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二十四章:大功一件
    上了码头,又向驿站讨要了马车和快马。

    此时的邓健,虽然依旧不敢松懈,但心里却是神气极了。

    这一番辛苦,中途虽是险象环生。

    可仔细回想,其实整个计划一点也不复杂,不过是借助了武长春所制造的身份,然后找到李永芳,再借助热气球,直接将李长春一波带走而已。

    回想到这一次的计划,邓健倒是对于这等千里之外绑票的事,心里有了个大概的经验。

    越是复杂的计算,越容易出乱子。

    自己这么简单的计划,尚且出现了变故,若是计划更复杂一些,许多的变故若是相加一起,那么计划想要成功,便难如登天了。

    只是抵达了北通州的时候,他们是疲倦到了极点。

    却不得不继续朝京城进发,押着两辆车马,足足走了一天半,才终于抵达了京城。

    一见到熟悉的京城,邓健心里激动不已,浑身的疲倦像是一下子消除了不少!

    已不知多少日子,没有见到自己的义父还有大兄和三弟了,邓健此时不禁心里暖呵呵的。

    从前经常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怎么样,甚至父子和兄弟之间难免会闹一些别扭,对于义父和兄弟们的毛病,如数家珍。

    而如今,这些臭毛病早已烟消云散,人越是在外头,便越发思念他们的好处,比如义父含辛茹苦将他抚养成人,四处求人给他安排了个差事。比如长兄王程打小带着他四处转悠,小时候有人欺他的时候,王程总是冲在最前。

    比如……三弟……三弟有什么好呢,这个好像要好好的斟酌一下。

    可不管怎么样,邓健的眼眶是红的,激动莫名。

    待到了城门处,这里正有许多人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着门口的官兵们核查身份入城。

    已经到了家门前了,邓健一行人倒也不急,慢吞吞地等着这大摆长龙的队伍。

    进入这个门,便是清平坊了。现在每日都有大量的商贾,和城外的百姓,要一股脑的涌入清平坊的市场里去出售货物。

    所以一到这个时候,便要人满为患。

    却在此时,突然有人大喝:“让开,让开……”

    马上的人,肆意地挥舞着鞭子,抽打挡在前头的人。

    坐在马上的人,显然是从边镇来的,骑在马上,威风凛凛。

    后头……却又有几人,只是这几人……让本是想咒骂的百姓们吓得连忙退避到了路边。

    这几人穿着皮袄子,头上戴着一顶暖帽,当然……单纯看这装束,虽然奇异,却也没什么让人害怕的。

    只是……他们的脑后,露出了一根猪尾辫子。

    是建奴人……

    建奴人竟来了京城……

    而且……还是一些武官护送的。

    京城之人,或多或少对于建奴人有畏惧的心理。

    而这几个建奴人,骑在马上,也是威风凛凛,他们腰间都佩着刀,好像随时要将这刀抽出来一一般,更让人生畏。

    于是邓健几人,也被挤到了一边。

    这一行人火速进入门洞后,便直入京城。

    一旁的人都禁不住窃窃私语:“怎么建奴人来京城了?”

    “你没见那护送的几个武官,都是边镇来的吗?”

    “锦州来的?莫非是袁相公抓来的俘虏?”

    “俘虏怎会是这般样子,如此的神奇,或许……或许是建奴的使者。”

    “建奴的使者……这建奴人与我大明一向势不两立,派使者来此……是为了什么?”

    “前几日的事,你没有听说?袁相公在宁远和锦州还有义州卫一带,大破建奴,斩杀了一个副将……这一次,可算是扬眉吐气了,想来……建奴人也晓得咱们袁相公的厉害,所以派了使者来议和?”

    这样一说,不少人都觉得极有道理,纷纷点头。

    对方才挥鞭抽打,凶神恶煞,负责护送那建奴使者的几个边镇军将,现在也不觉得厌恶了,反而带着几分肃然起敬的意思。

    邓健听了,心里狐疑,建奴人派使者来……莫非真来议和,咱们的边镇……打胜仗啦?

    一行人继续进城,到了邓健这里,门丁想要搜查邓健押送的大车。

    这大车被捂得严严实实的,一般情况,需检查过后,才可放行。

    邓健则是不慌不忙地取出了腰牌,眼睛瞪大:“这也敢查验,不怕死吗?”

    门丁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请。”

    于是邓健这才押着大车,直奔新县县衙。

    他一出现,顿时千户所上下的人,个个高兴得不得了。

    王程听到了消息,匆匆跑了出来。

    他几乎认不得邓健了,一时热泪盈眶,动容地将邓健抱住,拿拳头捶打邓健的后肩,一面骂道:“狗东西,害我白白担心了一个多月。”

    邓健哈哈大笑,而后给王程使了个眼色,低声道:“进里头说,有大鱼。”

    王程会意,顿时眼睛发亮,立即遣散了无关人等,又命人去请张静一。

    不一会儿功夫,便将大车送到了囚室前。

    这是千户所自建的囚室,现在已经有扩大的规模了。

    这也是张静一的意思,抓着了武长春之后,武长春拟列出了一个相关的名册,按着名册,千户所悄悄拿捕了一些私通建奴的外围人员。

    可是此事,又极机密,为了保密,人不能抓去诏狱,只好千户所这儿,自己收留了。

    以至于张静一都不免开始怀疑人生,怎么这私通建奴的人,越抓越多了,难道要自己建一个诏狱不成?

    这个计划,他上书给了天启皇帝,天启皇帝似乎也决心专门设置一个打击建奴的监狱,因而一下子便恩准了,还拨发了一些钱粮来。

    张静一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卧槽,给的这点钱粮,还不给我扩建监狱的规模,何况还是新建监狱呢。

    如此一来……他便万念俱灰了。好吧,大家将就一点吧,十几人挤一间巴掌大的囚室,其实也是挺不错的。

    此时,张静一已闻讯而来,得知拿住了李永芳,他激动不已。

    径直到了囚室这里,先见了邓健,兄弟见面,自然格外的亲热。

    紧接着,邓健大抵汇报了行动的经过。

    张静一不禁诧异道:“你多带了一人回来?”

    邓健道:“是啊,当初的时候,那人非要靠近,我就想,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且又在气球边上,所以……就顺带着一并带来,总也不坏。”

    张静一表情凝重起来,道:“此人什么身份?”

    “不知道。”邓健道:“建奴话,我也不懂。问那李永芳,李永芳只是一言不发,这路上,我怕节外生枝,也就没有多问了,想着回到来,什么事都好办的。”

    张静一点点道:“我去看看。”

    站在囚室外,这二人是分开囚禁的,李永芳已上了脚铐和手铐,盘膝坐在角落里,依旧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言不发的模样。

    另一个囚室里,却是一个猪尾辫子的人,不过此时显得无精打采,身子也清瘦了许多,那本该是光洁的脑壳上,因为头发长时间没有剃,所以长出了像刺猬一样的短发出来。

    张静一打起精神道:“做好准备,预备审讯,现在趁着消息没有传开,先试一试这二人的深浅,噢,对啦,此人的地位,比李永芳高?”

    “是,当初在李家的时候,李永芳称此人为主子爷,如若不然,我才懒得顺手牵羊,将他一起带回来呢。”

    张静一点头,振奋道:“干得好,还有,给他们一些吃的,再让他们小憩片刻吧,得让他们养足精神来,到时……不只弟兄们要辛苦,他们只怕也要辛苦了。我去预备上奏,禀告此事。”

    说着,张静一看了一眼疲惫的邓健,便道:“二哥,你去洗一洗,再吃一点东西好好睡一觉,这一路,只怕不易,辛苦啦。”

    邓健低声咕哝:“有事叫二哥,没事邓总旗。”

    不过他还是应下了。

    张静一则回到了公房,提着笔,脑子梳理了一下大致的情况,才开始落笔。

    而另一边,在勤政殿里,却是轩然大波。

    建奴人派出了使者。

    其实以往的时候,建奴遣使,倒也正常,虽然彼此之间打生打死,可这等交流的事,总还是不可避免的。

    可问题就在于,这一次派遣使者,实在出人意料!

    因为事先大明根本毫不知情,对方的速度极快,也没有提前知会,而是直接联络了辽东那边,便立即启程了。

    这一下子的,满朝文武都不无激动起来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建奴人这般仓促急迫的遣使而来,肯定不是来挑衅的!若是挑衅,根本不必派出人员。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议和。

    这议和和议和是不一样的,大明若要议和,肯定满朝反对,你们建奴人占我辽东,还想大明议和?不要怕,就是干,议个鸟和。

    可若是建奴人议和,就完全不同了,这莫非是袁相公在辽东打了一场大胜仗?在那一场大捷之后,建奴人因为摄于我大明朝的威势,特来乞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