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七十三章:人才啊
    天启皇帝有一种好像被掉进了坑里的感觉。

    可管邵宁却好像没有停歇一样,口里继续道:“这其中铁匠有三十一人,木匠有五十二人,除此之外,各色匠人,也有七十三人。其中患病者,有六十五个……”

    天启皇帝越听越是心惊,接下来,他居然很认真的样子,开始细细的听了起来。

    管邵宁似乎还没有说完,他只顿了一顿,便又道:“眼下要安置,最难的地方有几处,一是年老者,他们有不少的人,已和亲属失散,所以接下来的事,就不得不县里来承担了。再有就是这么多的男丁,又该怎么安置,学生现在已经联络清平坊的商贾,尽力地雇佣人手。恩师家里的那工程,现在也新近招募了五百人,再有就是,幸福花园这边,可能也要挑选一些文吏。这前前后后的,男丁便可减去两三千,剩余的……便是分发土地,这里的土地,大多都比较荒芜,让他们垦荒,可农具怎么来呢?”

    他的这一番话,便是孙承宗也不禁错愕,孙承宗忍不住瞥了一眼黄立极。

    黄立极顿时感觉自己受了羞辱,怎么的,意思是说老夫不如一个贡士?

    不过……黄立极也照样用鄙夷的眼神去看孙承宗。

    大抵是说,倘若是你孙承宗,只怕来此,也不过如此吧,五十步笑百步,何必互相伤害。

    天启皇帝禁不住道:“你都记住了?”

    “是,学生都记住了。”管邵宁道:“若是记不住,许多事就没办法开展了。”

    天启皇帝忍不住道:“想来这也没什么难的,刘卿家……”

    这时候,突然听到陛下叫自己,刘安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他忙是上前,期期艾艾地道:“臣……臣……臣在。”

    天启皇帝道:“来,你来告诉他,大兴县有多少流民?”

    刘安:“……”

    “嗯?”天启皇帝道:“你倒是说话啊。”

    其实刘安在天启皇帝的印象中还是不错的,可现在,这刘安却只是一味战战兢兢,老半天才道:“可能……可能有两万,也可能……有万人……臣……臣……”

    天启皇帝顿时怒了:“这样说来,你不只不知道有多少流民,便连有多少男女,也不知了?”

    “这……这……”刘安道:“这……臣……臣不知。”

    “老弱知道吗?”

    “臣……万死……”啪嗒一下,刘安跪地,一脸沮丧。

    他心里无比悲凉,这是非战之罪啊,鬼知道自己怎么会遇到这么个变态。

    天启皇帝大为震惊:“你不知道多少人,怎么施粥呢?”

    “臣……臣……”刘安低垂着头,已是无言以对。

    天启皇帝不由道:“那么张卿家,张卿家你来说,你是顺天府尹。”

    张扬很干脆,二话不说,直接跪倒在地:“臣不知道。”

    天启皇帝一愣,他没想到,自己的臣子之中,还有这么干脆的。

    可实际上,无论是张扬还是刘安,虽然甚是惶恐不安,可现在……他们算是服气了。

    这一路过来,流民们穿着新衣,有遮风避雨的地方,有饭吃,有干净的水喝,原本他们还自诩自己是政绩卓然,可现在一对比,方知自己的这一点政绩,在人家面前,根本就是个笑话。

    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能有什么辩解的?

    天启皇帝看着这二人,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随即目光落在管邵宁身上:“看来……卿家有大才啊。”

    管邵宁摇头:“这算不得什么才干,不过是跟着恩师身边学习而已,恩师时常教诲,这才有了一些长进。”

    “你恩师在何处?”

    “这……学生不知。”

    天启皇帝此时心里沉甸甸的,他最诧异的地方,其实并不只是这里的秩序井然,而在于这里的干净整洁。

    这种干净整洁,完全没有给人一种住在这里的人是一群连乞丐都不如的流民之感。

    反而觉得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和寻常的百姓没有什么分别。

    甚至,这些流民很注重自己的外在形象,他们尽力地会让自己的衣衫穿的齐整。

    这和大兴县里的流民给他的印象,是完全不同的。

    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天启皇帝只能瞪一眼这张扬和刘安。

    而此时,管邵宁已是请天启皇帝等人进自己的公房里落座了,随即,他打了个招呼,说还有公干,去去便来,另一边,又让人去请张静一来。

    张静一是在两炷香之后才赶来的。

    一见到天启皇帝,张静一诧异道:“陛下为何来此?”

    “朕来看看你。”天启皇帝微笑着道:“朕一直担心着流民到了京城,会不会闹出什么乱子。现在有了新县,朕是放心不少了啊,你那弟子管邵宁,倒是很古怪……”

    他口里说古怪,可是脸色却是出卖了自己,说实话……有些羡慕。

    张静一连忙道:“陛下,臣等在此奉旨赈济,都是因为陛下爱民如子,所以臣子们才奋不顾身!这都是陛下的恩德,与臣等有什么关系?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如此而已,这是应该做的事,没什么好夸奖的。”

    天启皇帝听到这话,更是气闷。

    看看,这才是真正的治理天下,做父母官的样子。

    而后,他不禁将眼角的余光,落在张扬和刘安二人的身上。

    就这二人……方才孙承宗还特意说,陛下不要苛责他们,他们已算是做的很好了,这天下,怎么可能人人都像新县啊。

    这话说的……天启皇帝心里怫然不悦,难道就这般做便是应该的吗?就因为天下便是如此,所以这些人随便给流民们两口掺了沙子的粥水,然后便自诩政绩卓然,还可以心安理得吗?

    人就是如此,没有见过新县,天启皇帝大抵还算满意的,现在却觉得这顺天府和大兴县就是笑话。

    “管邵宁……管邵宁……”天启皇帝口里反复念叨着:“此子有大才,有大才干啊,张卿,你教授了一个好弟子。”

    张静一其实还想客气一下的,可随即,天启皇帝又突然道:“怎么样才能大治天下呢?朕登基了这么多年来,或者说,我大明先皇们,哪一个不是在寻求大治天下的药方呢?可是孜孜追寻了这么多年,这天下何曾大治过?所谓的大治,不过是灾情来了,给灾民们喂两口粥水,没有让这赤地千里的地方,饿死太多人,便已算是大治了。可这样的大治又有什么用?”

    他越说,倒是越心寒,便站起身来,甚是感触地道:“这一次,真教朕开了眼界。”

    张静一心里想,这是当然的,也不想想我张静一是谁呢!

    口里却忙悻悻然地道:“陛下,臣……还有许多地方做的不够……以后一定改。”

    站在一旁沮丧的张扬和刘安二人,这时又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准确的来说,张静一每谦虚一句,他们就想死一次,站在这里,简直就是被张静一公开处刑。

    天启皇帝此时感慨万千:“这些日子,朕私巡了几次,所见所闻,无不触目惊心,朕实在没想到……我大明的百姓,竟是这般的苦,都说朕是天下人的君父,可朕的子民,朕却没见他们过过一天的好日子。朕从前对此漠不关心,现在亲眼所见,才滋生惭愧,若是这天下各州县,都如新县一般,朕何至于有这样的惭愧和忧虑呢?”

    说着,他摇了摇头,便又正色道:“朝廷要立即对新县进行嘉许,朕要让这新县,作为全天下州县的榜样。不只如此……新县这边赈济百姓,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来提,朕无有不允。”

    张静一倒是打起了精神,看着天启皇帝道:“其实……臣还真有个不情之请。”

    天启皇帝大气地道:“你说罢。”

    张静一便道:“现在灾民日益增多,尤其是壮丁,越发的多了,臣一直都在想,这些关中的灾民,既肯吃苦耐劳,此时来了京城,又对陛下感激涕零……现在新县对源源不断的流民无法安置,何不……在这新县,招募一支军马呢?臣的意思是……招募一支虎狼之师,而不是寻常的卫所。”

    虎狼之师……

    天启皇帝怎么也没找到张静一提出这个来,但是他相信张静一必有他的原因的,于是他表情肃然起来,道:“招募虎狼之师做什么?”

    张静一正色道:“建奴肆虐辽东,历来为我大明心腹大患,这建奴驰骋辽东千里,号称不败,臣以为……辽东单凭一味的防守是不成的,我大明,理应有一支与建奴在野战之中,也可旗鼓相当的精兵,如此一来,才可扫穴犁庭,保我大明无忧。”

    听到这里……

    天启皇帝震惊了。

    连素来知道辽东底细的孙承宗,也震惊了。

    他张静一……很风趣嘛!

    …………

    热烈祝贺非著名网络作家上山打老虎额迎来了三十四岁生日,在这大喜的日子里,老虎似乎也没得到几个红包和祝福,依旧还是笔耕不辍,从早更新到晚上,既是有意义的一天,可又是平淡的一天,可至少,老虎自己可以祝贺自己。除此之外,求点月票,求点订阅,也希望大家同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