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八十九章:入城
    天启皇帝匆匆抵达了大明门。

    大明门乃是紫禁城最高大的城楼,登上了城楼,却见城外一处地方,依旧是浓烟滚滚。

    天启皇帝的脸拉了下来,朝一旁的守备道:“方才就是那里炸了?”

    “是。”这守备显得很紧张,胆战心惊地道。

    天启皇帝眯眼认真地看着那处,道:“那是何处?”

    “应该是京城之外数里的地方……此前……像是一处货栈。”

    天启皇帝道:“是火炮吗?”

    守备摇摇头:“火炮没有这样大的威力,倒像是……储存的火药……”

    天启皇帝总算心定了一些,这显然不是军队所为,更像是有人在暗中的破坏。

    只是火药乃是违禁品,是什么人有这样的能量,居然能窃取造作局的火药,这只怕又需一番细查了。

    现在天启皇帝的心思,统统都在张静一那边,暂时没心思去计较。

    倒是那可怜的张顺,躺在病榻上嘿哟嘿哟了半天,突然有人将他叫醒,拎着他立即出城。

    张顺没法,借了一件衣衫,本想再借一点钱,来唤他的宦官便骂:“张公公,你已借了三百多两了,平日咱几个素来敬你,也肯借你,可总不见你还,现在又借,哪里还有?”

    张顺脸羞红了,太监也是人啊,这借钱不还的勾当,他也觉得羞愧,自然不好意思再张口了,于是一脸憔悴地匆匆骑马出宫。

    只是离开紫禁城的时候,张顺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这巍峨的宫城,心里不免带着风萧萧兮的苍凉。

    城外现在什么样子,鬼才知道,或许这一去,便不能回了。

    最终又想,到了咱这般的地步,贱命一条,还有什么说的,于是飞马而去,再无留恋。

    城里头,已是人心惶惶。

    邓健早已在牙行里,找来了不少的买主,代表着张家,寻了一些价格低廉的宅邸和田地,和人商议最后的价格。

    邓健和王程两兄弟是分头行动的,他们赌的是三弟能够带着他的学生们平安回来。

    牙行里乱哄哄的,邓健还想讲价,这些想要售出的人却都有些犹豫,他们倒是晓得邓健乃是张家的义子,是能够代表张家来做这个买卖的,人家定金也带来了,只要签了契约,就不怕张家付不出尾款。

    可问题在于,出售宅邸和土地,毕竟是败家的行为,这可都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

    要不是大家觉得京城越发的不安全,这建奴人竟可长驱直入,天知道……这天数会不会有变,倒不如赶紧售出一些带不走的东西,尽力筹措银两,这银子总还是可以带走的。

    而邓健砍价过于厉害,本来城内的一处大宅子,地段也是极好,开价七万两,就这,已比原本十万的市价低上许多了,可邓健一口咬定,五万两,你卖不卖。

    不少人都在踟蹰,一时之间也不晓得怎么应对,不过蓟县的地主们,倒是愿意尽速赶紧卖出的,蓟县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不过已经有耳目灵通之人,晓得那建奴人在蓟县杀了不少人,天知道那地保得住,还是保不住。

    于是,有人很痛快的决定卖掉,有人还在犹豫不决。

    邓健也找了保人,订立了契约,正在要和人签订契约的时候。

    外头却炸了。

    轰隆一声,大家感觉大地似乎颤了颤,牙行里顿时混乱起来。

    这爆炸和流言蜚语不一样,流言蜚语至多引发人心深处的焦虑感,可爆炸给人的却是直接的恐慌。

    于是那卖家煞白着脸,连忙道:“卖卖卖,张老兄,赶紧的,我卖了,就照你的价……”

    “且慢!”邓健板着脸,他心里也害怕了,天知道那爆炸是什么缘故,说不定真是建奴人攻城呢?

    “什么意思?”

    “不能照着原来那个价了,我觉得不稳妥,三万两吧!”

    这人顿时瞪大了眼睛,道:“什么,我十万两银子的宅子,五万两卖你,你还要再降?”

    邓健则道:“我觉得心里慌,要不,我不买啦,你另寻买主吧……”

    这卖家越发的慌了,想要叫人出去打探发生了什么事,可又怕这好不容易的买主跑了。

    就在犹豫的时候,其他人也急着寻邓健道:“你愿再开价多少……”

    此时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了邓健的手里,那原先在三万两犹豫的人,最后只好咬牙道:“卖卖卖,现在就签,买定离手!”

    …………

    张顺从永定门出了城,马不停蹄地一路疾驰,走了七八里地,却见远处,浩浩荡荡的人马正朝着京城的方向而来。

    张顺在马上,直接吓了一跳,脸色也给吓白了。

    看那队人马,似乎足有千人的规模,远远看去,倒也是杀气腾腾。

    他不免有些心慌,故而不敢轻易上去,观望了好一阵子,迎面,这一队人马中也派出了斥候,这斥候疾驰而来,当面便盘查道:“你是谁,想要做什么?”

    见对方穿着明军的绵甲,张顺才舒了口气,定了定神道:“敢问这里可有张静一张百户?咱奉旨而来……”

    “随我来。”对方打量了张顺一眼才道。

    等张顺再见到张静一的时候,就直接哭了。

    他从马上连滚带爬的滚下来,恨不得抱住张静一的大腿,可怜巴巴地道:“张百户,可找着您了,陛下命我……”

    “好啦,好啦,哭什么,我不是还没死吗?张公公,我们是老相识了,快起来,随我入城。”

    张顺惊魂未定,回头看着这长长的队伍,却又是吓了一跳。

    那些……是建奴人……

    他见着了那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脑袋后面,却有一根金钱鼠辫的人……

    一下子,张顺觉得新鲜了。

    这肯定是建奴人了,汉人蓄发,除了建奴人之外,不会有这样的发辫。

    就算作假,肯定也作不了的,因为这辫子不像新剃的,若是新剃,一眼就能瞧出。

    他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些建奴人,心里又惊又惧,不敢靠近他们,却又觉得新奇。

    “你可以上去摸摸他们,不要紧的。”张静一怂恿道:“不怕,有我在呢。”

    “哈……”张顺尴尬一笑:“咱可不敢。”

    他是真不敢,在他眼里,建奴人和兽人没什么分别。

    不过……这些建奴人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样子,手脚都给绳子捆绑了,两旁是按着刀随时警戒的生员,此时认真去看,反而觉得这些建奴人没什么凶悍,反倒是这些生员们,个个都是杀气腾腾。

    张顺一时之间大喜,连忙道:“恭喜张百户了,哈哈……张百户大破建奴……可喜可贺。”

    他还发现,队伍的后头,还有一辆大车,细细去看那大车,他又给吓了一大跳,车里竟都是头颅,这些头颅上……还洒了石灰,足足有一两百个。

    张顺这时只恨自己今日没借来钱,不然……真该好好孝敬孝敬张静一不可。

    张静一却气定神闲地看着他道:“走,随我入城,来,传令下去,告诉大家伙儿,马上要入城了,都给我将衣甲捋整齐了,咱们不是叫花子,要堂堂正正入城。”

    “喏!”一声震天的声音落下!

    而此时,城中依旧还是谣言满天飞。

    永定门守备显得十分的紧张,宫中已来了旨意,令他打开城门,他先派出一支军马出城警戒,才让人将城门洞开。

    这样一来,一旦有了什么变故,便可立即将城门关上。

    终于……浩浩荡荡的人马来了。

    守备沉着脸,忙是翻身上马,先吩咐副将随时做好应变准备,若是察觉不对,立即关门。

    自己则骑马,带一队人马迎上去。

    在守备心目中,所谓的献俘,大抵不过是拿住了几个建奴人,回来报个功,一方面彰显自己的功劳,另一方面,也是安抚人心。

    可迎面过去,定睛一看,妈呀一声,竟差点摔下马来。

    这么多……

    迎面而来的军马,个个按着刀,浑身透着杀气腾腾之势。恰是那些被拘押的建奴人,却是个个沮丧,垂头丧气。

    这一下子的,那守备顿时肃然起敬。

    其实论起品级,他比百户张静一要高得多,此时,却连忙道:“退开,不要阻了张百户凯旋,都给我让出道来,站直。”

    说着,他人已下马,站到了一边。

    身后的亲卫纷纷让出道来,亦是肃然起敬的模样,一个个纹丝不动的候着。

    人马穿过了永定门,出现在了京城的长街上。

    而这时候,街上却是空无一人。

    一个人都没有。

    大家只晓得开了城门,军民百姓们早就吓坏了。

    只有沿街的宅邸和商铺,有人通过门缝里观望外头的动静。

    生员们个个雄赳赳、气昂昂,踏步迈过长街。

    偶尔,会有竹哨吹响,似乎传达着某些口令。

    “是我大明的军马……”门缝之后的人……窃窃私语:“我还看到了建奴人……是真的建奴人,这些建奴人的样子,我听辽东来的流民说过,脑后头,有鞭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