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七十二章:陛下问对人了
    这人一声嚎哭。

    顿时引起了共鸣。

    这一路过来,本来生死都已看淡了。

    其实他们来京师的时候,虽然是瘦骨嶙嶙,衣不蔽体,可实际上……他们是幸运的,这种幸运放在后世,大抵就和中了彩票差不多。

    可这些幸运的人……如今渐渐开始有了一丁点的人样,有了遮风避雨的住所。

    此时……哪怕只是让他们有了一个出卖苦力养家糊口的差事,或是给他们分一些土地,在他们看来,也是无比的幸运,以至于思念亲人的情绪开始泛滥。

    一个小个头的半大少年,便蜷在通铺上,垂泪低泣。

    张三河只疑自己做梦一般,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儿,现在不知在何处,此时他既是百感交集,又不禁不断地告诫自己,此时此刻,自己更该好好的在这里,将来自己会有一个屋舍,甚至家里可能会有一头牛,从此往后,等到见到了妻儿的时候,便不再让他们受苦了。

    ……

    此时,管邵宁的眼睛很花。

    整个新区,是以每日七八百人的速度不断地增加人口的。

    这么多人需要安置,一丁点也马虎不得。

    尤其是人口大量的聚集,区区数百亩大的幸福家园,现在已经差不多要容纳万人了。

    而未来……还不知有多少流民进来。

    人口一多,若是有人不讲卫生,污水横流,便会滋生鼠蝇,就会生出疫病,所以卫生的事,是重中之重。

    除此之外,是粮食的供应决不能断。

    而且伙食标准尽力提高一些,要有米饭,要有一丁点的肉食,这些都是青壮,得让他们有气力。

    每一个工作,都迫在眉睫,容不得任何的马虎,一百三十多个文吏和差役,每一个楼栋里近三百个室长,都需要他一次次的确认工作。

    这幸福花园,起初是卢象升领着他从筹建到如今容纳万人,再到后来,作为县丞的卢象升,已经不可能再负责了,最终还是将花园交给了管邵宁。

    管邵宁现在很忙,一丁点空都没有。

    甚至于殿试……其实县里许多人都劝他参加,连张静一也来劝。

    可他心意已决,这事交给别人不放心,在这里虽然辛苦和繁琐,可至少内心是平静的。

    一想到自己殿试之后,成为翰林,他反而有一种不安。

    他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大丈夫不该如此虚度光阴。

    有时他颇有几分自嘲,自己被恩师影响太深了,或许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吧。

    当然,现在这花园上上下下的人,都很钦佩管邵宁,他聪明绝顶,几乎只需见你一次,下一次无论是什么时候,都能清楚准确地叫出你的名字。

    每一项工作,他都了然于胸,哪怕是一个个枯燥的数据,他脑海里也大抵都有印象。

    毕竟……他是真的有练习过的。

    一个毫无资源的人,在历史上能够击溃全天下的竞争者,考上探花,名列天下第三,其智商、记忆能力、学习接受能力,本来就只能用变态来形同。

    作八股是如此,现在在这里……也是如此。

    现在他看的是新送来的花名册,是今日入住幸福花园的流民,而后,他开始带着两个文吏,去各楼栋走一走。

    一面走,管邵宁还忍不住交代着心里惦记着的事:“尤其要记住,癸字楼新建的公厕,一定要远离水井,此事交代了多少遍?还有,伙食的供应要跟上,不要担心没粮食,不能老用花了多少粮来看问题,得这样来看待,这些人气力增加了,将来就可以开垦出更多的荒地,可以纺织更多的棉布,可以砍伐更多的木料,这样一想,还觉得是花销了粮食,是浪费了钱粮吗?县里那些管钱粮的……到时我去和卢县丞说,他们舍不得,卢县丞会支持我的。”

    文吏拿着竹片,一一记下。

    “还有一件事,让那些差役们,说话客气一些,不要总是张口闭口的说人家是流民和灾民,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大明子民,无分你我,这等事,你说的多了,固然也没什么,可人家妻离子散,来到了这里,却还嘴上不饶人,这像话吗?这件事,我会在县里开会的时候向恩师和卢县丞提,以后这种事要杜绝,这楼栋之间,要讲卫生,可嘴巴也要讲卫生,如若不然,地是干净了,嘴巴还这样脏臭,怎么能够服人?”

    管邵宁一面说,一面继续前行。

    冷不丁的。

    却见前头有人盘查:“你们是什么人。”

    “大胆,你知道这是谁吗?”

    “那你说,你是谁?”

    “大胆……”

    有人争吵。

    于是管邵宁加急了脚步,不过这种吵闹,偶尔也会有的。

    管邵宁一过去,几个差役便忙退后,纷纷朝管邵宁作揖。

    而管邵宁定睛一看对面的人,却是大吃一惊。

    其他人,管邵宁可能不认得,可是内阁大学士孙承宗,他是见过的。

    当初孙承宗去过县里几趟,和他的恩师张静一有过谈话,他当时虽只远远见着,可相貌却有印象。

    可这孙承宗,却只在一个年轻人身后,这年轻人憋红了脸,等听那差役说见过管区长。

    一听姓管的,天启皇帝便心里有数了,他直直地盯着管邵宁,趾高气昂地道:“你便是管邵宁?”

    管邵宁已大抵能猜测出天启皇帝的身份了。

    此时,天启皇帝的心里很不忿。

    倒不是因为有人要赶他们走。

    实际上,这一路溜进来,他还是觉得很新鲜的,一路而来,他对这地方可谓是赞不绝口,至少这里被安排得井井有条,流民们的日子,显然比那大兴县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以至于黄立极和孙承宗也暗暗点头,至于那顺天府尹和大兴县令,此时心里也只能默默地泛着酸水。

    管邵宁抬头看了一眼天启皇帝,道:“是,学生就是管邵宁。”

    天启皇帝背着手,表情带着几分冷然,道:“殿试你也不参加,怎么,是瞧不起朝廷吗?”

    这话可就有些诛心了。

    若是上纲上线,就是骂你管邵宁还想反了?

    管邵宁却显得很平静。

    无欲则刚。

    我管邵宁又不求官位,怕个什么呢?

    他镇定自若地道:“学生说过,现在学生有很重要的事,很忙。”

    天启皇帝没想到自己的这番话,竟没吓住这个家伙,不禁有些悻悻然地看着他:“竟比殿试还重要?”

    “当然。”管邵宁倔强地回答,目光中却是透着坚定。

    天启皇帝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于是又道:“难道抡才大典也不重要吗?”

    历朝历代,都以儒立国,而抡才大典,更是一个王朝的根本所在!

    所谓抡才大典,便是科举,这几乎是所有君臣们看来,最重要的事。

    管邵宁便道:“我不参加殿试,世上不过是少了一个叫管邵宁的进士而已,有我与无我,又有什么干系呢?”

    他顿了顿,随即又道:“可若是我参加了殿试,便要耽误许多精力,恩师现在在新县,提倡决不放弃一个关中的百姓,要求做到的是零死亡,我在此工作已有一些日子啦,现在这里千头万绪的事,哪一样都与关中百姓们息息相关,倘若我参加殿试,便要耽误一些日子,工作交接给别人,别人未必能够很快的熟悉,若是中间出现了什么差池,说不定就可能会有一百个人因此而饿肚子,也可能会有几个人因为生病没有办法调配医者而延误病情。甚至……可能会有一两人因此而死。敢问……是我这区区一个管邵宁考上进士要紧,还是这里的百姓们要紧呢?”

    “现如今,涌入这里衣食没有着落的人有数百上千,这里每一日都似沙场鏖战一般,朝廷可以没有管进士、管翰林,可是这里,缺不得一个管区长啊。”

    这番话一出。

    原本还有些拉不下面子天启皇帝,顿时一愣。

    身后的黄立极,也不禁不可思议地看着管邵宁。

    孙承宗则是暗中不断点头,眼中泛着欣赏,他猛地发现……这个人,很不简单。

    天启皇帝方才还带着几分戏虐的样子,可听了这番话之后,却是肃然起来,再不好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了,于是认真起来,接着道:“怎么,这里就离你不可吗?”

    管邵宁见天启皇帝语气温和,便介绍道:“倒也不是,只是现在是非常之时,耽误不得,许多事……都需要有人顾着……”

    天启皇帝还是觉得有点儿不甘心,于是不免带着几分刁难的心思,便道:“好,你既说的你这般了不得,我来问你,这里有多少灾民?”

    管邵宁脸上毫无惊慌之色,反而气定神闲的样子,不急不慌地道:“今日的还未统计出来,不过截止清晨卯时,有男丁四千七百九十二人,有妇人两千七百三十五人,其中十二岁以下的稚童六百九十七人,除此之外……年过五旬的长者一百三十一人……又有……”

    天启皇帝:“………”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