传言,说咱今日杀皇子,明日杀后妃,咱不过是一个奴婢,什么都是陛下给的,便是有天大的胆,也断不敢如此。”

    魏忠贤背着手,来回踱步,随即愤恨不平地道:“他们若是敢这样泼脏水,咱还说……这宫女……是他们使了手段呢,是张皇后怕这宫女母凭子贵呢!”

    “对对对,奴婢到时就这样传,教这宫里都知道。”张顺讨好着道。

    魏忠贤却是冷冷地看了张顺一眼:“你还嫌不够乱吗?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摆着是咱构陷张皇后吗?”

    “啊……”张顺吓得魂不附体,连忙道::“奴婢万死。”

    魏忠贤板着脸:“这件事……要彻查,动用一切的手段,这事关着未来的生死大事,可不能教人捷足先登了。咱……这一次也要做一次从龙功臣……”

    从龙……张顺抬头看了魏忠贤一眼。

    这从的是什么龙?

    那一条连生都没生,生死未卜的幼龙?

    …………

    第五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