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二十五章:上达天听
    天启皇帝觉得事情有些匪夷所思。

    虽然现在朝中文武都吹得震天响。

    可天启皇帝素知辽东之事,他很清楚,前些日子的一场大捷,只是一场小胜罢了。

    绝没有可能让建奴人伤筋动骨。

    可建奴人的表现太吓人了。

    突然超出了常理,居然派来了使节,实在是有违常情。

    于是,天启皇帝召魏忠贤和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以及内阁大臣议事。

    “陛下……”说话的乃是内阁首辅黄立极。

    黄立极道:“礼部尚书,已开始与那些建奴人进行接洽了,只怕很快就会有新消息来。”

    天启皇帝颔首,叹了口气道:“事有反常即为妖,此事透着蹊跷,朕不能不慎之又慎。”

    说着,他看向魏忠贤和田尔耕:“厂臣那边……可得到了什么最新的奏报?”

    魏忠贤和田尔耕对视了一眼。

    魏忠贤率先摇摇头道:“陛下,奴婢这边,没有得到什么最新的奏报,不过……已经责令彻查了。”

    田尔耕想了想道:“陛下……锦衣卫这儿……”

    他支支吾吾,显然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天启皇帝皱眉,心想着这建奴人尚且在我京城可以攀上兵部侍郎这样的高官,可你们却连这些小事,都办不妥,心里便有几分不满。

    倒是孙承宗笑着道:“陛下,等那礼部与建奴人接洽之后,便知道深浅了。”

    天启皇帝只好点头:“袁崇焕可曾上奏了吗?”

    “没有上奏。”黄立极回答:“臣听到建奴来了使者,所以也尽力寻找辽东方面的奏报,可辽东那边……显然也不知情。”

    天启皇帝笑了笑,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只是这样坐等,实在让天启皇帝有些焦躁,他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来,便道:“前几日,新县千户所有奏,说是监狱不足,朕拨的钱粮也不够,请求再拨钱粮,好让他们建立新狱,张卿这家伙……好大的口气,成日就晓得问朕要钱,朕有钱不会给他吗?这还不是因为没钱的缘故。朕虽为天子,可天子之中,朕已算是穷困潦倒的啦。怎么,他还想教朕吃糠咽菜不成?”

    大家只当天启皇帝在开玩笑,都笑了起来。

    只有田尔耕不禁紧张起来。

    千户所自己开监狱,这对于田尔耕而言,可不是好事。

    那新城千户所,现如今自成体系,油盐不进。原本新出来一个千户所是好事,这本意味着,大量的副千户、百户空缺出来了。

    对于锦衣卫上层的指挥使和同知们而言,这本是安插自己的亲信和远方亲戚们的好时候。

    可谁晓得……下条子给张静一,让他安排一些人,张静一统统顶了回来。

    一丁点面子都不给。

    现如今又要建新监狱,那么锦衣卫的诏狱怎么办?

    果然,天启皇帝笑着道:“依着朕看啊,朝廷是不可能再拨发钱粮了,要不……诏狱这边,就少拨一点粮,给新城千户所匀一些?”

    这诏狱隶属于南镇抚司,也是锦衣卫下设的体系,现在要厚新狱而薄诏狱,这还了得?

    田尔耕便立即道:“陛下……千户所若是抓住了钦犯,自当送诏狱才是,哪里有自建监狱的道理?倘若个个千户所都效仿新县千户所,这还了得?此例一开,岂不整个京城,处处都是监狱?臣以为,凡事还是依着规矩为好。否则……将来难免尾大不掉。”

    这田尔耕,别看他平日里对天启皇帝和魏忠贤都是唯唯诺诺的。

    可一旦触犯到了他的利益,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千户所都自建监狱了,那我这个指挥使算什么?

    似乎觉得这么说,回绝的有些彻底,田尔耕又道:“其实,这是卫里的意思,卫中的同知、佥事,还有各千户所的千户,最近……情绪都不小,意见很大,臣也是担心,若是新城千户所开了先河,难免大家怨声载道!若是锦衣卫上下,人人都怨恨张千户,这对张千户……反而不利,这是为了张千户着想啊。再者说了,他一个千户所,需要关押几个人……自己随便布置一些囚室就足够了。”

    天启皇帝听了,本是有些不高兴,可田尔耕后头一番话,倒是让天启皇帝心里警惕起来。

    他对张静一的厚爱有加,已经引起锦衣卫中许多人不满了吗?

    倘若如此……

    这倒还真对张静一不利。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天启皇帝绷着脸,冷冷地道:“这些人平日里办差没有几分劲头,可论起嫉贤妒能,倒是很有几分本事。”

    口里虽是骂骂咧咧,不过这件事,便没有再提了。

    田尔耕赔笑着道:“是是是,这是臣管教无方……”

    心里不免松了口气,好险,若是真让这千户所自成体系,那朝廷还要锦衣卫干什么,什么都给他新城千户所好了。

    就在此时,有宦官匆匆而来:“陛下,礼部尚书刘鸿训求见。”

    天启皇帝顿时振奋精神,道:“宣他进来。”

    片刻功夫,刘鸿训便徐步进来,行礼道:“臣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而后拉着脸道:“建奴的使者,谈了吗?”

    “已经接洽过了。”刘鸿训如实道。

    天启皇帝眉一挑:“他们怎么说?”

    刘鸿训皱眉道:“他们很谨慎,一直在旁敲侧击,而臣也很谨慎,也一直在旁敲侧击他们,所以……说了许多话,有虚礼客套,也要一些……彼此的试探,不过……臣……现在细细咀嚼,倒是也猜不透他们想要做什么?”

    天启皇帝:“……”

    若是翻译一下刘鸿训的话大抵就是: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但是具体什么情况,还得继续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天启皇帝怒道:“就没有一点别的?”

    “有。”刘鸿训抹了一把汗,道:“臣后头仔细的推敲了一下,觉得这些使者来此,是有什么企图,可是到底是什么企图呢,他们倒是没有轻易和盘托出。而臣不知他们的企图,虽是旁敲侧击,却也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讯息。”

    这话听着,天启皇帝怎么都觉得说了等于没说一样,忍不住恼怒地骂道:“酒囊饭袋。”

    这一下子,刘鸿训不答应了,他很委屈地道:“陛下,外交之道,本就是如此,陛下此言,未免诛心。”

    其实刘鸿训真的是被冤枉了,两国邦交,本来就是疯狂的试探的,毕竟,只有隐藏好自己的底线,才可能榨出更多的利益,这疯狂试探,本来就需要时间,哪里有一时半会,就能谈完的。

    按照刘鸿训的设想,这么大的工程,至少要三个月,就这……他还觉得自己办事很得力呢,换做啥都不懂的二愣子去,没有三年也谈不妥。

    天启皇帝的脸色微微松动了一些,知道自己是操之过急了,立即顾左右而言他,喃喃自语道:“这样说来,这建奴人……到底有什么企图呢?他们那儿,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就试探不出来吗?”

    “可以试探,但是只能旁敲侧击。“刘鸿训道:“若是操之过急,反而暴露了我大明完全不知道他们真实情况的底细,如此一来,对方就可能有恃无恐了。所以臣的表现是,仿佛臣知道一点什么,但是臣不说,如此一来,那建奴使者们,便不知臣的深浅了。”

    天启皇帝有点懵,纳闷地道:“你们这绕弯子,打算绕到什么时候?”

    刘鸿训此时倒是底气十足地道:“这不是绕弯子,此乃应对之道,臣有信心,一直耗到建奴人……”

    天启皇帝却是不耐烦了,压压手道:“知道了,知道了,继续交涉。厂卫那边,也不能松懈,加紧刺探。”

    魏忠贤连忙点头称是。

    田尔耕也要行礼。

    天启皇帝便冷着脸道:“礼部这边,怕是指望不上了,厂卫这边,你们说个数吧,要多少日,才能查出底细。”

    “这……”

    田尔耕小心翼翼地看向魏忠贤。

    魏忠贤则是一副虽然我们是厂卫,但是你们锦衣卫的事,关我东厂什么事的态度。

    于是,在皇帝的注明下,田尔耕憋了半响,只好回答:“臣……竭尽全力,一个月之内……”

    天启皇帝算是服了,只瞪着眼睛。

    却在此时,外头又有宦官匆匆进来道:“禀陛下,清平伯张静一,送来急奏。”

    这宦官……实在有些标新立异,浑身的衣衫,都是补丁,脸上干瘦,泛黄,颇有几分营养不良的样子。

    一看这个满身补丁的宦官。

    众人都忍不住在心里想:怎么,宫里穷到了这个地步?

    天启皇帝听到是张静一的奏报,顿时关切了几分,忍不住道:“所奏何事?”

    这宦官正是张顺,他小心翼翼地道:“陛下,奴婢也不知道……”

    然后,他努力朝天启皇帝挤挤眼。

    天启皇帝这才想起了,他和张静一曾约定过的密奏之权,而负责传递的,正是眼前这个人。

    这人叫谁来着?张什么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