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二十一章:成功
    邓健不知这李永芳口里所说的主子是谁。

    他手心倒是捏了一把汗,心头说不紧张是假的。

    来之前,虽然已经进行过了无数次的演练,甚至将这里的所有的情况,哪怕是这李永芳的后院地形,都模拟过一次。

    可是……这一切都是在理想的情况之下进行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中途会出现什么变故。

    至少现在……就多出了一个主子。

    这主子此时正背着手,跨步到了飞球边上。

    李永芳兴奋起来,他显然很想知道,这玩意到底好不好用。

    今日这主子恰好在,李永芳心想着正好可以邀功。

    于是他不断地问:“这东西,当真能上天?”

    “是。”邓健点头道:“武副将打探到,明军一直在研发一种秘密武器,专门用来对付我大金,因此……竭尽全力打探到了此物的虚实。另外,他买通了兵部的人,想尽办法从造作局里偷了此物出来,再经张记的商贸渠道,辗转运来,便是要让主子们多有防范。”

    李永芳听得直冒冷气,秘密武器四字……让他意识到这功劳即将到手了。

    于是忙兴冲冲地向那位建奴主子用建奴话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

    这建奴主子眯着眼,不屑于顾地说了什么。

    李永芳顿时显得有些沮丧。

    随即对邓健道:“主子说了,明军打仗不成,单凭此物,怎么可能扭转战局呢?这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李永芳的本意是,让邓健多介绍一下这东西的厉害,越厉害,才显出自己的重要。

    而这建奴主子似乎一根筋,倒显得他的女婿武长春费尽了心机,弄来了这么一个大家伙,却没什么用处。

    邓健便道:“最厉害的……是这儿,这藤筐里,可以放置武器,然后……从空中抛下。”

    “噢?”李永芳来了兴趣,有杀伤力的话,想来主子会感兴趣吧,于是便忙引着建奴主子更加靠近藤筐。

    又是一通殷勤的介绍,藤筐很高,足有半丈,这是一个巨大的藤筐,此时已经漂浮离了地面两寸左右,若不是有几根缆绳绑在地面上,这藤筐随时要飞跃起来。

    于是,这建奴主子在李永芳的引领下,贴身靠近了藤筐,甚至将脑袋探进了藤筐里,只见里头空空如也。

    李永芳便立即询问道:“武器呢?”

    邓健道:“此乃李爷的宅邸,怎么敢带武器呢?所以……还请李爷海涵。”

    建奴主子和李永芳则好像是想知道里头能装载什么武器,又有多大的效果,于是都很是专注地往里头左瞧右看。

    藤筐里,三四个伙计站在里头,也不觉得拥挤。

    而在藤筐外头,邓健同样和三四个伙计尾随其后。

    此时……这李家的护卫,内内外外足有百人以上。

    即便是这李家之外,各种卫兵和城防的军马,也有数千。

    当然,唯一有利的就是,那些护卫们并没有随着李永芳和那建奴主子靠近。

    毕竟,邓健等人进入李家,是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的,而且一看他们的样子,便是寻常的商贾和伙计,这里又是李家的后宅,任谁都不觉得会有人敢胆大包天的在这里造次,而且还想全身而退。

    当然……主要还是武长春的亲信身份,让李家上下更加放松了戒备,他们觉得,这应该只是武长春派来联络和交差的人。

    邓健的眼睛飞快地看了周围一眼,心里默默地倒吸了一口气。

    他脑海里,掠过无数次演练过的场景。

    他很清楚,事情到了这一步,接下来,每一丁点意外,都可能让他们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管他呢,他们来都来了,就只能拼了。总而言之,绝对不能被活捉了,其他的随意,如若不然,他一旦被活捉,三弟那边,只怕不好向朝廷交代。

    大不了,就只能死了。

    邓健挤出了笑容,继续谄媚地看着李永芳。

    李永芳这等喜欢给主子们献媚之人,最见不得有人笑得如此谄媚的,不禁厌恶地看了邓健一眼。

    即便是做汉奸,也是有内卷的啊,即便卷赢一时,可随着汉奸越来越多,谁能保证自己一直是胜利者呢?

    是以李永芳对每一个身边的汉人,都带着防备,尤其是严防他们私下里接触这些主子们。

    “那是什么。”

    李永芳眼尖,看到藤筐里头的几块青砖。

    于是,藤筐里的伙计连忙将青砖捡了起来。

    邓健接过了一个砖头,搁在手里,有些沉,带着笑容道:“回李爷的话,这是砖。”

    “带着砖做什么?”

    邓健此时呼吸微微有些急促,手也微微有些颤抖。

    脸上依旧带着讨好的笑容道:“这砖头说起来,话就长了……”

    说话之间,突然低声道:“动手!”

    动手二字出口。

    他手里握着的砖头毫不犹豫地朝着李永芳的额头直接拍去。

    另一边,两个伙计也动手了。

    李永芳万万没想到出现这样的变故。

    这砖头一拍他的颅骨,他顿觉得天旋地转,那彻骨的疼痛让他想要发出怒吼,可是……他两腿已站不稳了,打着晃。

    在研究潜入李家的时候,因为无法携带利刃,所以大家一直在讨论拿什么作为武器。

    最终的结果……便是张静一拍板,选择了砖头。

    要知道砖头这玩意,到处都是,在寻常人眼里,也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可是……近距离的杀伤力而言,却是格外的大,一砖拍下去,保准叫你站不稳。

    关于这一点,在演习的时候,锦衣卫可是拿那些建奴俘虏们,做过实验的。

    实践证明,效果很好。

    甚至比寻常的利刃更适合。

    李永芳一下便被拍晕了。

    而后,他身后的一个伙计,眼疾手快,立即将他的身子一掀,藤筐里的两个伙计也麻利的接应,如一滩烂泥一般的李永芳,立即便进了筐子里。

    另一边。

    有人拿着砖,迅速地给那建奴人的后脑勺也来了一下。

    啪……

    这建奴人大惊,下意识的用手摸了后脑,全是血。

    他竟没有晕,正暴怒着想有所动作。

    邓健这边,心惊肉跳,所幸动作比思考要快,连忙又一砖,朝他前额拍下。

    咚咚……

    后头的伙计,似乎怕还没起效,又是两砖下去。

    连拍三下。

    这身材魁梧,健壮如牛的建奴人才像喝了酒一般,踉跄一步,根本不需有人抄他的身子,直接身子前倾,身体的重心直直朝着篮筐倒去,而后……倒进了篮筐里。

    起初大家根本没有想到,俘虏李永芳以外的人。

    可这毕竟是李永芳的主子爷,而且来都来了,自然也不客气了。

    忙活完这个,邓健已经出了一身汗,口里立即道:“上来。”

    几个伙计,已疯了似的开始攀爬进藤筐里。

    而藤筐里的几个伙计,则早已开始拼命地解开缆绳。

    这缆绳打的是活结。

    为了做到迅速的解缆绳,伙计们已经练习过无数次。

    因而……缆绳解开,失去了缆绳的拉扯。

    藤筐终于徐徐而起,随着那飞球,开始慢吞吞的,升腾朝着天空的方向去。

    邓健则紧张地抓着藤筐的边沿,一眼不眨地盯着那些猝然无备的护卫。

    护卫们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意外的情况发生。

    等他们意识到了什么的时候,这热气球已经开始冉冉上升了。

    这种情况,完全出人意料,于是,这无数的护卫,只好在下头拼命咒骂。

    也有人想要弯弓搭箭,将这热气球射下来,可还是迟了,这一切……都不过是在片刻功夫完成,而且完全超出了他们应对的能力之内。

    热气球攀高之后,随风飘荡,自这热气球上,看着脚下的抚顺城,城中已是大乱。

    抚顺,不过是个小小的军镇。其实现在已经失去了军事的价值,毕竟……如今建奴人与大明的前线,是在宁远和锦州一线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这里更多只是一个辎重粮草的后方基地。

    李家已是乱做了一团。

    紧接着,已有人前飞马赶往抚顺的一个建奴兵营。

    此地驻扎了一个牛录的建奴旗兵。

    来人用生涩的建奴话禀报,大抵的意思是,主子出事了。

    汇报之中,居然没有提李永芳。

    李永芳好歹也是最大的汉人头目,而且还被封为总兵官,乃是堂堂额驸,可在禀告之人的口里,好像一丁点都不重要。

    这牛录听罢,已是大惊失色,他下意识地朝向天上看去,可这苍茫天际之中,哪里还有热气球的影子?

    于是,牛录疯了似的喝道:“追……追……”

    惊慌失措,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模样。

    整个抚顺,四处城门洞开。

    几乎所有的旗兵与汉人军马倾巢而出,数不清的骑队,朝着那荒野漫无目的的疾奔,无数纷沓的马蹄,将本该是洁白的雪原,踩出泥泞。

    更有负责传送号令的快马,背着装载急报的竹筒,疯了似的朝沈阳方向疾驰而去。

    ………………

    第三章送到,之所以选择热气球,不是偷懒,是以为……模拟了很多种可能,只有这种办法既容易也靠谱,毕竟热气球的原理简单,容易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