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一十一章:天赐良机
    军校中的事,张静一管的少。

    也没心思去管。

    过了一个月之后,张静一入宫觐见。

    此次送走了邓健人等,一场刺杀的行动已经开始。

    他这个锦衣卫千户,现在几乎没有千户的样子,依旧还维持着百户的架构,一切等这次计划的成功再说。

    天启皇帝听闻张静一来了,此时刚刚射完了弓马,显得颇为高兴。

    他兴致勃勃地道:“朕的那舅哥如何了?”

    张静一笑着道:“这个……”

    魏忠贤在旁转移话题:“过几日,便是信王殿下儿子满月的好日子……到时少不得要广宴宾客,可请了张老弟吗?”

    信王朱由检去岁的时候,他的王妃也怀有了身孕,当然,比张家妹子要迟一些,现如今掐着日子算,确实到了满月的时候。

    张静一摇头道:“倒是没有请我,我不过是区区锦衣卫千户,想来还没有资格。”

    天启皇帝在一旁用铜盆净手,一面嚷嚷道:“谁说没有资格?朕说有资格便有资格,你不必妄自菲薄,你可是朕的大功臣。”

    张静一便笑了笑。

    天启皇帝随即坐下,道:“不过朕有了儿子,还有了侄儿,哎……真是令人高兴的事,信王与朕,血脉相连,是兄弟,朕觉得……到时该去看看那侄儿才好,张卿,你也随朕去。”

    张静一犹豫着道:“这只怕不妥吧。”

    “你是说朕不妥,还是你不妥?”

    “都有些不妥。”张静一想了想。

    可魏忠贤却笑嘻嘻地道:“陛下,奴婢倒是以为该去,陛下素来和信王和睦,本就有手足之情,见一见也好。”

    天启皇帝便笑了,随即道:“此事就这么定了吧,张卿是必定要跟朕去的,你可不能躲,如若不然,朕可不答应。噢,还有,你那水库可开修了吗?”

    说到这事,张静一顿时精神起来,道:“已经征发了大量的人力,开始修了,陛下这一次是总工程师,能不能成,就看陛下成不成。”

    “总工程师?”天启皇帝笑道:“朕可不挂这个头衔,没什么意思,不过朕这几日,倒是想了一些更好的方案,待会儿走的时候,你带回去看看。”

    张静一点头。

    天启皇帝随即又道:“待会儿朕要去见佛郎机人,张静一,你没见过佛郎机人吧,朕……带你见见世面。”

    张静一:“……”

    张静一感觉天启皇帝在侮辱他的智商。

    他咳嗽一声道:“呃……佛郎机是啥。”

    这叫埋伏他一手。

    天启皇帝果然大喜:“待会儿你见了便知道,很稀罕。”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宦官来道:“陛下,佛郎机人已至勤政殿了。”

    天启皇帝点点头,带着好心情道:“走。”

    接着便领着魏忠贤和张静一,一路到了勤政殿。

    一进去,便见一群红头发的佛郎机人在此久候多时,他们叽里呱啦的说了一番话。

    而跟在天启皇帝身后的张静一只一看他们,就晓得他们的路数了。

    这应该是荷兰人,如果张静一记得没错的话,荷兰人在三四年前,曾经占据了澎湖,并且想垄断大明的贸易。于是天启皇帝下旨,命水师在福建巡抚南居益的率领下,开始和荷兰人战斗。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到天启四年,明军终于打退荷兰人,成功收复澎湖。

    这一战之后,荷兰人似乎还有些不甘心,一方面,他们继续做好袭击澎湖的准备,另一方面,则不断派出使者,希望能够和天启皇帝和谈。

    这些人……理应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人。

    天启皇帝落座,随即为首的红毛人便朝天启皇帝行了礼。

    天启皇帝眼角的余光瞥了张静一一眼,不无得意。

    “陛下……关于两国……”

    这红毛人汉语倒是熟练。

    实际上,在这个时期,东印度公司的主要两个利润,一个是日本的贸易,即从日本获得源源不断的黄金和白银。另一大利润,则是垄断了大明的商品,通过与海盗以及日本等等渠道,得到大量的生丝和瓷器进行贸易。

    此时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已经获得了暴利,海洋贸易……到了荷兰人手里,简直玩出了花,如果张静一没有记错的话……

    就在此时,张静一猛地想起了什么。

    今年是天启七年。

    不出意外的话……好像荷兰东印度公司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动荡。

    关于这一点,海洋商业史里好像有记载,东印度公司自从成立之后,股价暴增,最高峰的时候,曾经价值七千九百万荷兰盾,若是换算到了后世,便是七八万亿美元,这个市值,比之后世的所有商业公司的股价还要高。

    当然,现在的市值,其实并不算高,不过六百多万荷兰盾而已。

    可张静一记得的是,就在天启七年,东印度公司与倭人因为发生了抗税交恶的事件,他们的总督居然被倭人劫持和绑架,再加上又出现了几次沉船事件,以至东印度公司的股票暴跌。

    而后不到几个月,因为市场恐慌,人人都恨不得立即抛售,这东印度公司的价值,居然一下子萎缩到了一百四十万荷兰盾。

    这个时代的股市,可是不跟你讲道理的,那真是大起大落,凡有一丁点风吹草动,大家便疯狂的抛售,一点犹豫都没有。

    当然……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市值暴跌之后,东印度公司一方面香料的生意获得了暴利,另一方面,则是与倭人之间的纷争和平解决,再加上年底的时候,财务盈余公布的时候,因为当年的利润大涨了八成,因而又引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市值暴增。

    短时间之内,市值从原先的一百四十万荷兰盾,增至一千九百万荷兰盾。

    张静一此时满脑子想到的就是……这若是谁在低谷时买到了股票,那还不要起飞?

    不过,身为堂堂锦衣卫千户官,居然还没有摆脱做散户的觉悟,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只是这个时候,张静一也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这是一次机会!

    此时,却见天启皇帝不知怎的,居然勃然大怒,他怒斥这红毛使者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国主,尔之舰船,犯我海疆,而今已是覆灭,若是还敢滋生企图,朕绝不轻饶。若要朝贡,自当遵守附属藩国的规矩,好了……尔等退下。”

    对于这些荷兰人,天启皇帝其实没什么耐心。

    即便是见他们,也不过是看个稀罕而已。

    大抵是:张卿,出来看猴子了。

    这几个荷兰人见状,只好讪讪的告退出去。

    天启皇帝余怒未消,看向张静一道:“这些人,甚是可恶,袭了朕的澎湖,被我大明水师击退,竟还妄图派出使臣,让朕就犯。”

    张静一笑呵呵地道:“陛下……他们其实只是一个公司……”

    天启皇帝不解地道:“公司?公司是什么?可是他们的国书里,分明写着荷兰国的啊。”

    张静一一时也解释不明白,只好拾简单的话头道:“他们这个公司,其实就是一群商人的联合体,一起合伙做买卖的,利益熏心,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哼。”天启皇帝道:“果然红夷人不知教化,豺狼成性!”

    张静一:“……”

    说实话,一向都是读书人骂天启皇帝不知教化之类,没想到今日……这话从天启皇帝口里说出来,却没有任何违和感。

    张静一道:“这汪洋大海之中,可以获得巨利,因此……这些红夷人才如此的猖獗。”

    天启皇帝似乎对于张静一口里所说的巨利,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冷笑着道:“大明富有四海……这些红夷人却只为蝇头小利……”

    张静一不由苦笑,其实天启皇帝倒不是自大,若说大明不富庶,这是说不过去的,问题在于,大明富庶,和你天启皇帝有啥关系呢?

    未来的世界在海洋,这一点,张静一心如明镜,倘若天启皇帝花一丁点的心思在海洋贸易中,带来的好处,绝对不少。

    只是……显然大明对于贸易很反感,另一方面……百官们只怕也反对得厉害。

    除非天启皇帝下定决心,非要从事海洋贸易不可。

    可怎么样才能让天启皇帝下定决心呢?

    此时,张静一笑了笑道:“陛下,臣想做一些买卖,可是……手头缺一点本金,不知陛下能否借二十万两银子,给臣解燃眉之急。”

    天启皇帝一听,惊了:“你还没钱?你比朕富余多啦,朕现在用内帑贴补辽东的军事,都不够呢,朕现在内帑都空了,哪里有钱借你……今岁朕还欠着辽东十几万两银子的饷银呢?”

    可随即,见张静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他终究心软了……

    于是他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踱步:“朕可以想想办法……要不……”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魏忠贤:“魏伴伴,南京织造的钱入库了没有,核算过有多少吗?不如……先给张卿支用吧,张卿缺钱……”

    魏忠贤大惊失色,这笔钱……虽然还没有入库,可实际上……早就‘花’出去了的啊,内帑都已经提前支出了。

    “这……这……大抵有十五万两……不过……”

    不等魏忠贤把话说完,天启皇帝就道:“就这样罢,押解至京之后,送到张卿府上,不许回嘴……朕……要崇尚节俭,再下旨,宫中用度,再减半。”

    魏忠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