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零四章:滔天大案
    武长春的声音落下。

    隔壁的房里,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顿时有了不同的反应。

    那兵部侍郎王雄骤然之间,人已瘫下了。

    当真是……建奴的细作。

    而且级别之高,难以想象。

    在建奴人那里,虽然收买了大量的汉人。

    可实际上……授予的官职并不高,此时的汉八旗还没有建立,所以对于这些归降的人,依旧还是沿用大明的官制。

    譬如那名声极大的汉奸李永芳,虽然成为了所谓的‘额驸’,也就是驸马,依旧做了总兵官,理论上,和毛文龙的官职相当。

    而这个武长春,则为三等副将,这三等副将的级别很高,在建奴那里,秩从二品,位次于总兵官。

    当然……这一切只属于汉奸们的编制,建奴人自己,则有自己的一套八旗体系。

    现在……建奴的一个副将,如此重要的角色,即便丢在大明,那也是有名有姓之人……却和自己关系匪浅。

    想到这里,兵部侍郎王雄顿时打了个寒颤。

    他猛然意识到,完蛋了。

    想到平日里,武长春对他的各种收买,不惜花费重金,王雄其实并不会意识到自己是在和一个建奴细作打交道,像他这样的兵部侍郎,早就习惯了那些想要求官的人想尽办法讨好他。

    可求官本身就是买卖,花多少钱办多大的事,若是花费太多,所求的官职却远远抵不上花费,一般人自然也就不愿削尖了脑袋来钻营了。

    之所以王雄和武长春相交莫逆,就在于,武长春所求的官职虽然不大,可愿意花费的价钱却是天文数字。

    这钱还是小事,主要还在于心思上。

    得知他身体不好,有夜咳的习惯,往往夜里需要起来咳痰,便立即送上夜里搬弄痰盂的美婢,又四处为他求医问药。

    这不是一般求官之人可以干得出来的。

    可现在一切都可以解释了,人家求官是半真半假,拉他下水,却是真的。

    这武长春自己承认,就是他王雄的死期了。

    此时,王雄艰难地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天启皇帝。

    却发现,一直在天启皇帝跟前的魏忠贤,已经横在了他与天启皇帝之间。

    魏忠贤是何等聪明之人,事情已经败露,王雄必死无疑,他就在御前,倘若一旦有什么想不开的,作为细作的同党,弄出刺驾之类的事来,可就说不清了。

    所以魏忠贤显得格外的激动和紧张,只死死地盯着王雄,防备王雄的一举一动。

    王雄真是欲哭无泪,百口莫辩,他艰难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冤枉,九千岁难道不信我吗?

    我只是贪,可绝不敢反啊。

    ……

    而此时的天启皇帝,则是背着手,依旧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倒是那诚意伯刘孔昭立即开始和兵部侍郎王雄保持了距离,表面上不露声色,身子却慢慢地挪腾着,离远了一点,再一点。

    开玩笑……我只是朋友嫖妓被打而已,和你这等细作的同党,可不一样的。

    王雄似已惊觉这等气氛,他心里知道,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次机会了,于是连忙噗通一下跪地,而后……哭丧着脸道:“冤枉啊……”

    显然,天启皇帝现在是没心思顾着他的。

    这是一条大鱼啊,这个人……作为李永芳的女婿,且又为建奴的三等副将,负责的乃是策反大明上层军将的职责,拿住了这么一条大鱼,若是万历先帝泉下有知,不知有多欣慰啊。

    天启皇帝激动得竟有些哽咽,他对周遭的情况全然没心思去顾虑,而是竖着耳朵,继续静听。

    ……

    而在这囚室里,张静一已重新落座,他正凝视着武长春。

    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结论。

    武长春这种人……是绝对怕死的。

    若是不怕死,岂会做汉奸?

    现在既已乖乖的开了口,那么接下来的沟通,便顺畅了。

    “武副将?”张静一轻轻地道。

    “不敢,此乃伪职。”武长春态度已经大变,他诚惶诚恐地看了张静一一眼。

    张静一点点头,命书吏去斟茶来,又对人道:“将他松绑。”

    一旁的校尉便立马给武长春解了绳索。

    武长春活络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便立即正襟危坐。

    张静一知道这种事,就是要不断地给人希望的!

    就好像一头驴,你得在前头随时放着一根萝卜,若是将人置于绝境,直接告诉对方,你肯定要死,那么许多事,就未必能水落石出了。

    这时候,张静一便问道:“你此次进京,是为了什么?”

    “是得了岳父李永芳的密令入关,在京城与兵部联络,谋个一官半职,再以李正龙的身份,回到宁远上任。”

    这一点,和张静一方才所言的没有什么出入。

    “来京城多久了。”

    “半年。”

    “半年时间里,都和什么人打交道。”

    “有不少。”

    张静一笑了笑道:“写下来。”

    “好。”

    武长春很温顺,书吏给他搬了桌子过去,也给他预备了文房四宝,他迅速地写下了一串名字。

    随即,这墨迹未干的名册送到了张静一的面前。

    张静一低头一看,最头上赫然写着的,便是兵部尚书王雄的名字。

    如此一来,王雄设法营救他,就可以相互印证了。

    武长春的名册……是真的。

    张静一又笑了笑道:“这排在第一的,便是我大明的兵部侍郎?”

    ……

    此言一出。

    隔壁的王雄本还想说冤枉。

    可到了这里……他已觉得天旋地转,脑子发懵。

    这下真的完了。

    这真真是人赃并获。

    武长春那个畜生啊……

    …………

    武长春看着对自己似笑非笑的张静一,则是诚惶诚恐地道:“此人愚蠢如猪,贪婪似豺狼,只需给他一丁半点的好处,他便乖乖就范了。”

    “你胆子不小啊,敢骂我大明的兵部侍郎是猪?”张静一不禁笑了笑,调侃起来。

    隔壁的王雄:“……”

    武长春道:“不敢,只是此人……确实愚蠢。”

    张静一话锋一转,又道:“京营的指挥,还有关防的游击将军,居然也被你收买了?”

    武长春道:“都是先进行试探,多送财货,等他们收下了,便在一条船上,到时再曝露自己的目的,对方想不就范也不成了,毕竟有太多把柄落在我的手里。”

    张静一便道:“这样说来,那建奴人能轻易入关,便是因为有这些人策应?”

    武长春想了想道:“可以这么说。”

    张静一道:“宁远和锦州呢,在那里,你们策反了多少人?”

    “谈不上策反,主要是联络。”武长春道。

    张静一皱眉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辽东那里的军将,大多都是辽人,其实一直以来,与我的岳父一样,身家性命都在辽东。现在辽东战事开启,这辽东眼看着大明要守不住了,自然会有不少人希望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他们虽为明将,却也不敢得罪建奴人太深,生恐将来,一旦辽东形势逆转,便再无后路可走。”

    张静一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辽东的局面到这样的地步,只怕和这样的心思,也分不开吧。”

    武长春道:“人总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何况……是那些阖族都在辽东的人,家里数十数百口人,难道也不顾吗?”

    张静一没有再在这话题上多说什么,只是淡然地道:“这些人的名字,也要写下。”

    “是。”武长春道:“我所知的,有四十人之多,上至副总兵、副将、参将,下至游击和千户……都要写吗?”

    张静一点头:“所有你知道的事,都要写出来,不只是这些人。包括了建奴人的底细……还有……你的那位岳父……”

    张静一别有深意地看了武长春一眼,才又道:“你的岳父……我很感兴趣,他在建奴的事,你所知的,都要写下。你只要知道……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了。你自己想来也清楚的,你所犯下的,乃是滔天大罪,任何一条,都足够你剥皮充草了。那种酷刑的滋味,即便我不说,你也比我清楚。”

    武长春连忙点头,下意识地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液,忙道:“是,是……”

    张静一站起身来,道:“你也不必顾念你与你岳父的翁婿之情,若是他顾念这份情谊,又何须将你派入关内来,做这等极大风险的事?你们之间,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是你我之间相互利用。我借你了解辽东虚实,而你却需借我……断臂求生。你心里有了这个数便好。”

    说着,张静一转身,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文吏:“口供都记下了吗?”

    文吏越是记录,越是触目惊心,此时禁不住敬畏地看了张静一一眼。

    张百户反手之间,就办下如此惊天巨案,实在了不起。

    文吏忙道:“记下了。”

    张静一只大抵看了看:“让他先画个押。”

    画押之后,张静一便取了口供还有武长春记下的名册,直接出了囚室,而后朝着隔壁的房间去。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