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八十八章:献俘
    崔呈秀不敢怠慢,连忙将奏报奉上。

    此时殿中站着的,有黄立极、孙承宗等几个大学士。

    还有便是各部尚书。

    这几日为了此事,搅得焦头烂额,若是这样的事发生在辽东,说是稀松平常都不为过,可是发生在了京城,就是天大的事了。

    此时,众人都直勾勾地看着天启皇帝。

    却见一个站一旁随侍的宦官取了奏报,送到了天启皇帝的面前。

    天启皇帝打开奏报,定睛一看……

    顿时,天启皇帝的脸上,写满了诧异。

    他的面上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但是……眼里依旧有掩饰不住的喜色。

    他随即抬头,目光炯炯地看向崔呈秀道:“报捷的人在何处?”

    “陛下……想来还在兵部吧。”崔呈秀笑着道:“臣见了这奏报,便什么都顾不上了,立即就赶来见陛下,唯恐迟了。”

    崔呈秀此时心情愉快得很,心头总算一块大石落地。

    他是兵部尚书,出了事便是他的问题,这个责任,他承担不起。

    “陛下……”听着这君臣二人的对话,孙承宗似乎等不及了,正色道:“不知奏报的是什么事?”

    天启皇帝坐稳了,深吸一口气,用颤抖的声音道:“奏报之中说,张静一率兵三百,直袭建奴大营,建奴大营溃败,已被张静一全歼,此役……”

    天启皇帝加重了语气,声音也变得越发颤抖,高亢地道:“此役大获全胜!”

    呼……

    殿中骤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孙承宗眉一挑,忍不住激动地道:“这……这……直袭……我大明……竟有这般的军马?”

    是啊。

    一场大捷不算什么。

    边镇那边,偶尔也会报捷回来。

    可是……这可是在城外决战。

    更不必说,只有三百人!

    那建奴人就算是最低的估计,也绝不在三百之下。

    这样的条件,还能全歼?

    全歼是战争中最难的。

    毕竟……人家长了腿,怎么可能站着等你来杀?

    甚至可以说……在辽东的许多场大捷,几乎鲜有全歼的战例。

    倘若如此……那么……张静一带着的这些人……战斗力有多恐怖?

    这岂不是……天下第二个戚家军?

    也只有戚家军,才能打出这样可怕的战绩。

    黄立极也大喜起来,连忙道:“张百户这个人……臣早就……觉得此人有大才了。”

    天启皇帝却有些不可置信:“那军校,才操练了数月,就有这样的战果?他张静一……莫非真是戚卿家转世不成?”

    不是不相信。

    是战果太大了。

    已经远远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力。

    而天启皇帝这般一说……

    那礼部尚书刘鸿训,脸上却是写满了疑窦。

    他算是朝廷硕果仅存的清流,很具有怀疑精神,天然的对于丘八们不信任,于是道:“陛下,臣以为……这奏疏……有些古怪。”

    天启皇帝看向刘鸿训,不禁皱眉道:“刘卿家这是什么意思?”

    刘鸿训慨然道:“张静一口口声声说全歼了建奴人,可他区区三百人,如何做到全歼?而且……他对于战果,也是语焉不详,就在这个当口,突然上来了这么一份捷报,实在让人觉得疑窦重重。历来……我大明朝都有某些不肖武官,虚报功绩,甚至是杀良冒功的事,这都是时有发生的,莫非……此次也是杀良冒功?”

    这么一说……倒是让许多人听的心都凉了。

    “不至于。”天启皇帝摇摇头,冷声道:“张卿素来稳重,做什么事都很有章法,这等事……他敢做?他赤胆忠心,与其他的将军不同,刘卿不要危言耸听。”

    刘鸿训道:“臣只是说一说自己的看法,至于信与不信,自是陛下圣裁。不过臣以为,崔尚书此举……实为不妥。”

    崔呈秀:“……”

    我特么的上一道奏报,你骂我做什么?

    刘鸿训继续道:“一封不辨真假的奏疏,身为兵部尚书,理应先辨明真伪,而后再据实上报。可是崔尚书呢,为了邀功买好,却是如此仓促上奏,敢问陛下……倘若这奏报有假,该怎么办?”

    崔呈秀心里勃然大怒,好你个刘鸿训,平日里我没寻你麻烦,你却跑来给我上眼药?

    于是他冷笑道:“张百户历来言出必行,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劣迹,他的话,老夫自是相信!倒是刘公……怎么这么不喜欢张百户立功?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误解,以至刘公今日公报私仇?”

    魏忠贤此时正站在让人容易忽视的角落,听到刘鸿训对自己的干儿子弹劾,却依旧面带微笑,等到崔呈秀反唇相讥,似乎觉得早在意料之中一般。

    “够了!”一听臣下们又吵闹,此时本就怀有疑窦的天启皇帝禁不住心烦意乱。

    于是他厉声道:“这只是小事,要确定真伪,还不容易吗?国家大事,怎么成了你们相互攻讦的借口?”

    正说着……

    突然……

    轰隆一声……

    远处隐隐传来了一声巨响。

    这一下子,令天启皇帝变色,他隐隐能感觉到,大地好像颤了颤。

    这无疑让天启皇帝感觉似曾相识。

    当初的王恭厂爆炸,便也是今日这般。

    故而,天启皇帝第一个反应便是道:“快,快……去看看长生……”

    令人惊讶的是,魏忠贤的反应居然比天启皇帝还快,只觉得轰隆一声之后,还没等天启皇帝吩咐,就已飞也似的冲了出去……先去看看幼主。

    见魏忠贤亲自去了,惊魂未定的天启皇帝才反应了过来,连忙问:“出了什么事?”

    在这里随侍的宦官们已乱做了一团。

    而殿中的大臣们也个个色变。

    等过了许久,才有宦官匆匆进来道:“陛下……陛下……城外数里,火光冲天,似有火药炸开……城中又听传言……说是建奴人大举入关……贼势鼎盛……势不可挡……”

    天启皇帝听罢,脸都绿了。

    他眼里瞬间变得杀气腾腾起来,随即恼怒不已地道:“这样说来,莫非外头还传来了炮响?”

    “陛下,此事……过于蹊跷。”孙承宗拧着眉心,摇摇头道:“或许……只是有人故布疑阵……”

    那刘鸿训却是高声道:“陛下,臣方才所言………张静一冒功,现在便算是坐实了,如若不然,口口声声说全歼建奴,那么……眼下的这些建奴,又是从哪里来的?陛下……兵部尚书崔呈秀不辨真伪,邀功买好,有罪!张静一虚报功绩,有罪!”

    那崔呈秀一时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他也被弄懵了。

    敢情……他张静一坑老夫?

    这家伙……还真敢冒功啊?

    这不是傻吗?天子脚下,你冒什么功劳!陛下随便派个钦差,便可查出你的底细。

    丧心病狂啊!

    这边说全歼。

    另一边又是大举进攻。

    让天启皇帝心里也不免疑窦丛生。

    他其实是不相信建奴人大举进攻的,因为若是大举入关,根本不可能先派小队的军马做先锋先来骚扰,先引起京城的戒备。

    可外头的爆炸,却是听了个真切。

    极像是炮声。

    朝廷的军马,若是没有指令,怎么敢随意的放炮?

    就在他沉吟了很久,一时惊疑不定的时候……

    却又有宦官匆匆而来道:“陛下……陛下……最新的消息……永定门那边……来了快马,说是……张静一的兵马,恳请入城献俘!”

    此言如晴天霹雳。

    又一次让这君臣们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献俘?献什么俘?”天启皇帝大惊道:“张静一……他回来啦?好,好的很,人能活着回来便好……立即告诉永定门那边,准张静一进城。”

    那刘鸿训听着满不是滋味,连忙道:“陛下,小心有诈。”

    “有没有诈,朕会不知?”天启皇帝黑着脸,气咻咻地道:“到时一看便知。来人,快……快去打探消息,别将这些有头没尾的消息送到朕的近前来。叫……叫张顺去,叫张顺,你们这些人,没一个会办事的,只有张顺探听张卿的消息,最令朕放心。”

    “陛下……那张顺……张顺……说他病了。”

    “死了没有?”天启皇帝正急得如热锅蚂蚁。

    “还没呢,有气在,有气在的。”

    “没死就让他速去!”

    “遵旨。”

    殿中的所有人,现在都开始急切起来。

    这一下子爆炸,说什么到处都是建奴人,一下子又是全歼和献俘,眼下京城隔绝内外,这诸多消息都是众说纷纭,实在让人恼火。

    天启皇帝终究等不及了,站了起来道:“朕要去大明门看看去,放心,朕这一次不出宫,朕只在城楼上看看。”

    丢下这句话,便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一溜烟的往外跑去。

    留下了殿中的众臣面面相觑。

    黄立极和孙承宗对视一眼,随即也急不可耐地追了出去,口里却不约而同地说:“陛下,陛下不可啊……”

    那崔呈秀见天启皇帝和内阁大学士先走一步,却是冷冷地看着刘鸿训道:“走着瞧。”

    刘鸿训也冷冷地道:“你也走着瞧。”

    …………

    第五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