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八十四章:破敌
    李定国……

    听到这个名字,张静一一脸懵逼。

    他没想到上天给自己开了这么一个大玩笑。

    可细细一想,李定国不就是关中人吗?

    他乃是贫苦出身,原本不出意外,李定国确实应该投靠张献忠,而后席卷天下的。

    只可惜……历史已经开始渐渐出现了偏差。

    这位两厥名王,曾转战天下的豪杰,现如今……却随着流民,抵达了京城。

    此时的大明,给与了李定国一丝希望,而李定国这样的人,某种程度,对这大明朝廷也网开一面。

    如若不然……

    可此时的李定国年纪很小,不过历史上,他也确实就这么个年纪便从了军,奇怪的是,张献忠看他相貌堂堂,便直接收养了他为义子。

    似张献忠那样的人,收养义子作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肯定不是看相貌的,如今想来,就是这李定国骨架子大,小小年纪体魄便非同寻常,认为这是一个可造之材吧。

    同样,年少的李定国进入了学堂,现如今……却成为了张静一的左膀右臂。

    张静一看个头虽不高,却是虎背熊腰的李定国,不免感叹世事无常,心里却又有着欣慰,点点头道:“好好干。”

    只三个字,却让年少的李定国心里一暖。

    他忍不住想:早知恩师乃是豪杰,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从前不觉得,今日建奴来袭,却有这番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何况他对我这般和善,我一家来这京城,也都是恩师照顾,今日便是拼了性命,也要顾全恩师了。

    这个世上有一种人很奇怪,或许在清平的时候,他们家境贫寒,根本没有任何的出头之日,可他们本身确实就是人中龙凤,一旦有机会,他们便会展现出让人恐怖的实力。

    张静一甚至不由得在想,在这些关中的流民中,到底藏着多少的人才呢?

    张静一可不是什么血统论者,在他看来,朝中虽也不乏有许多的人才,可这些人才,大多都是用资源堆砌和供养出来的。

    相比于更广大的寻常百姓而已,在巨大的基数之下,只怕会有数不清类似于李定国的人,从各行各业里冒出来。

    当然,现在顾不得这么多了。

    众人个个面容谨慎,乘着夜色,匆匆而行。

    不久之后,便抵达了预定的目标。

    此时,大家已经熄了火把,可在月色的微光之下,通过罗盘和舆图,已大致的确定了位置。

    只见远处,果然有两处营地。

    这些建奴人,是不愿意攻下城寨驻守的,因为对于他们而言,他们正处于四面楚歌之中!

    为了防止被明军合围,驻扎于攻破的城寨之中,很容易被围困,反而是这样的地方最适合扎营!

    毕竟,他们自信自己在野外没有敌手,即便明军人数再多,他们只要在旷野中朝着一个方向突围,便可逃之夭夭。

    张静一什么都没有说,其实所谓的动员,在他看来,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说几句热血沸腾的话,就可以让人毫不畏惧的去送死了吗?

    张静一更相信,关中人比较老实,不会偷奸耍滑。

    何况这么多日子在军校中朝夕相处,也没有人愿意认怂。

    张静一深吸一口气,道:“出击!”

    一声出击。

    三个教导队便迅速地按着预定的方向开始出动。

    他们没有火把,目标的营地有火光,而至于夜色下行进,本就是他们最擅长的事。

    他们一个个没有发出声音,犹如幽灵一般,开始先朝着右边的营地靠近。

    张静一所带领的,乃是第一教导队,是突击的主力。

    李定国则按着刀,紧紧地尾随着张静一。

    待距离那营地越来越近了。

    这时……不远处有人道:“是谁?”

    是汉人的声音。

    显然……情报没有错,这一处营地,该是汉军旗的营地了。

    此时距离那营地,不过百步了。

    游荡在外的探哨,已经开始察觉到了不对,想要拔刀。

    张静一努力地保持着冷静,吩咐道:“动手。”

    声音一落,第一教导队队长毫不犹豫,他口里衔着竹哨立即吹响。

    所有人不再迟疑,纷纷拔刀。

    之所以选择刀作为武器,是因为在偷袭和短兵相接的过程中,刀恰好是最顺手的。

    若是长矛等长兵器,只有结阵才最有效果。

    作为突击的主力,第一教导队风险很大。

    因为营地周边,一定会布置大量的防卫。

    当然……在布置偷袭的时候,张静一还是比较乐观的。

    因为一般的营地,布置的各种防务,大多是防备骑兵冲杀,反而对于步兵的防护不是很足。

    于是……如潮水一般的第一教导队,火速杀出。

    此时此刻,张静一也不禁血脉喷张起来。

    事实上,起初慢慢摸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害怕的,可现在突然暴起冲杀时,张静一居然觉得热血沸腾起来。

    那庄子里尸积如山的一幕幕,此时在他脑海中如幻灯片一般的掠过,耳畔是无数热血男儿的低吼。

    一个个矫健的身躯,如猛虎扑羊一般,无惧地朝着那未知的营地冲锋。

    紧接着,四周的哨声开始此起彼伏。

    这是第二教导队开始有了动作,他们显然已从另一路,开始发起了袭击。

    每一个教导队的竹哨音色都不同,一般人可能难以分辨,可这些操练了数月的生员们,却是对此再熟悉不过。

    随着哨声,各小队纷纷各司其职。

    率先冲至营地的一个小队,直接开始破坏栅栏。

    掩护后队的人,一个个迅速跃入。

    这时候,这些汉军旗开始反应了过来。

    霎时间,营中出现了混乱。

    他们显然没有想到,夜里居然有明军胆敢夜袭。

    不过……显然对方也是老手了……他们迅速地自军帐之中出来。

    只不过……出来的时候,虽营地里有火光,可是这并不亮堂的火光,反而令他们的视力大大的下降。

    此时,在他们眼前,只觉得到处都是光晕,远处人影幢幢,也不知来了什么人,这些人从哪里杀出来,更无法分辨出敌友。

    就在他们努力地张大眼睛,想要看清一切,同时口里叽里呱啦着想要呼唤自己伙伴的时候。

    眼前突的一花。

    已有人杀至跟前,对方手中的长刀,狠狠地刺入了他们的咽喉。

    一个人的头上带着狗皮帽,他的头发没有剃掉,以至于显得不伦不类,身上披着甲,不过这只是寻常的绵甲,他努力张开眼,甚至连眼前的人都没有看清,便觉得自己骤然窒息,自喉头处弥漫而出的痛感根本无法顾忌,他只是脸憋红,只想捂着自己的脖子,好像这样才可以接上自己气管似的,紧接着,他大口大口的喷血,噗通一下,倒在血泊。

    杀人……

    这是李定国第一次杀人。

    他见过无数的尸首,其实这一路自关中逃到京师,尸首早已令他麻木了,他曾有满腔的愤恨,直到家里分得了土地,还进入了军校。

    在军校里,他偶尔会收到家里的书信,这些书信是代写书信的落魄读书人写的,而他也开始渐渐辨认一些字。

    他在军中开始读书,而且他极聪明,很多时候,都被卢先生夸奖,说他进步最快。

    书信里说,家人们如今生活得很好,有了土地,现在正在赶抢种植红薯,说是再过两个月,便能有收成了,母亲偶尔纺织,还可补贴一些家用,叫自己不必寄钱回去,一切都好。

    李定国觉得自己的人生……突然有了盼头,他现在不必再像从前一般,每天只惦记着明日的三餐在哪里,他开始读书,操练,甚至开始慢慢思考。

    是的,当衣食无忧,开始掌握了文字和些许的学问之后,他已经不再似从前一般,永远只惦记着那三顿饭了。

    而这时候,他渐渐明白,大丈夫应该有志向,要做恩师那样的人。

    小小年纪的人心底,似乎种了种子,生出了些许的嫩芽。

    所以……李定国格外的勇猛,他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他似乎天生就有杀戮的天赋,抵近了这汉军旗的兵士近前,手中的刀,瞬间迸发出了力量。

    干脆利落。

    他回头,却见恩师在另一边,手中举着刀,朝着一个没头苍蝇似的敌人砍去。

    “……”

    不是很专业……

    至少从李定国眼里是如此。

    刀要顺劈。

    不能蛮着来。

    那人被砍中,嗷嗷叫着,捂着自己黏着血的胳膊,发出了怒吼。

    这些人……好勇斗狠,虽是受伤,却没有气绝,竟是生生朝着张静一撞来。

    张静一这时眼睛已经红了,玛德,狗汉奸,你侮辱我,别人为啥一砍就翻,你竟不给我面子?

    于是,顺势又要往前劈。

    李定国却已一脚将那人踹翻,让张静一劈了个空,李定国吼道:“恩师,不要恋战。”

    呼……

    这道声音,张静一骤然间头脑清明,不错……第一教导队的任务,并非是杀伤敌人。

    主要的职责,是制造混乱,还有对其进行分割……

    这家伙……小小年纪,居然比我还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