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一百九十章:万岁
    人们从起初的惊疑,开始变得胆大起来,有人开了门缝,探出了脑袋。

    好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曾经让人恐惧,能止小儿夜啼的建奴鞑子,这时再去看,却哪里还有半分的神气?

    这一个个衣衫褴褛,像羊群一样驱赶着的建奴人,他们被外围威风凛凛,按着刀的生员们夹在中间,现在都不约而同地低垂着头,乖乖的前行,不敢有任何的忤逆。

    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有血污,以至于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而那些生员们,个个腰板挺直,双目有神,与人们想象中的官兵,全然不同。

    大明的官兵,大多数都是卫所的卫兵,这种士兵平日里耕地,作战的时候才征发,其实就是一群拿着武器,穿着绵甲的农民而已。

    不过此后,也改变了一些制度,战兵方面,开始改为了征募制。

    可因为吃空饷比较严重的原因,再加上朝廷经常欠饷,所以除了将军自己蓄养的家丁颇有战斗力之外,其他征募来的士兵,可谓是比之前的卫所官兵还不如。

    他们年年欠饷,微薄的饷银经过层层克扣之后,莫说养活妻儿老小,便是连自己也未必能养活,饿着肚子无法操练,所以自然而然,毫无官军的样子,有的人甚至早偷偷将自己刀和绵甲给当掉了,而且因为武官没心思管束,以至于军中的恶习成风。

    可这群生员,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他们精力充沛的样子,浑身杀气腾腾之势,便是行军也很有章法,威而不乱。

    这时,更多的人放下了心来,终于也忍不住地将自己的身子从门里探了出来。

    起初,是各种议论纷纷。

    “看来,这是真的大捷了。”

    “你看看,抓了这么多的建奴鞑子。”

    “不是说这建奴人很厉害的吗?怎么看来……也不过如此。”

    “威武!”

    这些京城里的百姓,并非是一开始就对官军有成见,对建奴人害怕的。

    他们一次次曾对朝廷带有极大的期望,可此后,却又一次次的失望之后,才变得风声鹤唳。

    起初大明征发军队,前往辽东作战的时候,曾也有无数人带着极大的期许,认为只要天兵一至,那建奴鞑子定然望风而遁。

    可随着越来越多的伤兵和败兵退回关内修整,随着越来越多的噩耗传至京城,人们才越发的对于建奴鞑子有了巨大的恐惧之心,而对于官军,恨铁不成钢,觉得这些人是指望不上的。

    甚至朝廷征发官兵去辽东,在百姓们眼里,也成了一场灾难,这些被征发的人,没有人对他们抱有什么激动之情,有的只是无限的同情。

    这也是为何,区区一队建奴人敢于深入京畿,无数的官军望风而逃,流言四起,而百姓们居然对建奴鞑子可能攻破京城,则深信不疑。

    关于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自吹自擂,京城的百姓,似乎也全盘接受了。

    可现在……人们看着这奇怪的场面。

    看着这群似绵羊一般的建奴人,顿时大感诧异。

    于是乎,便开始有人激动起来。

    沿途,先是偶有一些人高喊威武。

    再到后来,街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以至于许多人不肯散去,追着这军校生员们的队伍在后面跟着。

    气氛开始变得越来越浓厚起来。

    这些被围观建奴人,此时都像是惊慌失措的小鹿。

    其实他们刚刚被俘的时候,还是愤怒的,他们个个目露凶光,口里大声不停地咒骂,等饿了一顿后,他们似乎渐渐冷静下来了,终于,死亡的恐惧朝他们袭来。

    直到进城,他们看着无数的汉人,便恐惧得更加厉害了。

    他们一个个畏畏缩缩的,不敢抬头半分。

    街边有人愤怒地破口大骂:“鞑子,鞑子……”

    破口大骂的人,大抵是家里有亲人去了辽东卫戍,死在了辽东的。

    咬牙切齿的人更是恨不得冲上前来,抓住鞑子痛打。

    好在……五城兵马司以及察觉到了不对,已调拨了人马来。

    张顺此时骑在马上,他热泪盈眶,这些日子受了这么多苦,现在他骑马跟着张静一,看着无数人钦佩的目光,虽然这些钦佩和自己无关,可他也不免觉得得意。

    看来……还得多借一点钱。

    这清平伯大智大勇,将来定是要封侯拜相的,攀附上了他,这辈子不愁没有出头之日。

    人群开始鼎沸起来。

    一些年老的人,微微颤颤地出现在长街上,一时悲恸不已,他们可是有兄弟死在辽东的,热泪盈眶之中,有人大呼:“万岁……”

    于是许多激动的人也跟着喊了起来:“万岁……”

    这一下子,人们的情绪带动了起来。

    许多人歇斯底里,恨不得喊破自己的喉咙:“万岁!”

    这声音连绵不绝,好似直破云霄。

    可这一下子,张静一却发现情况有点失控了。

    尤其是身边的张顺,这万岁二字,令他敏感的觉得不妥。

    人群之中。

    一直追着生员们的管邵宁和一干新县的文吏们,此时也不禁急了。

    出现了建奴人入关的消息之后,管邵宁作为新县的主簿,主要的工作就是组织幸福花园的老弱病残还有孩子们撤入城中。

    他虽是每天忙碌,却也一直担心着张静一的安危,等见到了了张静一俘虏了人入城,自是大喜,高兴得合不拢嘴之余,又带着一干文吏尾随。

    此时听到声声的万岁声。

    他作为读书人的敏感,顿时发作起来。

    固然他知道,即便喊一喊万岁也没什么,陛下的性子,只怕只会一笑置之。

    可这事儿终究敏感。

    于是灵机一动,连忙和文吏们耳语了几句!

    接着,他混杂在人群之中,找准时机,振臂大呼:“吾皇万岁!”

    其他的文吏,也纷纷一起大吼:“吾皇万岁!”

    许多高喊万岁的人,本就只是无意识地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罢了。

    现如今,听到有人在高呼吾皇万岁。

    便也下意识地跟着道:“吾皇万岁。”

    阵阵激昂的声浪,顿时刺破了苍穹。

    京城上下,情绪已至高点。

    这种气氛,是会传染的,迅速的通过一场大捷,不断地传递至一个又一个人的身边。

    …………

    大明门。

    此时此地,天启皇帝正焦灼地等待着,他只恨不得跳下城墙去,亲自去打探一下虚实。

    可理智终究令他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众臣。

    显然……这个时候他若是敢走出这紫禁城,这些人就敢死给天启皇帝看。

    他等了良久,一时也没什么消息,心头越发的急不可耐!

    倒是这个时候……突然……从内城东南方向,传出了阵阵的欢呼声。

    紧接着……好像是什么声音。

    “你们听见了吗?有人喊什么。”天启皇帝四顾群臣。

    众人也都凝神静听。

    倒是那守备耳朵尖,细听后,连忙道:“陛下,有人在喊万岁。”

    那礼部尚书刘鸿训顿时脸色变得严厉起来,他不客气地道:“陛下在这里,哪里还有万岁?陛下……莫非出事了?”

    他这么一说,一旁的崔呈秀骤然之间变得心怯起来,心里又不由得想,这张静一误我!

    就在此时……却又那守备道:“陛下,想来……卑下听错了,臣听到的……乃是吾皇万岁。”

    “吾皇万岁?”天启皇帝一头雾水。

    那可声浪由远及近,已是一浪高过一浪。

    数不清的声浪,到了紫禁城这里,也已越发的开始清晰入耳了。

    却在此时,有快马至紫禁城下,这人激动的下马,眼里还带着泪痕,跪在大明门外头,高声且哽咽道:“陛下……陛下……大捷……清平伯、锦衣卫百户官、新县县令张静一,率军克敌,现已押送俘虏入城,陛下……许多……许多建奴鞑子成了阶下囚,阻塞了长街……陛下……大喜啊。”

    城楼上的天启皇帝先是一愣,而后紧张地道:“张静一当真胜了?”

    群臣们也屏住呼吸,一个个看着城下,忍不住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这城楼下的人激动地道:“陛下听到了吗?城中……军民百姓,得知大胜,亲眼见着了这些建奴鞑子,已是激动不已,已有许多人泣不成声,人们都在高呼……吾皇万岁,吾皇万岁啊!”

    天启皇帝已是激动得脸都涨红了,他搓着手,激动不已地道:“这……看来是真的了,大捷,竟是大捷啊……张静一这个小子了不得……朕没有看错人,朕就晓得他不是一般人。”

    一旁的魏忠贤听罢,连忙趁势道:“陛下……这都是您的功劳啊,张静一本为区区一个大汉将军,正是陛下慧眼识珠,将他从行伍之中提拔起来,这才有今日之大捷,难怪军民百姓们都齐声欢颂,都说吾皇万岁,这自是天下军民百姓,对陛下心悦诚服,无不感激陛下大恩,这才………高呼万岁,陛下您听听,您听听。”

    …………

    别骂水了,一点都不水,真的,从写小说的角度来说,本来故事就是要层层推进的,当然,可能是老虎更新有点慢,这一点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