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一十七道:皇帝大喜
    李起元的这一句反问。

    又是让王烁哑口无言。

    因为这种问题,他根本无法回答。

    要知道,他是国子监祭酒,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某种程度而言,和那些三教九流厮混一起,本身就是可耻的。

    所谓清流和浊流,便是以此为区分。

    越是清贵的人,越不接触实际的事务,说穿了,他们是劳心者,劳心者是不和劳力者接触的,他们需洁身自好,在极远处指指点点。

    而一旦你触碰了污浊不堪的东西,那么便无法清澈了。

    王烁本来想反讽几句。

    可还不等他说话,李起元步步紧逼道:“你既不知百姓们在思索什么,在忙碌于什么样的生计,不知柴米油盐,为何却可每日发表各种的高论,指指点点呢?”

    “我来告诉你吧,在新县,商业繁茂,是以雇工的机会多,百姓们都有自己的生计。在新县,因为越来越多人购物,所以商品薄利多销,无论是柴米油盐,都比其他县的价格低廉一些。在新县,差役们较为公平,极少有刁难的现象……百姓们不敢说个个都可安居乐业,却都可以勉强糊口,不至挨饿受冻。我来问你,这算不算善政呢?若这都不是善政,那么王公平日里所言的善政又是什么?”

    “这……这……”王烁一时踟蹰,憋了老半天,才吐出一句话:“这有违圣人之道。”

    李起元冷笑一声,道:“什么是圣人之道?难道圣人之道,不该是让百姓们安居乐业吗?若是不能利民、惠民,还奢谈什么圣人之道?若是圣人之道,便只是你这般的夸夸其谈,那么还要这圣人之道又有何用?”

    王烁气得七窍生烟,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了。

    “你……”

    “我只看结果……”李起元抿了抿嘴,他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王烁这样的人很可笑。

    可当初……自己又何尝不可笑呢?

    某种程度而言,李起元的愤怒,来源于自身。

    以往他是高高在上的人,享受着别人的供奉,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

    可现在不一样了,王烁这些只擅长空谈的人,吸食的也有他的血肉啊。

    李起元道:“我固然知道,你回家之后,一定会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来反驳我,可是……你我在此辩驳,又有什么用?公道自在人心,你的那些辩术,没有任何的意义!就算是昨日胜了,今日胜了,明日胜了,可实际上……百年之后,不过是笑话而已!只有真正给百姓们恩惠的人,真正的善政,才会被一代代人传扬下去,光耀万世,流芳千古。”

    李起元直直地看着他,接着道:“而你……事实就在眼前,还妄图狡辩。你我相交,也有十数年了,十数年来,也堪称是君子之交,君子不出恶言,今日……我说了一些本不该说的话,可这些话,终是不吐不快。好啦……今日把话说到了这份上,再说下去,也丝毫无益,这饭……我不吃啦,告辞!”

    说罢,李起元再不犹豫地站了起来。

    反正他吃饱了,当然赶紧走,他还赶着奔赴下一场饭局呢!

    他很忙的,哪里有这么多清闲功夫。几个同乡约他吃个饭……只怕已经在等了。

    他站起来后,朝天启皇帝行礼道:“陛下,臣告辞。”

    天启皇帝方才听得一愣一愣的,此时还在细细咀嚼着李起元的话呢。

    不过话说回来,李起元的这番话,着实令他感到很痛快。

    那都正是天启皇帝想要骂的。

    此时,看着李起元,天启皇帝下意识地点头。

    李起元刚走两步。

    王烁却是羞愤难当。

    先是被那张进一通训斥,现在又被李起元一通痛骂,倒像是自己堂堂国子监祭酒,是一个窝囊废一般。

    他可是学富五车的高士,怎么容许这般呢?

    而且李起元很无耻,骂了他一顿就跑,丝毫没有文德。

    于是,王烁急了,气咻咻地道:“且慢,话还未说完,怎么就走?”

    说着,身子前倾,拦着李起元。

    李起元勃然大怒。

    本来说了这么一番话,以为这王烁能够迷途知返呢,至少……也该三思一下,想一想他所说的话对不对。

    可对方居然还不依不饶,非要辩个输赢。

    于是……心中火起。

    这种痛恨,已经不是口角输赢的问题了。

    而是想到自己一次次偷偷摸摸的去菜市口,作为‘贫苦’尚书,每日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奔走,而这些清高的家伙们,却每日在此绞尽脑汁去空谈所谓的大治,于是满腔不禁愤慨。

    他铁青着脸,厉声大喝:“你是什么东西,徒有虚名之辈,枭鸣狐嚾之徒,也配和我说话?滚开!”

    这算彻底撕破了脸面。

    这一声大吼,吓着了王烁人等,王烁下意识地退开,一时竟是不知所措。

    而李起元拂袖表示不屑。

    只是这大袖一拂,一个油饼,却是啪叽一下,从袖里滚落了出来。

    李起元低头看了油饼一眼,没吭声。

    其他人瞠目结舌地看着地上的油饼,也都不吭声。

    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李起元却再不迟疑,直接疾走而去,空留背影,还有那遗漏于此,沾尽了灰尘的油饼。

    王烁立在原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他所羞愤的,不是他没有道理,而是李起元打了他个措手不及,他竟没有拿出有力的言辞来反唇相讥。

    于是,便只好低声咕哝道:“这厮是贼,竟还偷饼。”

    这话,颇有几分单方面宣布了自己在道德上已经胜利的味道。

    可此时,再没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了。

    殿中陷入了沉默。

    天启皇帝倒是心里舒坦极了,看了众人一眼,他举起了筷子,口里道:“不该糟蹋粮食,方才李卿所言,很有道理,这都是民脂民膏啊,不要浪费了,吃!”

    朱由检轻轻地皱了皱眉,觉得这顿饭,吃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张静一则是连忙道:“陛下崇尚节俭,唐宗宋祖,亦不过如此,身先表率,臣等先吃为敬。”

    打着这种招牌大快朵颐,倒也未必不是一件痛快的事。

    于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若是以往,哪里轮得到天启皇帝说什么节俭啊,还没开口就有人举出各种例子来骂了。

    毕竟,道德是别人的专利。

    可经过连番的打击,似王烁这样的道德君子,顿觉索然无味。

    只有魏忠贤心里暗暗吃惊,他所惊讶的……是以往需用刀才能解决的人,现在却不知都吃错了什么药,竟也可以拉拢。

    天启皇帝吃饱喝足,心情愉快,将张进叫了上前来,乐呵呵地道:“朕看你很有长进,来,来,来,到朕这儿来,你的姐姐,总是提及你,对你颇为忧虑,唯恐你跟着人学坏了。如今……她若知道你这般的规矩,不知该有多高兴。”

    张进便上前道:“臣惭愧的很。”

    张国纪早已长长的松了口气,至少……自己的儿子与皇帝已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和解。

    天启皇帝此时的心情明显很好,带笑道:“来,陪朕喝一口酒。”

    张进却是想也不想便摇头道:“陛下,臣不能喝酒。”

    “哪里有不能喝酒的道理?”

    “这是学规,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饮酒,饮酒误事。”张进回答。

    天启皇帝道:“朕让你喝,也不能网开一面吗?”

    张进想了想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今日网开一面,明日又网开一面,那么规矩就不成规矩了。”

    “哈哈……”天启皇帝显出了几分欣慰之色,道:“很好,颇有几分汉文帝进细柳营的意思了,你们东林军校,这是要做细柳营,张卿家,这是要做周亚夫。”

    张静一立即道:“臣冤枉啊……”

    周亚夫可没有什么好下场,虽然勤王保驾,平定了叛乱有功,可人家后来不还是遭受了猜忌?因受牵连,召诣廷尉,绝食五日,呕血而死的。

    张静一可不想做周亚夫。

    天启皇帝一听,也骤然明白了张静一的意思,禁不住大笑起来:“张卿开玩笑呢,朕也在开玩笑,这是戏言,朕贪了几杯,下次不再做学究,胡乱引经据典了。”

    说罢,天启皇帝饶有兴趣起来。

    当初的张进,和现在的张进,可谓是判若两人,这才多久的功夫,已是脱胎换骨。

    于是他道:“你在军校之中,都学了什么,来,好好的说给朕听听,朕现在极想知道,这东林军校,到底有什么名堂。”

    以往他只将东林军校当做一把利刃,张静一将这把利刃磨得很锋利,立了功劳。

    后来则变成了恶心那东林书院的工具。

    可现如今,天启皇帝是真正感兴趣了,是什么……可以让一个人脱胎换骨,变成这个样子。

    要知道……天启皇帝登基至今,东林都如梦魇一般,令他烦不胜烦。

    可东林书院区区一个书院,居然造成了连天子都忌惮的庞然大物,这足以让天启皇帝意识到,文化影响的力量。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