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两百零一章:御审
    大明为辽东的问题,曾有过巨大的争论。

    其中以袁崇焕,甚至是孙承宗为首的一群大臣,认为要守辽东,该以辽人来守辽土。

    而以熊廷弼为首的人,则认为辽人在辽东牵涉到的利益太多,所以辽人并不可靠,应当去除辽人的影响。

    当然,这里面的辽人,指的并不是辽东的百姓,而是辽东的士绅。

    说穿了,袁崇焕和孙承宗的意思是拉拢士绅,授予他们官职,充分给予信任,以此来遏制建奴。

    熊廷弼则完全不一样,因为随着建奴人不断的侵城掠地,也开始招抚辽人士绅,这让不少辽人首鼠两端,毕竟让他们坚决反建奴,可自家的地还被建奴人占着呢,一旦建奴人开始招抚,他们的反抗意志就不坚决了。

    当然,这一切随着熊廷弼的获罪,最终朝廷一锤定音,还是决心奉行辽人守辽土的策略。

    大量的辽人士绅,被敕封了各种的官职,允许他们招募乡勇,甚至给与各种钱粮的资助,辽东巡抚衙门里,也充斥着各种的士绅出身的人,为其出谋划策,制定战略。

    兵部制定的许多战略里,都将辽人看得很重,所以王雄所奏,不是没有道理,朝廷付出这么多,你却将这样的义民直接拿走,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那么……辽人守辽土的国策还要不要了?

    天启皇帝若是不审慎对待,信不信那些辽人统统都去归附建奴?

    这李正龙的履历,显然是十分完美的,王雄敢这样为他作保,也是有底气的。

    “陛下啊,要立即释放李正龙,而后……让张静一赔偿损失。”

    “裁掉他的百户之职,他不是爱做县令吗?就让他好好做他的县令。”

    这一时间,诚意伯等人也开始闹起来。

    天启皇帝有些气恼了,便道:“好啦,多大的事,你们非要喊打喊杀。”

    诚意伯李孔昭一听这句话,要背过气去,道:“陛下,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啊,臣的朋友……被打成了那样,什么叫多大的事?”

    天启皇帝看着鼻青脸肿的李孔昭,一时无语。

    却在此时,有宦官进来道:“陛下,陛下……”

    天启皇帝抬头,不耐烦地道:“又出了什么事?”

    “长生殿下……他……他……”

    “什么?“还不等这宦官说下去,天启皇帝已吓得脸色惨然,豁然而起道:“他怎么啦?”

    “长生殿下今日吃乳不香,睡觉也总惊厥……”

    天启皇帝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两眼发黑,惊慌失措地道:“御医呢,御医去看过没有?”

    “倒是去请了,不过还没有定论,只不过……只不过张妃娘娘她……”

    天启皇帝焦急地道:“她说什么?”

    “张妃娘娘说,可能是长生殿下自入了宫,便没有见过舅舅了,心里甚是想念,所以才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天启皇帝:“……”

    作为育儿专家的天启皇帝而言,他怀疑张妃在骗自己,这么小的孩子,他懂个屁,连自己爹是谁都不知道呢,晓得哪门子的舅舅。

    不过……

    这番话显然起了极大的效果。

    天启皇帝定了定神,挥挥手道:“你下去。”

    于是,他镇定自若地看着这些个哭哭啼啼的臣子:“朕知道怎么回事了,臣子之间要和睦,不要总是喊打喊杀,误打了人,误封了铺子,退一万步,就算是误拿了人,那又怎么样,你们想做什么?想要朕诛了张静一吗,这就是你们想要的?”

    王雄和李孔昭觉得陛下的话……有点强词夺理。

    而天启皇帝则是看向魏忠贤道:“魏伴伴,你怎么看待?”

    魏忠贤其实已知道自己的儿子挨打了,心里早就慌了神。

    他还指着魏良卿给老魏家传宗接代呢,一时心乱如麻,这时听到天启皇帝问起,才啊了一声,却是木然地看着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便没好气地道:“朕问你怎么看待?”

    方才的话,魏忠贤是一句都没听进去,这时问他怎么看待?

    他定了定神,于是很小心翼翼地道:“那么陛下怎么看呢?”

    “朕在问你。”天启皇帝咬牙切齿道。

    魏忠贤道:“奴婢以为……这个……这个……凡事,当从长计议,古人有云……”

    天启皇帝便打断他:“罢了,你不必说了,朕就问你们,李正龙到底是不是细作?”

    王雄连忙信誓旦旦地道:“陛下,是也不是。”

    “这又是什么话?”

    王雄道:“臣说他是,是因为只要人落在了锦衣卫的手里,还不是锦衣卫说什么便是什么?臣说不是,是因为臣素知此人,此人忠肝义胆,心向朝廷,每每提及到建奴人的时候,无不是咬牙切齿,只恨不得生食其肉!”

    “若这样的人都是细作,那我大明便没有忠臣啦。请陛下立即释放李正龙,至于那张百户,他立功心切,臣也可以理解,可是如此构陷忠良,又当怎么处置呢?”

    天启皇帝见王雄说的这么认真,现在太妃那边,诚意伯这边,还有兵部这边都不依不饶,他倒是不知该怎么安抚了!

    人……肯定不能轻易放了的,毕竟朕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而且说不准还真可能是细作呢?

    就在此时,魏忠贤道:“陛下,何不去百户所看看?”

    天启皇帝:“……”

    魏忠贤是真的急了,他得想办法去看看自己的儿子,才能安心!

    张静一那狗东西缺了大德啊,有什么事,冲着咱来啊,咱还不能一根手指头像碾蚂蚱一样碾死你?糊弄咱的儿子,算什么好汉!

    魏忠贤此言一出,王雄也连忙道:“对对对,亲自去,臣怕锦衣卫屈打成招,到时……”

    以往都是天启皇帝要出去,大家非要拦着。

    今日个个怂恿着他出去,也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天启皇帝只好勉为其难地道:“也好,不过现在长生身体不好,朕……”

    “陛下,长生殿下知道陛下是去见他的舅舅,殿下保准就安心了。”魏忠贤道。

    天启皇帝只好道:“是吗?好吧。”

    而此时,魏忠贤心里终于吁了口气,总算可以立即去见见自己的儿子了。

    王雄也松了口气,只要陛下去了,张静一就没办法动刑,不动刑,看他百户所怎么办。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李正龙乃是细作,可现在大家和李正龙牵涉得这么深,能袖手旁观吗?就说他吧,他的一个小妾,还是这李正龙送的呢!李正龙当真成了叛逆,他只怕也要跟着去陪葬。

    真是细作也不怕,只要不动刑,而李正龙又是个聪明人,晓得外头自然有人会极力保他的,只要咬死了不说,就不能拿这李正龙怎样!而他张静一,到时候怕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是非黑白,王雄心里觉得,也只有那些无知百姓,才去分什么忠奸了,似他王雄这样的人上人,只要自己还是兵部侍郎,无论什么人,在他的面前不都是好人吗?哪一个不是笑脸相迎,处处恭恭敬敬,想他所想,急他所急?

    …………

    顺贞殿。

    此时,一个宦官正匆匆地进了这里的寝殿,接着便听到了长生殿下的哭声。

    他一进去,便见张妃正抱着孩子,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口里低声道着:“不哭,不哭,长生不哭,舅舅明日就来,舅舅明日给你看猴戏。”

    见了宦官进来,张妃道:“怎么,禀告陛下了吗?”

    “已经禀告过了。”

    张妃点点头,也没有问陛下后续是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道:“好啦,那有劳你啦。”

    这宦官噗通就跪下:“奴婢伺候娘娘,哪里敢称劳呢?这是应尽的事。”

    张妃便抿嘴笑着道:“话虽如此,可侍奉是公,你跑这一趟腿,却是私情,我初在这宫中,手里也没什么东西赏赐你,不过……我三哥前些日子,怕我在宫中过的不好,送了一些金叶子来,梅儿,你去取片叶子来。”

    一旁的女官听罢,点头款款去了。

    这宦官受宠若惊地道:“清平伯好气魄。”

    张妃只笑了笑,便继续逗弄长生。

    长生则是噘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张口又想哭,不过张妃轻轻拍他背,似乎让他舒服了一些,于是便打了个哈欠,襁褓中的他,脑袋又往张妃怀里钻,眼帘挣扎了几下,便又起了鼾声。

    …………

    天启皇帝一行人,匆匆赶至清平坊。

    对这里,天启皇帝历来是熟悉的,此处是新县的中心,已经很有模样了。

    不过听说……可能新县县衙要搬迁,却不知是真是假。

    新县的事,天启皇帝一般是不去多干涉的,由着张静一的性子便是。

    天启皇帝这点钱倒是比历史上的崇祯要强得多,他能分辨出谁是吹嘘,可一旦他决定任用谁的时候,就绝不会多疑。

    此时,新县的外头没什么人,天启皇帝是微服出来的,没带多少人,自然也不准人先去通报。

    轿子轻轻停下后,天启皇帝下了轿,便径直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