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一十六章:打得你片甲不留
    平日里,王烁和户部尚书李起元的关系是不错的。

    数年前,李起元还不是尚书的时候,还算清闲时,他们便经常约在一起饮酒作诗,抒发自己的志向。

    只不过近几年,李起元做了户部尚书之后,公务越发繁忙,已经没有这么清闲了。

    可即便如此,二人依旧还会保持着一些交情。

    此番信王宴会,王烁就极力的推荐李起元,他认为户部尚书李起元和礼部尚书二人,算是为数不多,不攀附魏党的人。

    信王自然也欣赏李起元的才干,因而才请了李起元来。

    原本作为尚书,比如那礼部尚书,虽然也对信王有好感,可毕竟这种饭局,他认为尚书是不合适参加的,因而委婉的拒绝了。

    可没想到这位户部尚书李起元来了。

    李起元不但来了,居然在这个时候,站起来怒斥了王烁。

    你到底站哪一边的?

    王烁震惊之余,十分不解地抬头看着李起元。

    却见李起元怒不可遏的样子,显然是实在憋不住了,他瞪着王烁,咬牙切齿地道:“无耻,无耻!”

    连说两个无耻,几乎让人误以为,王烁是李起元的杀父仇人。

    这连魏忠贤和张静一都震惊了。

    这哥俩个方才还心中暗爽,张进这人……还不错嘛,知错能改,迷途知返……

    可李起元的突然暴怒,却只让二人瞠目结舌。

    魏忠贤突然觉得自己挺无能的,作为东厂提督,居然啥都不知道。

    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

    在此情此景里,王烁自是下不来台,这顿饭,可谓是这辈子最难以下咽的饭局了。

    缓了缓神,他干笑着道:“李兄,这……是何故?”

    他还保持着最后一丁点的敬意。

    李起元却是一脸冷笑,不屑于顾的样子道:“何故?只是听不得你的高谈阔论罢了!”

    一旁有人道:“李公息怒,有什么话不可好好的说?都是朋友。”

    李起元则是绷着脸道:“就是因为是朋友,所以这些话才难以入耳。什么为民请命?好,王公,我只问你,现下京城里,菜价几何,肉价几何?”

    这一下子的……却是将所有人都问倒了。

    众人都错愕地看着李起元,不知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王烁尴尬地道:“菜价几何,肉价几何,与我何干?难道你知道?”

    李起元冷冷地道:“我当然知道,苔菜三文一斤,莴笋四钱、蓟北的黄花菜近来涨到了七钱,香芋五钱,豆芽九钱,这几日,米价略有一些上涨,还有……肉,肉价近来高涨,是因为前些日子暴雨的缘故,各地的肉贩,因为暴雨难行,运输困难,价格上升了三成……”

    他居然如数家珍般,说的头头是道。

    众人又是无语。

    其实李起元从前是不关心这些的,他是堂堂的尚书,家里又是北直隶的大地主,家里殷实得很。

    可自打当初囤积了粮食,结果搞得血本无归,甚至还欠了一屁股债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家里的土地,当初做了抵押,因为还不上钱,即便他是户部尚书,这债主上门,也只能老实地将土地让人收了去。

    毕竟,在京城里敢放贷这么多钱的人,自然有办法让你乖乖还钱。

    一家老小四十多口人,在老家是过不下去了,毕竟地没了,只好迁徙到了京城,和李起元住一些。

    家里的奴仆,实在是养不起了,只好该遣散的统统遣散。

    便连轿夫……也实在供不起了,这倒不是矫情,实在是花费太大,家里人口又多,且又都指着他的官俸过日子。

    其实他作为户部尚书,按理来说,除了官俸,还是很有油水的。

    偏偏李起元也是作死,当初家大业大的时候,压根不将寻常的钱放在眼里,那些想要给他塞银子的人,他一概拒绝。

    于是整个大明都知道,当今的户部尚书李起元两袖清风,清廉奉公。

    有了这样的人设,谁还敢跑来给他送钱?

    难道不怕送的礼直接给丢出来,自取其辱?

    于是……现实版的家道中落。

    惨啊!

    家里这么多口人,就这么一点俸禄,幸好宅邸当初没有典当,还有一个住处,可没了奴仆照料,便是上下值,也只好步行。

    步行也就罢了,而这位户部尚书李起元,每一次下值回家,都赶紧脱了官衣,换了常服。

    他下值的时候,恰好天色将晚,那个时候……市场里的菜贩子们,准备收摊,总还会留一些烂菜和剩菜卖不出去的。

    这些日子,李起元是研究透了规律,每一次下值,便往菜市口那儿钻,和人讲价,买下一些廉价的蔬菜,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今日不省这几文,他日家里若是再有个什么事,全家都要喝西北风。

    有钱的时候,固然是呼风唤雨,莫说是几文钱,便是几百几千两银子都是瞧不上的。

    现如今,真是一文钱掰开了,恨不得揉碎了,分成几瓣花,满脑子想的都是……啊呀,这个黄花菜涨了,多买几颗。

    又或是想,孙儿刚生,儿媳妇没什么母乳,这两日肉价便宜,多买一些,回去炖着滋补滋补。

    从前是不觉得,可现如今穷人当家,柴米油盐酱醋茶,个个都是拦路虎。

    可怕的是,李起元还是个要面子的人,这人一要脸,便加剧了这种困境,每日像老鼠一样,偷偷溜去菜市口,看到廉价的菜便冒绿光,东西买下来,又恐被人看见,还将这些,悄悄藏在自己的大袖里,若是见了熟人,还未打招呼,脸就先红了。

    民生多艰,如今在李起元的身上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现在见惯了菜价和米价上涨的时候,买菜之人的抱怨,还有一些穷苦之人在菜市口乞讨的。

    虽然不至于将自己归类为乞儿和更穷苦的百姓,却也能体会到这种艰难。

    这些日子,但凡是有饭局的地方,只要有人敢请,李起元就敢去,端坐着不动,不发一言,自己能多吃一点是一点,若有机会,便带着一点好东西偷偷藏了,回去给妻儿还有儿媳、孙儿们吃。

    这种生活,想想都觉得心酸,可大抵也就慢慢的适应了下来。

    可……看着王烁这样高谈阔论,他本是听得耳朵出了茧子的,习惯了,现在虽无法苟同,却也绝不会出来让人颜面扫地。

    只是张进的那一番话,却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痛快!

    却又见王烁还在喋喋不休,他似乎按捺不住了,心里就像怒火中烧,去你的,你王烁这老狗,是不给我们穷人活路啊。

    李起元报完了菜价,又冷笑着道:“王公每每仗义执言,每一句话都对,可一面说爱民如子,一面却又被百姓所供养,却只高谈阔论,这不过是空中楼阁,一切都想当然也。”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你连菜价几何都不知,还奢谈什么民生多艰呢?百姓的艰辛,不过是永远挂在你的嘴上,可到底如何艰辛,生活如何困顿,每日吃多少米,吃多少菜,军户们的生活如何,流民的境遇如何,你一概不知,你既不知,自该去向人请教,或亲眼去看看,也体尝一下此等艰辛。可你呢……你除了抱着几本经书,夸夸其谈,又做了什么?”

    素来高雅的王烁可谓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他很无法理解,为啥素来与他关系不错的李起元会如此愤怒?

    他张着口,想要回嘴。

    李起元却继续冷笑着道:“你口里不停的说,清平伯如何如何不好,我实言告诉你吧,论起这善政,顺天府下辖诸县,寻常百姓日子过的最好的,恰是新县。”

    “什么?”王烁听罢,一时大惊失色。

    他没想到……一直以来,视张静一为不共戴天仇敌的李起元,竟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

    王烁觉得李起元莫不是疯了?

    当初他可是亲耳听到李起元是如何的骂张静一祖宗十八代的。

    士林之中,张静一是奸臣贼子,误国误民之类的言论,可是士大夫的共识。

    哪里想到,李起元竟在今日这样的场合中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一下子,不少人跃跃欲试起来。

    本来碍于张静一在场,大家都极力避免着这个话题,现在你李起元居然毫无风骨,那么……少不得就要论一论了。

    天启皇帝看得越来越有兴趣,他恨不得在旁擂鼓诸位,高呼着:“打起来,赶紧打起来。”

    朱由检却是皱着眉,越发觉得局势开始失去了掌控。

    王烁冷冷地道:“是吗?李公这样说,那又是何以见得新县实行的乃是善政呢?”

    李起元毫不客气地道:“各县的菜市口,老夫都去过,形形色色的各县百姓,老夫都有接触过,我如何不知?”

    直接暴击。

    这一下子的……

    王烁面上浮现的……只有尴尬。

    这简直就是现身说法,往死里捶了。

    这还不够,李起元又接着道:“那么……敢问王公去过几个菜市口,接触过几个百姓?”

    …………

    第三章送到,这几章比较难写,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