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一十五章:碾压
    这一句王公也是如此,真如晴天霹雳,让王烁一时之间羞愤难当。

    ?他所羞愤的是,张进疯了。

    ?居然直接朝着自己一通痛斥。

    ?要知道,当初的张进,听了自己的话,还是如痴如醉,满口叫好。

    ?这……是怎么了?

    ?????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可是震惊的,又何止是王烁呢?

    ?一旁的几个清流,个个面色沉了下来,按照传统,他们是不能输的,这不是面子问题,而是任何一次清流们高举了正义的旗帜,就从没有输过的道理。

    ?张静一在一旁坐着,越听越是有趣,他忍不住想,都听说过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可现在细细思来,却发现这话若是再进阶,就是不怕流氓,就怕张进这样具有东林思想的读书人,成了军校的生员。

    ?因为清流这一套,张进比谁都明白,东林那一套理论,他也比谁都了然于胸,这样的反水……简直就是暴击。

    ?张国纪坐在一旁,错愕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便是魏忠贤,此时面带笑容,端起了酒杯,小小抿了一口,可眼里也掩饰不住喜色。

    天启皇帝眼睛已朝向了这边,他依旧是不露声色,却显得淡定自然的样子。

    ?朱由检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心里也和他的脸色差不多,阴沉沉的。

    ?“张进,你这是什么话?”王烁勃然大怒,因为张进挑衅了他的威严,论耍嘴皮子,他从没有输过。

    ?“肺腑之词。”张进怡然自得,依旧坐的笔挺,可浑身上下,都有一种锐气。

    ?王烁瞅着张进,嘴角微微抽了抽,冷冷道。

    “你怎的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从进来的时候,老夫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你穿一身这样的衣衫,斯文扫地。你……你这般的大吃大喝,形似饕餮,哪里有半分读书人的样子!”

    ?这是王烁最擅长的。

    ?当自己被人不客气的反驳,与其和人纠缠,不如直接进行人身攻击,而这种手法,其实也导致了东林书院的悲剧。

    当初的魏党和东林党,起初的斗口还在天启皇帝的可容忍范围之内,直到东林们直接开启地图炮,将魏忠贤和魏忠贤的党羽,包括了天启皇帝,进行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抹黑。

    ?虽然魏忠贤这些人浑身都是黑点,但是你制造各种魏忠贤入宫之前欠了一屁股债,大街上和人斗殴,当场割掉自己JJ,然后入宫。或者天启皇帝其实喜欢男人,还和客氏有某些不清楚的关系。

    ????这种纯粹是将人往死里黑的路数,虽说获得了嘴皮子上的胜利,但是这些人似乎忘了一件事,无论是天启皇帝还是魏忠贤为首的厂卫系统,手里可是掌着兵的,他们愿意跟你斗嘴,差不多也就得了,千万别人身攻击,因为他们把你惹急了,你至多只是阴阳怪气,可你把他们惹急了,那就是彻底抛弃了大家墨守的成规,等于是提醒人家,该动刀子了。

    ?可斗嘴的最终奥义,其实就是人身攻击,不人身攻击,那还斗什么呢?

    ?王烁这番话,意思就是,张进你已经不配做读书人了,你丢了读书人的脸。

    ?此言一出……

    ?大家已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杀气。

    ?张进微笑,居然不以为意,他现在……似乎未必就将这一层曾以为神圣的光环放在眼里,可王烁这番话,还是让他失望,他以为自己和王烁讲理,王烁会和自己争辩一二,若是如此,至少大家还光明磊落,或许能在争辩之中,彼此受益。

    ?而现在,张进心里只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他随即似笑非笑地道:“不错,斯文扫地,这话……没有错。”

    ?说着,他点点头:“我穿着这样的衣衫,就不再是读书了,是否在王公眼里,读书人便是一定要纶巾儒衫,只重衣冠,而不重实际呢?”

    ?王烁正要开口。

    ?张进却言辞更加凌厉:“说我吃相不好,而王公到现在……这一桌的美味佳肴,其实也没动几下筷子,对吧。”

    ?“君子食无求饱……”

    ?“不,不对。”

    张进语气更加的不善,透着几分冷意。

    “君子食无求饱,但是从不会糟践粮食。可是王公呢?王公口口声声说,要躬修力践,却四体不勤。口口声声说,要为民请命,却又五谷不分。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王公知道,这可能是寻常百姓,一年,乃至数年的辛苦吗?他们供养着我们,而这些民脂民膏,变成了这些鸡鸭鱼肉,搁在这里,王公是个斯文人,每日锦衣玉食,还说什么食无求饱?糟蹋粮食便是糟蹋粮食,只会空谈便只会空谈,多说……何益?”

    ?“你……”王烁气得面色发白。

    ?张进不会给对方机会,因为他总是很大声。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是王公,要为民请命,要躬修力践的也是王公,糟蹋粮食的是王公,口口声声,要行仁政的还是王公,那么学生想要请教,现今百姓困苦,他们终日劳作,却不能饱食,王公可有什么高见,可以填饱他们的肚子吗?”

    王烁真是羞愧到了极点,因为这些话,处处都是戳着他的心窝子去的,此时张进反诘,他一时慌乱,想了老半天,才蹦出一句话:?“减税赋,轻徭役……”

    ?张进笑了:“王公此言,倒是很有道理,减税赋,轻徭役……嗯,这确实是仁政,可朝廷要辽饷,要治理天下,就非要有赋税和徭役不可,减少了百姓们的税赋和徭役,用什么弥补呢?”

    ?这……才是根本。

    王烁:“……”

    张进道:“王公来补足不足如何?就说这一桌酒菜,王公但凡少糟践一点,再如王公平日里……那华美的衣衫,若是少穿几件。还有王公家里的妻妾……若是……”

    ?王烁一听,勃然大怒,好好端端的,你说我妻妾做什么?

    ?他拍案而起,怒斥道。

    “一派胡言,你简直就是一派胡言,张进,你疯了,你疯了,你变成这般样子,令我痛心疾首,我……老夫不和你做口舌之辩,你……你……欺师灭祖。”

    ?张进原本是对王烁依旧抱有好感的,其实根本没想过最后会和王烁撕破脸到这样的程度。

    ?他只是隐隐觉得,王烁说的东西,有些不对,是以进行反驳。

    结果……

    一时没憋住,直接搅了个天翻地覆。

    ?此时他才下意识到了什么,蓦然回首,这才察觉,自己不知不觉的,站在了李定国这些人的立场去了。

    ?他虽然口里还一再说,李定国这些人是粗鄙的武夫,可在军校中,潜移默化,其实早已和李定国和军校中的人产生了同情。

    ?这种共情,才是他面对王烁袖手空谈,再联想到李定国的妹子活活饿死。

    ?想到王烁在此,双手不沾阳春水,口里却喊爱民,再联想到那因为一场暴雨,而毁坏了几亩地,那欲哭无泪的农户。

    ?王烁举手投足的‘高雅’,再没有引起张进内心的推崇,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反感,这种反感源于内心深处,今日终是不免爆发出来。

    ?他微微一笑,眉宇轻轻一挑,冷淡地看着王烁:“欺师灭祖,这是什么话呢?”

    ?“你当初读的可是顾先生的书,这难道不是……”

    ?张进摇摇头:“我乃东林军校的生员,我的恩师,乃是姓张,‘讳’静一,何来的欺师灭祖……好啦,口舌之争,没有意义,今日乃是大喜的日子……”

    ?他坐直,再无二话。

    ?张静一……

    ?那么个粗人……

    ?王烁气的跳脚,看向张静一那边。

    ?张静一怒道:“看我做什么。”

    ?这声音就很凶了,我张静一可属锦衣卫,你还想跟我做口舌之争,问问我的刀答应不答应?

    ?一时间……王烁只觉得自己斯文扫地,想要找人去争辩,可大家都默不做声,这令他羞怒交加。

    ?于是,恨恨坐下。

    ?天启皇帝禁不住笑了起来,他看向信王朱由检:“张进……很有趣。”

    ?信王朱由检尴尬一笑,却不吱声了。

    ?王烁还在低声道:“可笑,真是可笑……”

    ?可惜这些话,打在了棉花上,因为张进再不理他了。

    ?王烁又晃脑袋,流露出不满的样子,咕哝道:“好好的一个读书人,不学好,如今……却也……”

    ?啪!

    ?有人拍案。

    ?王烁吓了一跳。

    ?抬头看去。

    ?却见一人站起,露出不悦之色,却是冲着他来的。

    ?这人……

    ?户部尚书李起元。

    ?李起元怒视着自己,更让王烁摸不着头脑。

    ?李起元也算是清流,而且素来和姓张的不对付。

    ?他这是……

    ?李起元怒道:“王烁,你能不能少说几句,什么不学好,这话……老夫就不爱听了,我看张进学的很好,反而是你,到了现在竟还在此强辩,不觉得可笑吗?”

    ??????又是震惊四座!

    ??????众人面面相觑,一脸不解地看着彼此,似乎不明白这一刻发生了什么。

    ……

    ?王烁更是震惊,他错愕地瞪大眼睛,抿着嘴角,欲言又止。

    ?今天是怎么了?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