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八十七章:入宫觐见
    听到城楼之下传来的话,这永定门上的守备顿时惊疑起来!这个时候,可不能出什么闪失,于是探头去看。

    过了一会儿,便有一个吊篮放下来,将这人吊上了城楼。

    见这人身上染血,气喘吁吁的样子,守备连忙道:“快,预备快马。”

    守备打量着此人,晓得是张静一那边的,此人身上没有带武器,只背着一个传递讯息的竹筒,倒是不怀疑他有什么其他的意图。

    索性命人给他预备了马,而这人翻身上去,却已飞马而去了。

    只是……但凡是报捷,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在入城之后,都需高喊大捷,如此才可振奋人心。

    于是这长街上,不但传出急促的马蹄,马上的人更是歇斯底里地大喊道:“捷报,捷报,新县军校大破建奴!”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骚动。

    人们狐疑着看着这骑士,而转瞬之间,这声音和人马却已去远。

    “报捷?那锦衣卫的张百户,击破了建奴人?”

    “我看未必是真的,十之八九……是假的才是……”

    “胡说……”有人气呼呼地冷哼道:“张百户不会骗人的。”

    这里可是清平坊。

    清平坊倒是有不少人相信张静一。

    于是乎,忙有人跑去百户所报信:“不得了,报捷,报捷了……”

    邓健正在担心着呢,这张家上上下下早就急死了。

    一听报捷,邓健就连忙问:“报的什么捷?”

    “说是咱们张百户,大破建奴。”

    邓健一听,已是大喜过望:“哈哈,我就晓得静一不是寻常人,我打小看他长大的,岂不知他是什么人?他七八岁的时候,眼睛都是冒绿光的,从生下来,便有的气运。”

    一旁的王程也喜出望外,搓着手道:“太好了,总算有好消息了,我这便让人去给妹子报喜,她在宫中,可急死了,屡屡派人来催问,询问三弟回来了没有。”

    倒是来报讯的文吏道:“这……学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外头也有人说,这捷报是假的,是故意用来安稳人心用的。”

    “呵……”邓健冷笑道:“别人的话,我不信,自家兄弟的话,我邓健不信?蠢东西,你再敢胡说,蛊惑人心,别怪我翻脸。”

    看着邓健突然变得凶悍的样子,这文吏噤若寒蝉,连忙道:“其实学生也相信张百户,学生只是说外头的流言蜚语。”

    邓健挥挥手,不耐烦地道:“好啦,好啦,出去吧,小心撕了你的乌鸦嘴。”

    看着那人走出了他的公房,随即,邓健便背着手,在这来回踱步起来。

    王程道:“二弟,还是给宫里报讯吧。”

    邓健却是摇摇头道:“现在报捷的人都往宫里去了,宫里很快便会知道,何须你我去说!我在想一件事。”

    王程不解地道:“什么事?”

    邓健一脸认真地道:“自从建奴人杀了来,京城里人心惶惶,不少人……都在卖京里的产业呢,你说……若是咱们……”

    说到这里,邓健抬起头,看着王程,继续道:“咱们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去买一些?啊,你别这样看我,我这也是学三弟的,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家里出了三弟这样的人,咱们张家,能好吗?”

    王程却是道:“现在不是捷报都进京了吗?就算去买,人家只怕也涨价了。”

    “这却未必。”邓健摇摇头道:“你没听说,外头有人怀疑是朝廷安抚人心的手段吗?可你想想……这还是清平坊,清平坊的百姓,尚且不觉得咱们三弟能拿下建奴人,何况是其他地方的人呢?依着我看……可以试一试,要不……我这便去问问那些卖主?”

    王程连忙道:“那我也去,这等事……怎么只你一个人呢!”

    二人议定了,于是立即分头行动起来。

    其实这些日子,人心惶惶之下,倒是让不少人担心起来,寻常百姓担心的,只是建奴人若是破了城,自己该往哪里逃。

    可对于有的达官显贵们来说,就显然不同了,这不是人跑的问题,而是京城里这么多土地和宅邸,却是带不走的。

    现在各种谣言,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得不让人担心……

    而且……显然在这京城背后,有有心人在专门散播着这些东西,以至于人们的担心愈演愈烈。

    如此一来,倒是不少人希望出售了宅邸和京城里的一些土地。

    只是在这种人人自危的时候,实在难以找到买家,就算是贱价出售,却也难有人接受。

    …………

    京城里的一处华宅里。

    有人小心翼翼地进去,此处宅邸,平日里极少有人来,很是清幽。

    而在这三进宅院的深处,却有人摆了棋盘,正在与人对弈。

    二人各自落座,纹丝不动。

    却有人进来,低声道:“外头有传闻,锦衣卫大破哈泰牛录,得了大捷……”

    他说罢,小心翼翼地看着对弈的两人一眼。

    而这二人依旧端坐不动,盯着棋盘,一言不发,其中一人,相貌丑陋,却是低着头,炯炯有神地看着棋局,似乎在思索着下一步该在哪里落子。

    就在他犹豫不定的时候。

    报信的人继续道:“老爷,是不是要想一个应对的办法,想办法……给辽东那边传讯?”

    “噢。”丑陋的下棋之人捏着手中的棋子,面带微笑道:“哈泰牛录素来勇不可当,且行事缜密,一群三脚猫,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呢?满人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这哈泰的兵马,虽不到千人,却也绝不是区区一个张静一可以应对的!此番主上命哈泰进兵,便是要袭扰大明京畿,令他们首尾不能相顾……主上何等的圣明,既然选了哈泰,自是哈泰能担当如此大任。现在传来的所谓捷报,十之八九都是假的,何必因为听了一些流言,就慌慌张张呢?只不过……我看是时候了,京城的局面迟早要慢慢稳定下来,到了那时,哈泰区区这点人马,怎么禁得住大军的围剿?他此番进兵能如此顺利,是因为打乱了大明君臣们的阵脚,是该引兵而还了。”

    说着,这个丑陋之人将手上的棋子,下在了棋盘上,而后得意地看着对面的人,笑着道:“你看,你要输了。”

    对面的人听罢,似乎不肯认输,陷入了深思。

    这下棋之人随即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只是在退兵之前,再传出消息去,就说……主上已率一万精锐,自大肚口进兵来了,此番所率的,尽为我满洲精锐,便是要来袭这京城,要教这大明君臣做那宋徽宗的,消息要越可靠才好,我们在城外七八里,不是还藏着一批火药吗?引爆那些火药,制造混乱……”

    “这……”来人惊诧地道:“这是何意?”

    这下棋之人道:“哈泰眼看着就要引兵回关外去了,他这一走,人心便即将安定了。现在我们在这京城里,多添一把火……你没瞧见,已经有许多人悄悄的在这京城里抛售自己的土地和宅邸了吗?散播这样的消息,在哈泰撤走之前,再加剧这京城的恐慌,然后嘛……这么多廉价的宅邸和土地,岂不是可以大赚一笔?”

    这人眼眸猛地一亮,恍然大悟道:“明白了。”

    “下去吧。”这人道:“办事小心一些,还有……待会儿……备轿,老夫要去拜访王侍郎,他一直喜欢高启的字画,这两日,我倒是寻访来了一幅,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这王侍郎乃是雅人,必定喜欢。”

    …………

    兵部这边接到了捷报,已是惊呆了。

    兵部尚书崔呈秀狂喜。

    这崔呈秀的名声并不好,当初的时候,他做官,被东林党给罢黜了,于是痛下决心,投靠了魏忠贤,被魏忠贤收为了义子。

    在许多人的眼里,崔呈秀自是毫无风骨之人,不过崔呈秀倒是洋洋自得,现在突然来了建奴人,兵部的压力很大,他一直协助着孙承宗调拨军马,拱卫京师。

    又忙派人,四处去城外打探动静,以探这股建奴人的虚实。

    只是……得到的消息太杂乱了,以至于崔呈秀也无法确定真伪。

    其实说白了,这里是京师,是天子脚下,任何风险都不能冒的,若是其他地方,建奴人敢来,早就出兵进剿了,先打了再说。可在这地方,所有的兵马,都得守城,以防不测。

    看了这奏报之后,崔呈秀顿时狂喜,口里道:“好个张百户,了不得,了不得啊,走,入宫,入宫……”

    崔呈秀火速入宫奏报。

    天启皇帝得知了有城外的奏报来,也十分重视,连忙召内阁和礼部尚书觐见。

    崔呈秀一见到天启皇帝,立即行礼,随即眉开眼笑地道:“陛下,大喜,大喜……我大明赫赫武功,区区建奴……不堪一击……”

    天启皇帝最近心情不大好,此时也没有啥耐性,便皱眉道:“少来说这些,到了这个时候,说此无益,奏报呢?朕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