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八十三章:出击
    军校生们都默不作声。

    大家很默契的退出了庄子

    继续进发。

    天色已晚。

    众人的精力却很充沛。

    毕竟,卢象升是个严苛的人,他本来就有着操练校尉们的经验。

    天色已渐渐的暗淡了,夜幕降临。

    所有人只吃了干粮,继续上路。

    卢象升操练的效果很显著。

    大家的体力很好,训练有素。

    在军校之中,张静一给大家每日的伙食都不错。

    在起初的时候,所有从军的人,几乎十个就有九人有夜盲症。

    这已成了普遍的现象,只要一到了天黑,这时代的绝大多数人,几乎和瞎子没有任何的分别。

    哪怕是是夜里点起了火,他们的视野也十分的模糊。

    夜盲症是缺乏维生素A引起,而在这个时代,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他们莫说什么维生素,便是能吃饱饭就不错。

    就算是能吃饱饭的人,其实想要维持维生素A的摄入,也是很困难的。

    在大明,人们极少吃肉,而在辽东,那些建奴人,虽然倒是有肉吃,而且八旗有辽民的供养,伙食理应不错。

    可维生素A主要富含于吃猪肝和胡萝卜中,因此,张静一从厂卫那边得到的情报就是,这世上绝大多数人,到了夜里就是睁眼瞎。

    张静一专门准备了大量的动物肝脏以及胡萝卜,用以治理夜盲症用。

    其实这个时代,人们对于动物的内脏,是能少吃便少吃。

    倒不是因为人们不擅长烹饪,而是因为,绝大多数的家庭,恰恰是不具备吃动物内脏的条件的。

    动物的内脏往往口味比较重,一般人难以下口,所以必须得用大量的酱料去掩盖它的味道,才有滋有味。

    可对于寻常百姓而言,酱料本身就是奢侈品,哪怕是盐巴,平日里都是能省则省的。

    关外的建奴八旗,虽吃肉,但是不爱吃内脏,而萝卜,一般吃的也少。

    每日……张静一便让人熬制萝卜猪肝汤,有多少供应多少,除此之外,什么炒腰花,什么烤羊腰子这种玩意,也是经常供应。

    如今过去了数月,这些人发现,自己的眼睛奇迹一般,在夜里时,居然可以借着微光视物了。

    当然,单纯能视物还不成。

    既然决心夜战,那么夜间的操练,便成了必备的项目。

    基本上,所有的人吃完晚饭便要求他们睡觉。

    而到了三更半夜,大家差不多睡了三四个时辰的时候,卢象升便会吹起竹哨,将所有人吵醒。

    让他们带着武器,在黑暗之中,借助着火把的光线,或是长途跋涉的进行跑操,或是负重练习战法。

    几乎夜夜如此。

    起初大家是极不习惯的,是人都受不了啊。

    可慢慢的,养成了习惯,反而一到了夜间,便龙精虎猛,觉得浑身充斥了力气。

    习惯了夜里活动,人的感官以及对模糊物体的分辨能力渐渐加强,他们在夜里,能够在山间的小道上步履如飞,也能够迅速的分辨出同教导队的各种讯号,进行集结和分散。

    他们穿戴的,都是寻常明军的军服,甲胄也不厚重,武器还算精良,不过军校生和寻常京营官兵不同之处就在于,每一个人的胳膊上,都系着一条红巾,这红巾最大的用处就在于能够在夜晚快速的分辨出敌我。

    也就是说,军校生从一开始,就为了夜间做声而生的。

    他们甚至可以通过不同地方传递来的声音响动,大抵判断出附近有多少同伴和敌人。

    张静一制定出了数十种哨声,让每一个教导队的队长都悬挂不同的哨子,利用这些哨子,不断进行训练之后,可以在夜间,随时传达不同的讯息。

    哨声的时长不同,代表了不同的命令。

    如突击、如集结、如向我靠拢,如分散,如后退。

    每天夜里,大家就在这无数的哨声之中,进行各种战法,一开始,大家觉得乱糟糟的。

    可慢慢的,掌握了诀窍之后,几乎所有人,只需通过不同的哨声,以及各种声音,便可立即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每一个这样的夜晚,三个教导队的生员们几乎早已熟悉了。

    在吃完了晚饭,稍稍的休憩和修整之后,当所有人被叫醒,几乎所有人都处于精力最充沛的时刻。

    他们迅速的集结,准备好自己的武器,紧接着,尾随着自己的队长,集结一起。

    火把打起来。

    大家以张静一和卢象升为圆心,一个个人默不作声。

    初来乍到的时候,这些人大多都是营养不良的样子,不过关中人骨架子大,所以勉强还有一些样子,可如今,他们一个个膀大腰圆,个个精神奕奕。

    张静一很简短的道:“马上就要到子夜,我们要做的,便是对建奴人发起袭击,方才我已派人刺探过,他们所处的位置是在一处山坳处,前后有两营人马,彼此相连,左边乃是建奴人,右边乃是他们的汉军走狗。记住,我们从右边开始突袭,他们的汉军实力稍弱,先袭击汉军,再将这些汉军朝着建奴人的方向驱赶,等他们混乱之后,各队将他们分割,之后再进行攻击,给我记住,在攻击的过程中,都按着平日里操练的要义来,紧跟着自己的教导队,随时听从号令。”

    张静一想了想,随即道:“卢先生本来说,他来做这个先锋,不过我仔细想了想,还是我来,卢先生负责我的侧翼,既然是行军打仗,我若是不在前,怎么好教你们拼命呢。”

    众人默然无声。

    张静一显得很平静,方才途经的那一处庄子,那些被残害的支离破碎的尸首让他大受刺激。

    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满腔怒火。

    不过越是这个时候,人越要冷静,张静一继续道:“你们是关中逃难来到了京城,你们的家眷,我已经安顿好了,他们现在有吃有喝,家里也都分了土地吧?”

    大家纷纷点头。

    张静一随即道:“进了这军校,我待你们理应不错,你们吃喝不愁,平日里操练虽然苛刻,但是卢先生教导你们的时候,对你们可曾有过虐待?他也和你们一样,同吃同睡,大家一个锅里吃饭,都在一起操练,并不曾有过什么优待。”

    众人又点头。

    张静一道:“我不和你们说那些建功立业之类的屁话,我只问你们一句,这沿途是什么样子,你们是看见了的,你们有好日子,可自建奴人来了之后,其他人却没有好日子。你们的父母妻儿,就在昌平,今日建奴人袭的是蓟县,可是……他们时候会袭击昌平呢?你们看到了沿途的尸首吗?这些尸首,虽是别人的父母,别人的妻儿,可迟早有一日,你们若是不拿起刀枪,下一个倒下的,便是你们的父母妻儿。”

    “大丈夫在世上,不求永远都做一个好汉子,可只要求你们至少在今天,今天像个炸大丈夫。好啦,言尽于此,随我来!”

    张静一说着,按住了腰间的刀柄,这一刻,他的脸在火光之下,变得杀气腾腾起来。

    以往温和的样子不见了,浑身上下透着刺骨的寒意。

    生员们纷纷按刀,齐声呼道:“喏!”

    这是一场小规模的战斗。

    不需要排兵布阵。

    也不必使用什么计谋。

    战斗的目标,也十分简单,就是端掉对方的营地。

    然后将营地的人,统统杀光殆尽。

    张静一深深的呼吸。

    卢象升追了上来,低声道:“百户,你来做先锋?”

    张静一道:“我也不想,我也怕死,可这是第一仗,我若不在前,怎么好教别人去死,人人都晓得建奴人厉害,你没看到吗,这么点建奴人杀入了关,京畿震动,无数人逃之夭夭。我做这先锋,不为别的,就是告诉别人,建奴人厉害不厉害暂且不论,可我张静一……不怕!好啦,生死有命,我若是出了事,你记着……能救一定要救!”

    张静一以为卢象升会自告奋勇的说,张百户,还是老夫来吧,老夫比较勇。

    可谁晓得,卢象升钦佩的样子:“知道了,张百户放心,若是你战死,我等一定为你报仇雪恨,不诛尽建奴,誓不罢休。”

    张静一:“……”

    热血沸腾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很快张静一就有些恐惧了。

    可现在……似乎也只有硬着头皮了。

    他娘的……拼了!

    一个生员,死死的跟随在张静一身后,张静一回头看他:“你是谁?”

    “我是来保护恩师的,卢先生说过,恩师在哪里,我便跟在哪里,恩师死之前,建奴人得从我身上踏过去。噢……我叫李定国……”

    看着眼前这少年……大抵也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面上还带着稚气,可身材却显得远比同龄人要高大的多,他因为年龄小,所以个头比张静一还要矮一些,不过身子却很壮实,此时很认真的看着张静一,信誓旦旦的样子道:“愿从恩师,斩杀建奴,皱一皱眉头,便千刀万剐!”

    ………………

    第五章送到,嗯,今天其实更了七章,好吧,好累,晚饭没吃,今天没了,吃饭睡觉去,呃……求点月票和订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