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零三章:真相
    在说到武长春三个字的时候。

    张静一的眼睛便一直直勾勾地盯着‘李正龙’。

    他缓步在这囚室中走着,脚下的靴子很有节奏地传出敲击地面的声音。

    武长春忙是将眼睛别到一边去,不肯和张静一对视。

    张静一笑了笑道:“武长春……还要演下去吗?”

    ‘李正龙’很认真地道:“谁是武长春,学生并不知道官爷此言是什么意思,还请官爷赐教。”

    “不见棺材不掉泪!”张静一冷笑:“你以为我为何要拿你,吃饱了闲着的?或许这个时候,你一定还在想着,那些平日里被你收买的人,会想方设法的搭救你出来吧,说的也是,他们和你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那些狗东西……虽然未必知道你真实的身份,可是平日里没有少收你的好处,若你是建奴的细作,他们怕也要人头落地,性命不保,所以……你一定料定,他们会比你还要急,一定会设法营救你,便是舍得一身剐,也在所不惜。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在此气定神闲,是吗?”

    ‘李正龙’:“……”

    隔壁……

    王雄听得咬牙切齿,他一开始被武长春三字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一听到张静一张嘴便是一句狗东西,他便明白,这是在拐着弯骂他。

    天启皇帝此时已开始凝神细听起来,这一刻,他极想知道真相。

    魏忠贤则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儿子,今日状态有点差,居然没心思顾着陛下。

    ‘李正龙’这时道:“这一切都是官爷的猜测而已,我听闻厂卫只要捕风捉影,就可以拿人。终究学生只是一个寻常的百姓,厂卫要打便可打,要杀便可杀,自然一切由着你们,只是………学生李正龙,为何官爷定要诬赖我为武长春,却又污蔑我为细作呢?”

    张静一泰然自若地道:“因为我不但知道你叫武长春,还知道……你有一个岳父,叫李永芳!”

    李永芳……

    又是一个讯息。

    这一下子的……‘李正龙’的脸色大变。

    他虽一直极力抵赖,可当一个又一个的底细被抛了出来,一股恐惧,却禁不住的朝他袭来。

    张静一则死死地盯着他,露出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

    ‘李正龙’几乎是瘫坐在了椅上,此时……纵然他有再高的心理素质,也禁不住土崩瓦解。

    如此极机密的事,除非对方完全掌握了他的身份和行踪,不然……就绝不可能会知道。

    而一旦被侦知……那么就意味着……一切都已曝露在了阳光之下了。

    …………

    隔壁的房里。

    这房中的所有人,内心的震撼,却绝不在那‘李正龙’之下。

    李永芳……

    此人居然是李永芳的女婿?

    天启皇帝豁然而起,此时他的脸色已是阴沉一片,牙咬得咯咯作响,拳头已经攥紧,紧接着,整个人开始变得焦虑起来,在房中焦躁地来回踱步。

    便连一旁的魏忠贤,听到这三个字,也已全然没有了任何顾虑儿子的心思了。

    是李永芳……竟是李永芳……

    魏忠贤激动得身躯颤栗,而后,迅速地和天启皇帝交换了一个眼神。

    李永芳……乃是万历和天启朝最痛恨的一个汉人。

    若说万历皇帝在的时候,想让谁去死,那么无疑就一定会是这个李永芳。

    因为……李永芳无疑……制造出了建奴这个怪物,以至于整个大明……在长达十数年来,一直都在持续的流血,数不清的人背井离乡,而大明也开始摊加辽饷,无数的文臣武将,为了一个辽东问题……而夜不能寐。

    想当初的时候,建奴人起兵反明,那时候的建奴人,实力还十分的弱小,而李永芳乃是抚顺的游击将军,却投降了努尔哈赤。

    在得知建奴人反叛之后,朝廷立即发动了十二万大军,分四路进剿,这便是鼎鼎大名的萨尔浒之战。

    当时努尔哈赤见明军势大,军力鼎盛,心中惶恐,打算向北撤退,藏匿起来,躲避明军的锋芒。

    可就在这个时候,是那李永芳站了出来,告诉努尔哈赤,说这四路大军的将军们各有矛盾,然后又告知哪一路军马兵强马壮,哪一路兵马较弱,同时分析各路将军们的带兵特点,最后劝说努尔哈赤,管他几路来,我们只往一处去。

    努尔哈赤听从了李永芳的建议,果然大获全胜,大明的十数万大军……一败涂地,万历皇帝的家底,也顿时被打空。

    此后,李永芳四处策反明军,又随建奴人攻城略地,辽东千里之地,最终落入了建奴人的手里。

    而李永芳因此,也获得了努尔哈赤的欣赏,将他视为了自己的心腹,不但敕封他为总兵官,而且还将自己的孙女嫁给了他。

    因此,李永芳成为了建奴人的额驸,每一次作战都尽心尽力,建奴人出征,他便带着他的汉军作为先导,可谓是不辞劳苦。

    不只如此,李永芳最擅长的,便是对明军的上层进行策反,他本就是明将,所以对于辽东诸将们的情况了如指掌。

    可以说……大明今日有建奴之患,至少有一小半,都和这个李永芳有着莫大的关系。

    万历皇帝在晚年的时候,身体很不好,一直都在哀叹,自己有生之年不能拿下李永芳,毕竟建奴人是敌人,败了也就败了,可李永芳这等破坏力极大的汉奸,不能亲自将其千刀万剐,却是平生最大的遗憾。

    天启皇帝也是如此,他登基之后,一直关心军事,便是希望有朝一日,大明能够平定建奴之乱!而这李永芳,便是天启皇帝最痛恨之人,没有之一。

    没想到……

    在这里……居然拿住了李永芳的女婿……

    这……是真的吗?

    天启皇帝显得不可置信,若当真是李永芳的女婿,那么此人,就一定是李永芳心腹的心腹……

    能拿住此人……也足以告慰万历皇帝在天之灵了。

    天启皇帝的手狠狠地拍在了椅柄上,努力使自己不要激动得发出声响。

    魏忠贤眼里更是放出精光。

    可此时,兵部侍郎王雄察觉到一丝丝的不对劲了,他努力地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李正龙’看着就像好人,哪里……哪里有半分像细作……

    …………

    而此时的囚室里,则是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张静一依旧死死地盯着‘李正龙’。

    ‘李正龙’避开了张静一的目光。

    他想了很久……

    而后扯着唇角,努力地露出微笑道:“官爷也太会开玩笑了吧。”

    张静一却也显得气定神闲,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越显得激动,反而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对付‘李正龙’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表现出足够的耐心。

    只有这样,才能一次次的突破他的心理防线。

    张静一平静地道:“你看我像是开玩笑?事到如今,你已是死到临头了,何必还想矢口否认呢?你的事,我都知道,甚至包括了你在京城里……其实一直都与一个叫张凤儿的女子有染,你这些日子,潜伏于竹斜街,还有……去年的时候,你人就在宁远城,为你的岳父李永芳进行策反。”

    “此番你来京城,便是假借李正龙的身份,想要疏通关系,给自己讨要一个武官的职位,而后再拿着这职位,前去宁远城里,好和你的岳父里应外合,夺取宁远。”

    张静一顿了顿,继续道:“我说的一丁点都没有错吧,所以此番你在京城四处活动和打点,应该花费了不少的银子,是吗?”

    ‘李正龙’低着头,一言不发了。

    张静一冷笑道:“你说与不说,也藏不住了,你不说,是死,而且我敢保证,锦衣卫会一寸一寸的敲碎你的骨头,教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厂卫的手段,我现在还没有动用,是因为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是不必动用刑具的,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的谈。我深信你比任何人都明白,你现在的出路只有一条,那便是乖乖认罪伏法,想办法戴罪立功,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若不然……就不是我张静一坐在这里,和你好好的说话了。”

    ‘李正龙’依旧低垂着头,他的身躯却是开始颤抖起来。

    事到如今,他已清楚,自己的一切都已被掌握了。

    或许……从他进入京城开始,其实他就已经被盯梢了。

    这是一种强烈的挫败感,他本以为自己天衣无缝,谁晓得竟成了别人戏耍的玩物。

    张静一随即站了起来,口里淡然地道:“你既然不肯说,那便算了,我只告诉你,这里只有我会和你好好的谈,你若是不愿意,我就再不会来了。”

    说罢,张静一举步,便准备要走。

    “且慢!”猛地,‘李正龙’抬头,道:“不错,李永芳乃是我的岳父,我叫武长春,乃……忝为大金三等副将!”

    …………

    第五章送到,睁开眼就一直在码字,一直写到现在,这么晚了还没吃晚饭,然后还挨了一顿骂,其实,再解释一下,真的不水,很流畅呀,那啥,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