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零五章:大功于朝
    这隔壁的屋里很安静。

    安静得落针可闻。

    兵部侍郎王雄正软趴趴地跪在地上,脑袋磕着地面,此时他已万念俱焚。

    他比谁都清楚,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已无可辩驳之理。

    天启皇帝和魏忠贤显然都很激动,此时正摩拳擦掌。

    只有那诚意伯刘孔昭无措地站在角落里,一脸懵逼,脸上写满了:“我为啥来这里。”

    天启皇帝有一种难以克制的冲动,一见张静一进来,就迫不及待地道:“果真是那李贼之婿?”

    魏忠贤也忙上前,直勾勾地盯着张静一。

    武长春的含金量,魏忠贤心里是最清楚的。厂卫这些年,抓的都是小鱼小虾,并不是说没有功劳,而是像武长春这样的大鱼,实在太罕见了,一旦拿住了武长春,就几乎可以将建奴人在大明的整个策反和情报网络统统连根拔起,这可是建奴人经营了十几年的东西啊。

    这些年来,明军屡屡溃败,某种程度和细作猖獗有关系,有李永芳这样的大国贼,再有武长春这样的干将,军事上一次次的失败,也就可以理解了。

    尤其是在建奴人崛起初期,建奴并没有多少攻城的器械以及火炮,而明军在整个辽东,拥有大量的坚城和堡垒,理论上来说,只要固守,建奴人是没有办法的。

    可绝大多数的城市陷落,便和李永芳这些人有着莫大的关系,因为绝大多数城市的陷落,几乎都和内贼有关,要嘛就是军队反叛,迎建奴人入城,要嘛就是内城偷偷开了城门,引建奴人杀入城中。

    可以说……损失十分巨大。

    张静一深深地看了天启皇帝一眼,才道:“陛下不是已经听清楚了吗?这是口供,还有……这里是名册。”

    天启皇帝抓起口供和名册细细地看了一遍,随即脸色铁青地道:“朕固然未必能恩泽天下臣民,可这些年来,名册之中的文臣武将,哪一个不受国恩?不期这些人只会蝇头小利,不惜数典忘祖,该杀,统统该杀。”

    显然,天启皇帝是怒极了。

    跪在一边的兵部侍郎王雄身子一抽搐,又恨不得要昏厥过去。

    天启皇帝却又随即欣慰起来:“在这天子脚下,能破获如此大案,此既上赖宗社神灵,仰赖列祖列宗护佑,下也借了张卿之忠智。此功甚大,可谓是预发不轨之深谋,大挫积年之强虏,好,好的很。”

    天启皇帝喜笑颜开,虽是愤怒,却也内心舒畅。

    张静一便回答道:“这哪里是臣的功劳,这其一,胜算实则出于庙堂。”

    天启皇帝的意思是,之所以胜利,一方面是祖宗保佑,另一方面是张静一办事得力。

    而张静一的回答是,之所以有此胜利,其实是庙堂之上的人深谋远虑。而这庙堂,其实就是说天启皇帝。

    张静一又道:“再者,此番抓捕,臣的总旗官王程、邓健人等,尽都竭尽全力,堪为智勇双全,若不能仰赖他们,臣如何能竟此全功?”

    天启皇帝听着点头。

    魏忠贤在旁酸溜溜地看着,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还好这狗东西不是太监,再这样下去的话,咱就真的要退位让贤了。

    此时张静一又道:“除此之外,这功劳最大的,就莫过于肃宁伯魏良卿了,为了抓捕清闲楼中的贼子,又怕打草惊蛇,肃宁伯虽是位高权重,却是主动请缨,非要身先士卒,要以血肉之躯,上演一场苦肉计,他随臣深入虎穴,高呼都来打我,丝毫不畏人拳脚相加,即便是被人打的鼻青脸肿,还不忘高呼张叔先走,都冲我来。”

    “正因为有了肃宁伯魏良卿的掩护,弟兄们这才借势冲杀进去,使那国贼束手就擒,所以……臣以为,肃宁伯魏良卿的功劳,也是不小的。”

    天启皇帝一愣,随即看向了魏忠贤:“魏良卿?他不是你的儿子吗?”

    魏忠贤大为惊讶。

    他原本以为,今日张静一得了一场大功,反倒显得自己这东厂提督没有本事。

    可现在完全不同了。

    魏忠贤红光满面起来。

    他还要什么功劳?一个太监,混得再好,还能从九千岁变成万岁吗?

    可自己的儿子不一样啊,哪怕陛下不赏赐自己的儿子,可只要陛下认可魏良卿,那么魏家将来……便还有希望了。

    张静一这小子将魏良卿的功劳推上去,自然让魏忠贤惊讶之余,又心花怒放,他立即道:“正是犬子,犬子……无状,立了些微末的功劳,算不得什么。”

    天启皇帝便笑着道:“不料你竟有这般的儿子,好的很,没有辜负朕的期望。”

    魏忠贤立即喜滋滋地道:“奴婢父子二人,本没有什么才智,可论起赤胆忠心,这良卿倒是不亚于奴婢,能为陛下分忧,便是现在打折他的腿,他也是心甘如怡的。”

    天启皇帝点点头,将魏良卿的名字记牢了一些,而后脸上变得杀气腾腾起来,道:“至于这些勾结建奴的文武大臣,决不能轻饶,都该和这武长春一起,凌迟处死,传首九边。”

    那王雄早已吓得直接昏厥了过去。

    只有那刘孔昭心知自己是多余的,想溜,偏又不敢,便躲在角落,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

    张静一笑了笑,道:“陛下,现在不必大动干戈,臣有一个计划。”

    “什么计划?”天启皇帝凝视着张静一。

    张静一道:“若是直接斩首,传首九边,固然能大振士气,破坏奸党。可消息一出,辽东必然人心浮动。要剪除这些人,需不动声色才好。譬如王雄这等人,直接用其他的罪名,将他们下了诏狱便是,边镇上的将军,且不必轻动。至于这武长春,且也不急,先让他交代问题,或许……我们可以借助武长春,拿下那李永芳呢。”

    “什么?”天启皇帝大惊。

    李永芳现在为建奴的驸马,又是总兵官,几乎是建奴那边汉军的首领。

    而且许多建奴的军政,很多时候,李永芳都有参与。他手中甚至掌握着无数的秘密,这可远比武长春的要知道得多的多了。

    可人家身在辽东,身边有无数的护卫,怎么可能将其拿下?

    虽然天启皇帝对其恨得咬牙切齿的,却也无可奈何。

    张静一正色道:“李永芳此等国贼,危害极大,若是任其在建奴那里升官发财,定会引发许多人称羡,辽人们纷纷攀附建奴,也就不奇怪了。此人不但罪大恶极,而且对于建奴人而言,也是一个榜样,正是因为如此……臣以为,这样的人,必须剪除,不只是要杀,而且最好将其拿获至京城,明正典刑,千刀万剐,传首九边,如此……不但大振军心民气,也可让那些首鼠两端之人……断绝攀附建奴之心。”

    锄奸!

    天启皇帝瞠目结舌,随即道:“要锄此奸,只怕比登天还难。”

    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如果容易,何须等到如今呢!

    张静一则满脸自信地道:“正因为比登天还难,这也是为何我大明建立厂卫的初衷,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今国家正在危难存亡之秋,若是不能赴汤蹈火,如何为陛下分忧呢?臣请陛下,恩准此事,从现在开始,臣来布置这个计划,若事成,功在千秋,若事败,则臣愿担当这个责任。”

    厂卫其实是最早的情报机构之一。

    虽然暗杀、绑架这等事,其实对于情报机构而言,是有些业余的,毕竟真正专业的情报机构,真正厉害之处在于情报的搜集和分析,更多的是和统计有关。

    可至少在这个时代,若是能将前者做到极致,也算是跨越时代了。

    “陛下,奴婢以为……可以试一试,李永芳这等国贼,若是不剪除,实为我大明腹心之患,张百户为人谨慎,做事踏实,行事也有章法,倘若当真要办这件事,非仰赖张百户不可。”

    魏忠贤不失时机地笑着道。

    天启皇帝此时显然已经意动了。

    现在拿住了李永芳的女婿,可若是能拿住李永芳呢?

    那就真是一件天大的功劳了。

    这个诱惑对于天启皇帝而言太大了,于是天启皇帝再不犹豫地道:“若能成功,朕定有重赏。当然,此事极难,若是不成,却也没有什么关系。此事……决不能让外人知道,所有的内情,都通过密旨和密奏传递……不必经过内阁……传递之人……”

    说到这里,天启皇帝看向魏忠贤:“是不是有个叫张顺的,一向负责给朕传旨?”

    魏忠贤道:“有的,是个忠厚的人。”

    “很好,以后……就由他来传递。”天启皇帝深吸一口气,随即又道:“只呈送给朕和魏伴伴即可,其他人,都不得过问。”

    交代完,天启皇帝则是回过头来,目光一扫,落在了诚意伯刘孔昭的身上。

    被天启皇帝直直的目光盯着,刘孔昭猛地打了个寒颤,噗通一下跪地,惶恐地道:“臣……臣什么都没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