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七十章:新世界
    天启皇帝觉得要窒息了。

    他刚刚分明看到那几个流民,本是半死不活的躺在那里。

    毕竟,靠着掺和着泥沙的粥水,显然是不可能让人这样龙精虎猛的。

    可那几人,此时却健步如飞,跑得飞快。

    只一会儿的工夫,那巷口处便聚集了许多的人。

    只见人们都纷纷激动地打探着消息,好像魔怔了一样。

    “依我看,无论消息是真是假,去看了便知……”

    “对,看了便知。”

    ……

    天启皇帝愣在原地,他突然有一种……好像有人糊弄自己的感觉。

    黄立极与孙承宗也面面相觑,一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顺天府尹张扬则是难免有些尴尬,他很想活跃一下气氛,不过显然他既不会跳舞也不会打篮球,只好努力的咳嗽几下。

    倒是大兴县县令刘安的面上还是堆笑着。

    “且慢!”天启皇帝突然大喝一声,朝着巷口处询问的人道:“慢走一步。”

    说着,天启皇帝疾步向前。

    他这么一喊,那守在巷口的几个暗哨见状,便已将那人截住。

    而后有人拎着此人,又重新回到了巷子里。

    这人显然是吓坏了,惊慌失措的样子,肩上的布袋早就散落在地。

    天启皇帝气急败坏地上前道:“你跑什么?”

    “我……我……”

    深吸一口气,天启皇帝又努力露出了和颜悦色的样子。

    朕现在是有儿子的人,还是需有耐心,做一个好皇帝。

    于是天启皇帝尽量心平气和地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人惊魂不定,面对天启皇帝的询问,他期期艾艾地道:“小人……小人张三河。”

    天启皇帝道:“张三河,你这么着急的跑去做什么?”

    虽然语气还是温柔,不过天启皇帝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

    张三河很直接地道:“去新县呀。”

    “为何去新县?”天启皇帝愣住了。

    站在一旁的刘安,要窒息了。

    张三河则是极认真地道:“当然是因为新县是好个地方了,咱们这些流民都晓得的。当初也是小人糊涂,信了别人的邪,说那儿……有个什么什么赃官,所以就来了这大兴。现在是后悔死啦,听说在那新县,好的不得了,可新县那儿……现在却不是想去安置就能安置的,方才小人听说那边开始准咱们大兴的人去了,这才……这才……想去试试。”

    天启皇帝目瞪口呆,随即又问:“可你方才不是说大兴县好,这里的县令也好吗?”

    “当然好。”张三河居然理直气壮,道:“咱们来此,至少没有驱赶,好歹也有粥喝,不至于饿死,还有什么不好的?至少比小人在关中时好……”

    天启皇帝:“……”

    大兴县令刘安顿觉得自己的老脸烫红,好像自己一下子从天堂跌入了冰窟之中,当然,他内心还是不服气的:“你可要小心,不要被人骗了……”

    张三河却是摇头道:“我一个同村出来的,便在新县,我会不知?”

    顺天府府尹张扬此时倒是觉得这张三河实在有些碍事了。

    一直以来,顺天府和新县可谓是井水不犯河水。

    可问题就出在井水不犯河水上。

    好歹我也是顺天府,属于你新县的上级机构。

    好嘛,顺天府你都不理,赈灾的事不来问,不搭理也就算了,顺天府的差人进入了新县,竟不允许随意提问拿人。

    这就很让人恼火了。

    关于新县赈灾,顺天府也是将其当做头等大事来抓,这顺天府尹张扬,也是要脸面的,召了各县县令商讨事宜,独独那新县的人没来。

    固然张扬知道,你张静一不得了了,现在是皇亲国戚了,可好歹……你假装说自己病了,来不了,告个假,也好给老夫一个台阶嘛,可你……好家伙,你连这个脸都不给?

    此时,张扬面带微笑地对天启皇帝道:“陛下,臣耳闻了不少事。”

    天启皇帝看了他一样,冷然道:“不要捕风捉影。”

    短短六个字,让早就打好了腹稿的张扬,将话全部噎了回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把话聊死了。

    天启皇帝不再搭理张扬,随即道:“走,跟着他们一起去瞧瞧看。”

    说罢,让人放了张三河,领着黄立极几人便走。

    倒是张扬和刘安,跟着又不是,不跟又不是。

    刘安有点尴尬,他不晓得这算怎么个回事,刚刚得了夸奖呢,现在自己还是政绩卓然吗?

    于是他瞧着张扬:“张公……”

    张扬此时心里很不快,却依旧微笑,做出智珠在握的样子:“不慌,你这大兴的赈济,已是无可挑剔了,我大明正需的便是你这样的好官。”

    刘安这才定了定神道:“方才多谢明公美言。”

    张扬微笑道:“该当的,你这些日子在此为官,劳苦功高,爱民如子,这些老夫尽看在眼里,方才所说的,本就是肺腑之言,是应当的。走吧,咱们也随陛下去看看。”

    刘安心里舒坦了许多,不管怎么说,陛下说了他政绩卓然,张府尹又不吝溢美之词,他还是大有希望。

    于是点头,亦步亦趋地跟着张扬,随即也上了轿子,跟上前轿。

    只是……天启皇帝一行人出了这条街,这才知道新县的威力。

    往新县跑的,又何止是一个张三河呢!

    似乎许多人都得知了消息,一时之间,京城之内,闻风而动,到处都是朝着新县方向去匆忙赶去的流民。

    放眼望去,流民们乌压压的看不到尽头,人们扶老携幼,只朝着一个方向,以至连轿子也无法通过。

    天启皇帝坐在轿里,直接看得呆了,好不容易进入了新县的地界,不过这里似乎有差役,在进行引导。

    竟是让川流不息的流民们往城外方向去的。

    这里没有粥棚,就像没有流民一般,一直出了城,数里之内,都有人引导。

    那张三河正混杂在人群之中,蹒跚地蠕动着脚步,终于到了地头。

    在这里,是一条大道,大道是新修的,恰好通往城内的两个坊,而在这里,已有不少的差役设好了关卡,连锦衣卫的校尉,也在此挥汗如雨的维持秩序。

    人们大排长龙。

    张三河来的早,所以很快便通行,随即便由人引导进入了一个棚子。

    在棚子里,正有一个文吏坐在一张方桌跟前,方桌上,正堆砌着一个个木牌。

    这文吏抬头看一眼张三河,便道:“姓名、年龄、籍贯………”

    张三河有些紧张和局促不安,却还是连忙报了名字。

    文吏点点头道:“从前务农为生?亦或者从前有什么手艺?”

    张三河便如实道:“小人平日里务农,不过……算半个篾匠。”

    “篾匠?”文吏点点头,提笔,在木牌上撰写了张三河的详细资料。

    他不但要在木牌子里填写,而且还要在公文上撰写,等木牌子写好了,随即将木牌子交给张三河,这才又道:“好了,算是落户啦,下一个。”

    张三河抓着手中的木牌子,他当然晓得,这是自己的‘身份证明’,要随时携带在身的,于是连连点头,哈腰的称谢。

    文吏板着脸,只微微点点头,随即下一个人便进入了棚子。

    张三河出了棚子,这时已有一个差役朝他喊:“到这边来,这边……”

    张三河忙是过去,却见这里的差役举着木牌子,上头写着丁辰号的字样,当然,张三河不识字,却见这里已有二三十人在等待了。

    差役将他们聚集在了一起,见人差不多了,便道:“随我走。先去洗浴,都记着啦,木牌子可别丢了。”

    在前头,则是一个澡堂子。

    此时天还不算冷,负责澡堂子的,是卫生相关的文吏。

    在他们看来,这些跋涉千里而来的流民,尤其是衣衫褴褛的,可能半年都不曾洗浴过一次了,几乎是最大的疾病传染源。

    因而,这些得了木牌的流氓,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被区分成男女两组,而后像张三河这样的男组,便要求剥个精光,只询问了他有什么贵重物品,张三河摇头,这身上剥下来的布条,便被人收了,直接处理掉。

    张三河便只能赤着身,和一群人进入澡堂子。

    澡堂子烧了沸腾的热水,又预备了皂角之类,人们进去,直接进行清洗,当然,这一切只给半注香的时间,后头还有人等着呢。

    洗浴之后,几乎每一个人都身无外物,只一个个人,手里还捏着木牌子,等走出池子,张三河已觉得浑身舒畅了,好像将从前的疲惫统统洗了个干净。

    “你原来的衣物和包袱,没有什么贵重品,因而……已统统遗弃了,到时自会焚烧处置,这是新的衣物,还有……”

    每一个即将出澡堂的人,都领取了一些生活必需品。

    衣物是一套,不过里衣有两套,这衣物是用最劣等的粗麻制成的,可好在它新,能完全遮蔽身体,在一番洗浴之后,换上了这样的新衣,再将木牌子挂在腰上,张三河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