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八十六章:报捷
    战斗进行得很快。

    夜色是最好的保护。

    当那牛录被擒之后,整个营地虽偶有喊杀,却很快便开始逐渐的安静下来。

    这牛录很壮实,虽是腰间中了一刀,失去了耳朵,却依旧还有余力,好几个人才能将他按住。

    紧接着,便是开始清理战场。

    人们取来绳索,将俘虏像蚂蚱一样,捆成一串,若是受伤严重的,当然也不可能浪费医药,直接就地宰杀。

    卢象升带着人对战场开始清点。

    张静一则到了那牛录的营房。

    在这营房里头,张静一坐下,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衫,却已被血水浸湿了,方才的时候他觉得不害怕,现在反而觉得有些后怕起来。

    若是有什么闪失,当真便要将这性命丢在这里了。

    过了一会儿,卢象升匆匆进来,他显得神采飞扬,带着欢快的笑容道:“大喜,大喜……哈哈……”

    张静一看不得卢象升这个样子,平日里这家伙都是挥舞着大刀砍人,现在你却对着我学读书人一样拽词……

    噢,张静一竟忘了,卢象升本就是读书人,还特么的是进士。

    张静一此时便问:“如何了?”

    卢象升此时捋须,钦佩地看了张静一一眼。

    这一仗打得太漂亮,连他自己都觉得意外,战前他可是胆战心惊,但是这一场夜袭打下来,他却发现,战斗远比他想象的要容易。

    此时,他神清气爽地道:“大抵地点验过了,斩了一百三十余人,俘获四百二十余,咱们三百之众,全歼了近六百建奴人马。”

    张静一的表情还没什么反应。

    卢象升却显得格外激动:“此战真是打出了我大明的威风,这些年来,从未有过这样以少胜多的大捷,且还是野战的大胜,有了这一仗,我大明足以扬眉吐气。”

    张静一这才意识到,卢象升为何如此高兴。

    卢象升这话的确说出了重点,大明极少有围歼战,所以根本不存在大量的斩首和俘虏。

    其实想想也能理解。

    即便所谓的大捷,也是在守城时发生的,建奴人来攻,大家仗着城墙守,建奴人拿你没办法了,便退去!

    这样的境况下,你怎么抓俘虏,又谈什么围歼?

    今日之战,某种意义,也算是打破了建奴人野战不可战胜的神话了。

    张静一很是慎重地道:“俘获了四百人,要严加看管。”

    “这是当然。”卢象升认真道:“都捆绑得死死的,现在开始,保持他们一日之内不能吃喝,他们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又捆绑起来,还有人看守着,想跑也没法儿跑。这四百二十余人,其中有百五十人,乃是建奴人,其余之人……乃是降了他们的辽民……”

    张静一点点头道:“尽量让他们活着,明日带回京城去论功,噢,那牛录死了没有?”

    卢象升道:“没死,此人的身体,健壮得像一头牛一样,实在罕见,还有……此人腰间系着的乃是红带子。”

    “红带子?”张静一一愣,随即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建奴人有系带子的传统,近亲的宗室,也就是努尔哈赤的子孙,都系黄带子,以示他们宗室的尊贵。

    而系红带子的人,身份也非同小可,往往都是努尔哈赤兄弟们的子孙,系黄带子的人被称为宗室,而系红带子的则被称为‘觉罗’,都属于建奴人的所谓皇族。

    没想到,一个牛录……竟还是皇族。

    张静一非但不高兴,反而显得忧心忡忡起来,皱眉问道:“此人是什么身份,打探清楚了吗?”

    卢象升道:“乃是贼酋的侄孙,叫哈泰,性子刚烈得很,现在还骂声不绝呢!”

    张静一其实已经猜测到,这个时候,努尔哈赤应该已经死了,只是消息还未传到关内来。而这个叫哈泰的人,大抵就是努尔哈赤兄弟的孙子!

    张静一此时不禁感慨道:“当初太祖高皇帝打天下的时候,他的子侄们也都是编入军中,作为先锋使用。而现如今……这建奴人的宗室,竟也以牛录这样的身份,冲锋陷阵,所以……这些人才不可小看。”

    卢象升听了张静一的感触,自然晓得大明宗室的问题很复杂,有太多不可说的地方。

    可张静一的感慨,某种意义……却也知道这话更多的是为大明现状惋惜的地方!这种话题,自然是绝不能传给其他人听到的,只有张静一和卢象升的关系,才可袒露出来。

    卢象升不由道:“百户打算如何处置?”

    张静一道:“我其实不懂繁文缛节和规矩,如今事成了,让生员们好好歇一歇吧,接下来的事,卢先生自去处置便是。”

    于是卢象升道:“那我……这就修书报捷?”

    张静一点头道:“如此也好,京城里已是人心惶惶了,早些报捷,才可安稳人心。”

    卢象升便点头,当下取了笔墨纸砚,沉吟片刻,便原原本本的将捷报写了出来,又给张静一看。

    张静一很疲倦,已换下了染血的绵甲,只穿着里衣,看着卢象升递过来的捷报,却是摆摆手道:“不必看啦,你办事,我自是放心的。”

    卢象升又忍不住钦佩地看着张静一,说实话……他从前虽然是知府,现在不过是区区的县丞,可这个不入流的县丞,确实比当初那一言九鼎的知府要痛快得多。

    卢象升也不客套了,点点头道:“我这就命人去报捷,噢,对啦……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张静一看着卢象升,好奇地道:“什么东西。”

    卢象升的神色一下子变得不好看起来,口里道:“是一些火铳,这些火铳,多为三眼火铳,都是我大明造作局产出来的,说也奇怪……按理来说,这三眼火铳,乃是今岁年初的时候铸造,这还未运到辽东呢,也就是说,根本不可能被建奴人得获,可这些东西,还未到咱们边军的手里,却已先到了建奴人手里。”

    “是吗?”张静一倒是警惕起来,深情肃穆地道:“你的意思是……还是这家贼?”

    卢象升感慨道:“我大明能制造火器,可是这些火器,人们将其视若破铜烂铁。而建奴人却视这些为珍宝!故而在辽东,高价收购,也正因为如此,或许有人贪图这些暴利,才铤而走险吧。”

    张静一心里一下子冒出了一股火气,咬牙切齿地道:“这件事,我自当彻查到底,先将东西收好,到时作为物证。”

    卢象升点头应下:“是。”

    说罢,忙是叫了一个人,让他骑着快马,先将奏报送去京城。

    全军则直接进行修整不提。

    ………………

    京城里,已是如临大敌。

    陛下已颁布了诏书,命各地勤王,因而无数的快马,将这皇榜分赴各州县。

    可是原本以为,京城的军民百姓,会稍稍的安定一些,可结果……却引发了更大的慌乱。

    自然,此前的流言,也就更激化了一步,人们都不禁在想,都已到了勤王的地步,显然是贼势甚大,京城岌岌可危了。

    厂卫的奏报……让天启皇帝一脸懵逼。

    当初求着要勤王的是你们。

    现在朕下了旨意。

    更加害怕的反而又成了你们。

    以前的时候,你们可是说,哎呀,好害怕,陛下只要下诏勤王,我们就不怕了。

    现如今的心理却又成了,你看,陛下都慌了手脚了,要完啦。

    在这一片凄然的气氛之中。

    已开始有人预备后路了。

    有的人,想尽办法要将自己的子侄们送出城去,听说通州还未陷落,便买通城门的守备,将人吊下城,而后一路南下,跑去南京。

    当然,这样做的还是少数,毕竟……城外现在很危险,天知道外围的建奴人会不会拿下通州。

    也有人开始想尽办法将家财藏起来,于是在自己的宅院里四处挖洞。

    一些卫戍的京营,也有一些人心浮动。

    不少勋贵和大臣,本是塞了子弟们在京营或者是亲卫里历练,毕竟读书不长进,好歹也可得个官职。

    现如今得知可能要打仗了,说不准要了性命呢,于是乎,京营和亲卫中不少的武官,要嘛告假,要嘛称病,甚至还有被流言吓得直接不见踪影的。

    这又将天启皇帝气得不轻,这哪里是国家养士,这是国家养猪啊。

    一群酒囊饭袋。

    可人家却又振振有词,心里反而得意洋洋,拿着什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之类的理由来安慰自己!这意思仿佛是说,我们和其他的泥腿子不一样,我们是君子人家,只有那些臭丘八才干蠢事的。

    大明已经历了两百多年,这种自上而下的图谋私利,早已是蔚然成风,早就失去了锐气。

    自然,也不乏有一些忠贞的人,可添乱的更多,都是请求出城一决死战的。

    就在忧心忡忡的时候。

    京城永定门外,却出现了快马,这人骑着马,在这门洞之外,朝着上头的人大呼:“开门,我奉张百户之命,特来报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