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二百二十六章:功在千秋
    这张顺隔三差五的送旨,天启皇帝起初并不觉得这人有什么异样。

    可现在见群臣都齐刷刷地看着他,天启皇帝心里大抵一句好家伙,这人居然比朕还能装穷。

    只是……他心里最关切的还是,此时张静一送来急奏,又是为了什么呢?

    这殿中群臣却是另一个念头。

    急奏?

    这奏疏还是直接由宦官送来的,显然是没有经过通政使司的,这就意味着……

    那姓张的,有某一个直接的渠道,与陛下交流。

    这绝对是一件令人震撼的消息。

    至少对于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来说,他这锦衣卫指挥使,尚且没有这样的渠道呢。

    天启皇帝咳嗽一声道:“这个时候,送什么奏疏啊,这个家伙……来,将奏疏取来朕看看。”

    这张顺便要站起来。

    只是猛地起身的一刻,整个人居然打了个晃晃,差一点昏厥过去。

    等他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已两顿饭没吃了。

    宦官们当然是有饭吃的,只是为了抵债,他往往会将自己的饭食卖掉一两顿,总有贪吃的宦官,舍得花真金白银来买,留给自己夜里做宵夜,毕竟夜里当值容易饿。

    他虚晃着腿,快步到天启皇帝的面前,气喘吁吁的,面带着笑容,将奏疏递过去。

    天启皇帝嫌他慢,瞪他一眼,吓得他连忙后退两步,又跪倒。

    天启皇帝这几日有些心浮气躁,建奴的使者问题还没解决呢,却又不知这张静一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便拿起了奏疏,直接打开,在众目睽睽之下,看了起来。

    “臣张静一启奏:新县千户所总旗官邓健,奉旨深入辽东,此去一月有余,日夜兼程,至抚顺,擒李永芳……”

    看到这里……天启皇帝整个人懵了。

    擒李永芳……

    李永芳被擒住了?

    这……

    怎么可能。

    事实上,当初天启皇帝应下这件事,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真的能擒住李永芳。

    这李永芳是什么人,是建奴人的驸马,是总兵官啊,而且又在辽东境内,他张静一敢这样折腾,天启皇帝当然是认为他勇气可嘉,可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哪里想到……

    这事当真成了。

    只霎时间,天启皇帝脸上眉飞色舞,禁不住道:“好好好,好一个锦衣卫,锦衣卫……给朕争了一口气,立下了大功劳啊!”

    田尔耕在一旁,听着……心里想,怎么啦?锦衣卫怎么啦?

    可又听天启皇帝后面说的争了一口气,立下了大功劳,他下意识的便心里窃喜。

    可随后,天启皇帝道:“新县千户所……干的好。”

    一听新县千户所,田尔耕就犹如给人直接浇了一盘冷水,心都凉了。

    他新县千户所,和锦衣卫有什么关系?

    “陛下……”倒是魏忠贤也不免满心的疑惑,笑着道:“不知……出了什么事?”

    天启皇帝抬头,昂首,顿时……内心深处已滋生出了豪迈之感,有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他眼里放出光芒来,龙精虎猛的道:“李永芳……已被生擒,现在就关押在新城千户所!”

    此言一出……

    殿中哗然。

    所有人都能看出天启皇帝的振奋。

    可这一席话,沉甸甸的,任何一个位列朝班之人,也能感受到这件事的份量。

    “陛下,李永芳不是在辽东?”

    “正是。”天启皇帝志得意满起来,他毕竟还年轻,来不及学习魏晋时期的谢安那般,听到了捷报之后非常从容的说一句,也没啥事,只是小儿破敌矣。

    “既在辽东,如何擒拿?”

    “深入虎穴。”天启皇帝回答。

    “这……”

    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禁大为吃惊。

    深入虎穴这四个字,看似是轻巧,可是……这满朝公卿,莫说去做,便连想象,都无法想象。

    “消息确凿吗?”黄立极率先提出了疑问,他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

    天启皇帝笃定地道:“张卿岂敢欺君?朕算死了他,他不敢的。”

    呼……

    这个理由,确实……很实在。

    这下,大家信了。

    天启皇帝站起来,激动地道:“李永芳这国贼……当初若非他,神宗先皇帝,只怕早已对建奴人犁庭扫穴,又何来萨尔浒之辱?也正是此国贼,为了向建奴人邀宠,不断地收买和笼络我大明的将士。朕自登基以来,此贼对我大明的危害,已愈来愈大。他以为……他只要投靠了建奴人,便可换来富贵,呵……今日……朕可算是将其擒住了。”

    这一下子,殿中顿时热切起来。

    这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

    “陛下,这张静一,是如何拿住李永芳此贼的?”

    “朕哪里晓得。”天启皇帝激动得背着手来回踱步,眼中的光芒越发明亮。

    良久,他才驻足道:“总之,就是九死一生,是他们新城千户所的緹骑们胆色过人啊。当然,也和张卿运筹帷幄分不开关系,能运筹帷幄,才能决胜千里嘛。哈哈……来人,下旨,赶紧下旨,召张卿,押那李贼觐见。”

    他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道:“不妥,不妥,若是押送来此,中途出了意外怎么办?这可是钦犯!而且李贼在这京城,未必没有党羽!此事一泄,只怕不知多少人要寝食难安。”

    天启皇帝顿了一下,随即道:“传旨,朕要亲自去一趟,那一块,朕熟,不必大张旗鼓。”

    众人已是震惊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李永芳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这时……那黄立极突然道:“陛下,建奴人突然派出使节来,会不会……是和这李永芳有关?”

    真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君臣们个个陷入了深思。

    若是仔细想想,还真未必没有可能。

    若是这样来算的话,理应……时间上是吻合的。

    甚至包括了,建奴人突然袭击义州卫,莫非……他们认为……这是宁远、锦州的明军,擒走了李永芳,所以才……

    可天启皇帝细细一想,却是摇头道:“李永芳虽是建奴人的总兵官,是什么狗屁不是的驸马,也算是位高权重。可以他的身份,即便是死了,也不至建奴人这般惊慌失措,依朕看……建奴不至如此。”

    是啊……

    这话合理,于是众人又生出疑窦起来。

    天启皇帝则是此时大笑起来:“那个……那个……顺啊……”

    张顺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站起来,佝偻着身子上前:“奴婢在。”

    天启皇帝道:“张顺是吧。”

    “是,奴婢张顺。”

    天启皇帝道:“你赶紧的,火速先行,至新县千户所,去见张卿,告诉他,朕立即就到,要亲眼看看李永芳,让他做好准备。”

    “啊……”

    天启皇帝拉下脸来:“你啊什么啊……”

    张顺此时只觉得自己腿软,却哆嗦着道:“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说着,艰难地迈着步子,匆匆先行而去。

    天启皇帝则是目光一转,神采奕奕地看向众臣道:“诸卿,李永芳世受国恩,如今……已被擒获,都随朕去看看,这对你们很有好处!”

    “……”

    这话……好像意有所指。

    陛下此举,莫非是怀疑我等将来会学李永芳?

    冤枉啊。

    我们都是赤胆忠心之人……

    天启皇帝却是不容他们分辨。

    当下摆驾启程。

    这一路上,他心里不禁在反复思索着,为何建奴使者会在此时来京,真和李永芳有关吗?

    还有,在这李永芳的口里,又能撬出什么来?

    这一路……心似箭一样,早已飞到了新县。

    好不容易,慢吞吞地抵达了新县。

    天启皇帝落车。

    群臣也随后赶到。

    张静一早已带着人在此恭候了。

    张静一笑呵呵地道:“臣没想到陛下……”

    “少啰嗦,人在何处?”天启皇帝觉得自己晕乎乎的,一直处于某种亢奋的状态。

    张静一道:“臣领路。”

    天启皇帝道:“不必啦,这地方朕熟,朕也知道规矩,是不是老地方?”

    张静一立即道:“千户所要揭不开锅来了,这囚室到现在还没钱新建……所以臣只好委屈……”

    “你找田尔耕要,这是朕说的,他不给,朕剐了他,这也是朕说的。”

    张静一立马行礼,感激涕零地道:“陛下圣……”

    天启皇帝一把推开他:“好啦,别啰嗦,也别挡道。”

    说罢,大踏步进去。

    对这里,天启皇帝确实很熟悉,就好像回了自己家一样。

    哪怕是哪一排囚室,天启皇帝也认得,径直走到了上一次审案的耳室内,坐下,而后对追上来的张静一道:“立即提审,朕在这儿听……第一,问清楚此人和朝中多少人有瓜葛,除此之外,朕要知道……为何建奴的使者会来……你好好的去办事,放心,什么好处都有你的。”

    张静一点点头:“陛下……臣不去审。“

    “这是为何?”

    张静一道:“有人审他,而且……臣斗胆,干了一件不该干的事。”

    “何事?”

    “臣将陛下赐臣的麒麟衣,给了一个不该穿的人穿!”

    …………

    还有两章。