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一十三章:你生员爷爷在此
    护卫一听是张进,先是一愣。

    因为眼前这个人,肤色黝黑,甚至可以用粗糙来形容。

    不只如此,他所穿的衣衫,也很古怪……

    这是军校特有的军服。

    其实古代上层的大袖裙装,虽是雅致,却并不适合长久的劳动。

    因而,底层的百姓往往都是短装,若是士兵,则穿着马裤。

    毕竟不事生产的人才可以想穿戴什么就穿戴什么,怎么宽大舒适怎么来。

    而劳动者和士兵却是要生产和上阵厮杀的。

    因此,军校的军服,更倾向于短装,虽也穿鞋子,但是要求绑腿,如此一来,便可使人走起来轻快。

    这在护卫们的眼里,张进其实和寻常的小百姓没什么分别。

    于是护卫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他道:“请柬呢?”

    张进默默地递过去。

    护卫看过之后,还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却终究点点头道:“请。”

    不过他们依旧不放心,彼此使了个眼色,有人领着张进入内。

    而在殿中,天启皇帝已看过了自己的侄子。

    自从有了长生后,天启皇帝便看任何孩子都觉得有不满意的地方,要嘛觉得丑,要嘛就是一看就不聪明的样子,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我家长生实在太厉害啦。

    不过天启皇帝依旧开心。

    信王朱由检在一旁陪坐,其余的宾客都来见礼。

    这些人,天启皇帝都大致认得,便点头道:“好啦,不必多礼了,今日是吃满月宴,大家高兴一些,不高兴拉下去宰了喂狗。”

    “……”

    天启皇帝的性子就是如此,平时还算是正经,可在他看来是很私人的场合,就开始发浪了。

    张静一在一旁干笑。

    魏忠贤也跟着笑起来,好像很有趣。

    可是……毕竟不是人都会觉得这个玩笑好笑,许多人苦着脸,无言以对。

    于是,天启皇帝先落座。

    大殿之中,他坐在主案上,只有朱由检一人,侧坐在一旁陪酒。

    下头则有大桌,其余人纷纷坐在这大桌这里。

    魏忠贤已和其他人先坐下。

    本来张静一是很嫌弃魏忠贤的,总觉得跟太监挨得太近,有一种生理上的不适感。

    可见一圈人里,都是儒衫纶巾,一个个正人君子的模样。

    这一下子,张静一突然觉得适应了,一个箭步,直接坐在了魏忠贤的一边。

    魏忠贤侧目看一眼张静一,朝他点头,露出欣慰的样子。

    你看……这张静一就很懂事嘛!

    今日我魏忠贤可谓是深入虎穴了,坐在这里的大多都是清流,咱的那些儿孙们都不在,显得有些孤独。

    反而是张静一,火速和咱坐一起,这说明啥?说明他懂事了,晓得紧跟咱的步伐。

    可在其他人眼里,张静一就分明有溜须拍马之嫌了。

    于是难免有人心里冷哼,很有几分瞧不起。

    张静一自是也看出那些人眼中的意味,却也不为所动。

    那一桌的天启皇帝和信王殿下不说话,也不动筷子,这边自然只能干坐着,也没人言语。

    直到朱由检笑着道:“皇兄,今日……张进也来。”

    “朕已听说了。”天启皇帝笑着道:“怎么还不见他的影子?他倒是贵客,朕都先来了,他却还姗姗来迟。”

    这话却是吓着张静一这边坐着的张国纪了,于是张国纪连忙起身,惶诚惶恐地行礼道:“犬子无状,还请陛下恕罪。”

    天启皇帝只颔首:“无妨,毕竟年轻嘛,朕和你们说个笑话吧,朕见军校里一个人,个头快要比朕高了,生的似牛犊子一样,却自称自己是个十岁的孩子……”

    一提到军校的事,大家都明显的兴趣缺缺。

    这对国子监祭酒王烁等人而言,就好像吃饭的时候,有人谈及茅坑一样。

    见大家都不言语。

    天启皇帝却是道:“难道不值得笑一笑吗?朕倒是觉得很有趣。”

    朱由检便微笑道:“军校确实不同,培养了不少武卒,将来必定能为我大明守好边镇。”

    天启皇帝漫不经心地道:“他们也读书呢。”

    朱由检则抿抿嘴,没有再说什么,他发现自己和皇兄的价值观,已经到了无法理喻的地步了。

    而就在此时……

    “禀陛下……”外头有人进来道:“张进来了。”

    天启皇帝道:“好,请进来,朕要看看他。”

    那一直满心担忧的张国纪,顿时心里哆嗦了一下,随即紧张地看向门口。

    没多久,便见一人,徐徐踱步进来。

    几乎所有人对张进的印象,就是挺拔。

    就如一根青松似的,站在任何地方,都忍不住让人侧目。

    若是细看,就会发现,他的脖子和裸露出来的肌肤,不只是黝黑,可以说……是又黑又白,黑的是晒了的老皮,白得……像是老皮褪去之后的新皮。

    因此……看着很让人……不禁动容。

    张国纪这一看,顿时眼泪就要出来了,这儿子……到底遭了什么罪啊,竟成了这个样子。

    他的这儿子一辈子都是养尊处优的……若不是仔细辨认,他根本瞧不起这就是自家儿子张进。

    张进进入殿中,便行礼道:“学生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也打量他,也不免吓了一跳,讶异地道:“怎么,谁欺负你了?”

    张进道:“报告陛下,没人敢欺负学生。”

    他说话很大声。

    吓得天启皇帝忍不住的打了个激灵。

    朕只是问你话而已,你这么大声做什么?

    其他人也不由古怪地盯着张进。

    倒是张进话音落下之后,似乎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他发现在这里,好像是不需要时刻喊报告的。

    天启皇帝随即又道:“在学中还好吗?”

    “报告……”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而且声音还是很大。

    好在天启皇帝这时已有练过了,早有准备。

    倒是朱由检本是捡着筷子,这么一吼,他手上的筷子直接落地,一时尴尬。

    本是这个时候,伺候他的宦官该将这筷子捡起,然后换一副新的,可那宦官也给张进的言行惊住了,以至没有注意到信王朱由检这边的细节。

    于是朱由检只好自己动手,将筷子捡起,放在案牍上,想要换下,却总不能自己动手,可此时提醒宦官,又似乎有失礼之嫌,一时僵着,竟为一双筷子愁眉不展起来。

    天启皇帝则是苦笑,毕竟这么多宾客在,还是少和这个家伙说话的好。

    这个家伙,打小就不正常的。

    至少,天启皇帝对于那些东林书院的人,大抵都是这样的评价。

    于是便道:“好,入座吧。”

    “喏!”张进道。

    声震瓦砾。

    “……”

    天启皇帝很想下一道旨意,你再这样大声,就把你赶出去。

    他甚至怀疑,张进是不是故意给他难堪。

    而朱由检等人似乎也觉得……此番张进可能别有用心。

    张进起身之后,却先到了大桌这边,他爹张国纪忙是给他腾了一个位置。

    张进却没有立即入座,而是到了张国纪面前,非常规矩地作了个揖。

    这一揖,让张国纪莫名的……生出几分感动,居然有些不安。

    其实以前的张进,也是会作揖的,大家族,毕竟有礼数,何况张进还是儒学门人。

    可是以往的礼,更多的只是敷衍罢了,张国纪能感受到,张进此时此刻的这一揖很真挚。

    于是张国纪欣慰地点点头道:“来坐吧。”

    张进却笑了笑,而后又到了张静一这边,又作揖。

    张静一顿时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不过……习惯了。

    张静一含含糊糊地点了点头,便算是回应。

    张进这才落座,而后身姿笔挺的坐在椅上。

    这种感觉,让人觉得很奇怪。

    因为这椅都是官帽椅。

    官帽椅宽大,很适合官宦人家用一种怡然自得的姿态端坐着,可以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

    可张进只是挺身,不自觉的坐姿便笔直,给人一种很突兀的感觉。

    分明有一种……他和这椅子五行相克一样。

    那一边,天启皇帝已举起了筷子,道了一句:“今日乃私宴,不必客气。”

    他一动筷子,大家便都笑,纷纷道:“谢陛下恩典。”

    然后……就好像是清闲自在一般,若无其事的举起了筷子。

    这举筷子是一门学问。

    尤其是贵族和儒家门人,你既要吃,因为人不吃东西,是要死人的。可又不能表现出你爱吃,所以……你要不经意一般,慢慢拿起筷子,却不能立即下筷,举筷的同时呢,眼睛一定不能落在饭菜上,你需得表现出,啊……我在忙别的事,或者,我此时谈兴正浓,哎呀,你看这贱手,怎么就拿起筷子了呢。

    这一切……高明的人自是表现得风轻云淡,行云流水,毫无违和。

    可此时……

    刹那之间,大家只觉得眼前一花。

    而后就发现……咦,这筷子怎么嗖的一下,就到了张进的手里?

    咦……怎么又嗖的一下,张进筷子里夹了一块肉。

    下一刻,这一大块肉,直接塞进了张进的嘴里,张进的腮帮子一甩,大快朵颐。

    留下满桌人……面面相觑。

    震惊四座!

    …………

    第五章送到,含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